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两百七十四章 冤家聚头
    唐大少带着郑雅婷先来到明标区,明标区的料子都是一块块摆放在展柜上的,有全赌料子也有半赌料子,每一块料子上都有编号,并且注明了何时拍卖。给阁官噢告企百
  
      唐大少和郑雅婷一块块的看了过去,突然感觉到有人好像在用不善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得迎头看去。
  
      尼玛,真是冤家路窄啊,这次又碰到了那周星……
  
      没错,就是周星和他父亲周玉林外加季老三个人,那周星正用凶恶的看神看着唐大少和郑雅婷,尤其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唐大少和郑雅婷握着的手上……
  
      郑雅婷也看到了他们,当看到周星的时候,结合之前唐大少所说的话,她就知道那个中年人应该就是周星的父亲周玉林,而另外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就是那季老了。
  
      “郑雅婷。”周星看着郑雅婷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周玉林闻言眉头一皱,朝着郑雅婷看了一眼,不禁暗自点头,如此女子,无怪乎会让自己的儿子为之痴迷,她确实有这个本钱。
  
      “怎么,周星,昨天的教训还不够?对了,你昨天好像还忘记了什么吧。”唐大少眯着眼睛一脸笑意的看着周星道。
  
      周星闻言脸色一黑,提起昨天,他回去之后可是又挨了他老爹的训斥,昨天的损失太大了,绝对不单纯是五千万现金的事情,还有那价值过亿的翡翠……
  
      “忘记?不知道昨天我们忘记了什么?是忘记了给钱吗?”那周玉林黑着脸着唐大少道。
  
      看到唐大少如此‘欺负’自己的儿子,周玉林终于看不过眼了,冷哼道。
  
      “呵呵,钱当然没忘记给了,可是周大少可能忘记喊一句话了。”唐大少笑着提醒道。
  
      周星闻言脸色顿时变得酱,尼玛,昨天被你骗成那个样子,喊了三遍‘我是蠢猪’,现在又要来?
  
      周玉林也是脸色一变,显然是想起了什么来,看也不看唐大少,直接拽着自己儿子的衣袖快步离开,那季老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唐大少,然后转身离开。
  
      “他们到底是忘记了什么啊,被你这么一说,就吓得全都走了?”郑雅婷看着慌张逃离的三人,不由得好奇的看向唐大少。
  
      唐大少笑着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郑雅婷不顾淑女形象,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
  
      “你好坏啊,那周星也真是笨呢。”郑雅婷笑道。
  
      “不是我坏,谁让这小子总是惦记着你,总是认为是我抢了他的女朋友,所以看我不顺眼,每一次都是他先挑事。”唐大少翻了个白眼道。
  
      另一边,周玉林拉着周星,后面跟着季老,三个人一路小跑,来到另外一个毛料区域才止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唐大少并没有追来,不由得松了口气。
  
      “季老,这个家伙应该嚣张不了几天了吧,不是说那个什么云南翡翠王的弟子过来了吗?”周玉林恶狠狠的说道。
  
      “恩,周老板暂且忍耐几天,这个家伙绝对嘚瑟不了几天了,刚刚我碰到了那翡翠王的弟子涂飞,他说已经向那唐飞发起了挑战,这个家伙绝对蹦跶不了多久了,有涂飞出手肯定能胜,到时候老板你也能出一口恶气了。”季老沉声道。
  
      他对唐大少也没什么好感,毕竟作为一个六十多岁的赌石专家,在赌石界里混了几十年,却被一个晚辈给打败了,这传出去绝对不是什么好名声,即便这个人曾经打败了名声比他更胜一筹的何硕……
  
      “恩,那就好,赌注多少?”周玉林问道。
  
      “现金赌注一个亿,到时候我们和天凤翔的老板一人五千万,另外还有所有解出来的翡翠明料,到时候这些翡翠明料要全归涂飞的。”季老道。
  
      “恩,五千万?还行,起码选石的费用差不多可以赚回来了。”周玉林点头道。
  
      涂飞原本是天凤翔请来的,可是这季老不知道从哪得到消息,然后撺缀着周玉林也插一脚,有周玉林假如,天凤翔自然也高兴,毕竟多了一个人分担风险,因为不论是请涂飞出山还是赌石过程中所产生的费用,都是天凤翔出的,现在有个人分担一半,天凤翔当然乐意……
  
      “不好说啊,据说这次出现了两块可以冲级标王的赌石,这两块赌石,估计每一块价值都在五千万以上,要是他看上了这两块赌石,到时候花费恐怕会超过你的预计,不过还好,还有那天凤翔可以分担一半。”季老摇头道。
  
