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083节 出来吧,别藏着了
readx();    胖子怔住了,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错愕。
  
      段尘却是平静的注视着他,并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胖子似乎是经过了一番内心的挣扎之后,还是咬咬牙,从怀里摸出了那块用兽皮严实包裹着的陨铁之精,递给了段尘。
  
      段尘接过,然后侧身将兽皮打开,陨铁之精那亮白的光芒便将四周照得亮如白昼,只不过,陨铁之精发出来的光芒,只有短短一瞬,下一刻,这片矿洞里,又重新恢复了幽暗。
  
      只因为段尘,已经将陨铁之精放入到了那个白玉宝匣之内了,他向胖子解释道:“据我猜测,那血狼千方百计的想要将你抓住,得到你手里的陨铁之精,便是因为他身上有着这个白玉宝匣存在,这个白玉宝匣,应该可以帮助他瞒过沧澜大部那些NPC对于矿物的探知,从而通过这个白玉宝匣,将这陨铁之精,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出这片矿场。”
  
      胖子有些呐呐的嗯了几声,情绪似乎有些低落的样子。
  
      “好了,不要这么哭丧着脸,我只是要用你的陨铁之精做一个实验,看看这白玉匣子究竟能不能屏蔽掉那些沧澜族人对于矿石的探知。”段尘拍了拍胖子的肩膀,想了想,又从怀中摸出了那本‘八步赶蝉’的黄级轻功秘籍,递给了胖子:“诺,这本轻功秘籍,光听名字,应该就擅长于速度,比较适合你。”
  
      胖子接过秘籍,只是看着段尘,依旧没有说话,在两人的身旁,小狼只是侧卧在一旁,不断的张着嘴,打着哈欠。
  
      数分钟之后,段尘与胖子两人走出了矿洞,向着矿场边缘处的那片建筑走去,段尘背负着断阳刀,两手空空,而胖子杨玉重,则是背着一个矿篓,扛着一柄矿锄,一副标准的矿工打扮。
  
      其实,这矿篓和矿锄,在胖子挖出陨铁之精后,逃跑的时候便第一时间丢弃在了路上,这是段尘在临出矿洞时候,帮他捡回来的,矿锄还好,矿篓里一些还算珍贵的矿石,却在那时候,被玩家们给顺手牵羊走了,剩下来的矿石,都只是一些很不值钱的铁矿石而已。
  
      当然了,这些矿石值不值钱,段尘不在意,胖子杨玉重也不会在意,它们的用途,只不过是用来在沧澜族人面前,装装样子而已。
  
      两人慢慢接近着那片建筑群,段尘的脸色显得很平静,看不出什么表情来,但内心其实是极为紧张的,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自高空之上,有着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自己,他知道,那道目光的主人属于一位天人境的超级强者。
  
      好在,盘坐在天空之上的那位强者,并没有亲自现身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久之后,那片石屋终于到了,一个身穿兽皮衣的青年一脸淡漠的走了过来,接过了胖子递给他的矿篓,并示意他将矿锄放回原位,然后,他的目光如刀子一般在段尘的身上扫了两眼,段尘依然是一脸的平静表情,很是淡然的和他对视。
  
      片刻,那兽皮衣青年,将目光从段尘的身上移开,然后看向了矿篓里的那些矿石,这一看,他的脸上便立即出现了鄙夷的表情,他将矿石全都倒在了地上,略一分辨,便摇头说道:“全都是些铁矿石,加一起,连一个墨石都不值。”
  
      “哥,这可是我大半天幸苦挖出来的,你好歹也给点吧?”放回了锄头,正走过来的胖子,听到这话之后,立即装出了一副很是委屈的表情出来。
  
      那兽皮衣青年不耐烦似的丢出了一块墨石来,赶苍蝇似的挥挥手:“赶紧走,下一次如果再都是这样的铁矿石,一个墨石也没有!”
  
