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409节 身穿黑色麻布衣的玩家
    “徐二,你也不错,好久没见,你现在都已经是先天后境的大高手了。?(?〈[  ”段尘笑了笑,说道。
  
      徐靖算是他的熟人,能够在这片海选赛场上见到这个昔日的熟人,段尘还是很高兴的。
  
      “呵呵,哪能和你段兄比,你现在的实力……只怕我处在最巅峰的时期,在你手中也撑不下一招吧?”徐靖很虚弱,自嘲般笑了笑之后,又看向了段尘:“来吧,不用客气,给我个痛快,送我出这片海选赛场吧。”
  
      段尘盯着眼前的徐靖,最终摇了摇头:“你勉强也算是我段尘的朋友,我不杀你。”
  
      徐靖一怔,随即又苦笑了起来:“勉强算是朋友?段兄,我可一直把你当做朋友看待的,你这样子对我,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段尘摇了摇头,不再去理会躺在树下奄奄一息的徐靖,转身就走,如果徐靖值1oo个小时以上的修炼经验值,他一句废话也不会多说,会直接一刀杀了他,但徐靖和其他那些玩家一样,只值1个小时的修炼经验值,因此,看在是熟人的面子上,段尘不杀他。
  
      “喂,段兄,你有那种特效疗伤药么?给我一些呗,比赛结束之后,我十倍奉还怎么样?”在他身后,徐靖虚弱的喊道。
  
      段尘就连脚步都没有停顿,直接装作没听见,身形一个模糊,呼的一下,便向着一处方向窜出了数十米的距离!
  
      特效疗伤药,他段尘的纳戒里有很多,可他为什么要给徐靖?好让徐靖治疗好了伤势之后,生龙活虎的去与他段尘争抢经验值?
  
      在现在的段尘看来,躺着的徐靖,要比活蹦乱跳的徐靖好得多,至少不会去与他段尘争抢那些经验值!
  
      这一场海选赛中获取的修炼经验值,如果真如系统描述的那样,可以加功法修行的话,那么对他段尘来说,真的很重要,很宝贵,自然是越多越好!
  
      离开了徐靖之后,段尘继续在沧澜大部的海选场地上行走,不断猎杀着沿途所遇到的玩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海选场地上的玩家数量,明显变得少了许多,剩下的玩家,也都变得谨慎了不少!借着周围的地形,他们将自己掩藏在了不同的区域角落里面,如猎手一般,小心谨慎的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毕竟,场中大部分玩家的实力,都只是先天初境而已,他们的实力很弱,处在最底层,只能是被猎杀的对象,并不能像段尘那般,可以仗着实力,肆无忌惮!
  
      只不过,这些玩家,自认为躲藏得很好,可在段尘草木有灵的感知之下,他们的身形却一个个的完全暴露了出来,根本就无所遁形!
  
      一时间,段尘突然觉得这些普通的先天境玩家很可怜,荒古时代游戏很残酷,他们参加这个所谓荒古玩家争霸赛的海选赛,其实并不能得到任何的好处,唯一的作用,就是将自己作为经验值,贡献给那些实力强大的玩家,如绿叶一样,去衬托那些鲜花。
  
      只是这个念头刚一出现,便在段尘的心中散去了……
  
      呵呵,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可怜这些普通先天境玩家?相比起他们来,自己更可怜!至少他们并没有被关注,什么都不知道,可以在荒古世界里尽情的体验这个异世界的风光!而自己呢,自己已经被世界政府所关注,还被带上了一副黑色的镣铐,自己看似在这海选赛场里风光无限,却已成囚徒,又有什么资格去可怜他们!?
  
      这般想着,段尘的心又冷了下来,他化作了一道迅疾且诡异的风,在这片并不算很大的山林中穿行着,手中的长刀就宛如死神的镰刀,每一次挥出,必然有至少一名玩家被杀死,无论这名玩家是普通先天玩家,还是那种实力已经达到了先天后境的所谓高手玩家!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在段尘的手中撑过一招!
  
      只能说,完全掌握级的入微,对于一个人实力的增幅,实在是太大了!
  
      当段尘还是基本掌握级入微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胸口带着无暇玉琼钩,他差一点被荆棘鸟那名先天巅峰境的杀手一击秒杀!而在祖灵秘境的训练空间内,他更是被训练者‘悟’,秒杀过数百次!
  
      这就是完全掌握级入微与基本掌握级入微的差别,几乎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当段尘在这片不算太大的山林里,猎杀着经验值的时候,他的身形突然一顿,然后转过头来,目光中泛起了一抹金色,越过了眼前并不算茂密的林木,越过了林木之外那片不算大的草地,看向了草地后方处的沧澜城废墟!
  
      就在刚刚,他召唤出的一只木灵,就在那片沧澜城的废墟里,被一名玩家击杀了,这名玩家的实力很强大,那只实力达到了先天后境的木灵,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直接就被那玩家用一杆长枪,给搅成了漫天碎叶!
  
      段尘从沧澜城废墟的方向,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看向了离他不远处的一丛灌木,在他目光的注视之下,这丛灌木剧烈变幻了起来,数秒时间,便化作了一株灌木木灵,当灌木木灵将自己的根须,从坚硬的土壤里拔出来的时候,段尘的身形早已经从它的眼前消失不见了,化作了一道灰色的影子,以一种极为恐怖的度窜出了这片不大的山林,进入了草地,向着草地之后的沧澜城废墟而去!
  
      与此同时,沧澜城废墟,接近湖心小岛的一片倒塌的石屋旁。
  
      石屋明显已经倒塌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甚至在周围,以及那些石头缝隙间,已经有一些杂草生长出来了,一名一身黑色麻布衣服,长得很是高大的玩家,正坐在一块厚重的石块之上,双眼微闭,似在假寐,又似在闭目养神,在他的身旁,正笔直立着一根墨绿色晶莹剔透的长枪,长枪冰寒,周身散着蒙蒙的水汽。
  
      而在长枪的不远处,则是一滩被搅碎的草叶。(未完待续。)8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