      “什么?五千万?标王那么值钱?”周玉林吃惊道,他知道不少赌石动辄数百万,上千万,但是五千万的赌石还是超出了他的预计。
  
      季老苦笑,这周老板玩赌石不过是玩票性质,想从里面赚点钱,提前虽然做了一些准备工作,不过对赌石这个行业仍旧不太了解,五千万算什么,要知道之前的那个标王在海市被那唐飞解开之后可是价值数亿的,好在这个消息还没完全传开,不然的话,今年的标王五千万也只是个底价,估计是拿不下来的。
  
      “周老板,你知道那唐飞在海市的时候是怎么赢的何硕吗?”季老问道。
  
      “季老,你就不要卖关子了,我怎么知道,难不成还能作弊?”周玉林有些不耐烦道。
  
      “作弊?不,没人能在赌石上作弊。因为他和何硕对赌的时候选中了一块好的赌石,解出了价值数亿的翡翠明料,而那块赌石就是以前平洲赌石会山产生的标王,由此,你可以看出那标王的价值了吧。”季老缓缓说道。
  
      “什么?这么多?那五千万买下一个标王倒是挺值的。”周玉林吃惊道,数亿财富?他们周家经过这么多年也不过才积累了十来个亿罢了……
  
      “不是每一个标王都能解出这样的翡翠明料,但是标王之所以会是标王,这代表着它被许多人看中,所以它的价值很高,说实话,五千万只是保守估计的一个低价罢了,想要真的拿到标王五千万肯定是不够的,标王一般都是暗标,暗标拍卖不同于明标,你不知道别人出了什么价格,所以想要得到标王,不单单需要大量的金钱,还要有一定的运气。”季老摇头道。
  
      “这么麻烦?那标王不能提前售出?”周玉林皱起了眉头问道。
  
      “这个当然不行,这是赌石会的规矩。”季老摇头道,果然是外行,居然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周玉林问道。
  
      “什么也不办,一切都交给吧翡翠王的弟子涂飞去做,周老板你只需要提供钱就行了,不过这次您恐怕要亏一点了,总共的现金赌注一个亿,天凤翔也要分去一半的,能到手的恐怕只有五千万,假如涂飞选择那标王,所花费的费用恐怕就不止一个亿了,即使分一半,也是要超过五千万的。”季老道。
  
      在他看来,这次参赌不管怎么样都是亏的,因为周玉林和天凤翔都只能分到现金赌注,而所有解出来的翡翠都是归涂飞所有的,只是他还是少考虑了一种情况,那就是假如涂飞输了怎么办?或许在季老的心里,涂飞根本不会输吧,所以他根本没有想这个可能……
  
      周玉林闻言,脸色阴晴不定,不论输赢,这是一个注定要亏钱的买卖,无非就是亏多亏少的问题,说实话,作为一个商人来说,他是不愿意做的,只是为了一时置气,损失这么多钱,在他看来这根本不值得。
  
      一旁的周星好像看到了自己父亲脸上的那一丝犹豫之色,不由得开口道:“老爸,这次的赌局我们必须参与。”
  
      “哦?为什么?你难道没听到季老的分析,参与赌局的话,不论是输还是赢,我们都是要赔本的。”周玉林眼里闪过一丝异光问道。
  
      “老爸,您能看着那唐飞如此嚣张?有翡翠王的弟子出手,这一次肯定是赢的,即便是他拍下那暗标王又怎么样?两个暗标王加起来也就才一个亿,另外再加一块赌石也用不了多少钱,两家平分之下,估计每家七千万足够了。
  
      况且那唐飞也不一定会让翡翠王的土地拍到两块暗标王,最好的结果估计是两块暗标王两人一人一块,这样成本肯定进一步降低,也许三块赌石加起来还不足一个亿,这样我们或许还有得赚,亏至多不过是两千万。
  
      假如能用两千万来赢得那翡翠王弟子的友谊,到时候让他随便帮我们选几块石头,还怕转不回来?我们给他出本钱,让他白赚了那么多翡翠,让他帮我们选几块石头不为过吧?”周星急忙道
  
      周玉林听完周星的分析,点了点头,有些欣慰的说道:“星儿,你最近长进了不少啊,这一点都让你看出来了,没错,亏最多不过是亏两千万罢了,最重要的是赢得了那翡翠王弟子的友谊,到时候让他随便帮我们选几块赌石,估计就能完全赚回来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