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506节 大维通宝
听着任新的这些辩解,段尘一时之间竟有些无言以对,这已经涉及到了世界观的问题了,自小生长在古界里的任新,因为实力的超然,将这些骑士视为蝼蚁,可现在的段尘,却有些办不到,在科技繁荣的22世纪长大的他,耳濡目染之下的,却是生命至高,人人平等的理念。
  
  正是在这种理念的作用下,他在荒古世界里,杀死的玩家虽然有许多,却极少动手杀那些原住民,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玩家死了,并非真正死去,还有重生的机会,可那些原住民,一旦死亡,就是真正的死去了。
  
  不过,在荒古世界里的‘冒险’还是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一个人,若换做是进入荒古时代之前的段尘,如果见到眼前血腥一幕的话,绝对会被吓得够呛,不知所措,可现在的他,却可以淡然视之,之所以脸色难看,也只是因为任新在没有得到他命令的情况下,就杀死了眼前这些人而已。
  
  “段哥……”任新见段尘没有说话,又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来,轻声的唤道。
  
  “好了,以后在没有我命令的情况下,不要再动手杀人了。”段尘冷淡的看了眼面前的任新,又挥了挥手,说道:“你回我的识海空间吧。”
  
  任新尽管心中很不甘,很不愿意回段尘的识海空间,可他在段尘那冷淡目光的注视之下,也不敢多说什么,无奈点了点头之后,魂体自杂草木灵的身体里脱离了出来,化作了一道如烟雾般扭曲的虚影,钻入了段尘的识海之中。
  
  待得任新魂魄回归了自己的识海空间之后,段尘皱了皱眉,看向了身前如同炼狱般的景象,那些无头的尸体,都已经不再喷血了,有的依旧坐在战马的背上,维持着骑马的姿势,还有的,尸体则已经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至于那些战马,包括那匹有着鳞片的战马在内,似乎都已经被吓傻了,并没有逃跑,而是待在了原地,不安的踏动着马蹄,特别是那匹身上存在着鳞片的战马,它的智商似乎最高,微微侧过头来,用马眼盯着段尘一旁的杂草木灵看,眼中满满的都是惊恐之意!
  
  段尘目光向着周围扫了一圈,然后又收回目光,看了眼最开始被他用马鞭抽倒在地上的那名骑士,最终微微叹了口气,哪怕他并没走过去,通过草木有灵他也知道了,这名骑士也死了。
  
  刚刚那一鞭子,只是令这骑士重伤而已,他死亡的真正原因,是被任新那残忍的杀人手法给吓得心脏停止跳动而死的。
  
  段尘从那名骑士的尸体上收回了目光,然后用意识对跟在自己身旁的杂草木灵发出了命令,叫它给自己清理‘战场’。
  
  杂草木灵所拥有的灵智,远远不如任新,可它却胜在老实,对于段尘所发出来的命令,可以不折不扣的去执行。
  
  于是,段尘便站在了原地,背负双手,施展出了天眼神通,打量着遥远处的山林,以及这条宽阔马道的尽头,这不过这一次段尘施展天眼神通,并非为了欣赏远处的美景,而是为了警戒,毕竟在刚刚,他杀人了,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古界,保持必要的警惕还是很有必要的。
  
  半刻钟时间后,收拾战场完毕的杂草木灵,又再次回到了段尘的身边,然后将一些丝绸缝制的口袋以及一枚式样古朴的戒指,还有数柄寒光闪闪的柳叶刀,摆放到了段尘的身前。
  
  段尘弯腰,从地上拿起了一个口袋然后打开,里面装着的是一些圆形方孔的铜钱以及数块银白色的金属碎块。
  
  这些金属碎块,段尘只看一眼,就猜测出来了,这些,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碎银了。
  
  看着手中的铜钱以及碎银,段尘不由有些恍惚,古界里的货币,难道就是这种铜钱以及碎银?
  
  他又捡起了其它的口袋打开,里面装着的都是这种铜钱以及碎银,只在数量上有些差距而已,碎银就不说了,圆形方孔的铜钱,明显是制式的,都是一般大小,色泽暗黄,其正面铸着四个篆字段尘倒也认识大维通宝!
  
  看着大维通宝这几个字,段尘心中突然有了一些明悟,想起了任新曾给他‘科普’过的古界里的一些常识,心道,自己现在所在的古界地域,应该是属于古界里的某一个国度了,而这个国度的名字,应该就叫做维国,或者叫大维国!
  
  将这些钱币以及碎银都收入到了自己的纳戒之中,段尘又拾起了地上的那枚式样古朴的戒指,这是一枚储物戒指,属于那名已死的先天境骑士。
  
  段尘将这戒指拿于手中,然后神识探入其中,发现这枚戒指确实是储物戒指,只不过里面所蕴含的空间极小,长宽高都只有不到1米的样子,里面除了放着一些衣物之外,还有一个盛放着丹药的瓷瓶,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铜钱和银锭,甚至还有2块不大的金锭在里面。
  
  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一些食物和水了。
  
  段尘扫视了一番这枚戒指里的事物,心中颇有些失望,想了想,他将这枚戒指里的东西,都取了出来,然后一股脑的全给转移进了自己的纳戒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段尘有些疑惑的看了眼还停留在原地,不敢动弹的那些马匹,心中很是有些莫名其妙,这些马匹该不会是犯白痴了,脑袋被驴踢了吧?稍微正常些的战马,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不应该撒开蹄子,仓皇而逃么?怎么一个个的都愣愣站在那里,只是扭过马头来,一脸惊惧的看着自己?
  
  带着这样的疑惑,段尘靠近了这些马匹,这才感觉出一些异样来,在这些马匹的周围,其实都存在着一种无形物质的束缚之力,就是这种束缚之力,让这些马匹被‘定身’在了原地,不能动弹!
  
  段尘自然知道定住这些马匹的那人是谁,他心念一动,开始感应起四周的天地之力来,然后运用起了他所感应到的那些微弱天地之力,尝试冲击这些束缚,结果让他欣喜,这些束缚很轻易便被他给冲散了,这些马匹重获自由之后,立即撒开蹄子,开始夺路狂奔,想要远离段尘!
  
  而其中,跑得最快的,就是那头身上长着鳞片的马,它一声长嘶,四蹄飞扬,一下就把它的那些同伴甩出了十数米远的距离,而在它身后,那些战马尽管各个使出了全力奔跑,却只能在它屁股后面吃灰了。
  
  段尘看着这一幕,心中只觉得好笑,突然间,一个念头在他心中闪过,下一瞬,他的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那鳞马的后背上了!(未完待续。)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