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两百七十九章 再起冲突
    唐大少电话预约银行专柜,本来只顾着要去看明料,却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银行已经下班关门了……
  
      无奈之下,唐大少只能先安排房间,唐大少他们订了四个房间,而老胡和珺珺订了两个房间,郑雅婷到来,阿虎和阿豹两人腾出了一个房间,现在老胡和珺珺住在了一起,便也可以腾出一个房间来给郑宇轩和秦老两人。给阁官噢告企百
  
      本来唐大少的意思是他和王军一起住,再腾出个房间给未来老丈人,但是郑宇轩说什么也不同意,无奈之下只得作罢。
  
      安排好住宿的事情之后,王军也带回了关于鬼市的消息,鬼市的开市时间为每月月初,也就是一号,刚好两天后就是下次鬼市开市时间。
  
      根据那藏宝的老板所言,每次平洲赌石会的时候,这里的鬼市也会达到鼎盛,会有许多人鬼市商人来这里,因为这几天平洲富豪云集,许多希望玩赌石的人对于古玩也比较有兴趣,比如王军,唐大少这样的,平洲赌石会不仅是赌石商人们的盛会,也是那些鬼市商人的盛会。
  
      第二天一早,唐大少等人吃完饭,驱车来到赌石会场,比起昨天来,今天来的人更多,好在王军的悍马够大,九个人进去虽然有些挤,可好在除了老胡之外没有胖子,还勉强可以坐得下。
  
      这次来到赌石会场,他们并没有走在一起,而是分成了几拨,老胡带着珺珺到处溜溜,王军带着阿虎阿豹两人一进来就直扑摆摊区,郑宇轩和秦老两人也是带着任务来的,自然不能瞎逛,对于摆摊区他们是没什么兴趣,直接去了暗标区,只剩下唐大少带着郑雅婷,接着昨天的开始逛。
  
      和昨天一样,唐大少依旧是带着小本子,对于看的上眼的赌石来个标注,中途唐大少碰到了不少熟人,比如之前在海市见过的黄老板,李老板等等。
  
      看完了明标区的料子,唐大少和郑雅婷来到了暗标区,这是唐大少首次进入暗标区。
  
      暗标区的料子和明标区不一样,每一块料子上都一个牌子,上面有文字注解,比如重量,出自什么矿坑,底价,编号等等。
  
      “这里的料子确实很不错,比起外面那些明标区的普遍要上不少,你看这一块,石皮表现真的很不错,有莽带,雪花,还没切,在石皮上就有晶雾,这块石头里百分之八十有翡翠的。”郑雅婷看着那编好125的赌石赞叹道。
  
      唐大少闻言一笑,石皮表现好,里面确实有很大的几率会有翡翠,但这也不是绝对的,比如他在庄老板的那个赌石仓库选的最后一块赌石,也就是那个切石机的压石,外表就没有什么石皮表现,简直和一块顽石差不多,要不然也不至于那么不受待见被弄去当压石了。
  
      “恩,这块是不错。”唐大少笑着点了点头,同时使用异能打探了一下里面的情况。
  
      色的?
  
      色翡翠?眼睛?,不对,里面的灵气量达不到最顶级的标准,只能相当于一个金丝种,可惜了……
  
      这是唐大少第一次见到色的翡翠,只是水头有些差,才是金丝种,这对于唐大少来说没什么收藏价值,除非是冰种的色翡翠,或者是传说中的眼睛,罗兰才有资格被他收藏。
  
      “我爹地在那边,我们过去看看吧。”郑雅婷指着前方不远处道。
  
      “恩,好。”唐大少点了点头。
  
      唐大少和郑雅婷两人来到郑宇轩和秦老旁边的时候,发现两人正在指着一块赌石激烈的讨论着什么。
  
      那块赌石个头不小,像是一个方桌,略微有些平扁是块全赌料子,石皮表现不错,墨绿色的石皮上泛着青色的雪花,还有条状的莽带,每中不足的是在上面有一个咎,咎的破坏力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假如咎很深的话,里面就算有翡翠也会被完全破坏掉。
  
      “秦叔,这块料子的风险真的很大,这个咎不小,很可能直接延伸到了赌石内部,如果是这样,那么里面就算有翡翠也会被完全破坏掉,可赌性不大。”郑宇轩摇头道,假如这块赌石有裂而不是咎,那他或许会搏一搏,但是咎的话,风险还是太大了。
  
      “宇轩,我知道赌咎有风险,你看着石皮的纹理,这里面八成有极品翡翠的,这出咎并不是在赌石的正中间,而是在偏下的地方,即便是往里延伸,也只会破坏掉下面的部分,上面的部分还是完好的,有咎的赌石一般成交价格不会高,这一块利润比较高。
  
