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真假唐大少
    “哇,大帅哥啊,菲菲,介绍一下呗,是不是你男朋友啊。给阁官噢告企百()”一个脸上长着小雀斑,但是却显得异常可爱的女生看到唐大少之后,发出了一声惊呼。
  
      “哎呀,死湘婷,瞎说什么呢?这是唐飞,我爷爷的弟子,唐大哥,这是湘婷,她就喜欢开玩笑,你别介意啊。”欧阳菲菲红着小脸先是偷看了一样唐大少,然后低声说道。
  
      “呵呵,没事,你们这个年纪就应该活泼。”唐大少老气横秋的说道。
  
      “哎呀,大帅哥,你这话的意思好像你很老一样,哼,真是没意思。”袁湘婷对着唐大少翻了个白眼说道。
  
      “湘婷,别瞎说,快点坐吧,过一会儿就要开始了。”欧阳菲菲低声道。
  
      “嗯,好好好,那我坐里面,你们坐一起吧,哎,这年头,连我们家菲菲都会重色轻友了。”袁湘婷夸张的说道。
  
      “你这个死丫头,乱嚼舌根,小心我收拾你。”欧阳菲菲冲着袁湘婷做了个威胁的动作。
  
      “呵呵,菲菲你坐中间吧,我做外面。”唐大少笑道,其实原本唐大少是想坐里面的,只是那袁湘婷似乎太过于闹腾了,一会儿如果坐中间肯定是少不了各种拷问……
  
      对于这些东西,唐大少倒是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想当年他的大学生活中也有这些东西,比如舍友追到了女朋友要把女朋友带出来请客吃饭,当然女生那边也要请一顿,最后如果合得来,两个宿舍还可以来个联谊会……
  
      在联谊会上,假如还有能看的对眼的,又能凑成一对……
  
      “怎么?难道你还怕我吃了你啊,哼。”袁湘婷凶巴巴的冲着唐大少不满的说了一句。
  
      “哪里,好歹我也是男生,会怕一个女生?开玩笑,我是想让菲菲坐中间,中间的位置更好,还可以和你讨论,这样不好吗?”唐大少冷汗淋漓的说道,现在的小女孩,说话都这么犀利吗?
  
      “哼,口不对心,不过硬逼你坐中间好像谁还稀罕你一样,菲菲,来你坐中间。”袁湘婷对于唐大少的解释不屑一顾。
  
      唐大少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再辨下去,可就变成争吵了……
  
      “好了,湘婷,少说几句。”欧阳菲菲担心的看了唐大少一眼,生怕唐大少生气。
  
      唐大少用眼神示意,表示无碍,欧阳菲菲才坐到中间。
  
      唐大少坐在边上,听着教室中各种噪杂的声音,心中反而变得非常的平静,心中一动,脑海中的小人按照第四幅图的表示,运转起来,虽然他没有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灵气运行还是勉强可以的只是稍微困难了些,效率也低了一些。
  
      不一会儿,一阵敲桌子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唐大少的修炼,唐大少定睛看去,原来讲台上已经站了一个约莫六十来岁的老头,带着老花镜,身穿中山装,神情镇定的看着众人。
  
      “同学们请安静一下,首先来介绍一下今天我们从全国请来的考古专家。”那老头对着讲台上的话筒说道。
  
      这时,门外陆续进入了五个老头,其中一个就是唐大少的老师,欧阳政!
  
      “先来介绍第一位,顾天峰教授,顾天峰教授是……”
  
      “菲菲,你说这五个人谁最厉害?我感觉你爷爷最厉害。”
  
      台上,那位老师还在对那些教授进行介绍,台下,袁湘婷已经开始开小差了……
  
      唐大少倒是听得仔细,五名教授轮番介绍,各种履历,获得过什么样的奖项,在什么领域,发表过什么比较有影响性的论文的等等。
  
      其实对于这种报告会,唐大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是时常参加,只是很少认真听讲而已,一般都如那袁湘婷一般,跟老师来你讲你的,我说我的,咱们各不干涉……
  
      “好了,湘婷,快点好好听吧,这位顾天峰教授要开始讲课了。”欧阳菲菲道。
  
      “同学们你们好,我今天给你们讲讲咱们华夏的近代史,这是一个屈辱的时代……”
  
