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182节 辱我者,死!
readx();    “你刚才不是说,人肉很好吃么?”段尘再次站了起来,又狠狠的踹了这个人形粽子两脚,对于这种没原则到——就连同类的肉都吃,而且还觉得很好吃的混蛋,他打心眼里感到厌恶,如果不是还想从这货的口中套出更多的情报来,特别是‘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个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情报,估计他早就一刀把这货给杀了!
  
      “大爷冤枉啊,人肉不好吃,其实很难吃的!”王有才哭丧着一张脸,连连求饶道:“都是巫那个恶心的混蛋,这个该死的老鬼,他就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不!比恶魔还要残忍!我被带到黑鸦部落的第一时间,这个恶魔就让人拿来了一条婴儿手臂过来,让我吃!他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吃下这条手臂,选择加入黑鸦部落,要么他就用土陶罐子烧一罐子水,要把我丢进去,熬一锅人肉汤出来,给他的族人们一人分一碗,我当时就吓尿了,那个时候我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心想吃就吃吧,这毕竟只是个游戏而已,在游戏里杀人都不犯法,更何况只是吃这些玩意儿,大爷,我真是没有办法啊,不然的话,一个正常人,谁会去想着吃人肉啊!”
  
      这个王有才,前不久他卖起队友来,那是一点都不含糊,对于那一幕,段尘那可是印象深刻,因此,他自然不会完全相信王有才的这些鬼话,于是,他又狠狠的踹了捆得跟粽子似的王有才一脚,冷笑道:“别说得你有多委屈似的,我可是亲眼看到过,你在你们巫的面前,那副恭敬的样子,眼巴巴的给人送过去烤肉,还要侍立一旁,跟条哈巴狗似的,就差扑过去跪舔了,你觉得你先前的那些诉苦,我会信?”
  
      特别是最后那两句,段尘不仅照搬了王有才的话,就连音调与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的,讽刺意味那是不言而喻的。
  
      “大爷!我真是比窦娥还要冤啊!你以为我想给那个老鬼送吃的啊,我都是被逼的啊,说实话,只要看着他,我就觉得恶心,这个老鬼,都这么老了,还不死,还要留着祸害人间,我……”反正巫也不在这里,王有才骂顺嘴了,那是一路骂过去,只要段尘答应放过他的话,别说就这种程度了,哪怕叫他去骂巫的十八代祖宗,他都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
  
      要是在别的那些游戏里,有截图与录像功能,死亡惩罚也没有这么严重,为了自己的脸面,面对一个玩家,他是绝对不会这么没节操求饶的,但在荒古时代里,这么做,他是一点压力都没有的。
  
      “我,我什么我?”段尘见王有才说到这里之后,声音便戛然而止,还以为他词穷,编不下去了呢,便想要开口继续嘲讽他几句,但很快,他便发现到不对了!
  
      此刻的王有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嘴巴也大大的张着,一脸的诧异与惊恐的表情!似乎有着某种极为恐怖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了一般!
  
      他的眼睛,还在继续的瞪大着,眼角都快撑裂了,嘴巴甚至都裂开了一道小口子,鲜血自这道小口子里流了出来,而王有才却似恍若未觉一般,他的口中没有再发出任何的声音,但脸上那种惊恐的表情却是越来越明显了!
  
      目睹着王有才的这种变化,段尘只觉得心中一惊,本能的施展起了‘缩地成寸’,身形在一瞬间爆退出了20米远,然后,有些惊疑不定的注视着20米远之外的王有才。
  
      下一刻,捆绑住王有才的那些藤条,直接炸裂成了漫天的残叶,与这些藤条一起被炸裂的,还有被这些藤条捆绑在其中的王有才!漫天的枝叶残片与血雾之下,段尘的身形又向后爆退了10余米远的距离,他的目光越过了炸起血雾的那处地方,然后微微向上仰,最终锁定在了某株大树的一根枝桠上面!
  
      在这根枝条上面,此时正安静的站立着一只黑鸦,一只比寻常黑鸦还要大上了一号的黑鸦,它的双眼是完全的血红色,看起来,有一种极为妖异的感觉。
  
      就在段尘目光锁定住了它的那一刻,这只大号的黑鸦,突然张开了嘴巴,然后,一道极为苍老的声音,便从它的嘴里发了出来:“辱我者,死!”
  
      在听到这个苍老声音的一刻,段尘已经明悟了很多,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身形又向着后方,爆退出了20米远,又远离了这只诡异的黑鸦一些!
  
      心念电转间,段尘已经大致想明白了,这只黑鸦,应该就是先前他躲在山石之后窥伺时,所见到的站在黑鸦部落巫肩膀上的那只黑鸦!最让段尘忌惮不已的是,这只黑鸦明明就站在那根枝条之上,那处地方也明明在自己草木有灵的感知范围之内,但通过‘草木有灵’,他就是感觉不到这只黑鸦的存在!
  
      这种情况,在遭遇那两个不知名部落强者的时候,他曾遇到过,而现在,他又一次遇到了!
  
      要知道,就算先前那两个天人境界的超级强者,都没能避开自己草木有灵的探查啊,那么,这只诡异的黑鸦,它的实力又会恐怖到何种地步?
  
      思考到这里,段尘只觉得一股强烈的心悸感袭上心头!他本能的又想要继续后退,只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能动了!
  
      这种情况,他在遭遇那两个不知名部落强者的时候,也遇到过,而现在,他又一次体会到了!
  
      下一刻,本来还站在那一处枝头上的黑鸦,瞬间便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空,然后用一种睥睨众生的眼光看向了他,那个苍老至极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再一次响起:“异部落的人,你杀了我黑鸦部落的族人,还想就这么逃走?那个叛逆者已经死了,而你,也给我死在这里吧!”
  
      话音刚落,段尘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在这一刻,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他的身体,一丝一毫都不能再动弹了,体内所蕴含的先天罡劲,似乎也全都消失不见了,现在的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被摆在了砧板上的鱼,而那把带着血迹的剁骨刀,已经高高的扬起了,即将向着自己斩落!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