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两百三十九章 你这不是坑爹吗?
    “虽然不是极品蓝精灵,也算是高冰种级别的翡翠了,可惜个头小了些,只有碗口大小,怕是值不了多少钱。给阁官噢告企百/”
  
      唐大少沉吟了一会儿道:“庄老板,这块石头怎么卖?”
  
      庄老板看了一眼,有些纳闷,这个人怎么老是盯着那些切废的石头看啊,难道他不怕赌垮?切涨的石头虽然贵,可是切涨的石头风险同样小啊,难道这家伙不知道切废的的石头风险比那些全赌的毛料风险还大?
  
      “这块石头老板您给一万块就行了。”庄老板随意的说道,这块切废的石头,石皮表现一般,只有皮球大小,横着一刀下去了四分之一,结果毛线没出,一看就是个实心货,说实话一万,都是他昧着良心开的……
  
      一万?唐大少闻言一愣,这应该是他买过的赌石中最为便宜的块了吧,他买的第一块赌石还要三万块呢……
  
      “行,一起算上。”唐大少点了点头道,这块赌石就当备用吧,假如能选到好的,这个就留着,选不到,拿来凑个数,有了那个价值五千万的巨无霸,唐大少对这次的赌局已经心中有底了,他可不相信这里被筛选过一次的赌石中会有多少明珠蒙尘。
  
      像在海市珠宝展会上的那次其实是很罕见的,唐大少和那何硕是选遍了八家赌石摊子,才凑出了那么多冰种,高冰种翡翠,平日里,别说冰种了,就算是金丝种,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那季老对自己这个对手倒是挺关心,只是看到唐大少一次一次的选切废的石头,不禁撇了撇嘴,这小家伙真的会赌石吗?
  
      周星看到唐大少几次选石,脸上露出一丝窃喜,一个连选石都不懂的家伙居然敢跟季老赌石?嘿嘿,胆子真是不小啊,不过越是这样,他周大少就越是高兴,开玩笑,要是这个家伙赢了,他们老周家,岂不是要赔出去五千万?
  
      五千万,他周大少并不是很在乎,关系硬,弄钱的办法很多,老周家底子也不错,十多亿资产,五千万损失不了什么,只是这样的话,肯定会让他周大少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对于他来说,宁愿把这五千万全都扔进大海里,也不愿意便宜了唐大少……
  
      “庄老板,这三块赌石加起来多少钱?”季老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小胡子,笑着看向庄老板道,他本就先来,进来的时间比唐大少长多了,本来只是选两块练练手,以待明日的赌石会,可没想到碰到了一个挑战者,他也就当仁不让的把三块他认为最好的赌石全都选了下来,反正不用它付钱,那周老板可不是个差钱的主,能用别人的钱来验证自己所想,何乐而不为呢?况且切涨了,自己还有分成,五千万的赌注自己也有分红……
  
      至于输?季老从来没想过,开玩笑,跟一个名不经传的毛头小子比赌石,他季老要是也会输,还不如回家找块豆腐撞死来得容易……
  
      季老这么想也不是毫无根据的,赌石这一行,凭借的无非俩字——‘经验’!
  
      ‘经验’这俩字,可是不是说说而已,无论是他,还是别的赌石高手,都是在赌石这一行当里浸淫了数十年的时间,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来判断这赌石里是否有翡翠,以及翡翠走向等等,这些东西绝对不是一个才十几二十岁的毛头小伙子能学会的。
  
      看到季老指着的三块石头,庄老板顿时眉开眼笑,无他,这季老选的三块赌石都是表现很好,而且切出绿的那种,这种赌石是正式他们这些赌石商人最喜欢卖的,他们的大部分收入也都是来自这种赌石。
  
      “季老,您老真是高明,虽然有些日子没出来了,可是这眼力却是越发的老辣了,这几块半赌料子原本我是打算上赌石会的,只是想想每年赌石会之前,都会有些朋友来我这里选料练手,就忍痛留了下来。”庄老板一脸恭维的说道,他说的这些话有两个意思,第一很明显是抬高自己的赌石,第二也确实是对季老很是敬佩。
  
      他们这些赌石商人对赌石高手最是敬佩,许多赌石商人本身就是赌石高手,不然的话,怎么从全赌料子里选出那些可以切成半赌料子出售?
  
