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285节 大量灵石
readx();    决定不杀任新,段尘亦有着自己的想法在里面,杀任新,他段尘固然一时之间爽快了,但心情爽快之后,却什么也得不到。
  
      不杀任新的话,如果任新所说的最后那番话为真,那么,他便有可能得到一个天人境的魂魄,作为仆从,而且是受到灵魂约束,对自己绝对忠心的那一种!如果任新所说的这番话为假的话,段尘也没损失,仅仅只是推迟一点杀他而已。
  
      换做是在数年之前,性格还比较冲动时候的段尘,估计懒得听任新的那些废话,想都不想,便会将他杀了,但现在的段尘,终究过了那段冲动的年纪,已经变得相对成熟,也相对理智了一些。
  
      那片曾被绿色烟雾所笼罩的区域,虽然现在看起来,已经没什么危险了,但出于谨慎,段尘还是没有过去,而是在那片区域的周边,选定了两株个头较大的沼泽植物,通过草木皆兵,开始衍化!数分钟时间之后,两株沼泽木灵被衍化了出来,它们在段尘的意识命令之下,迈步走向了它们的前任所挖出来的那处大坑。
  
      大坑周围,数百米的区域内,所有生物都失去了它们的灵,也因为没了这片区域里草木之灵的配合,段尘草木有灵对于这片区域的探知力度,被大大的削弱了,特别是那处凹下去的大坑里面,段尘对其更是一无所知!
  
      两个沼泽木灵或许是因为其本体便是沼泽植物的原因,它们在沼泽地里奔行的速度很快,不过数息时间,便已经来到了那处大坑的旁边,然后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直接便跳入了进去!
  
      通过它们的‘眼睛’,段尘看到了,它们的前任,那两株勤奋的挖泥工人,已经恢复成了它们原本的样子,植株安静的倒在了那片淤泥里——它们也都失去了灵,枝叶什么的看起来虽然毫发无损,可它们已经是死物,不再拥有生命了。
  
      在两株倒在淤泥里的植株旁边,那个金属盒子半开着,安静的陷在黑色的淤泥里,其内,有着明亮的乳白色光华萦绕!在段尘的意识命令下,一个沼泽木灵走了过去,将金属盒子拾起,然后将其打开,顿时间,金属盒子里的东西,直接便暴露在了夜空里的月色之下!
  
      任新至少有一点没有骗人,这个盒子里,确实都是些宝贝,其内所盛放着的,满满的都是乳白色光华萦绕的灵石,还有少量其它的东西,这些东西有的看起来像是金属块,有的看起来如水晶似琉璃,虽然不是灵石,但比灵石所发出来的光芒还要明亮一些!一看就不是什么寻常之物!
  
      在夜幕之下,这个金属盒子被完全打开了之后,所发出来的朦朦光华,甚至照亮了方圆近百米远的区域!
  
      为了防止这金属盒子里,再藏有什么危险,段尘让两个沼泽木灵托着这个金属盒子走出了沼泽之后,在距离他大约1000米以外的地方,将这金属盒子里的东西呼啦一下,全给倒在了地上,一点点的清理里面的东西。
  
      夜色下,有一些野兽凶兽被这片光芒所吸引而来,但凭着强大的野兽直觉,它们隐隐感到站在光芒之前的那两个人形怪物不好对付,只敢远远的看着,不该靠前。
  
      在确定再没有任何的危险之后,段尘迈步走了过去,心念一动间,地上散落着的这些发光体,以及被扔在了一旁的金属盒子,全给他收入到了纳戒之中!
  
      在收入纳戒之前,段尘已经清点过了,一共是473块灵石,以及23块各式各样的其它发光物!
  
      473块灵石啊!段尘只感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473块灵石,就是473万墨石,若换算成现实里通用点的话,便是5亿多的通用点数!
  
      5亿点啊!这对于之前的段尘来说,完全是不敢想象的一笔巨款,而现在,这笔巨款已经完完全全属于他段某人了!
  
      或许是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亦或者是段尘在游戏里经历过了太多的风浪,心态已经变得成熟了不少,面对这笔巨款,段尘也仅仅只是心跳加快了2分钟而已,之后,他整个人便完全冷静了下来,再一次恢复为了一脸淡然的表情。
  
      “任新,赵洋的宝物私藏在何处,你现在可以说了。”离开了这片沼泽区域之后,通过神魂内视之法,段尘对已经虚弱得不成人形的任新淡淡开口问道。
  
      “好,段爷,我马上就告诉你!”任新的魂魄虽然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了,但对于段尘的提问,丝毫不敢迟疑,当即就回应道。
  
      “任新!你个人渣!你真敢说出我那些灵石的藏匿地点,你……你不得好死!”距离他不太远,同样被裹在巨大叶片里的赵洋,这会儿脸都绿了,咬牙切齿的盯着自己的这个师弟看。
  
      任新却根本不理会他,直接把他给当做了空气,此刻的任新,眼里只有段尘:“段爷,赵洋那厮藏宝物的地方,距离这里并不算太远,那是一片林湖,具体位置是……”
  
      “任新!我赵洋发誓,如果可以逃出生天的话,我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你个混蛋!你个人渣!你个孽畜!”赵洋一边奋力的在叶片里挣扎着,一边大吼大叫着,因为太过激动了,用词有些不大对,就连‘孽畜’都出来了。
  
      任新却只是冷笑:“逃出生天?你以为在英明神武的段爷手中,你能逃得掉么?既然逃不掉,你私藏的那些身外之物,放在那里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尽早献给段爷,段爷如果心情好了,兴许就不会杀你了!”
  
      他的这些话,看起来是在对他的师兄赵洋说的,但是个人就看得出来,这些话是在说给段尘听的,而段尘也确实是听到了,他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心中所想的却是一句话——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想归想,段尘的脚下却不慢,照着任新所给出的那个位置,脚步飞快的在山林间奔跑着!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