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两百零三章 轩宝斋
    唐大少拎着袋子跟叶群两人在这琉璃厂逛了近一个小时,除了那个砚台之外,别的什么也没有收获,唐大少不由得紧皱眉头,看来以后还是要去小地方,或者是去淘宅子,那里说不准能淘到什么好东西,这琉璃厂摆摊的人是多,可是赝品也太多了……
  
      “我说小六子,你就让你五哥我这么陪着你逛街啊,你不知道我是嘴烦逛街的吗?我自己的女人我都不乐意陪着去,你居然带着逛了一个小时。给阁官噢告企百”叶群发牢骚的说道,这家伙光是走一圈也不看,这有什么意思?他叶大少也想捡个漏回去了,奈何这家伙愣是不停……
  
      “不好意思啊五哥,我们逛了这么久,该看的也差不多都看了,地摊上实在是没什么好货色,还是去店铺里看看吧,外公的九十大寿不是要到了吗?看看能不能给外公选一件礼物。”唐大少道。
  
      “恩?你小子还知道爷爷的九十大寿啊,不过你要在古玩店里买东西送给老爷子,老爷子可未必乐意,假如你去澳门,把那向家的九龙玉杯和乾隆的‘十全老人印玺’赢回来送给老爷子,老爷子铁定乐意。”叶群笑道。
  
      “呵呵,送什么也都是咱们晚辈的心意不是?我到时知道老爷子喜欢收藏枪支,可是那玩意咱们国家禁止的,我去哪弄去?”唐大少苦笑着摇头道。
  
      “恩,说的也是,老爷子那里其实什么都不缺,送点古玩之类的过去也好,走,咱们进店里瞧瞧,你小子可得看准点啊,老爷子九十大寿的时候,我估摸着家里可能会大肆操办一下,我们叶家沉寂的太久了,也该发出点自己的声音了,到时候来的人会很多,万一我们小子送了一件赝品古玩上去,那可就丢大人了。”叶群道。
  
      “恩,这个你放心,嘿嘿,肯定要找大师进行鉴定的。”唐大少点了点头道,假如老爷子的九十大寿真的要大肆操办,恐怕不知道要来多少人呢,自己要是送赝品上去,那还不是闹笑话啊……
  
      两人说着走进了一家名为轩宝斋的古玩店,店门口一个小伙计看到唐大少两人走了过来微微一笑道:“欢迎光临轩宝斋。”
  
      “小六子,你说酒店的迎宾都是美女,怎么着轩宝斋的迎宾是个男人呢?”叶群问道。
  
      “呵呵,五哥,这个你可要去问那掌柜了,我哪知道,不过我在海市的时候进入的古玩店,那里的迎宾伙计也都是男人,或许是有什么讲究吧?”唐大少笑道。
  
      走进轩宝斋,唐大少四下打量了一会儿,发现这轩宝斋的主打好像是瓷器,墙壁的货架大部分摆放着瓷器,二柜台上面有一些零碎杂件,如铜钱,邮票,勋章等等一些小巧的东西,在个别壁橱上海挂着各式刀剑。
  
      “五哥,你先看着啊,不要急于买,有看中的告诉我一声,我也仔细瞧瞧,看看这里古玩店和海市的有什么区别。”唐大少道。
  
      “恩好,你先去看。”叶群点了点头道。
  
      唐大少把手中的东西寄存到专柜里,然后对着瓷器开始挨个的大量,唐大少并没有一上去就用灵气进行探测,而是先仔细观察瓷器的表现,跟自己所学的知识进行对比,先给瓷器断断代,然后再用灵气进行鉴定,两相对比。
  
      时间匆匆过,转眼又是近一个小时过去了,叶群早就没了兴趣,他对这个又不懂,看什么都像是真的,就比如那个金丝珐琅的花瓶吧,他感觉挺好的,一问价格,结果古玩店给开出了三千块的价格,叶大少顿时没了兴趣……
  
      为啥?嫌贵?
  