      “哈哈,小庄,你这嘴是越来越会说了,你留下的这些半赌料子不错,当然是赌涨的这些,可不是那些赌垮的。”季老哈哈大笑道,花花轿子人人抬,这名声,有些时候也是吹出来的,见到没人不喜欢别人拍马屁,季老也是一样,虽然明知道这庄老板是为了卖出更高的价格,可还是忍不住高兴,反正赌石的钱又不是他出,慷他人之慨,何乐而不为?
  
      当然,他这番话当然也是若有所指的,谁让他挑了三块都是赌涨的,而唐大少挑了三块都是赌垮的……
  
      唐大少闻言,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现在且让你嚣张,等赌石切开的时候,恐怕你就哭吧……
  
      “庄老板,还是算算,这三块料子多少钱吧。”周玉林插嘴说道,他们两人一唱一和的,周玉林自然不怎么放心,要知道出钱买赌石的是他周玉林,可不是这季老,季老只是负责选石,价格多少,自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呵呵,既然周老板心急,那就说说,这第一块料子是出自乌黑矿坑,乌黑矿坑虽然是个新坑,但是其出产的赌石质量并不比老坑差多少,这一块……”庄老板呵呵一笑开始长篇大论的讲起了这赌石的来历。
  
      周玉林自然等不下去,无论这些商家们吹嘘的有多厉害,无非就是为了卖出一个高价来,他周玉林也是做生意的,自然知道商家的话只能信一半,甚至三分,你要是全信了,那就被人当成羊祜了……
  
      “庄老板,你就直接说着赌石值多少钱吧。”周玉林毫不客气的打断道。
  
      庄老板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道:“五百万!”
  
      你不是要开价吗?现在价钱开给你了……
  
      周玉林愣了,五百万?尼玛,就这么一块破石头,能值这么多钱?
  
      周玉林和周星爷俩,其实没玩赌石,只是近来赌石之风吹遍了整个江浙沪,当然,这根唐大少其实不无关系,他在珠宝展会中切出价值数亿的赌石早就被疯传了出去,周玉林自然也得到了消息,只是他得到的消息很模糊,只有一个概念,并不知道赌石具体的情况,也不知道哪个切出价值数亿翡翠的人就是唐大少。
  
      这次平洲赌石会闹得就更大了,周玉林本就不怎么管公司的事,正无聊间,从朋友那里听说了这个盛会,脑子一热就带着自己儿子过来了,当然他也不是傻子,认为谁都能在这赚钱,于是请出了季老,当他们这次随行的赌石顾问。
  
      “五百万?就这么一个破石头?你丫坑爹呢?”周玉林还没说话,周星自己就不淡定了,其实周玉林虽然嫌贵,并没有达到不可接受的地步,毕竟来之前,他也做过一些功课,但是周星就不一样了,对他来说有那个时间了解什么劳子的赌石,还不如趁着这个时间多把几个妹……
  
      庄老板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了,大家买卖东西自然是我开价,你讲价,然后成交,可是才刚开价,而且价格开的并不是有多离谱,这怎么还不讲规矩的直接开骂了?他做赌石生意也有十来年了,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顾客……
  
      “哎呀,真是穷鬼啊,没钱来玩什么赌石?王哥你说是不是?”唐大少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哈哈,兄弟,你说的没错,没钱玩什么赌石?趁早回家得了,别丢我们江浙沪上流社会的脸,五百万还坑爹?真是没见过世面,兄弟,你确定跟这样的人赌,不是在欺负他?”王军哈哈大小道。
  
      “还好吧,反正他只负责出钱,我要赌的对象是季老,跟这种人没品的人,又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赌?我还真提不起来兴趣。”唐大少和王军俩人一唱一和,说的周星满脸臊红……
  
      “刚刚他买的赌石那么大才一百五十万,这块赌石才多大?你居然敢开价五百万?”周星知道自己一个人说不过唐大少他们两个人,也不跟他们斗嘴,直接把火气洒在了庄老板身上……
  
      “季老,这就是您带来的人?”庄老板阴沉着脸色朝着季老问道,他理都不理周星,直接找季老……
  
      季老闻言脸色也有些尴尬,暗骂自己的这个小雇主,实在是不懂事,不过他以前在苏杭的时候就听过周家小魔星的名头,这家伙背景太硬,又喜欢胡来,自己可得罪不起,只好朝着庄老板道:“庄老板,不好意思,他是对赌石不了解。”
  
      然后转头对着周玉林道:“周老板,这赌石我之前也跟您讲过一些,这里都是半赌料子,所以贵了些……”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