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两百六十九章 云南翡翠王弟子
    “多弄点?你怎么弄?”郑雅婷问道,唐大少问起店里的情况,郑雅婷也只是随口一说,她可没指望唐大少能帮她解决难题的,毕竟唐大少在厉害也是一个人,况且赌石这种事说不准,谁知道一块赌石里藏着什么?有没有翡翠,或者说是翡翠的大小,水头,谁也说不准……
  
      “当然是去赌石了,还能怎么弄?至于玉石的问题,有空去一趟昆仑山呗,假如我们能在那里投资一个玉石矿,那以后玉石来源就不用受制于那个什么玉王爷了。给阁官噢告企百”唐大少很随意的说道。
  
      最近以来,唐大少体内的灵气一直在增长,探测距离也在换换增加,昨天晚上又吸收了不少灵气,体内灵气的颜色已经正式变成了绿色,随着他异能的不断强大,唐大少感觉自己以后找矿脉肯定是把好手,假如能扫描地下数百米,什么矿脉找不出来?
  
      “什么?投资玉石矿?你还真敢想,投资玉石矿和投资店铺可不一样,先不说你能不能找到玉石矿,就算你找到了,还要进行探测玉石矿脉的储量,挖掘难度等等,最重要的是还要有挖矿的许可。”郑雅婷对于唐大少的异想天开有些无语,不知道是说唐大少天真,还是说他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哈哈,挖矿的许可问题,我想应该不是问题,你忘记我大舅了嘛,虽然他们都是很有原则的人,不过我按照国家的规定来,肯定没事,他们会支持的。至于矿脉,探矿就是了呗,别人都能探矿,我们也可以啊,或者说我们找人合作,都行,毕竟我们的主要目的不是挖矿,而是为了给珠宝行提供稳定的原料来源。”唐大少笑着说道。
  
      郑雅婷闻言一愣,没错,他居然忘记了唐大少的背景,在许多人看来是最难的一关到了唐大少这里反而变成了最容易的一环……
  
      “恩,照你这么说也不是不行,听说新疆是个很美丽的地方,风吹草地见牛羊啊,我还没去过新疆呢。”郑雅婷心有向往的说道。
  
      “哈哈,有空我们一起去,就当是旅游了。”唐大少大笑道。
  
      “恩。”郑雅婷满脸笑意,一脸幸福的感觉,此时的唐飞,是完全属于她一个人的……
  
      “哈哈,王哥报了一块赌石过来了,我们去看看。”唐大少笑道。
  
      “恩,还真是的,那里不是有推车吗?他怎么还抱着?”郑雅婷捂嘴笑道。
  
      可不是在王军身后不远处就有推车,专门用来运送赌石的……
  
      “谁知道,可能是他想要锻炼身体吧。”唐大少摇头笑道。
  
      “兄弟,快过来看看,我手里的这块石头怎么样,它给我的感觉非常好,应该有翡翠。”王军兴奋的说道。
  
      唐大少闻言微微一笑,同时展开异能,笼罩住那赌石。
  
      “王哥,你这块赌石值多少钱?”唐大少问道。
  
      “三万,石皮表现不错,不是半赌料子,假如切出绿来的话,绝对是大涨。”王军道。
  
      “三万?还行,可以买,但是只能切成半赌料子,不要全切了。”唐大少道。
  
      这块赌石是一个圆形的,里面确实有翡翠不错,不过这块赌石也是一个坑……
  
      里面有一块翡翠,水头不错,是冰种,绿意为艳阳绿,按理来说应该是不错的翡翠了,但是这块翡翠的形状却很坑爹,它是一个圆盘子的形状,但看一个面,绝对是大涨,但是完全解出来,肯定能坑死人……
  
      不过即便是完全解出来,那里面的翡翠拿出来三万块还是值的,所以忘记并不算亏本,但绝对是一个坑人的利器,这突然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不全切了?为什么?”王军傻傻的问道。
  
      “根据我判断,里面有翡翠,但是这块翡翠的形状有些问题,是一个盘子状的,假如我们只切除一个面来,绝对是大涨,但是假如你完全切出来,恐怕也值不了几个钱了,况且,你不觉得这玩意其实是一个坑人的利器吗?”唐大少一脸坏笑的看着王军道。
  
      “你是说,周星?”王军眉毛一挑问道。
  
      “当然,不是他还有谁。”唐大少笑道。
  
      “哈哈,兄弟你真坏,不过,我喜欢,就是,不坑他坑谁啊。”王军大笑道。
  
      “恩,那一会儿我画一条线给你,你就按着这个线来切,然后稍稍擦一下就行了,千万别全切了。”唐大少点头道。
  
      “嘿嘿,明白。”王军嘿嘿一笑道。
  
      唐大少用水笔帮助王军画了一条线,让他去切石,他和郑雅婷两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听到解石的地方高声呼喊起来,涨了,涨了……
  