      不是,他叶大少是嫌太便宜了……
  
      虽然他不太懂,可是他不傻啊,那个金丝珐琅的花瓶底部有着“大清乾隆年间制”,按照这个款来看,这个花瓶应该是乾隆年间烧纸的,传到现在也有好几百年了,也是古董花瓶了,可是这店里的伙计开价才三千块,就算他叶大少对古玩什么都不懂也知道这是件赝品了……
  
      不为别的,就因为它太便宜了……
  
      真正乾隆年间所烧出来的金丝珐琅花瓶绝对不只是三千块那么少,要说这个花瓶卖个三千块还真不算贵,它的外形漂亮,保存完好,烧纸工艺极高,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假如放在几百年后,那也算是古董了,可是古董,古董,玩的就是一个古字!
  
      虽然这个花瓶的烧纸工艺并不比乾隆年间的一些金丝珐琅花瓶差,甚至还要好,可是他的价格却连人家的百分之一都不值,无他,没有时间的沉淀……
  
      假如是真品,就算是花个三十万、五十万出去,他叶大少的眼睛是眨也不会眨一下,但如果是个赝品的话……,就是三千块他叶大少也嫌多,无他,有在他叶大少看来,有着三千块与其买一个赝品的花瓶丢人,还不如撒出去来的爽快……
  
      假如那个伙计知道自己是因为报价太低,所以导致这花瓶没能卖出去,肯定是觉得很冤,这年头买东西大家都讲价,拼命的想要买的便宜些,可是这个人居然因为和花瓶太便宜而不买……
  
      另一边唐大少好像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一般,还在认认真真的打量着一件件瓷器……
  
      唐大少突然发现,自己的异能其实就是教自己学习古玩鉴定最好的老师,因为它不会出错,而且十项全能……
  
      唐大少先用自己在学校里学到的以及在书籍里学到的知识对瓷器进行判断,然后再用异能扫描得到最正确的答案,两相进行对比,唐大少的进步很快,毕竟仿制瓷器的缺点不可能每一个瓷器一个,总有共同的地方,唐大少通过这种对比式的学习,很快掌握了大量断代的小窍门。
  
      “这位小兄弟,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我发现你好像对瓷器特别感兴趣啊,怎么没一件都不打算放过吗?”
  
      唐大少正在认真的研究自己面前的这个清朝的掐丝珐琅瓷瓶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唐大少转过头去,原来是一个年级约莫六十来岁的老头,精神抖擞的看着自己。
  
      “这位老先生请了,我是在研究这里的瓷器,想给这些瓷器断断代。”唐大少老老实实的说道。
  
      “给我这里的瓷器断代?小伙子,可千万别说大话啊。”那老人眼里闪过一丝精光,然后冷笑着摇头道。
  
      别看唐大少在叶群面前表现的很内行,可是在真正的内行面前,他又是一个外行,想他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级,能有多少见识?居然敢大言不惭的说要给这里的瓷器断代?是以这句话在这位老人家看来根本就是在吹牛!
  
      本来老人家看到唐大少一件一件瓷器的认真看,对这种爱学的人没有人会不喜欢,所以他想过来提点几句,可是没想到,才刚一开口,这年轻人居然就如此大言不惭,给这里的瓷器断代?这应该是一个谦虚好学的人该说的话吗?
  
      “说大话?老头,你是什么人啊,凭什么这么跟我兄弟说话?”这时候,叶群突然冒了出来,指着那老头说道。
  
      叶群就是一个标准的纨绔,一个标准的红三代,嚣张,那是他的本性,不欺压善良已经是算好的了,你还指望别人对他兄弟进行冷嘲热讽的时候沉默?
  
      “我是这个店的老板,我姓林。”那老者看到叶群指过来的手指,眉头一皱,然后淡然说道。
  
      “原来是林老,五哥,这没你的事,你还是干嘛干嘛去吧。”唐大少听到这人是古玩店的老板,不由得起了结交之心,怎么能让叶群在中间充当搅屎棍子……
  
      叶群有些郁闷,这个小六子,我是在给你撑腰好不好……
  
      “小伙子,刚刚你说要给我这店里的古玩瓷器断代?”林老淡然一笑问道。
  
      “呵呵,戏说之言,林老不要当真。”唐大少笑道。
  
      “戏说?未必吧,你可是快把我这店里的瓷器给过了个遍了。”林老深深的看了唐大少一眼道。
  
      唐大少闻言不由得摸了摸鼻子,然后道:“看是看了些……”
  