      开始的时候,唐大少还能听一下,可是听到后面,唐大少也开始有些心不在焉了,无他,这顾天峰教授讲的东西不像是考古的,而像是在讲解历史一样……
  
      “下面我们说说清王朝的墓葬群,清王朝的墓葬群有两个,分别为东陵和西陵。东陵在河北省遵化市境内,占地80平方公里的15座陵寝中,埋葬着5位皇帝、15位皇后、136位妃嫔、3位阿哥、2位公主共161人。
  
      提起东陵,在做的各位肯定都听说过一个名字,孙殿英!孙殿英被称之为东陵大盗,因为他率众炸开了东陵地宫,打开慈禧太后以及乾隆皇帝的墓葬,从里面取出了大量的珍贵文物,而其中最著名的就有九龙宝剑,乾隆朝珠,夜明珠,翡翠西瓜,翡翠白菜等等”
  
      ……
  
      “菲菲,这考古的报告跟我们平时听老师讲的课程好像不一样啊。”唐大少再也忍不住了,尼玛,这教授太操蛋了,你这是在讲故事吗?
  
      “是不一样啊,平时的考古课程哪有这么有趣,各种各样的奇闻轶事都有,单是讲课太枯燥了,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过来啊,平时上课讲那些学术问题,哪有这么多人在。”欧阳菲菲理所当然的说道。
  
      唐大无语……
  
      难道学校请这么多人过来就是来讲故事的吗?
  
      不过轮不到唐大少的疑问了,因为他的麻烦来了……
  
      几名警察不顾那教授正在讲课直接闯了进来,然后霸占了话筒,直接喊道:“谁是唐飞?”
  
      下面的学生们则窃窃私语起来,怎么正在听故事呢,冒出来几个警察?
  
      “唐大哥,他们来了,怎么办?”欧阳菲菲着急道。
  
      “没事,放心吧。”
  
      唐大少微微一笑,正要摆脱这让人蛋疼的报告会,只是在他还没有站起来之前,一幕让他愕然的事情发生了。
  
      一名瘦瘦弱弱,长相还有些猥琐的男生站了起来,然后用委屈的声音说道:“我,我是唐飞。”
  
      唐大少顿时愣住了,这货是谁啊,自己不认识啊,从哪冒出来的家伙,难道想要替自己顶缸?可是顶缸也得有点理由吧……
  
      “过来。”
  
      那个唐飞乖乖的走到前台。
  
      那说话的警察看到那瘦瘦弱弱的唐飞,皱眉问道:“你真的是唐飞?”
  
      尼玛,开什么玩笑,就这小身板,能一个打三个?
  
      “嗯,我叫唐飞。”那人哭丧着脸说道。
  
      “带走。”那警察直接皱眉说道,虽然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上面有下的命令,自己总要执行啊。
  
      另外两名警察二话不说,先是一个手铐铐住那瘦弱男生的双手,然后往外扯。
  
      这时候,台下的学生们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这尼玛是怎么回事呢?
  
      “你说这些警察为什么要带走唐飞啊?”一个学生皱眉问道。
  
      “不知道,也许他犯了什么事吧,不然的话,怎么会带他?”另一个学生也是一脸不敢置信的说道。
  
      “他犯了事?开什么玩笑?就他那点小胆,你给他把刀,他连鸡都杀不了,能犯什么事?值得这些警察劳师动众的。”那学生不屑的说道,这唐飞可是他的同学,他对唐飞再了解不过了,这家伙胆小懦弱,根本和犯事靠不上边……
  
      “说的也是,这家伙胆子那么小,没理由犯事啊,他要是也能犯事,我倒是高看他一眼了。”另一个学生不屑的说道。
  
      “是啊,这家伙自打一进了学校,你不问话,他连个屁都憋不出来,这种人也能犯事?上次一个女生调戏他,直接把他裤子当场给扒了,他都没什么反应,这种人,你指望他犯事?还不如指望老母猪上树呢。”
  
      “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些警察为什么专门找他?难道有人要收拾他?”
  
