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网游之荒古时代 > 第567节 狱吏
    蔡恒的到来,倒是让段尘感到有些意外,因为他以为这蔡恒在城中打探到了消息之后,应该只会派一名随从带着这些消息过来见自己而已,却不想,他这名纨绔公子却是亲自出城来见他了。
  
      现在的段尘,比起曾经来要谨慎了不少,为了防止其中有诈,段尘和前不久见瘦竹竿一样,故意将这蔡恒晾在了那儿差不多10分钟之后,这才出现,与蔡恒见面。
  
      段尘将蔡恒引到了距离那处土丘大约200米外的一片林子里,这里树木相对茂盛,行人一般也不会来这里,看起来还算隐蔽。
  
      这时候的蔡恒,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再木纳呆滞了,重新恢复了自然,但是在见到段尘之后,他的脸上还是浮现出了恐惧,浑身也不自觉微微颤抖了起来。
  
      在见到段尘之后,蔡恒便将自己所打探到的那些消息一股脑的说给了段尘听,段尘认真的听着,发现蔡恒所说的,与那瘦竹竿所提供的消息大致相同,没有什么区别,段尘在听完了之后,他心中的那个想法变得更加的强烈了起来!
  
      他要在胡一纵被押解去大维国都城的时候,半路截杀,趁此完成任务!
  
      只是这个想法出现的同时,也让段尘忍不住吐槽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系统故意的还是怎么回事,押解胡一纵离开齐平城,去往大维国都城的时间是7日之后,可现在已经是他在古界待的第4天了,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在古界总共就只能待10天,也即是说,他在古界只能再待6天了,而官差们押送胡一纵出城的时间却是在第7天……
  
      想到这里,段尘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当然,段尘心中的这些想法并没有表露出来,他在略一沉吟之后,又看向了眼前的蔡恒,他的一双眼睛中再次泛起了诡异的幽芒!
  
      站在段尘面前的蔡恒,表情再一次变得呆滞了。
  
      段尘看着他,开口问道:“蔡恒,这一次,为什么是你亲自出城来告诉我这些消息?”
  
      蔡恒表情木讷,目光呆滞,老实回答道:“我的那些跟班,全都死了,只能我自己过来了。”
  
      虽然蔡恒将瘦竹竿这个跟班给忘记了,但是这个理由倒是勉强说得通,段尘点了点头,又问道:“暗中保护你的那两个老头,被我杀死了,你家里难道就没有什么动作么?”
  
      蔡恒依旧老实回答道:“我父亲一共有31个儿子,22个女儿,我只是庶子,自小不被父亲看起,暗中保护的二老身死,我父亲到现在还不知道。”
  
      段尘点了点头,这一次,他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那个问题来:“蔡恒,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押解胡一纵离开齐平城的时间,提前几天?”
  
      蔡恒这一次呆呆的站在原地很久,这才回答道:“负责押解匪首胡一纵去都城的,是齐平城狱吏,我倒是有能力见到他,不过能不能让他提前几天,将胡一纵押送出来,我也没把握。”
  
      段尘看着眼前呆呆站着的蔡恒,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好,你今晚就去见这个齐平城狱吏,想办法让他将押送匪首胡一纵的时间,尽可能提前,不管成与不成,明天的清晨时分,你都要来这里见我。”
  
      蔡恒走了,返回了齐平城,段尘则是在这附近选择了一株还算大的树,在这株树的树干上躺了下来,默默的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不知道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睡眠太充足的缘故,还算因为对于第二天的结果有些忐忑,这一个晚上,段尘都没睡着,也没心思跟任新与赵洋两个傀儡闲聊,他只是将自己的一双手枕在了自己的脑后,一双眼睛透过眼前的树叶,看向了头顶的夜空。
  
      直到第二天的清晨时分,前方齐平城的城门被打开了,又过了不久,通过草木有灵,段尘感应到了有一个穿着华贵的身影,畏畏缩缩的正向着这边而来。
  
      这个过来的人影,正是蔡恒,此刻的他,表情又变得与正常人无异了,但却依旧处在段尘摄魂术的影响之下,对段尘有着发自心底的畏惧,又有一种盲目想要服从他的心理。
  
      段尘的身影瞬息间便出现在了蔡恒的身前,直接就开口问道:“蔡恒,你去见那个齐平城狱吏,情况怎么样?”
  
      蔡恒在见到段尘之后,因为摄魂术对他的影响,他的脸上又出现了深深的畏惧之意,不敢去看段尘,只是嗫嚅着不说话。
  
      段尘的心中不由得一沉:“怎么?莫非那个狱吏不愿意将押送匪首胡一纵的时间提前?蔡恒,你不是说你老子是齐平郡丞么?除了齐平郡守之外,就你老子官职最大么?”
  
      蔡恒脸上的畏惧之意更甚,他嗫嚅了一阵之后,终于鼓起了勇气,开口说话了,声音里甚至都带了哭腔:“爷,在这齐平郡里,除了郡守大人之外,确实是我爹最大,只要是我爹的命令,那个狱吏根本就不敢违抗,可那是我爹啊,我爹生了31个儿子,我只是其中地位最低的庶子而已,不过也是因为有着郡丞之子这层身份,我才能够见到这个狱吏啊。”
  
      “好了,不要再废话了,那个狱吏究竟对你说了什么?”段尘眉头微皱,问道,而在他的身后,赵洋与任新两个傀儡都是远远的站着,就如两具真的傀儡一样。
  
      “那狱吏与我见面,态度倒是很好,在话里,也并没有直接拒绝我所提的那个要求,只不过……只不过……”说到这里,蔡恒又嗫嚅了起来。
  
      “只不过什么?”段尘不由问道。
  
      “只不过,他话里话外的都在暗示我,他可以帮我将押送胡一纵出城的时间提前一些,但他需要钱,需要大量的钱,只要有钱,他就可以答应我所提的要求。”在段尘的一再‘逼问’下,蔡恒一咬牙,将这些话给说了出来!
  
      段尘一怔,随即,他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大把的碎银,其中还掺杂着两块金锭,他将这些递到了蔡恒面前晃了晃,问道:“你所说的钱,指的是这些?”(未完待续。)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