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228节 不安的预感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这辆飞车,在段尘与朱建平的不远处停了下来,然hòu,从飞车上走下来一个青年,这青年长得还算英俊,但眼圈很黑,脸色很白,身体很瘦,明显一副酒色过渡的样子。

    看到这人的第一时间,朱建平脸上的笑意就不见了,不自觉的皱起了眉来,至于段尘,脸色则没有太过明显的变化,早在这青年人还没下车的时候,通过农场周围无处不在的植被,通过‘草木有灵’,他便已经‘看清楚’了这青年人的面容,这个青年人,他自然认识,叫做周皮皮,名zì很可爱,但这个人却是一点也不可爱,不仅不可爱,而且还与他段尘积怨甚深。

    “呦,我说朱仔,你举办这么个同学聚会,都邀请了那么多的人,怎么也不知道邀请我一下?严格来说,我也是你的老同学呀,你说对不对?”周皮皮一边向着这边走来,一边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腔调对着朱建平说道,特别是那‘朱仔’两个字,被他故意加重了语气,让人感觉不是在叫朱仔,而是在叫‘猪崽’。

    朱建平脸色有些难看,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人与段尘的积怨,当着段尘的面,他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转过头来看向了段尘。

    段尘的脸上依旧显得平静,他淡淡注视着这个周皮皮,终于开口了:“这不是周扒皮么?是不是以前被我揍得还不够,现在皮痒了,又想过来挨揍了?”

    “怎么会呢?我这一次真是带着片好心,抽空专程过来参加这场同学聚会的,紧赶慢赶的,好不容易才赶到这儿来的,只不过,老同学,你们怎么都是一副很不欢迎我的样子?不请我过去参加聚会?”周皮皮做出了一副很惊yà的表情,说道。

    “聚会已经结束了,大家基本都已经走了,你来晚了。”朱建平站在段尘的身旁,有些生硬的回了一句。

    “是么?那就太遗憾了。”周皮皮做出一副夸张的表情:“好吧,那我还是走吧。”说完,他摇了摇头,便向着他的那辆豪华型飞车走去,至于段尘与朱建平,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走向他的那辆飞车。

    周皮皮走到了飞车前之后,拉开车门,正准备钻进qù,又停住了动作,一拍脑袋,似乎是‘突然’想起了某件事,转过头来,对段尘这边喊道:“对了,段尘,你的前女友,楚芸,在你住进医院之后不到1个月,就嫁人了,对于这个,你有什么要说的没?”

    段尘听到这话,只是沉默,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只能说,时间确实是抚平伤口的最好药剂,他现在,对于自己的那个前女友楚芸,真的已经没有多少的感觉了,至于她是不是真嫁人了,嫁给了谁,段尘除了心中微微有些难过之外,并不想去了解太多。

    见段尘依旧无动于衷,周皮皮目光闪了闪,继续添火道:“段尘,那一次,被那辆黑车撞上,撞得是不是很爽?哈哈哈,我估计一定非常的爽,你怎么就那么命大呢,竟然没被当场撞死,哎,那天我怎么就不在那处车祸现场呢,如果在的话,我一定会把你被车撞的整个过程都完完整整的拍摄下来,然hòu有事没事,就拿出来欣赏一下,哈哈哈哈哈……”

    周皮皮笑得很大声,甚至可以说,他笑得很癫狂,这一下,段尘是终于忍不住了,他没有怒吼,也没有咆哮,甚至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阴沉着一张脸,用他所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冲向了车门前的周皮皮。

    周皮皮见段尘冲向了自己,终于有些慌神了,连忙止住笑,赶紧爬向车的驾驶室,便想要关上车门,但段尘过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车门还没关好,段尘一只有力的手,便一把抓住了周皮皮的衣领,然hòu将他跟拖死狗一样的拖了出来,狠狠贯在了地上!

    “我其实不想再揍你的,但你再一次成功激起了我的怒火。”

    段尘说了这句之后,任由周皮皮如何的痛骂,哀嚎,求饶,他都不再发一言,但他的手确是死死攥紧成拳头,一拳一拳,结结实实的落在了这周皮皮的身上,一拳又一拳!

    直到朱建平赶了过来,不断拉扯着他:“别打了,再打就死人了!”

    段尘不管不顾,又是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周皮皮的脑门之上,将他砸得又是大声惨叫了起来,鲜血止不住的从他的嘴角,鼻子里流出来,脑门之上,也是红肿一片。

    “段尘,你冷静点!”朱建平突然大吼一声,从后面将段尘死死的抱住,然hòu拼命的将他向后扯去:“你真把他打死了,你这辈子就得在监狱里过了,为了这么个东西,把自己也赔进qù,值么!?”

    在朱建平的这一吼之下,段尘浑身一震,酒意也消散掉了不少,他对身后抱着他的朱建平轻声说道:“放开吧,我知道了。”

    朱建平听了之后,心中松了口气,也将手放开了。

    在朱建平松开手的一刹那,段尘又一次走向了周皮皮,对着躺在地上哀嚎的周皮皮,又是狠狠的两脚过去,将他踢得惨叫着又在地上翻滚了两圈,都滚到飞车的底盘下了,之后,这才冷冷说道:“滚吧,杂种,以后最好不要让我再见到,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说完,看也不看躺在地上哀嚎的周皮皮一眼,径直向着朱建平的农场里走去,朱建平也只是看了一眼地上的周皮皮,嗫嚅了一下嘴唇,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一跺脚,便跟在了段尘的身后,走向了自己的农场。

    直到段尘与朱建平都已经走远了,一半身体躺在飞车的底盘之下,一半身体露在外面的周皮皮,这才停止了那种低低的哀嚎,脸上的那抹痛苦之意也敛没了,变得一脸的阴沉。

    他艰难的从飞车的底盘之下爬了出来,又吃力的将自己的身体挪动到了他这辆豪华飞车的车驾驶座上,然hòu嘭的一下,关上了车门。

    豪华飞车嗡的一声轻响,便启动了,然hòu调转方向,向着与朱建平这片农场相反的方向缓缓行驶而去,而周皮皮则躺在车驾驶座上,任由着豪华飞车自动行驶着,他那阴沉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笑意来:“见我一次?揍我一次?哈哈哈哈哈哈哈……”似乎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笑的事情一般,一边癫狂的笑着,周皮皮一边摸了一下嘴角,将手上沾着的血迹,全给涂抹在了驾驶位前,摆放着的那盆水仙花盆栽的叶片上miàn。

    他却不知道,他的这些喃喃自语,以及所有的动作表情,都被他眼前的这盆水仙花盆栽,原原本本的‘透露’给了远处的段尘!

    而通过草木有灵的探知,感知到了周皮皮这些动作的段尘,心中没来由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眉头也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

    “段尘,怎么了?”见段尘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对劲,一旁的朱建平不由关心问道。

    “没事,朱仔,你说,这个周皮皮,这一次过来,他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很不正常?”段尘依然皱着眉头,问向了一旁的朱建平。

    “段尘,你想多了,那个周皮皮,就是个疯子,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他无缘无故挑衅你,然hòu被你揍的次数还少么?一个疯子的行为,怎么能够用正常人的思想去揣摩?”朱建平有些不以为意的安慰段尘说道。

    听了朱建平的话,段尘想了想,也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心中那股不安的预感,也被冲淡了不少。

    (祝小白萌萌哒生日快乐,天天都是17岁半……)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