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050节 染血的剑
readx();    路上,阿柠叔对段尘讲述了一下今早发生的事情:“青稚今天清晨,在部落外的山林间采药的时候,被一群游人袭击了,如果不是他及时吹响了骨哨,唤来了巡视的族人,他便已经死了。”
  
      段尘瞪大了眼睛,青稚竟然被‘游人’袭击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青稚人呢,他现在没事吧?”段尘忙问道。
  
      “他受了重伤,但有巫在,他应该死不了。”阿柠叔想了想,回答道。
  
      很快,段尘便来到了部落里的一处空地上,此时的空地上站满了人,有柴石部落的NPC族人,也有作为游人的玩家,在人群的最中央,有5个头上顶着玩家两个字眼的游人被藤条捆得严严实实的,被身旁的柴石族人强行按跪在了地上。
  
      巫站在他们的身旁,杵着他的那根杖子,脸上的表情很冷。
  
      至于那几名被捆住,然后又被按跪在地上的玩家,则是在向着周围的NPC不停的咒骂着。
  
      “放开我!你们这些该死的NPC!我XXXXX”
  
      “我一定会打客服的,游戏公司不干人事,新手村的NPC竟然要杀玩家了!”
  
      “靠!不就是想要偷偷杀死一个NPC,尝尝杀NPC的滋味么,有必要这样子么!”
  
      “你们杀了我吧!我回到现实世界之后,一定会向联盟政府控诉这个游戏公司的!靠!我会把这个游戏公司告到关服倒闭的!”
  
      “兄弟你别逗了,这游戏可是有政府背景的,还告倒人家?别做梦了,要是我,我直接扛个炸~药包去炸游戏公司的总部!”另一个也被捆绑着跪在地上的玩家,回了他身旁的那名玩家一句。
  
      围观的人之中,那些柴石部落的族人们,一个个显得很愤怒,就连看向身旁其他那些游人(玩家)的眼光,也变得警惕与不善起来,至于身为游人的玩家们,看到这一幕,大家可没有为那些玩家鸣不平的想法,而是感觉很新鲜,作为玩家,他们玩过的游戏也不少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感觉很是新鲜。
  
      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段尘挤开了围观的人群,来到了巫的面前,巫向他微一点头,示意他站到了一旁,接下来,又有一些柴石族人来到了这里,其中有族长禾木,有先天境的猎首宿北,也有其他那些在部落里很有威望的族老。
  
      一直没有说话的巫,终于开口了:“说说吧,这些游人,该如何处置?”
  
      大家都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族长禾木,禾木看向那些被绑着的游人,自他口中吐出两个字来:“杀了!”
  
      其余过来的族人,尽皆点头,表示赞成族长的意思,巫环视这些族人,最终将目光注视向了自过来之后,便一直沉默不语的段尘:“阿尘,你的意思呢?”
  
      “我也赞同族长的意思。”段尘点了点头。
  
      听到段尘的话,那些被捆~绑着的玩家,咒骂得更加起劲了,什么话难听便骂什么,甚至有玩家因为听到了段尘的这番话,顺带的连段尘也一起骂上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游戏系统对游戏里的NPC自动屏蔽掉了那些涉及到现实里的词语,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包括巫在内,所有的柴石族人都对那些玩家的咒骂显得无动于衷。
  
      巫只是看着段尘,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把这些游人都杀了吧,阿柠,你去动手。”
  
      一直站在巫身旁的阿柠,神情严肃的点了点头,抽出了他背负的那柄骨刃,迈步走向了那几名被捆着的玩家。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段尘却把他叫住了,见阿柠叔面带疑惑的看向了自己,段尘说道:“这些游人,就让我来杀吧。”
  
      被绑着的那5名玩家,咒骂得更大声了,只不过这些咒骂,已经不是冲着那些NPC族人去的,而是冲着段尘一个人去的了。
  
      哪怕是那些在远处看热闹的玩家,有些也忍不住骂出声来:
  
      “第一次内测的玩家,怎么就这副德行!”
  