      两人一狼正准备离开之际,那兽皮衣青年却身形一晃,出现在了段尘的面前,阻拦了他的去路。
  
      段尘被突然拦住去路,尽管脸上依然显得很平静,但心中却是狂跳了起来,莫非,那块陨铁之精被藏在白玉匣子里,并不能隐匿住探知,已经被发现了?
  
      只不过下一刻,他那已经跳到了嗓子眼的心又重新落了下来,浑身绷紧的身体也渐渐放松了,因为,这兽皮衣青年拦住他的去路,并非因为那隐匿的矿石,而是因为别的其它原因。
  
      兽皮衣青年目光锐利的注视着段尘,说道:“你应该是先天境对吧?我也才突破到先天境不久,不如我们两个选处地方,战上一场,如何?”
  
      段尘平静回答:“没兴趣!”
  
      兽皮衣青年目光一冷:“这可由不得你,你是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说完,自他身上浮现出了一层先天罡劲出来。
  
      “阿意,回来!驻守矿场期间,不要惹事!”也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自那片石屋里的某处传出。
  
      兽皮衣青年似乎比较惧怕这个声音的主人,不甘的让开了路,但还是冲着段尘离开的背影大喊道:“你给我等着,等我结束了矿场的驻守任务,一定会找你好好战上一场的!你在矿场内杀死那名先天时,表现出的战斗意识很不错,有资格和我一战!”
  
      已经走出了很远一段距离的段尘,并没有停住脚步,只是嘴角确是忍不住抽了抽:这NPC是脑袋秀逗了么?再说了,自己就这么走了,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人海茫茫,后会无期,他能够找到自己,那就见鬼了!
  
      在一片夜色之下,段尘又‘一脸平静’的向前走了数百米,终于感觉到,始终徘徊在自己身上的那道目光,被收了回去,他只觉得浑身都是一松,如同一个满载着负重的人,一下子卸下了全身的负重一般,变得轻松无比!
  
      至于胖子,则是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感觉到过这道目光的存在,但他依旧很激动:“哥,我们成功了,看来那白……”
  
      “噤声!”段尘赶紧打断了他的话:“继续走,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
  
      如果是在别的虚拟类游戏之中,对于NPC,段尘自然不可能如此谨小慎微,但荒古时代,处处都透着不同寻常,里面NPC的智商也不是别的游戏里那些如牵线木偶一般的NPC可比的,他觉得自己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能够在那些驻守NPC的眼皮子底下,将珍贵至极的‘陨铁之精’偷运出来,若说段尘心里没有生出什么波澜来,那绝对是骗人的,他的心中,其实也很激动与兴奋的,甚至激动与兴奋之情,还要超出了胖子不少,但即便如此,他却没有丧失自己的理智,依然让自己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很是平静。
  
      两人继续向前走去,并且由行走变成了奔跑,毕竟这处矿场虽说离沧澜城很近,但好歹也有差不多5公里的距离,带着胖子和小狼,段尘赶回去,还是需要不少时间的。
  
      然而,回去的路还没走完一半,段尘便突然停了下来,并示意胖子和小狼,也让他们停下来。
  
      他的身前,是一片浓重的暮色,道路还算平坦,道路的尽头,便是沧澜城了,夜色下的沧澜城背靠着如海一般宽广的沧澜湖,并不是漆黑一片,反而在各种阵法宝物的加持之下,不仅宏伟壮阔,还有一种如梦幻般朦胧的美丽。
  
      但段尘目光所注视的却不是遥远处的沧澜城,而是他身前的某处空旷的地面。
  
      那处地面遍布着一些不深的杂草,半个人影都没有,但段尘的目光却紧紧锁定住了那处,然后,冲着那处冷冷的开口:“我知道你们在这里,出来吧,别藏着了!”
  
      (感谢书写对你的眷念100币的再次打赏,感谢老家的猫的打赏支持,猫兄说要离开手机,你离开了手机,怎么给我投推荐票!再有,还是感谢那些打赏过本书,给这本书投推荐票的朋友,这本书对外宣传约等于0蛋,大家能够在起点茫茫书海里找到,真的很不容易~这算不算是一种缘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