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向家
    在云裳裳的辅助下,唐大少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然后慢慢收拢体内散乱的能量,最后用灵气温养了受伤的经脉。给阁官噢告企百…………
  
      半个小时过去了,云裳裳感觉到唐大少身上所散发出的能量慢慢趋于平静,不禁放心下来,只要收拢了能量不在作乱,然后再对受伤的经脉进行温养,走火入魔变不算可怕。
  
      走火入魔之所以会被古武者视为大敌就是因为一旦走火入魔,经脉可能会受到难以弥补的损伤,经脉损伤会导致功力大损,以后每每运功至此,经脉之中都会有无数针扎般的疼痛,根本无法再练功,基本上整个人也就废了……
  
      唐大少缓缓收功,然后慢慢睁开眼睛,云裳裳那绝美的脸庞映入眼帘,看着焦急的云裳裳,唐大少心中一热,最开始后的时候他体内的能量已经几乎无法自控,如果不是云裳裳用自己的内力作为引导,帮助唐大少缓缓收拢能量,恐怕现在唐大少还瘫在那呢,就算有治疗灵气也不顶用了……
  
      “裳裳。”唐大少情不自禁的开口道。
  
      云裳裳闻言面色一红,然后抬起头来无比认真的看着唐大少说道:“这次算你命大,以后千万不能再随便冒险,今天假如不是我在的话,恐怕你这辈子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唐大少闻言心中一虚,修炼不当的严重性,云裳裳之前不是没有和他说过,只是他自持情况特殊,在第四幅图没练纯熟的情况下强行修炼第五幅图,实在是太过大意了。
  
      要知道之前唐大少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了,在修炼那第一幅图没有纯熟的时候,他就曾经强行修炼过第二幅图,结果第二幅图的动作他脑海里的小人根本跟不上,于是才返回来把第一幅图画练得纯熟之后,才开始修炼第二幅图。
  
      唐大少有种想法,按道理来说,修炼之法是一切修炼的根基,应该放在前三幅图画中,可是这位圣人偏偏将之放在了第二位,前三幅图画是一套步法,这套步法应该就是警示后人是要循序渐进的意思,而自己无视警告,强行修炼那修炼之法的第二幅图画,所以才能量逆行,走火入魔……
  
      “下次不会了。”唐大少舔着老脸说道。
  
      “嗯,你怎么会走火入魔?你不是没有修炼之法?只是练习步法是不可能走火入魔啊。”云裳裳疑惑的问道。
  
      “我修炼了第四幅图和第五幅图,我感觉四、五、六三幅图里面所要表达的内容应该就是修炼之法。”唐大少答道。
  
      云裳裳闻言拿起掉落在地上的书籍,也翻到第四页,然后缓缓输入能量,第四幅图果然动了起来,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各种红色小点,还有一些方向箭头等等,按理来说,这书本不大,里面的人物图画也很小,如此密集的红色小点和箭头方向应该根本看不清晰才对,可是这幅图画就很诡异的居然能让人看清楚每一个红点的位置以及方向路线等等。
  
      云裳裳看了片刻,然后收回能量,将那书籍放在一旁,摆出了五心朝天的姿势,双眼微闭。
  
      唐大少知道云裳裳看了这幅图画上的运行之法可能有所得,所以想试试看,也不打搅,就这么盯着摆出五心朝天姿势的云裳裳。
  
      过了片刻,云裳裳先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有些痴呆的唐大少不禁一笑道:“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不知道。”这一刻,唐大少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一样,根本不像是一个纵横花丛的老手,倒像是一个情窦未开的少年一般。
  
      “不知道?你就这么看着我看不够吗?”云裳裳有些愕然的问道。
  
      “看不够,永远也看不够。”唐大少一脸深情的看着云裳裳道。
  
      “哼,是吗?你不是还有你的婷婷和如嫣吗?”云裳裳忽然古怪的问道。
  
      唐大少闻言顿时收起了猪哥像,有些尴尬的说道:“裳裳你也会这样吗?”
  
      “怎样?吃醋?”云裳裳眉毛挑了挑。
  
      “呵呵。”唐大少没说什么,只有轻笑。
  
      “我也是女人啊,一个正常的女人,又不是仙人,怎么会不吃?我想即便是仙女,只要她有七情六欲,也会吃醋的。”云裳裳有些惆怅的说道,她知道自己气质超群,那是她从小的生活环境培养出来的,她也是女人,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正常女人,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身边还纠缠着其他的女子,如何会不吃醋?
  
