99uu优优 > 飞剑问道 > 第十八章 灵果
    十万两银子,很吓人了。像刘家作为广凌郡三大家族之一,倾尽家财也就二三十万两!毕竟刘家场面再大,赚的银子也大多都是交给郡守大人的!而郡守大人也有诸多开支,能拿出十万两也有些肉痛了。可这次再不舍得,他还是拿出来。
  
      “能拿出十万两,此行定是极危险。”秦烈虎则立即担心自己儿子安危。
  
      “十万两,好大的手笔。”秦云却很平静,笑道,“敢问郡守大人,让我去取的灵果,是什么灵果?”
  
      郡守老者犹豫了下,看向秦烈虎:“秦大人,还请别外传。”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秦烈虎连应道。
  
      “千年冰玉果。”郡守老者低声道。
  
      秦云听的脸色微变。
  
      冰玉果树通体犹如冰块雕琢,每百年结一次果,每次仅仅结一颗果子!平常都是青色,唯有成熟时才是红色,且成熟时间仅仅维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原本果树枯萎,果子直接跌落地面,碰到泥土便立即果肉消融,只剩下一颗种子。
  
      种子会再度生根发芽,又过百年,再次结果,果子不吃,跌落泥土,果肉消融好让种子再度生根发芽,又过百年……
  
      一代代下来,待得千年,结出的果子才有资格叫‘千年冰玉果’,千年冰玉果成熟后泛着紫色光晕,乃是天地奇珍,神奇的很。
  
      它最适合用来炼丹,当然也有直接用来吃的,吃一颗千年冰玉果,能让身体脱胎换骨!若是三四十岁,原本叩开仙门无望,可吃了千年冰玉果,身体脱胎换骨后便有了叩开仙门的希望!若是年长者,吃上一颗,身体脱胎换骨后,也是能延寿二十年。
  
      寿命!
  
      多少人追求,越是接近死亡,就越加渴望活下去。延寿二十年的灵果,足以引起很多人疯狂。
  
      金钱之物有价,寿命无价!
  
      “难怪郡守大人舍得花十万两银子。”秦云又道,“不过这苍牙山,乃我广凌郡第一高山,众多妖怪潜藏,要取这灵果,太难。”
  
      “另外两位同行者,也都很是不凡。”郡守老者说道,“一位同行者就是我们广凌郡人,他有一头妖怪,那头妖怪听其命令,论实力,那妖怪比之老妖褚庸还强上几分。至于剩下的一位……则是我的世侄女,论实力怕不亚于秦公子你。”
  
      “哦?”秦云惊讶。
  
      对方作为父母官,一方郡守,朝廷官府也会将有关自己的卷宗发放下来。
  
      看过自己的卷宗,还敢说……不亚于自己?
  
      “世侄女?她可跨入了先天?”秦云问道。
  
      “并非先天。”郡守老者笑道,“此行你们三位都不是先天,因为先天强者一旦出手定会暴露气息,妖怪们发现是先天高人来夺宝,定会担心守不住灵果!以妖怪的性子,一旦发现守不住灵果,恐怕宁可毁掉,也不会留给你们。”
  
      “而你们都是后天,妖怪们反而会轻视,我需要你们利用这妖怪轻视之心,一举夺得灵果。”郡守老者说道。
  
      秦云则好奇。
  
      没入先天的一位女子,郡守竟然有信心认为,那女子和自己实力相当?看来是来自于顶尖大派!甚至可能就是道家或者佛门圣地的弟子。
  
      “苍牙山妖怪太多,我等是深入妖怪巢穴,更有太多变数,十万两银子?”秦云轻轻摇头。
  
      他还真没瞧上!
  
      “需什么条件,请尽管说。”郡守老者则道。
  
      “郡守大人为我广凌郡父母官,我也不多说,这银票我不需要,我需‘寒萃灵液’。”秦云说道,“十斤的寒萃灵液。”
  
      寒萃灵液,是秦云很急需的。
  
      因为他的本命飞剑修炼,如今都是使用较为寻常材料,以量弥补,所以孕养速度也慢,若是有十斤的寒萃灵液,怕是一个月内就能让本命飞剑炼成!没办法,寒萃灵液一般修行人很少用到,也很罕见,一般顶尖大派或者大势力才有望接触到。
  
      秦云终究一个散修,一直没搜集到寒萃灵液。
  
      郡守老者微微皱眉:“寒萃灵液颇为难得,只在北海海底深处才有,十斤寒萃灵液,倒不算贵,都不足十万两银子,可凑齐却很麻烦,一个月内应该能凑齐,最晚两个月。”
  
      秦云露出喜色:“够了够了,一个多月后才是取灵果之时,郡守大人在我等出发去苍牙山前,先给我一批寒萃灵液即可。”
  
      “到时候凑齐多少便先给你多少。”郡守老者道,“那我们是否谈妥了?”
  
      “我答应去。”秦云点头。
  
      他心情颇好。
  
      就像星纹钢让练成本命飞剑缩短,且根基能更浑厚一样。寒萃灵液才是最适合自己本命飞剑的,同样根基将更好,本命飞剑修行时间更能缩短到一个月。
  
      “这位郡守大人,不亏是出身于南陵温氏。”秦云暗道,“终究是被封过国公的大家族,认识的‘世侄女’可能是出自顶尖修行大派乃至道家佛门圣地!寒萃灵液……也能凑齐,这等人脉当真非凡。”
  
      “哈哈……”郡守老者听了顿时大笑,“秦公子当真痛快。”
  
      秦烈虎却有些无奈,他使了眼色,可秦云还是答应下来了。
  
      “秦云兄,我爹可真担心你不愿意呢。”一旁温冲则笑道,“对了,我听闻秦云兄和燕凤楼的尘霜姑娘关系匪浅?”
  