      “我们也去看看?”唐大少看着身边的郑雅婷道。
  
      “恩,好,说不定就是王哥在切石呢。”郑雅婷道。
  
      “恩,可能是他。”唐大少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切石场地,不少人看到郑雅婷都被她的美貌所震惊,虽然整个解石场地已经围了个水泄不通,但是郑雅婷的到来还是让那些围观者不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来,而唐大少也跟着沾光,不用挤,直接来到了最里层。
  
      唐大少和郑雅婷来到最里面看到切石机旁边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切石,那人却不是王军,不过他也看到了王军,此刻王军正在后面排着队呢,来切石的人貌似太多了,而准备的切石机却不够……
  
      这个年轻人切石很准,每一刀虽然不说完全恰到好处,也是八九不离十,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他知道赌石的翡翠藏在哪里一样。
  
      “这是一个高手。”唐大少道。
  
      “恩,我知道他,没想到他也来了,居然还在这里切石。”郑雅婷点头道。
  
      “什么?你认识?他是谁?”唐大少有些惊愕的问道。
  
      “他是云南翡翠王的弟子,名叫涂飞,去年在缅甸公盘的时候我见过他。”郑雅婷道。
  
      翡翠王的弟子?关于云南的翡翠王,唐大少听过太多关于他的传说,赌石技术高超无比,基本上是每切必中,或许他也且跨过,但是从来没人看见过……
  
      每次见他切石都是必涨,而且经常指点后辈,于是被人称之为云南翡翠王。
  
      和翡翠王其名的还有一个,就是之前提到过的昆仑山的玉王爷。
  
      和翡翠王不同,翡翠王之所以被大家尊称为翡翠王,完全是靠他切石的实力,征服了所有的赌石高手,所以才被冠以翡翠王名号。
  
      而玉王爷则是因为控制着昆仑玉的大部分产出,整个昆仑山的采玉人也都愿意把从山里带来的玉石卖给他,受到了许多人的尊敬,所以被称之为玉王爷。
  
      “翡翠王的弟子?果然厉害啊。”唐大少叹道,一个翡翠王的弟子都对于赌石的把握都有如此高超技巧,没人相信翡翠王会比他的弟子还差。
  
      不过,翡翠王的赌石的能力再强,唐大少也是不怎么在乎,毕竟赌石对别人来说是赌,对他来说就是找……
  
      别人需要赌一块石头里有没有翡翠,而他则是找哪块赌石里蕴含的翡翠水头更好,价值更高……
  
      对于一个可以透视赌石内部情况的人来说,赌石根本不能叫赌,赌石高手水准再高,他也赶不上可以作弊的……
  
      “那当然,你是生活在海市,而且刚踏入都市圈子不久,所以根本不知道翡翠王在赌石界和缅甸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力。在缅甸,缅甸政府其实只是一个幌子,各地军阀割据,尤其是翡翠矿产更是如此,许多矿主本身都有私人的卫队,根本不听政府调遣,一个个嚣张无比,不过这些矿主遇假如遇到了翡翠王还是要毕恭毕敬的,翡翠王在缅甸那一带已经快要被神化了。”郑雅婷道。
  
      唐大少闻言一愣,他实在是想象不到,一个人的影响力居然可以这么恐怖,连政府都不放在眼里的地方军阀居然会对一个人毕恭毕敬……
  
      “涨了,又涨了,这个年轻人赚翻了。”这时,周围的人再次喊了起来。
  
      “是啊,他好像已经连续切涨三块了,而且都是大涨。”另一个人说道。
  
      “恩,三块都是大涨,其中还有一块是玻璃种料子,可惜不是帝王绿。”
  
      “你想什么呢?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那个级别的翡翠哪是那么好出的。”一个人不屑的说道。
  
      “你知道什么,那个级别的翡翠在昨天下午就已经出来一块了。”那人不屑的说道。
  
      “哦?出来了一块和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等同的?怎么可能,要是出了这样的翡翠我不可能不知道啊。”
  
      “消息还没传开,是一个外地的赌客,昨天去了老庄的赌石仓库,解出了一块明皇翡翠,起码价值三千万以上,小道消息说,那个赌客在老庄那里起码解出了价值两个亿以上的翡翠,可怜的老庄,假如是真的的话,他恐怕心疼坏了。”那人幸灾乐祸的说道。
  
      “哈哈,如果真是真的,老庄恐怕会吐血,不过明皇翡翠啊,我还没见过呢。”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