      同济大学里也有不少关系户,比如那魏天虹,就曾经用警察来打击对手,这是所有的学生都知道的事情。
  
      “你快别开玩笑了,就这家伙,八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你指望他能得罪谁?假如真的得罪了什么有能力的家伙,估计在学校虽然找个角落里,直接堵着他打一顿了,对付他还用得着去找警察?开玩笑啊。”
  
      “等等,我犯了什么事啊,为什么要带走了我啊?”这个时候,那唐飞也反应过来了,他虽然老实,可是不傻啊,假如自己就这么被带到了警察局,恐怕等待自己的就是辣椒水老虎凳子了……
  
      他在同济也待了两年了,虽然人有些犯浑,可是之前那个被魏天虹整进了警察局的那个校友,他还是有印象的,进去三天,出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说让干啥就干啥,那调教的……
  
      要说那人的身板可比自己要强多了,那人进去三天出来后都成了那副样子,估计自己要是进去了,恐怕只有横着出来的份了……
  
      “你们警察也不能随便抓人吧,这位学生犯了什么事?”欧阳菲菲的爷爷欧阳政是一个比较正直的人,看到自己学校的学生被抓,自然不能无动于衷。
  
      “胡乱抓人?怎么可能,这位老师,这人打伤了三个人,现在我们要带他回去协助调查的。”领头的警察解释道。
  
      这里毕竟是学校,而且是海市一等一的大学,全国重点,他们警察在外面是很威风,可是来到学校里,作风可不能太过于强硬了,不然的话,这些学校也不是好热的,许多教授门生故吏满天下,得罪了那就是马蜂窝。
  
      魏天虹之所以一直在用正当的手段追求欧阳菲菲,而没有像对待其他女生一样,用下药,绑架等一系列的非正当手段,也是这个缘故,一个老教授自己不算什么,但是他结交的人太多了,学生太多了,在华夏这个人情社会里,有的时候,钱和权,未必有人情好使……
  
      “唐飞,这位警官说你打伤了三个人?有没有这回事?照实说,学校会为你做主的。”欧阳政沉声问道。
  
      “打上人,怎么可能,欧阳教授,您看我这身板,能打伤谁啊?更何况是三个人?这绝对不可能啊,请问警官我什么时候伤了人?”这个时候的唐飞似乎突然变得灵活起来,久光这几句话,以前的他一天都未必能说出这么多来……
  
      “警官,你看他瘦瘦弱弱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他应该不会伤人吧。”欧阳政道。
  
      “刚刚我们接到报警,说同济大学的校园里有人行凶,打伤了三个学生,这个人就叫唐飞。”那为首的警官说道。
  
      “刚刚?不可能啊,我为了听教授们的报告,一大早就进入了多媒体教室,就是为了想占一个好位置,怎么可能跑去打伤人?警官您是不是搞错了?”唐飞委屈的说道,想他那瘦瘦弱弱的小身板,身为男生一米六多的个头,体重还不到九十斤,就这块头,还想打伤人?不被别人打就不错了……
  
      说起来自己自从上学以来,一直都是被欺负的对象,何时欺负过别人……
  
      “是啊,警官,我可以作证,今天一早我们一起过来的,就是为了站个好位置,他不可能出去打架的。”之前在台下议论的那名学生站起来说道。
  
      “嗯,我也可以作证,我们都是今天一大早就过来占位置,听报告的。”另一个学生也站了起来。
  
      那瘦弱的唐飞转过头去,感激的看着那两名同学,眼里闪烁着泪花……
  
      “头,你看就他这怂样子,也能伤到人?我也感觉,我们是不是搞错人了?”那名正在抓着瘦弱唐飞的人挠了挠头说道。
  
      “嗯,我也感觉说,那人说是叫唐飞,可是这么多学生,也许只是重名罢了。”另一个警察也说道。
  
      “你真的没伤人?”那领头的警察皱眉问道。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入了三名警察的而多里。
  
      “他确实没伤人。”
  
      “你怎么知道?”那警察朝着那人问道。
  
      “嘿嘿,自然是因为,伤人的是我了。”那人嘿嘿一笑道!
  
      这人正是从后面走了过来的唐大少……
  
      【作者题外话】:三更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