      此时,沉默是金,有些东西无法割舍,有些东西无法言明……
  
      就在气氛即将变得尴尬之时,唐大少的电话铃声冲淡了这浓重的气氛。
  
      “你先接电话吧,我出去看一下笑笑,她现在恐怕还在为你担心呢。”云裳裳说完走出房门。
  
      唐大少看着那白衣飘飘的背影,怅然若失,随手按下了接听键。
  
      “你是唐飞?”电话对面传来一个粗重的声音。
  
      唐大少闻言一愣,这个电话是陌生号码,对面传来的声音似乎也不太友好,会是谁打过来的?
  
      “对,我是唐飞,你是谁?”唐大少皱眉问道。
  
      “我是向家的人,叫向云胜。”那人冷冷的说道。
  
      唐大少一听乐了,原来是向家找上门来了。
  
      “哦?原来是向先生,不知道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唐大少当然知道对方为什么打电话过来,只是该装叉的时候,架势得摆起来,现在是对方求到了他头上……
  
      “什么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哼,我那个逆子居然把九龙宝剑连同公司的股份都输给了你,你还不知道什么事?”向云胜冷哼道,假如唐大少能在出现在他面前,恐怕他提刀看死唐大少的心都有了,他那不争气的儿子输点钱没关系,可是连带着把公司股份给输出去了这可就大事了,况且还有那九龙宝剑……
  
      在香江,不少收藏家都知道这九龙宝剑在他们向家,也有不少大富豪提出收购,给出的价格都在五千万以上了,他们向家都没卖,想留作传家之宝的,谁承想被自己这个逆子带了出去居然只抵押了区区一千万,最后还把这九龙宝剑给输了出去……
  
      “九龙宝剑?哈哈,说起来贵公子还真是大方呢,这九龙宝剑他只愿意抵押一千万,你可不知道,这九龙宝剑被我带到海市之后,可是引起了轰动的,有人给我开价一个亿……”唐大少用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说道,想把之前在云裳裳面前丢下的里子在这里找回来……
  
      如果让向玉麟听到唐大少的话怕不是要气死了,什么叫做他只愿意抵押一千万?明明是自己的赌注就差了一千万,本着必胜的心态所以才不在乎这九龙宝剑具体价值,谁承想,到了唐大少这里就变成了‘只愿意抵押一千万’,坑人不带这么坑的啊……
  
      “哼,那个逆子,等会儿再给他算账。”向云胜恶狠狠的说道,听到对方说着九龙宝剑居然有人出道一个亿的天价,他的心脏就狠狠的抽动了一下,一个亿,一千万?尼玛,这坑爹的家伙居然把自家的宝贝用白菜价抵押了……
  
      “现在我们还是先来谈谈那些股票和债券的事情吧。”向云胜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向家的产业是家族式的每个向家的人都有部分股权,而向玉麟就是把属于他的那一份股权给抵押掉了……,还有部分债券,这些债券倒不是多大的问题,只不过是他向大少的一种投资方式罢了。
  
      “嗯?这个有什么好谈的?改天我去香江,办理一下股权协议书,然后转移一下债券购买人的名字不就好了。难不成你们向家想要赖账?我们可是签过协议的,有何赌王的赌船作保,你不会真的想要赖账吧?”唐大少故作疑惑的问道。
  
      “赖账?怎么可能,我们向家愿赌服输,从来不会赖账。”向云胜道。
  
      其实向家是混黑社会的,赌输了不给钱,耍无赖已经是家常便饭,那是他们的本分,谁让他们是混黑社会的呢?至于讲道理,如果他们给你讲道理了,那他们就不叫黑社会了……
  
      只是这个赌局是何赌王在何赌王的赌船上进行的,那田经理是公证人,这个赌局就等于是何赌王在作保,他们向家根本无从抵赖,不然就会得罪何赌王,何赌王虽然在澳门,但是澳门香江不过一海之隔,所以香江澳门不分家,何赌王在香江的影响力也是极大的……
  
      “愿赌服输?呵呵,那就好。”其实唐大少根本不怕向云胜想要赖账,如果是几年前香江还没回归的时候,出现这档子事他们想要赖账,唐大少确实没什么好办法,可是现在香江都回归好几年了,而向家又是香江最大的黑帮头子,屁股底下肯定一堆的屎,以唐大少在内地的关系来说,想怎么揉就怎么揉,害怕他们能赖了自己的帐?
  
      【作者题外话】:二更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