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两百六十六章 嫩草被老牛啃了……
    “可能是王哥他们过来敲门了。给阁官噢告企百”唐大少道。
  
      “什么?现在怎么办?”郑雅婷慌张了,要是被王军看见她出现在唐大少的房间里,肯定会想歪……
  
      “没事,我不是喝醉了嘛,你就当是在照顾我了,你先去开门,我穿衣服。”比起郑雅婷来,唐大少就淡定多了,至于有没有什么误会,嘿嘿,谁愿意误会谁误会去,唐大少是不在乎的……
  
      郑雅婷去开门,唐大少快速穿好衣服,果然进来的人正是王军。
  
      王军看到开门的是郑雅婷,微微一愣,昨天不是给她分了一个房间?怎么出现在这里?不过,他昨天也喝多了,脑袋到现在还不是太清醒,并没有想太多,直接走了进来。
  
      “王哥,你来了,昨天喝多了。”唐大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
  
      “嗯,昨天是喝不少,以前怎么没发现阿虎和阿豹两个这么能喝呢?”王军郁闷的说道,昨天先是他和老胡两个人灌唐大少一个,后来不知怎么发展成为自己,唐大少,老胡三个人跟阿虎和阿豹两兄弟喝。
  
      结果……好像没什么结果了,三个人都倒下了……
  
      阿虎和阿豹两人两个是特种部队出身,部队里的人喝酒本就厉害,何况这两个兵王出身的家伙?以前他们两个要保护王军,自以为任务很重,所以根本不敢随意饮酒,不过几年过去了,他们两个保镖好像除了能在给王军带点威风,装点面子之外,真正的作用一次没起,渐渐的也开始放松了下来。
  
      今天唐大少大丰收,对于两兄弟二言,他们其实也是大丰收,毕竟得了个价值四五十万的翡翠明料,高兴之下就陪着王军等人多喝了几杯……
  
      “部队出来的,有几个不会喝酒的,也就咱们三个傻傻的和他们俩硬拼,那不是找死嘛。”唐大少捶了捶自己有些晕乎乎的脑袋道。
  
      “嗯,也是,下次不找他们拼酒了,额,这是什么?怎么扔到了地上?”王军点了点头,正想坐在床头边上,突然发现地上多了个黑色的东西……
  
      唐大少闻言一愣,然后顺着看去,脸色一变,快速把地上的那黑色事物抢了过来,然后扔进被子里,尴尬一笑道:“没啥,嘿嘿。”
  
      王军一脸笑意的看着唐大少,没啥?没啥你藏它干嘛?
  
      虽然唐大少的速度已经算是迅捷,不过王军仍旧看出了大概的轮廓,貌似是一个黑色蕾丝的文胸嘛……
  
      结合刚刚看到郑雅婷给自己开的门……
  
      “嗨,兄弟,大家都是成年人,还害羞啊,据我所知,你小子可是从初中就开始祸害人家小姑娘了,昨天晚上怎么样?爽不爽?”王军一脸淫荡的看着唐大少,嘴里发出贱兮兮的笑容,然后还回头看了一眼,还好郑雅婷没跟着进来……
  
      “你说什么呢,王哥,昨天我都喝成那样了,能干什么?”唐大少一脸冷汗的看着王军,这位哥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行了你,就别装了,是不是想来个酒后乱情?实话告诉你吧,我在来你这之前先去了找了一下老胡,结果就老胡一个人出来的,他的房门我都没进去,知道为啥不?”王军眉毛一挑看着唐大少道。
  
      “为啥?”唐大少一愣,老胡为人做事圆滑老练,王军到了他的门口居然会被拒之门外,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一件事。
  
      “为啥?真是笨,这都猜不到,酒后乱性了呗。老胡这个老家伙可算是得手了,把人家那个叫珺珺的小姑娘给祸害了,人家小姑娘就在里面躺着,你让我怎么进去?我可没那么厚的脸皮。”王军摇头道,老胡这个家伙老牛吃嫩草,本以为还有的熬,没想到昨天晚上那一顿酒,居然成全了这个老家伙……
  
      说是老家伙,其实老胡也就是三十多岁,比王军大了十来岁的样子……
  
      “什么?真的?我去,老胡这家伙也太无耻了,居然趁着自己喝醉来酒后乱性。”唐大少不满的嘟囔道。
  
      酒后乱性?尼玛,我昨天也喝醉了,但是乱性了没?我不知道啊,郁闷……
  
      为嘛老胡会知道,我居然不知道?
  
      难道老胡这家伙是装醉,早就准备这一天了?
  
      嗯,仔细想想还真有可能,这个老家伙是山西出来的,能跟山西官场上的人打成一片,把生意做得那么大,没有酒量是万万不行的,华夏是一个人情关系的社会,有的时候有钱未必有感情好使,华夏人的感情是在什么地方建立的?还不是酒桌上?
  