      “真是玩家里的败类,NPC的走狗!”
  
      “难怪这人作为第一次内测的玩家,到了现在还没有离开这新手部落,敢情是给NPC当狗当习惯了,不愿意走了!”
  
      段尘冷冷扫过这些藏在人群里开口咒骂自己的人,随即一言不发的走到了那5名玩家的面前,抽出了他的那柄利器级骨剑。
  
      他自然不是为了抱NPC的大腿,而主动请缨,来杀这些玩家的,他来杀这些玩家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这些人在他看来,都该死!而且得由他亲手杀掉!
  
      青稚对于那些玩家而言,只是一个NPC而已,死不死无所谓,没人会去在意这样一个不起眼的NPC的死活,但段尘却在意,哪怕明知道他只是一堆数据而已,但段尘却愿意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来看待。
  
      是的,就是亲人,他来到荒古时代已经差不多2个月了,在柴石部落里也呆了差不多2个月了,对他来说,柴石部落里的这些族人,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些NPC了,而是他在这个游戏世界里的亲人,至于柴石部落,则是他在这个游戏世界里的——家!
  
      而现在,竟有人因为他的原因,而丧心病狂的要杀他在游戏世界里的亲人,用以泄愤,叫他如何还能再沉默的忍下去?!
  
      “你们都是钱森派过去杀人的吧。”段尘冷冷的看向跪在地上的5名玩家。
  
      这5名本来还在大声咒骂着的玩家,一听到这话,全都不说话了,其中有两人下意识里瞅向了围观人群里的某处。
  
      有人反应最快,喝道:“我们杀那个NPC,只是看他落单了,又看起来很弱的样子,想尝一下杀NPC的滋味而已,和钱哥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时候还钱哥钱哥的喊,还真是一条忠心的狗啊,既然如此,那么你可以去死了!”话音刚落,段尘便随意一剑刺出,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
  
      其他四名玩家大骇,咒骂者有之,求饶者有之,段尘却是不管不顾,一剑一个,将这5名玩家接连刺死,连杀5人的段尘一脸的煞气,满身的血腥,利器级的骨剑上染着鲜血,见到这一幕,原本还躲藏在人群里,大声咒骂段尘的那些玩家,也一个个不吱声了,将自己的身子往后缩,生怕段尘这个煞星杀人杀得兴起,顺带着把他们也给杀了。
  
      段尘却没去理会那些人,而是缓步向着围观人群里的某处走去,在他身前,无论是柴石族人还是玩家,都很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来,于是,在他们的身后,露出了钱森那张极为阴沉的脸来。
  
      “杀青稚的人,是你派去的吧?昨天躲在远处,窥伺青稚给杨玉重治伤的人,也是你派去的吧?”段尘走到了钱森的面前站定,然后缓缓的开口。
  
      “是又怎样?”钱森注视着段尘,一脸的厌憎:“我只是没想到,那个弱鸡一样的NPC身上竟然还带着传讯的哨子,而且身形还那样的灵活,那几个废物竟在其余那些NPC赶来之前,仅仅只是重伤了他,而并未杀死他!”
  
      “我知道了,那么……你也可以死了!”段尘点了点头,淡淡说道,话音未落,他手中的骨剑便迅疾向着眼前这人刺去!
  
      只不过,蕴含了段尘锻骨拳大成巅峰实力,更是加持了入微之力的这一剑,却并没有杀死钱森,因为在钱森的身前,出现了一道厚实的金色光罩,将钱森极为严实的笼罩在了里面!
  
      段尘那全力的一剑,刺在这金色光罩上面,如同刺中了一道铁壁,只是在其上划出了一连串的火花!
  
      (感谢梦幻情缘⑤打赏的100币,感谢天空般寂静打赏的588币,周一,求点推荐票~~~推荐票对于这本已经深陷起点茫茫书海的书来说,真的很重要……)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