      “呵呵,年轻人还真是诚实,你差不多也看遍了我这店里的瓷器,有什么评价?”林老笑道。
  
      “评价?林老是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唐大少道。
  
      “哦?还有真话和假话?真话如何?假话又如何?”林老眉头一皱道。
  
      “假话嘛,您这里的瓷器还真不错,从宋五大名窑到近代民国的瓷器样样俱全,想必林老能收集这么多东西肯定耗费了不小的力气吧。”唐大少直言不讳的说道。
  
      “那真话呢?”林老闻言脸色一黑道。
  
      “真话嘛,这京城的古玩店真的不如海市的古玩店,海市古玩店里起码还有几件真东西摆在那,全凭客人的眼里能不能找到,而您这里……”最后一句唐大少没有说完,不过即便如此,相信那林老也知道唐大少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
  
      其实唐大少也不想说的如此直白,只是——总不能让他撒谎吧……
  
      果然,听完唐大少的话,林老的脸色变得更黑了,这家伙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自己店里就全是赝品……
  
      “你说我这店里的东西全是赝品?敢不敢打个赌?”林老顶着锅盖脸,阴沉的看着唐大少说道。
  
      “呃,赌?林老,您这店里我也只是看了大半的瓷器,还有一部分没看呢,怎么跟您赌?”唐大少有些为难道,假如是自己看过的那些瓷器,怎么赌都无所谓,因为那些自己全都用异能鉴定过了,全是现代的仿品……
  
      “没看完?恩,倒也是,这个壁橱上的瓷器你看完了?”林老问道。
  
      “恩,看完了。”唐大少点了点头道。
  
      “这个壁橱上没有一件真品?”林老步步紧逼道。
  
      “倒不是说什么真品不真品,古玩不分真假……”
  
      唐大少还没说完,那林老马上打断道:“行了,别跟我抠字眼,我知道不分真假,我的意思是这壁橱里全都是赝品?”
  
      “恩,都是的!”唐大少点头道。
  
      这时候林老忽然话锋一转问道:“请问小友如何称呼?”
  
      “唐飞。”唐大少道。
  
      “唐小友,敢问小友师从何人?”林老问道。
  
      此时唐大少可不知道这林老的心中如何的汹涌波涛,这是他自己的店铺,里面的每一件瓷器都是他亲自摆放的,对于这些瓷器具体如何,自然心中有数,能看出这面壁橱上有赝品,这并不稀奇,毕竟不是每一件仿品做的都足够精细,但是要看出这面壁橱上全是仿品,那可就不一般了。
  
      这面壁橱上有件东西最初可是连他都没能找出破绽的,假如不是自己进货的时候,对方明说这是高仿赝品,恐怕就是自己也几乎当做真品来对待了……
  
      “我的老师是同济大学的欧阳政教授,另外在海市还有一位前辈也指点过我。”唐大少道,那位前辈当然就是唐老了,这是唐老的名字太过于传奇,唐大少感觉还是不要乱讲的好。
  
      “欧阳政教授?这个人我听过,考古学术界的泰山北斗,不过听说他前段时间出了点事。”林老有些尴尬的说道。
  
      唐大少无言,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欧阳政教授因为那钧瓷小碗栽了个大跟头,这事居然还传到了京师这里……
  
      唐大少对收藏界知道的还是少了,整个华夏的收藏圈其实就那么大,哪边有点啥事,基本上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传遍整个华夏的收藏圈子,这个‘啥事’,一般就是两种,第一是捡漏,第二是打眼……
  
      “恩,我老师确实是因为一件钧瓷小碗,吴中了别人设下的圈套。”唐大少点了点头,这种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
  
      “恩,欧阳政教授毕竟是学术界的,不是纯粹玩收藏的。对了刚刚你说还有一位前辈,敢为这位前辈是?”林老问道。
  
      唐大少眉头一皱,本来自己不想说出来的……
  
      “这位前辈大家都叫他唐老,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唐大少道,唐大少只是模糊的说了个唐老,而没有说出唐老的名字。
  
      “什么?唐老指点过你?怪不得如此厉害,名师出高徒啊。”林老感叹道。
  
      【作者题外话】:三更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