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神医小农民 > 第140章 这绝不可能!
<>“好了,大功告成!”赵八两将重新栽入花盆的兰花递给聂斌,对他说道:“只要悉心照料,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看到刚刚还是病怏怏的兰花,此刻已经焕发了精神,连聂斌都不得不佩服赵八两的能力!
  
  “八两,你这一手照顾兰花的本事,当真是了不得!”聂斌说着,对赵八两竖起了大拇指:“你要是专门培育兰花,那该多好啊!”
  
  “聂老过誉了,我哪有什么本事啊。”赵八两不由得有些尴尬的说道,他的所有本事,不都是甘霖秘术带来的吗?
  
  赵八两不是没有想过专门培育那种高品质的兰花,但是那些稀有的兰花是物以稀为贵,如果赵八两大量的培育,其结果必然是导致兰花的价格暴跌,这样的话,反而是得不偿失了!
  
  毕竟兰花属于观赏性质的,喜爱兰花的人,特别是愿意为那些稀缺兰花买单的人是少数,想要赚大钱,还是得看准更广阔的市场!
  
  “行了,你就别谦虚了,聂老可是很少夸人的。”刘伟也在一边对赵八两说道。
  
  “你们俩今天来的巧,一会儿我带你们去一个小范围的兰花观赏会,到时候我也去显摆显摆我的小素冠荷鼎。”将那一盆兰花放好之后,聂斌对刘伟和赵八两说道。
  
  听到聂斌要带他们去一个小范围的兰花观赏会,刘伟激动的问道:“是不是聂老你经常说的那个观赏会?”
  
  “不是那个还是哪个啊?”聂斌看了刘伟一眼,说道:“这次你可是沾了八两的光,要不然就你这水平,还没有资格去!”
  
  “那是,那是。”刘伟激动不已。聂斌口中的这个观赏会,参与的人员要么是像聂斌这种曾经掌握着较高权力的人,要么就是一些能够培育出极品兰花的人。即便刘伟已经是中南省的副省长了,但是却依然不够格参加这种聚会,级别太低!
  
  看到刘伟如此兴奋,赵八两很是吃惊,莫非这个观赏会很高端不成,连刘伟都不够资格参与?
  
  趁着聂斌准备的时候,赵八两悄悄的询问了一下刘伟,当得知参加这个观赏会的人无一不是曾经的风云人物时,赵八两也不由得震惊了!
  
  聂斌肯带他去参加这种观赏会,那本身也是对赵八两的一种认可,要不然,即便是刘伟这种,跟聂斌关系极好的人,也是没有资格被他带过去的!
  
  一番准备之后,三人就出发了。本来赵八两是打算开自己车过去的,但是却被刘伟阻止了:“咱们坐聂老的车!”
  
  “今天都坐我的车吧,你们的车进不去的。”聂斌笑着说道,然后邀请赵八两和刘伟上车了。
  
  聂斌的车是一辆红旗L5轿车,红旗轿车赵八两曾经在驾校听人说过,红旗系列的轿车,非常不好开,而且还费油。当然,对于红旗L5这种高端豪车来说,这种问题虽然存在,但是却不会那么明显了。
  
  “聂老,今天参加观赏会的都有谁啊?”刘伟忍不住开口问道,别人参加这种观赏会也许就是为了互相观赏兰花,但是刘伟去绝对不是。
  
  参加这种观赏会的,一般都是曾经的风云人物,例如聂斌,他曾经是中南省的省委书记,一方大员!而参加这类观赏会的人,都是跟聂斌分量差不多,或者稍低一些的人。此外,就是类似赵八两这种的对培育兰花有独到见解的人!
  
  “都是一些老家伙,应该会对你有些帮助吧。”聂斌做官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刘伟的心思。而且刘伟的心思也无可厚非,谁不希望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谢谢聂老。”刘伟激动的说道。看来自己把赵八两介绍给聂斌,真是做对了。要不然,凭借他的资历,恐怕没有个五六年,根本进不去聂斌的圈子!
  
  要知道,五六年的时候,可能会发生许许多多的事情!能够早一步进入这个圈子,绝对是有益无害的!
  
  虽然聂斌他们这些人都已经退下去了,但是他们掌握的人脉是一般人根本比不上的。作为曾经的一方大员,他们怎么可能没有一些自己信得过的人呢?
  
  所以,一旦进入这种圈子,并且能获得一些人的支持,那对刘伟来说,将来的仕途绝对是一帆风顺的!
  
  相对于刘伟的那么多心思,赵八两想的则少得多。这也是赵八两对人脉还没有更深入的了解!
  
  很快,车子就到了一处会所,赵八两定睛一看,这里好像就是上次黄松说的那个皇城会所!
  
  聂斌的车很是顺利的驶入了会所内的停车场,车子刚停稳,就有人亲自来迎接:“聂老,您来了啊!”
  