      “尘霜和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秦云简单说了句。
  
      一旁郡守老者则问道:“可是虞白大才子所写《尘霜赋》中的尘霜姑娘?”
  
      “爹,就是那位尘霜姑娘。”温冲笑道,“今日是我和秦云兄初次相见,我有一礼物送给秦云兄。”
  
      “哦?”秦云惊讶。
  
      “七日后,便是我广凌郡选花魁,我将这花魁送给秦云兄的妹妹,可好?”温冲哈哈笑道。
  
      秦云一愣。
  
      郡守老者一听,则是点头赞许:“嗯,温冲,一花魁而已,你现在就把这事给做了。”
  
      一个花魁?
  
      对堂堂郡守大人而言,根本不是事。
  
      “我这就去,很快,半个时辰便足够了。”温冲笑着便直接跨门而出。
  
      秦云作为修仙人,游历天下见多识广也明白,像一郡之地的花魁……当真是真正权贵人物的一个乐子而已。
  
      郡守大人主动开口帮自己,也是因为需自己去苍牙山采灵果呢,那是真正要搏命的事!郡守大人自然怕自己不尽心。
  
      “谢郡守大人了。”秦云笑道。
  
      “小事罢了。”郡守老者露出笑容,他要到就是秦云念这一份情。
  
      ……
  
      如梦阁。
  
      香帐之内,一温香软玉身子正依靠在一男子怀里。
  
      “真没想到,这次选花魁,却杀出个一个尘霜。”如梦阁主有些哀怜低叹,“七日后画舫之上,若是前三都进不了,我有何面目见人,不如直接投进那花阳河里。”
  
      “放心放心,如梦。花魁是没把握,可前三,我之前说过,便保你能进。”那男子笑着抚摸着如梦阁主光滑如玉的肌肤。
  
      如梦阁主抬头:“王郎,可别让我空欢喜一场。”
  
      男子笑道:“我怎舍得你伤心?”
  
      不知为何,这如梦阁主虽年龄偏大些,可容貌肌肤都宛如年轻女子,却更风情万种,让他情不自禁沉迷其中。
  
      “主人,主人,郡守大人召你过去!”外面传来急切喊声。
  
      “郡守大人?”男子吓得一个激灵。
  
      “郡守大人都要见王郎?王郎还是赶紧去赶紧去。”如梦阁主也催道。
  
      “我这就去。”
  
      这位王老爷连忙穿好,急匆匆就出门去。
  
      如梦阁主则是坐了起来,裹着薄被就坐到了梳妆台前,看着铜镜内自己的面容,轻轻一笑:“小丫头,跟我争?还是太嫩了!”
  
      ……
  
      半个时辰内,两男一女尽皆奉命被带到了秦府。
  
      “拜见郡守大人。”
  
      他们三位恭敬行礼,随即就乖乖站到一旁了,满心疑惑。
  
      而温冲则是笑着道:“秦云兄,这选花魁,怎么选?虽说看姿容,看才华,看风韵……可最终还是‘花魁会’的一百位人员做出评选。这一百位,有的是广凌郡的名人,有的来自豪门大族,当然也有一些出名的文人雅士,还有一些经常去青楼的豪客们,由他们组成花魁会,很多身份都颇为尊贵,看似很公平。”
  
      “可实际上,一些文人雅士,一些名人,背后都可**纵。一些富商豪客,也可**纵。”
  
      “这三位。”
  
      温冲介绍,“玉娘,掌管着广凌郡五座青楼,燕凤楼也是她在管事,好些文人雅士都是玉娘在养着。”
  
      那位妇人朝秦云微微一笑。
  
      “王侍郎,可是我们广凌郡商会副会长,洪会长一般不管事,商会诸多事都是王侍郎在管,花魁会的好些富商豪客都听王侍郎的。”温冲说道。
  
      那位王侍郎,立即向秦云赔笑。
  
      开玩笑。
  
      没看到郡守大人、方大统领都来到这,温冲这位郡守公子亲自介绍么?他王侍郎只是一个商人,官职也是捐来的,哪里敢怠慢。
  
      “而这位便是洪大少。”温冲笑道,“洪家乃是广凌郡第一大家族,影响力极大,花魁会好些人也不敢不听洪家的话。”
  
      “见过秦云公子,早听闻秦云公子一怒为红颜,让那刘琦摔的脸着地啊。”这位洪大少笑呵呵道。
  
      “他们三位加起来便可影响花魁会过半的人员。”温冲笑道,“他们三个若是同时选定谁当花魁,那就铁定能当花魁。这次花魁……我爹很看好那位尘霜姑娘,诸位觉得呢?”
  
      玉娘连道:“尘霜姑娘便在我燕凤楼,我早就看好她,如今她名气大涨,我也认定她今年能夺花魁之位。”
  
      洪大少也点头:“尘霜姑娘剑舞、琵琶双绝,她不是花魁,谁是?”
  
      “对对对。”一旁王侍郎也连道,“连虞白大才子都写下《尘霜赋》的奇女子,自然当得花魁之位,她不成花魁,我王嵩第一个不服。”
  
      “哈哈……”
  
      温冲笑了,“秦云兄,你看,事情妥了!尘霜姑娘便是今年的花魁了。”
  
      秦云看着这一切。
  
      任凭七日后名妓们如何去争,然而今日,花魁之位便已定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