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两百三十五章 赌石传说
    “庄老板,你这里的全赌毛料是直接从缅甸运送过来的,还是从云南腾冲那里收购过来的?”唐大少问道。给阁官噢告企百
  
      云南腾冲是嘴靠近缅甸的一个城市,那里生活着许多依靠运送,贩卖赌石为生的人,他们在内地没什么关系网,所以只有冒险进入中缅边境,偷偷运送赌石,把缅甸的赌石晕倒腾冲去。
  
      国内的赌石商人众多,有些势力庞大,也有不少是单干的,势力庞大的商人会联合在一起,直接从缅甸运送赌石,而许多跑单的人,没有这个条件,便直接去腾冲采购赌石,在腾冲采购的赌石又过了一道手,不仅价格上会高出许多,而且质量上也不怎么样,毕竟是被人家挑剩下的……
  
      “这位老板请放心,我们这里的赌石都是从缅甸直接运送过来的,价格绝对公道。”庄老板拍了拍胸脯,大包大揽的说道,他还以为唐大少是怕价格太贵。
  
      “呵呵,价格上可以商量,只是比起价格来,我更加看重的是质量。”唐大少笑道。
  
      价格多一些,少一些,对唐大少来说根本影响不大,主要是能不能选出好的赌石来,一块切涨的赌石,就足以让他把所有的一切都赚回来!
  
      “这位老板,您就放一百个心,我们这里的赌石都直接从矿坑里运过来的,质量上绝对有保证,放心选购。”庄老板再次说道。
  
      唐大少无语,尼玛,还质量上有保证,哥们看了一百多块全赌毛料,可是许多料子坑爹的连个狗屎种都没有,完全就是山石好不好……
  
      还质量有保证,唐大少真想喷他一脸……
  
      “可是,我怎么听我王哥说上一次他过来在你这里丢下了两千万,也没切出来个什么好东西来啊。”唐大少故作疑问的说道。
  
      “哦,您说那位老板啊,呵呵,他的运气是不怎么好。老板您是玩赌石的,对赌石是再清楚不过了,赌石有风险,这个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我们也无法保证让每个人都赚到钱不是?假如每一个来我们这里的客户,都是能赚到钱,那我们还做什么赌石生意?直接把这一仓库的赌石全部切了,利润不是更大?
  
      所谓神仙难断寸玉,即便是赌石高手,如之前的那个季老,他选择赌石也是凭借以往的经验,根据赌石外面的表现,如雪花,莽带,咎,裂,颜色,纹理等等,结合他以往的赌石经验,才能大致的判断一下这块赌石里到底有没有翡翠,翡翠的大小,走向等等。
  
      但是这也仅仅只是猜测罢了,在没有切出来之前,谁敢说里面一定有翡翠?即便是云南的翡翠王来了,恐怕也不敢指着某一块赌石说,这里面一定有翡翠吧。所以说,玩赌石,有赚有赔,主要看你的眼力以及运气了”庄老板故作无奈的说道。
  
      唐大少闻言暗笑,神仙难断寸玉?这句话他在刚进入赌石界的时候就不止一次的听说过,不过,这句话真的对吗?
  
      在别人身上或许是对的,即便是那云南的翡翠王,但是在他唐大少的身上,呵呵,只要有一块赌石出现在他面前,他瞬间就可以判断出这块赌石里有没有翡翠,以及翡翠的大小,水头,走向等等……
  
      这么来算,他唐大少岂不是比神仙还厉害?汗……
  
      “话是这么说,赌石,赌石,就跟赌博一样,既然带了一个赌字,自然充满了不确定性。”唐大少点了点道。
  
      “老板您理解就好。”庄老板笑道。
  
      “可是,我刚刚也在那里看了一些全赌料子,发现你这里的全赌料子似乎表现不是太好啊。”唐大少故意皱着眉头说道,何止是不是太好?简直就是极差!
  
      其实唐大少本来是想直接问,你这里的全赌毛料里面怎么都没有翡翠……
  
      可是他不能这么问啊,不然那庄老板反问一句,你怎么知道里面都没有翡翠?凭借经验推断出来的?开玩笑,刚才那庄老板自己就说了,即便是云南的翡翠王来了,也不敢指着一块赌石说,这里面一定没有翡翠,或者说是一定有,难不成你比云南的翡翠王还厉害?开什么国际玩笑?
  