      况且,赌石,赌石,哪能没有风险?你就是找了一块没有咎的赌石出来,也未必就有翡翠吧。”秦老劝道。
  
      对于秦老来说,他不是不知道赌咎的危险,相反,没人比他更清楚咎的危险,当年郑老爷子在缅甸标了一块磨盘大小的赌石出来,上面只有一小块咎,在切石的时候居然切除了传说中的蓝精灵,因为咎的存在,里面的蓝精灵翡翠全都变成了粉末状,根本没有一丝价值的存在,到现在那团蓝精灵粉末还被郑老爷子收藏,是用来警醒自己的。
  
      秦老明知道这赌咎的危险,为什么还要执意去赌?
  
      原因还在于昨天的唐大少,昨天秦老自己的一番话被王大少顶的下不来台,后面唐大少在银行里保存的翡翠更是如同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
  
      身为正是珠宝公司的二号人物,当然这个二号是他自己人为的,他本身是个赌石高手,对于公司的贡献也在与赌石,但是,现在他感觉到了深深的威胁,而这个威胁就是来自于唐大少!
  
      对于唐大少他有着说不出的厌恶感,不但抢了他为自己孙子选的老婆,现在居然还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目前的地位,这是他所无法容忍的,所以他必须要通过这次的赌石会来再次的证明自己,而选这块带咎的料子,也算是他的行险一搏。
  
      郑宇轩眉头紧皱,他感觉很为难,秦老的眼光是毋庸置疑的,这已经是经过多次检验的,郑氏珠宝行能发展道如此规模,秦老功不可没,秦老的意见别说是他了,就算是自己老爹,也要考虑再三,当然这个是指在赌石上的意见,关于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还轮不到他来做主。
  
      “爹地,秦爷爷你们在说什么?”郑雅婷蹦蹦跳跳的来到郑宇轩的身边拉着他的胳膊问道。
  
      “我们在讨论这块赌石,这块赌石的石皮表现很好,而且是出自老坑种,极有可能出顶级翡翠,这一点我和秦叔的意见是一致的,但是这上面有咎,赌咎的危险你是知道的,而且你爷爷有过一次失败之后,就曾经严厉告诫过我,不许赌咎,可是这块料子秦叔很看好,认为即便是咎往里延伸了,也不会破外所有的翡翠,起码上半部分应该没问题。”郑宇轩苦笑着摇头道。
  
      “赌咎?这个确实是要慎重,哦对了,唐飞他也赌过咎呢,上一次在海市的珠宝展会中,他就选了一块带咎的赌石。”郑雅婷道。
  
      “他也赌过咎?结果如何?”秦老闻言急忙问道。
  
      “呵呵,我运气比较好,那块赌石上虽然有咎,但是没往下延伸,切出了不错的翡翠来。”唐大少轻笑道,同时用异能覆盖住这一块赌石。
  
      尼玛哦,怎么会这样?
  
      唐大少用异能看见了什么?
  
      这块赌石里确实有不得了的翡翠,最顶级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而且块头不小,假如切出来的话,起码能价值近亿,比之他手里的那块明皇翡翠都要大了近三倍。
  
      但是,无比坑爹的是那个咎!
  
      秦老还是很有眼力的,他的判断也没有错,那咎确实往里延伸了,上半部分也是完好的,并没有被咎破坏。
  
      可是判断虽然准确,但是那赌石中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的位置让人无比的蛋疼,它刚好处于下方,也就是那个咎破坏的位置……
  
      这是唐大少第一次看到咎对于翡翠的破坏力,里面的所有的翡翠都碎成了渣,就如同一块玻璃,被人放在一个容器里,狠狠的巧,最后全部变成了星星点点的玻璃渣……
  
      翡翠的价值在与他很漂亮可以制作出漂亮的首饰,当然做成镯子戴在手腕也有利于身体健康,但是变成了渣装的翡翠,那可就毫无价值了,因为他个头太小了,根本无法制作出饰品来……
  
      “这块赌石,你有什么意见?”郑宇轩问道,对于赌过咎的人来说,或许能有一些不同的见解出来。
  
      “郑叔叔,这里是平洲赌石会,赌石偏地都是,何必拘泥在这一块风险很大的赌石上?”唐大少笑道,他的意思很明显,只是不能只说,那个老头本来就对他不爽,现在要是再直言反驳,恐怕又要引起一场‘大战’,他可不想让郑雅婷为难,昨天郑雅婷已经给他解释过这秦老的来历。
  
      秦老闻言,怒视唐大少……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