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287节 任新的痛苦回忆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江了,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们,麻烦投张三江票,至于怎么投票,作品相关里有三江感言,里面有详细说明怎么投票的,谢谢大家了~)
  
  这柄厚背长刀,大小与样式都没变,但在它的刀身之上,却已有了一层淡淡的幽芒流转,让它不再死气沉沉,重新焕发了一点儿的活力与生机。
  
  段尘举刀,然后向前劈砍,这柄被他照着寂灭刀诀,随意取了个名字,叫做‘寂灭’的长刀,带起了一阵幽光,极为精准的劈砍在了地上那块黑乎乎的煤炭之上!
  
  一刀下去,地面被斩下去了超过20厘米,地上出现了一条刀痕以及一处凹坑,刀痕为‘寂灭’刀所斩出来的,至于那处凹痕,则是被那块黑乎乎的煤炭,所硬生生压出来的!
  
  段尘弯腰,从那处凹坑里将这块煤炭取了出来,转动着打量,发现其上除了沾染了些泥土之外,竟然连一丝的刀痕都没有!要知道劈砍在它上面的,不是利器级,不是宝兵级,而是有了一丝灵性的灵宝级啊!
  
  那么,它的真实硬度,又该多硬?段尘皱眉继续打量着这块不起眼的黑炭,心中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或许,那赵洋被说出他宝物的所藏之处后,之所以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并非是因为他贪念储物手镯里的那些灵石,而是因为这块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黑炭!
  
  想到了这种可能之后,段尘不动声色的将这块毫不起眼的黑炭放入到了自己的纳戒之中,然后将那个已经变得空空如也的银白色储物手镯,套在了自己的手上,储物手镯与储物戒指或许是因为内里都存在了一大片空间的原因,它们之间是不相容的,因此,这储物手镯根本就放不进纳戒之内,只能够戴在手上了。
  
  这一次半夜外出,虽然过程中经历了一些小小的波折,但是段尘所收获的,却远超他的意料之外,有接近1000块的灵石被他收入到了囊中,因此,在回程的时候,他的心情很不错,甚至一度想到了高歌一曲,或者仰天大笑三声,大吼一声——我段某人也会有今日啊!来抒发一下积在心中的壮志豪情!
  
  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这里可是处在深山之内,虽然有着圆满级的草木有灵存在,他总能很及时的绕开那些危险区域,可真要装那个大头蒜,仰天大笑三声,闹出大动静的话,万一被哪个蛰伏在深山里的老妖给盯上了的话,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因为心情很不错,又一时之间找不到人聊天,段尘只得通过神魂内视之法,与那已经不成人形的任新,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網WwW.】
  
  任新此刻的状态,真的很不好,灵魂接近崩溃边缘,就算比之现实中电影里的那些恶灵厉鬼的形象,都不逞多让了,可他现在的小命完全捏在了段尘的手中,哪怕精神不振,也要小心翼翼的陪着段尘闲聊。
  
  一路闲聊下来,段尘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问道:“任新,你们为什么要分散出来一些财物藏在它处呢?把它们全都放在随身的纳戒之中,难道不好么?”
  
  “段爷,这也仅仅只是为了有备无患而已,毕竟狡兔都有三窟,荒界虽然贫瘠,资源也少,但终究也是一个大世界,天人境以上的数量,还是有很多的,就连万物境以上的老怪物也有不少,所以,即便是天人境,在荒界里也不能横行无忌,不然的话,一不小心便会身死……就像当初的我一样。”
  
  “你当初,究竟是怎么死的?”段尘一边在山林之中飞速的奔跑着,一边有些好奇的通过神魂内视之法,对着任新询问道。
  
  “都是泪啊。”任新回忆着那一幕痛苦往事,就连魂魄都有了些不稳的迹象,但既然是段尘问起,他不敢不答,只得老实回答道:“其实,早在去到纹面部落的时候,我心中便有了一丝不安,觉察到不对了,后来,照着那个叫做浩南云的计划,我与赵洋将那纹面族长禁锢住,强行带入了那片五行杀阵之后,我心中的那股不安感觉,就变得更加的强烈了。”
  
  “在那片五行杀阵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段尘感到更加的好奇了,不由得开口继续问道。
  
  “五行杀阵之中,那个纹面族长的实力被压制,我和赵洋的实力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还有了些微的增强,我与赵洋的战力,和这纹面族长应该是差不多的,但此消彼长之下,我们之间的实力就被拉得有些大了,甚至可以说是一面倒的碾压,那纹面族长在五行杀阵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就是被压着打,只能到处狼狈逃窜。”任新继续说道。
  
  “然后呢,你们最终将那个纹面族长杀掉没有?”段尘忍不住又问道。
  
  “杀过,这段时间里,我和赵洋在五行杀阵里面,杀了他足足3次!可是每一次他被杀死之后,又会诡异的复活重生,他重生之后,我们就继续杀,直到将他打成重伤,即将第四次杀死他的时候,阵法整个的崩溃了,纹面部落那个死去的巫,也复活了,就站在崩溃了的阵法之外……”
  
  “之后呢?”段尘继续问。
  
  “之后,我和赵洋一个不注意之下,就中了那个纹面巫的巫术,身体一下子就不能动了,虽然很快就从这个状态下挣脱出来了,但还是被纹面族长趁机出手重创,战力大减,不得已间,只得选择逃走。”任新有些憋屈的回答道。
  
  “然后,你们在逃跑途中,恰好又撞上了匈巫,被他给打了个措手不及,接连重创之下,就连两只荒兽猴子也对付不了了,被它们扒了衣服,然后吃干抹净了?”段尘想了想,推演出了任新两人后面的那些遭遇来。
  
  “你怎么知道最后我们是被那两只荒兽猴子所杀的?”任新有些诧异的问道。
  
  段尘想了想,反正赶路的时候有些无聊,便把自己遭遇那两只凶兽猴子,而那猴子还穿着白衣剑服的事情给说了出来,任新听完之后,变得沉默了,因为他的整个魂魄都很模糊了,段尘也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表情来,片刻,任新这才吱声道:“哪怕我和赵洋接连受创,也不可能是区区荒兽猴子所能对付得了的,我和赵洋,乃是在接连受创之后,被那个长着三角眼的匈巫,生生定住了身形,这才被那两只荒兽猴子给一点点杀死的……”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