      直接告诉庄老板说我是用异能发现的?除非他唐大少的脑袋被驴子踢了,才会这么说……
  
      要不然就只剩下最后一个疯狂的办法,把所有的全赌料子买下来,然后一块一块的且给他看……
  
      当然,假如他唐大少真的这么干了,恐怕他的脑袋就不止是被驴踢的问题了……
  
      “兄弟,这可真是不巧了,你来这里也知道,平洲赌石公盘就要开了,这不仅仅是你们玩赌石的人的盛会,更是我们这些赌石商人的盛会,平洲在国内赌石界的地位为什么能成为和腾冲一样?那腾冲占尽地利,和缅甸几乎是背靠背?
  
      还不是因为这平洲公盘的开创?平洲公盘一开,国内所有的赌石商人,珠宝公司,赌石高手,全部云集的平洲,这个时候我们这些赌石商人自然会把表现较好的毛料,大部分都送到赌石会上去,以便卖个好价钱。
  
      不过兄弟你应该也知道,这表现好的毛料,大部分都被我们做成了半赌料子,这也算是我们赌石商人之间的一些潜在规则小,许多赌石商人都这么做的,全赌料子只能维持一个成本费,人工费,要是想赚钱,还要考半赌料子。”那庄老板叹息道。
  
      全赌料子和半赌料子区别很大,只要表现好的料子,开一个小小的天窗,出了绿,这料子就成了大涨的版赌料子,当然,也不是没有切垮掉的半赌料子,不过总体来说,表现好的毛料,赌石商人们总是不甘心当做全赌料子来卖的,毕竟一旦切出绿来,赌石本身赌石本身的价值会十倍,甚至百倍,数百倍的增长……
  
      半赌料子卖都是按照块,根据半赌料子的大小,出绿的水头,切面的大小,石皮的表现等等许多一起评估其价值,半赌料子一块价格低了数十万高了数百万,甚至上千万都有。
  
      和半赌料子比起来,全赌料子就差远了,全赌料子小块的往往会被当成搭头,送给顾客,而大块的呢,则会按照斤来称重,一块百斤重的巨大全赌料子往往还没有一块西瓜大小的半赌料子贵重,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区别,想想看唐大少那次在珠宝展厅里购买的全度料子就知道了,都是按照斤来称重的……
  
      “恩,这倒是,我以前在海市的时候也见到过不少。”唐大少点头道。
  
      那庄老板好像是许久没人谈话了一般,居然跟唐大少聊开了……
  
      “其实,全赌料子,表现差的,也不是不出翡翠的,去年有个小伙子,跟着朋友过来的,不会玩赌石,新手一个,只是想长长见识罢了,在我这里选了一块表现极差的全赌料子,那块料子我用两千块钱卖给他的,可是切开的结果却令人震惊,他切出了一块玻璃种无色翡翠,当场就被一个珠宝公司的经理用三百万的价格收购了,可惜那块翡翠没出颜色,如果是极品帝王绿的玻璃种,恐怕价值千万也不为过,所以说赌石这玩意,有的时候,运气无比重要。”庄老板摇头道。
  
      三百万啊,想想看,人家用两千块钱从你手里买了一个东西,然后转手,就在你面前,用了三百万的价格卖了出去,你说你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就是现在想起来,庄老板的心里还隐隐作痛呢……
  
      “呵呵,这小伙子运气确实不错啊,假如你说的是真的,看来你这里的赌石还真是卧虎藏龙啊。”唐大少轻笑道。
  
      “这位老板,看你这话说得,这事情还能有假?这种赌涨的事情,我们一般都会宣传的,很多人都知道,你去随便打听。说实话,有的时候我还真想关起门来,把这里读的是全都解开了看看。”庄老板一脸你不信任的样子……
  
      当然这也只是他说说而已,这种事可是千万干不得,乃是大忌,前几年,有一个赌石商人在缅甸进购了一批赌石,有顾客上门,结果在他那里接连赌账,甚至出现了玻璃种帝王绿,眼睛这等极品翡翠来,结果这个老板再也淡定不住了,直接关了商铺的大门,一个人呆在里面,把剩下的这批赌石全部给切了……
  
      结果——当然是悲剧的,要不是因为这个例子,切赌石也不会成为赌石商人的大忌……
  
      “恩,这个没什么不信的,赌石这种事,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我也曾经花过几万块赌账了,然后卖了一百五十万,虽然比不上这位仁兄,也算是一个正面教材吧。”唐大少点头道。
  
      赌石就是这样,报喜不报忧,许多人都看到了这个小伙子用两千块搏了三百万出来,一辈子吃喝不用愁,可是大部分人却不知道曾经还有个叫王军的在这里扔下了两千万,或许还有李军,陈军等等许多人在这里扔下了不知道多少钱……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