  “是啊,带了两个新朋友,对了,那几个老家伙都到齐了吧?”聂斌一边下车,一边对前来迎接的会所经理张毅说道。
  
  “都到齐了。”张毅恭敬的说道。然后朝着赵八两和刘伟看去。
  
  刘伟和赵八两,他也是都知道的,刘伟是会所的黄金会员,而赵八两虽然从来没有来过会所,但是黄松已经把他的相关信息录入了会所的信息系统,所以作为会所的管理层,张毅自然是知道的。
  
  在张毅的带领下,他们通过专用的电梯,直达聂斌他们几人经常聚会的地方。
  
  来到聚会的地方,赵八两发现这里已经有十来个人了。除了五六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之外,还有几个看年纪只有四十来岁的人。对于他们的身份,赵八两自然是不知道的。
  
  “老聂,你可是来晚了啊!”看到聂斌来了,一个老者站了起来,说道:“我们都等你半天了!”
  
  “今天有点事,耽搁了。”聂斌笑着说道,然后朝着那边走去:“来,我给你们介绍两位新的朋友!”
  
  说着,聂斌指着赵八两,说道:“这是赵八两,别看他年纪小,但是在培育兰花上,可不比诸位差!”
  
  听到聂斌如此郑重的介绍赵八两,在场的人也都是吃了一惊,齐齐像赵八两看去。
  
  “这位想必就不用我介绍了,咱们中南省的父母官。”聂斌笑着介绍。
  
  而刘伟则是赶紧说道:“聂老言重了,我这次来,是来像诸位偷师学艺的!”
  
  “哈哈……咱们的父母官大人真会开玩笑。”刘伟说着,在场的几位老者都笑了出来。
  
  几人落座之后,聂斌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了自己的那一株小素冠荷鼎:“来,都来看看,我的这小素冠荷鼎!”
  
  “我说老聂啊,你有没有一点新意啊?你这素冠荷鼎我们都见过了!”一个老者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咱们的观赏会可都是要拿出一些以前没有看过的兰花,你这算什么啊!”
  
  “老冯,你就不能等我说完?”听冯坚毅这么着急,聂斌有些不开心的说道:“这株小素冠荷鼎,你们绝对没有见过!”
  
  “莫非你有两株?”冯坚毅也是吃了一惊,当初聂斌带来那一株小素冠荷鼎的时候,冯坚毅也是喜欢的不得了,但是君子不夺人所好,所以冯坚毅也不好开口要!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的人,谈钱的话,就显的有些庸俗了!
  
  “非也,非也!”聂斌故作高深的说道:“如果我有两株的话,你还不得给我抢走啊!”
  
  聂斌的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人都笑了出来,冯坚毅也忍不住老脸一红,“你就是在后辈面前这么诋毁我的吗?”
  
  “我有诋毁你吗?”聂斌看了冯坚毅一眼,又用目光询问在场的人!
  
  看到两个上了年纪的人,如同小孩一般斗嘴,赵八两不由得有些恶趣味的想道:这种情况,一般人肯定不会知道,毕竟他们这些人都是曾经身居高位的人!
  
  “对了,你还没有说你这小素冠荷鼎到底怎么不一样了?”冯坚毅连忙转移了话题,开口问道。
  
  冯坚毅这么一问,聂斌自然是忍不住说道:“来,你们都来看看,这株小素冠荷鼎到底怎么不一样了?”
  
  “让我们来看看。”几个老者说着,都围了过来,开始观察起来。
  
  “我打赌你们猜不出来。”聂斌十分自信的说道,当初他们这里所有人都一致断定,这一株小素冠荷鼎虽然到了分株的年份,但是却不适宜分株,风险极高。
  
  是以,他们绝对不会往分株上思考。这样一来,他们绝对猜不出来!
  
  看了好半天,虽然他们也觉得这一株小素冠荷鼎和之前的那一株有些许的差别,但是兰花长了这么长时间,有些微的变化,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行了,老聂,你就别卖关子了!”冯坚毅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就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这性子啊……”无奈的摇了摇头,冯坚毅说道:“这一株小素冠荷鼎,是分株之后的,你们说是不是和之前的那一株不能算作同一株了?”
  
  “什么?”众人齐刷刷的惊呼一声,冯坚毅第一个说道:“这不可能!当初我们几个老家伙,和他们几个年轻的后生一致断定分株风险极高的,你个老抠怎么舍得分株!”
  
  “你以为我像你似的啊!”聂斌有些不悦的说道:“但是,我可以摆明着告诉你,这一株兰花就是分株之后的!”
  
  “看着确实像。”那几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四十多岁的人开口说道。
  
  他们都是培育兰花的高手,要不然也不会被邀请过来。他们刚刚虽然没有近距离的观看,但是也基本能断定,这一株小素冠荷鼎,绝对是分株过后的!
  
  “这……这绝对不可能!”冯坚毅简直不敢相信!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