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194节 绝情灭欲心经
    “还有……那个,你怎么知道我还没死?”季瑾躺在地上,很虚弱的又问了一句。
  
      “这还不够明显啊,死人是不会有呼吸的,你的呼吸虽然很微弱,但还是有的,而且你看看,你这地上,虽然也有着一滩血迹,但血流的却不是很多,很明显,你是悄悄的动用体内的罡劲将血给止住了,那一剑虽然把你刺了个对穿,但你运气好,并没有被刺破心脏还有脊椎。”段尘很难得的开口解释道。
  
      “段兄目光如炬,季某佩服,不过有一段兄你猜错了,如果不是我动用一种秘法,强行将心脏所在的位置改变了的话,估计这一次,还真得交代在这里了。”季瑾继续虚弱的回了一句。
  
      “先不要动。”段尘蹲了下来,手中凭空多出了两粒黑乎乎的药丸,这药丸被他直接捏成了粉末,然后撒在了季瑾胸口处的那道对穿伤口上面。
  
      “段兄,你这撒的是什么?我怎么闻到了一股胡椒粉的味道?”季瑾虚弱的问了一句。
  
      段尘:“……”
  
      待得撒上了药粉,段尘从纳戒里取出了一块兽皮,撕扯成条状,给季瑾包扎了伤口之后,他又摸出了一粒黑乎乎的药丸,塞入了季瑾的嘴里。
  
      “段兄,你这都是些什么药啊,效果不是一般的好,都快比得上传中的黑玉断续膏,活佛生肌散了,我又看到了活着的希望了!”季瑾的声音变得洪亮了一些,不再如先前那般虚弱了。
  
      还黑玉断续膏,活佛生肌散,你是武侠游戏玩多了吧?段尘在心中吐槽了一句,也懒得跟季瑾继续扯谈下去了,他盘腿坐在了季瑾的身前,问道:“那个玩家叫做李忌言对吧?你和他认识?”
  
      “那个煞星啊,在这遗山大部附近,几乎没有玩家不知道他名字的,我曾经远远的看到过他一面,自然能够认出他来。”季瑾仰躺在了地上,虽然段尘已经给他处理过了伤口,但他看起来还是显得有些虚弱。
  
      “他的情况吧,我总觉得这个人,有诡异。”段尘皱了皱眉道。
  
      ≮≮≮≮,m.≌.co←m  “这李忌言,其实是公测之后才进入‘荒古时代’的,但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气,还没出新手村,他就得到了一本玄级功法,功法的名字唤作‘绝情灭欲心经’,据这本玄级功法的介绍很狂,竟然号称是整个世界,能够排进前10的玄级功法!但这本功法还有一个前置功法,叫做清心寡欲诀。”季瑾慢慢的诉了起来。
  
      “清心寡欲诀?”段尘的瞳孔骤然一缩,对于这清心寡欲诀,段尘还是有些印象的,胖子杨玉重,完成新手引导任务的时候,抽到的不就是这‘清心寡欲诀’么?因为这本黄级功法的名字着实有些不靠谱,为此自己还调侃过胖子好几次呢,到了后来,貌似还听胖子起过,有土豪在论坛上天价收购这本功法,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出100万通用,收购这本黄级功法。
  
      “对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这个名字。”季瑾了头,继续道:“这李忌言无钱无势的,和我一样,其实就是**~丝一个,可他运气好,碰上了个多金的土豪老大愿意收留他,这个老大和他一样,也姓李,李老大对他很不错,听他的那本‘绝情灭欲心经’缺少了前置功法,这前置功法在遗山阁里又找不到,李老大甚至在游戏论坛里开了帖子,为他高价收购这本秘籍,可依然收不到,于是,这收购的价格那是不断的拔高,最后,终于收购到这本‘清心寡欲诀’的时候,据李老大足足花了00万的通用数!”
  
      段尘的瞳孔又是一缩,他在心里猜测,这本‘清心寡欲诀’起码有八成的可能性,便是杨胖子手上的那一本,为了确认一下自己的这个猜测,段尘开口问道:“这本清心寡欲诀,那个李老大,是不是从一个长得有些胖,叫做杨玉重的玩家手中收购到的?”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究竟是从谁手里收购到这本前置秘籍的,李老大并没有公开。”季瑾摇了摇头:“我只知道,李老大为了他李忌言,足足花了整整00万通用,去收购一本黄级秘籍,也够仁至义尽了吧?可是李忌言干了什么?就在前些天,我刚刚送完一波新手来遗山大部的时候,这个煞星竟在一夜之间,将李老大和他的那些手下在睡梦中,全部杀死!并且还趁夜逃离了遗山,自此隐匿在遗山大部附近的山林之中,专门拦路截杀一些落单,实力也不算很强的玩家或者npc,而被他截杀的玩家或者npc,极少有可以逃掉的,那会儿,他截杀的还只是先天境界以下的玩家或者npc,想不到到了现在,他已经敢对先天境界的人下手了,更可悲的是,我好歹突破到先天境界,也有差不多一个月时间了,在他的手中,竟然连一招都撑不住。”道这里,季瑾仰躺在地上,显得很是沮丧。
  
      其实,让季瑾感到沮丧的,也不仅仅只是这,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李忌言这个煞星的出现,他带过来的这些新手玩家们,死的死,逃的逃,已经一个都没剩下了,这便也意味着,他和那些新手玩家们早就商定好的‘保护费’以及‘伙食费’,基本成空,他这些日子算是白忙活了!
  
      “那个李忌言,他的剑法很诡异,一个不注意,估计先天中境的人,都很可能死在他的剑下,你能够在他的那一剑之下,保住性命不死,其实已经很不错了。”段尘实话实道。
  
      “不错,他的那种剑法,实在是太诡异了些,出其不意之下,我根本就躲不过去。”季瑾深有感触的了头,一脸后怕的表情,突然,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惊愕的看向了段尘:“呃,莫非,段兄你和那个煞星已经交过手了?”
  
      “我和他交手时候,那么大动静,你难道没有感知到?”段尘用一种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向了地上躺着的季瑾。
  
      “呃,确实没感知到,我装死为了装得更像一些,便动用了‘胎息术’,一旦动用胎息术,呼吸与心跳这些,都会下降到一种几不可闻的程度,但是对于外界的感知,也会下降到一个冰。”季瑾解释道。
  
      “又是改变心脏位置的功法,又是装死用的胎息术,季兄你掌握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功法,还挺多吧嘛。”
  
      “是挺多的,都是我刚从新手部落来到遗山大部的时候学的,那时候什么都不懂,见这游戏并没有技能位的限制,我就觉得技能越多越好,于是学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技能,为了修习这些技能,我还花费了不少的精力,现在想想,那会儿的自己,还真傻得可爱。”季瑾有些自嘲的道。
  
      段尘了头,也没往这个话题上多了,而是言归正传道:“那个李忌言,我确实和他交手了,而且还一刀将他重伤,但却被他跳进那边的遗河逃掉了。”
  
      完这些,段尘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脑袋,他的草木有灵感应,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笼罩着不远处那片遗河的河面,可直到现在都是一无所获,那李忌言有可能已经死在浑浊的河水里的,但段尘一想到李忌言在投河前,最后对自己露出的那个诡异笑容,他便觉得这个煞星淹死在遗河里的可能性不大,更大的可能性是借着浑浊的遗河之水,逃出生天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