      “行了吧你,别说老胡了,你自己呢?快点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王军不屑的瞟了一眼唐大少,看唐大少义愤填膺的样子,好像他多正经似的……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这十六字箴言恐怕没人不知道,唐大少别说不知道昨天到底有没有事了,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坦白的……
  
      “王哥,昨天晚上我真的喝醉了,汗。不过,我怀疑,老胡这个家伙是装醉的,他山西大汉,又能在山西官场上吃的开,生意都做到宝钢上去了,肯定能喝,你看这个家伙是不是在玩苦肉计啊,可怜的珺珺,一个花季少女,就这么沦陷魔掌了。”唐大少叹息道。
  
      他不想和王军多纠缠自己的问题,只好转移话题,把战火烧到老胡的身上……
  
      “嗯?你这么说也有道理,今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脑袋还晕乎乎的,到现在还有些不清醒,身上散发着酒味,那老胡的状态可比我好多了,这个家伙,果然是老谋深算啊。”王军闻言想了想刚刚他见道老胡时的的摸样,不由得咬牙道。
  
      “嗯,这个家伙真是无耻!”唐大少同声讨伐道。
  
      “你们俩聊什么呢,这么起劲?还不起来。”这个时候,郑雅婷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军看到郑雅婷尴尬一笑,她不在的时候,王军可以肆无忌惮的问唐大少昨天的情况,现在正主来了,他可不好意思再问了……
  
      “额,没啥,我是来叫你们起来去吃早餐的,吃完早餐,我们就可以去会场了,今天可是第一天,照例,有一些表现不错的明标拍卖,不要错过了。”王军讪讪道。
  
      郑雅婷闻言脸色微红,‘叫你们起来去吃早餐’,这句话在郑雅婷听来总感觉好像有些……
  
      “嗯,那王哥你先过去吧,等会儿我们马上过去。”唐大少点头道。
  
      看着王军出了房门,唐大少和郑雅婷同时送了一口气,唐大少有些郁闷的看着身上的衣服,还没洗澡,还得再脱一次……
  
      “刚刚王哥跟你说什么?”郑雅婷问道。
  
      “嗯?没什么啊,哦,他是在说老胡,昨天晚上老胡喝多了,酒后乱性了……”唐大少有些心虚的说道。
  
      “什么?酒后乱性?珺珺?”郑雅婷眉头一皱,虽然她和珺珺接触不多,不过也感觉老胡貌似有老牛吃嫩草的嫌疑,毕竟珺珺还不到二十岁,老胡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
  
      “嗯,对了,这个给你穿上吧。”唐大少像是变戏法似的手上突然多了一个黑色文胸……
  
      “你,混蛋。”郑雅婷看到那文胸脸色通红,直接伸手去抢。
  
      唐大少瞬间把手中的东西藏到背后,一脸得意的看着郑雅婷。
  
      郑雅婷自然不甘示弱,整个人爬到床上和唐大少‘厮打’起来……
  
      等唐大少和郑雅婷两人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唐大少去洗了个澡,郑雅婷也收拾妥当,该穿的东西也回到了身上……
  
      餐厅里,王军和阿虎阿豹两人已经点好了东西,就等着唐大少他们。
  
      “胡哥还没来?”唐大少来到桌前坐下问道。
  
      “嗯,老胡那个家伙不出来了,点了餐直接送到房间里去了,这个家伙,估计昨天折腾的不轻。”王军笑道。
  
      唐大少闻言顿时给了王军一个了然的神色,而郑雅婷闻言脸色微红,昨天如果不是她极力挣脱,恐怕现在也在房间里吃东西吧……
  
      “嘶……”唐大少拿起用筷子夹起一个汤包,刚松进嘴里,马上拿了出来,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嗯?兄弟你怎么了?烫到了?不对啊,这汤包刚送来的时候是挺烫的,不过现在已经过了好一会儿了,应该不会这么烫吧。”王军眉头一皱,直接自己夹了一个汤包,轻轻咬破,鲜嫩的汤汁流入口中。
  
      “不烫啊,嗯,这蟹黄汤包做的不错。”王军‘以身试毒’,得出的结论是包子的味道不错……
  
      “王少,唐少不是被烫到了,而是受伤了吧,你看他的嘴唇。”这时候阿虎突然开头道。
  
      唐大少闻言,瞬间用手捂住嘴,不让他们看,而郑雅婷则脸色微红,隐隐带有一丝笑意……
  
      唐大少看道郑雅婷的笑容,顿时郁闷了,造成这个后果的罪魁祸首居然还好意思笑……
  
      昨天晚上一下,今天早上有是一下,虽然用灵气治疗了一下,可灵气毕竟不是万能的,只能缓解,不能完全治好啊……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