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155节 验证

  段尘点了点头:“草木有灵,只要有草木存在的地方,周围的任何动静,我都可以感受得到。”
  说完这句话,他起身走向了自己的卧房,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在他的眼睛上,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纱棉,按道理来说,在蒙上了这么厚的纱棉之后,已经不可能通过眼睛来视物了,但段尘却走得很稳,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餐桌之前,然后来到了自己的位子旁,拉开凳子,坐了上去,并伸手准确无误的拿起了桌上的茶杯,放至唇边,喝了一口。
  就好似,他的眼前,并没有蒙上那一层纱棉一样!
  在见到这一幕之后,段父段母不由得相视一眼,都是一脸的震惊。
  同样还是段父开口说话了:“小尘,你把头转过去,背对着我们,然后,说出来我现在在做些什么。”
  段尘点了点头,将整个身子都转了过去,然后便见他开始说话了:“爸,你拿出了你的便携式超脑,然后进入到了新闻一栏,这则新闻的标题是——近日,在X812星域,天文科学家寻找到了一颗类地行星,疑似有生命存在,是不是?”
  “现在这则新闻则是——地球元首巡视南太平洋,并在那里做了重要讲话,爸你又翻页了,现在的这个新闻标题是……”
  “好了,你可以将蒙着眼睛的布摘下来了。”段父收起了手中的便携式超脑,此刻的他,手都有些抖,整个世界观,都有些崩塌了。坐在他身旁的段母,也是神情有些茫然,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段尘点点头,将遮住眼睛的纱棉取了下来,放在了桌上。
  “下面,我会向你们展示‘显魂术’,地点,就在这客厅里面吧。”取下纱棉之后的段尘,直接便盘腿坐在了地板上,然后紧闭上了眼睛,看到这一幕,段父与段母都下意识里站了起来,走到段尘的身旁,睁大了眼睛。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他们一丝一毫都不想错过!
  就这样,一刻钟过去了,两刻钟过去了,当二人站着站着,感觉腿都有些酸涩了的时候,一个极其虚幻的影子,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这是一道极淡极淡的影子,安静的漂浮在了盘腿而坐的段尘的头顶之上,如果仔细看过去的话,便会发现,这道虚幻的影子,他的一些轮廓,真的与段尘很符合,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难道这就是自己儿子的魂魄?段母差一点便叫出声来,她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双眼几乎都快要瞪圆了,在她的身旁,段父也是一脸的震惊表情,只不过作为男人,他倒是显得镇定一些。
  便见这道模糊的影子在显化出来之后,缓缓转过身来,便对着处在震惊之中的二人,弯下腰来,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便慢慢变得虚无,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痴痴看着这个消失的轮廓,不知道为什么,段母捂着自己的嘴巴,眼泪突然就夺眶而出了,最后,她更是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蹲在地上,压抑着抽泣了起来。
  “小兰,你怎么了,你怎么就哭了?”段父见到自己的妻子突然就蹲下来哭了,他一个大男人,顿时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没什么,你不用担心,我只是突然就想到了儿子被那两个杀手那样掐着脖子,还要给他注射那种药剂,想到儿子差一点就这么被人杀死,我就忍不住害怕,忍不住心惊肉跳……没什么,真的没什么的。”段母李兰一边捂着自己的嘴巴,压抑的哭着,一边用一种哽咽的声音说道。
  段父也蹲下身来,一边轻轻拍着妻子的肩膀,一边轻声安慰着自己的妻子,只不过,此刻的他,一只手也紧紧的攥紧成拳,眼神变得极为冰冷!
  段尘是他唯一的儿子,而自己的儿子,在前些天,被杀手的罪恶之手差一点给送入了地狱!他这个做父亲的,又岂会没有一些感触?
  表面的冷静,并不代表他此刻的内心,也是冷静的,按照儿子的话,那两个杀手现在应该还在X市警局吧?这两个人,按照地球联盟的律法,仅仅只是杀人未遂,并不会被判处死刑,但是他却觉得,这两个人该死,而且必须得死!
  段尘,其实早已经苏醒了过来,看着这一幕的他,鼻子也有些发酸,现在的他,都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说话不经过大脑,脑子一热,就把杀手那些事情也给说出来了,凭白让自己的父母担心。
  他站起身来,走到了正在低声啜泣的母亲的身旁,故意用一种很是轻松的口吻说道:“妈,没事的,你儿子现在已经有了那么多特殊能力了,已经变得很厉害了,现在如果再遇到那种程度的杀手,已经对我造不成任何的威胁了。”
  正蹲在地上低声啜泣的段母,站起了身来,她紧紧的抓住了段尘的手臂,哽咽着道:“儿子,你不能再继续待在这里了,这X市治安实在是太差了,你住在这里太危险了,听话,听妈的话,跟我们走,去首都市,那里的治安比这儿要好太多,到了那里,你不想去你爸单位上班也可以,你想继续玩这个游戏也行,但你不能再待在这儿了,太危险了。”
  ……
  好说歹说,终于将自己的母亲安抚住了,待得她的情绪冷静下来了之后,又目送着她回去了她的卧房,段尘这才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躺入游戏仓,进入游戏之后,依然是身处在山洞之中,这一晚,段尘依旧像前几天的夜晚那般,瞅了一眼睡在一旁的小狼,然后悄然离开了山洞,来到了那株明显比周围树木高了一大截的大树底下,随即便轻松至极的攀爬了上去。
  这一晚,他待在这株大树的梢头,不是盘腿而坐,而是躺着的,他躺在一根还算宽的枝干上面,用手枕在脑后,什么也不去想,也没再去修炼‘显魂术’等功法秘籍,任由着夜间的山风,自他的身上刮过,吹起他的一些发丝,掀动他那破烂的兽皮衣,而他,则这样安静的躺着,很快就睡了过去。
  他实在是有些累了,这些天来,白天陪着自己的父母,晚上则进入游戏修习‘显魂术’直至清晨,可以说,这几天下来,他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即便是因为修炼了‘煅灵诀’的缘故,他的精力远比普通人要充足,哪怕几天时间里不眠不休也可以保持清醒,可一但放松下来了,他还是感觉到一股困意袭来,不知不觉间便睡了过去。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