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263节 传承之机与匈部落
readx();    所谓传承之机,段尘自然有听说过,往白了讲,叫做传承的机会,就是某一部功法有后续功法的时候,当这部功法练至圆满,而你当时又有后续的功法秘籍,系统便会给你这么一个传承的机会,在你脑海内帮你衍化一遍这本后续的功法,至于你能够在这次极短时间的衍化中,参悟到些什么,就看个人的悟性了。
  
      不过,按照游戏论坛里所说,玩家们在这种传承之机里,大部分人都可以将这后续功法,领悟到接近入门的层次,一些资质不错的,更是可以直接将它参悟到入门的层次,至于极少数资质妖孽的天才人物,将这后续功法参悟到熟练层次,也是有可能的!
  
      也因为有这么个传承之机的存在,之前的段尘才会想着,只要草木有灵突破到圆满,他便可以秒学会草木皆兵!毕竟混了这么久的荒古时代,他不敢说自己的资质有多么多么的妖孽,但通过‘传承之机’,衍化出个入门级的草木皆兵来,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学习!”段尘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学习。
  
      “传承之机开始!……”当得到了段尘的确认之后,系统提示再一次在他的识海之内出现!
  
      但是,出乎段尘意料之外的是,他这一次的传承之机,并非是在他的识海之内进行衍化,而是随着他‘草木有灵’的注意力,直接延伸到了那株猴子身后的低矮灌木上面!
  
      然后,衍化开始!这株低矮的灌木就跟电影里的变形金刚似的,开始了华丽丽的变身,直接从一株不起眼的小灌木,变身成了气势凌人的灌木剑客!而更让段尘没想到的是,他几乎全部的意识,似乎也附着在了这灌木剑客的身上!然后,在他的下意识之下,身体几乎是被他意识操控着的灌木剑客,直接一跃而起,攻向了那只猴子,然后在躲过了猴子那一爪,又在它的脸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之后,便‘引’着那只猴子,向着远离他们藏身处的方向,狂奔而去!
  
      之后,灌木剑客的身形,让那个三角眼的男子通过某种妖法邪术给禁锢住了,然后,又被赶过来的猴子,直接一爪子就给撕得四分五裂!也就是在这一刻,传承之机被强制打断,段尘也因为灌木剑客的四分五裂,附着在灌木剑客身上的意识,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差一点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当时的他,只以为这一次传承之机,已经被自己消耗掉了,结果,传承之机,在打断了一小会儿之后,又一次开始了!
  
      这一次,依旧还处在完全冷静状态下的段尘,只来得及对弥石他们说出几句话,并指明了一处逃跑的方向,便又再度陷入到传承之机中去了。
  
      这一次,为了给自己的本体创造一个更有利于逃跑的条件,段尘选择作为衍化对象的,是一株缠绕在一颗大树上的藤蔓植物,而这株藤蔓植物,距离那三角眼男子,只有大约200米的距离!待得藤蔓化作了人形之后,段尘的意识再一次完全沉入到了它的身上,然后操控着它,上蹿下跳的故意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吸引了三角眼男子的注意力,在吸引了注意力之后,藤蔓人便毫不迟疑的开始向着某处方向奔逃!
  
      这一次,段尘倒是学乖了,为避免自己的意识再次受到创伤,当发现自己的身体又一次被牢牢禁锢住,而那只棕熊大妖距离他已经近在咫尺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爆!结束了又一次的传承之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所谓的传承之机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在带着弥石等四人在山林中奔逃的时候,他收到了一个系统提示:
  
      “恭喜玩家段尘,学会玄级功法‘草木皆兵’,目前是入门级!”
  
      入门级……只是入门级……若说心中没有一丁点的失望,那绝对是骗人的,如果不是两次的传承之机都被打断了,自己或许……应该……可以直接达到熟练级吧?不过也只是稍稍失望了一下,之后段尘也就释然了,毕竟无论是什么功法,都是越到后面,境界提升起来越难,仅仅是错过了直接到达熟练级的机会,倒不会让他太过在意。
  
      就在段尘处在半回忆状态,胡思乱想着这些的时候,已经啃完了肉干的瑾瑜,在喝了一小口清水之后,忽地说道:“其实,我觉得那个坐在棕熊背上的人,与纹面部落,应该不是一路人。”
  
      “确实不是同一路人,那个坐在大妖熊背上的,是匈部落的巫。”弥石回了她一句。
  
      “匈部落?”瑾瑜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恩,匈部落也是中型部落,一个多月之前,纹面部落里,其实是有两个天人境强者存在的,但因为与另一个部落的冲突,两个部落间爆发了一场战斗,他们的一个天人境就这么死掉了,而与纹面部落爆发冲突,并让他们损失一个天人境的,正是这匈部落!匈部落,也是一个中型部落。”弥石解释道。
  
      “石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呢?这些我怎么不知道?”瑾瑜有些好奇的问道。
  
      “瑾瑜妹子,不仅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呢。”季瑾是个闲不住的,也凑了过去,插嘴说了句。
  
      “这些情报,其实只要去刻意打听下的话,总能够打听到的。”弥石摇了摇头,说道。
  
      “那么,既然匈部落与纹面部落是仇敌,那段……段尘为什么还要带着我们刻意躲着他呀?要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瑾瑜想了想,又好奇问了一句。
  
      “段尘这么做,并没有错,你们是不知道那匈部落巫的脾性,他在自己部落里的时候还好,不会乱杀人,但只要带着他那只大妖熊去到了外面,那可是极为残忍嗜杀的,被他无缘无故杀死的玩家与NPC,可不在少数,段尘想必也是因为匈部落巫那种嗜杀的性子,才会刻意躲着他的。”弥石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时候的段尘,已经从回忆中退出来了,他听到这话之后,虽然还是一脸的淡然,但嘴角确是忍不住扯了扯,弥石实在是把他说得太专业了,其实,他之所以选择避开那匈部落的巫,完全是出于本能……本能好不好……
  
      (感谢缺氧的鱼a100,abli100,猫尾花200,我为书一100,祖树588,浮夸若丶梦100,懐山100,无聊男1号100,依北芯100,小白萌萌哒17,200,亦如往惜588,朕的wifi普天同享100起点币的打赏,感谢压死我啦,naruto7073的推荐票红包,感谢大家投出的推荐票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