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争执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大师居然说出了这么默的话……
  
      唐大少他们自然不可能把这话当真,况且就老人家这身体状况,哪经得起长途跋涉啊……
  
      看着众人吃惊的表情,老人家自嘲道:“唉,年纪大了,身子骨也不行了,我要是再年轻个十岁,一定跟着你出去转转,小伙子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好的让人妒忌啊。”
  
      “大师您说笑了。”唐大少暗自抹了把冷汗,面前的这位是谁啊?国学大师,爱新觉罗·启功,居然会说妒忌自己,这句话可是让自己有些承受不起啊……
  
      “小伙子不要妄自菲薄,当年我年轻的时候,也捡过不少漏2c可是当年的环境不一样,只要耐心去找,真东西还是可以找到的,现在这琉璃厂,到处都是仿品,现代艺术品,能捡漏的可都是大才啊。”老人家感叹道。
  
      琉璃厂的存在让古玩市场空前的繁荣,但是相对应的坏处也不少,很多人为了谋取私利,弄出了一些仿品,有些仿品甚至已经走进了拍卖行,更有一些文物研究员们,为了一己之私无乱出售鉴定证书,导致不少半专业,甚至是专业的人都会打眼……
  
      鉴定证书是国家对某一贵重物品出具的证书,其中包括贵重珠宝,如钻石,翡翠饰品,和田玉石饰品等等,也包括古玩,唐大少手里的东西虽然是真的,但是大部分不具备鉴定证书,难以上拍卖行。
  
      上拍卖行一般都需要有鉴定证书的,假如是一块钻石,证书上会标明4c标准,也就是重量,透明度,色泽,切工,每一项都有详细的标准。
  
      假如是翡翠,上面会标明水种,颜色,出自什么矿坑等等。
  
      而古玩的话就会有一段很详细的描述,确认此物为真品,最后还有出具证书的单位或者是个人签名,戳有公章。
  
      许多富豪看古玩这些东西就好像是那钻石翡翠一般,只看鉴定证书,有证书的就认为是真的,没有证书的,那就是假的,所以一些有权利出具鉴定证书的研究员们就有利可图,比如对赝品文物出具证书,贩卖空白的鉴定证书等等……
  
      “大师说笑了,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唐大少谦虚道。
  
      “小伙子,捡漏肯定是需要运气,但是更需要眼力,否则就算是捡了漏也不知道那东西的真正价值,所以,眼力比运气更加重要。”大师语重心长的说道。
  
      唐大少闻言默然点头,可不是这样,想那孟家二小子的运气够好了吧,随便去逛逛街,就买了一串颤手珠,而且还是活佛亲自佩戴了好几十年的。
  
      但是他不识货啊,直接把手珠送给了黛儿这个小丫头,还自以为聪明,用十来块钱买的玩意骗过了了这个机灵鬼,殊不知他自己才是最大的傻瓜……
  
      “可惜啊,陆子冈是个天才,其雕刻技艺没能流传下来,华夏文明的一大损失啊,古人就是如此,习惯留一手,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你留一手,我留一手,留来留去,精华尽失。”
  
      “比如鲁班的木工之术,传说制造出的木鸟可以在天上飞行三天三夜而不落地,诸葛亮的木牛流马可以可是实现永动力,且不说这些东西的真伪。”
  
      “无风不起浪,无穴不来风,即便传言有夸大之处,起码可以证明,鲁班确实造成过会飞的木鸟,而诸葛亮也确实制造出了可以在山路运输的工具,但是这些东西就经受不住时间的考验,最后消失在历史中,只留下只言片语。”老人家感慨道。
  
      古人敝帚自珍,就算是师徒之间也极难倾囊相授,这一点在一些武侠小说里经常可以见到,许多绝学,绝技因此而成为绝响,现实当中自然也是不乏其人。
  
      古代没有完善的法律,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身怀绝技之人为了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自然对自家的东西极为宝贝,甚至立下了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的规矩,以保证自己独门绝技不会外传……
  
      “老师,陆子冈的雕刻之术没有失传,留了下来的。”叶群道。
  
      “嗯,嗯?你说什么?陆子冈这一生没徒弟没后代,那一手功夫早就没了吧。”老人家十分的愕然道。
  
      不过老人家虽然这么说,眼神里还是有些期待的……
  
      “陆子冈的雕刻之术并没失传,虽他没有弟子后代,但是他把自己的技艺完完整整的写成了一本书,叫《子冈九刻》,现在这本书就在我表弟手里。”叶群道。
  
      “你,你还有东西没拿出来?”
  
      老人家本以为已经掏出了这么多东西了,应该已经空了,可不成想里面巨还有最重要的东西没能拿出来……
  
      “您老也没容我说啊。”唐大少笑着从里面拿出一个小方盒子,盒子里装着的正是《子冈九刻》,这个盒子是他为了保护《子冈九刻》特地在叶家找的……
  
      老人家接过盒子,打开后,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翻看书看了一页的总纲,随后合了起来递给唐大少说道:“好好珍惜它,假如有可能为其找一个传人,把咱们华夏的一些精髓永远的传播下去。”
  
      “呵呵,这本书我肯定是要收藏的,里面的内容会传播出去。”唐大少点头笑道。
  
      其实雕刻之法,根本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通的,要经过大量的实践,有老师教授,才能快速掌握,否则有可能练个三年五载都不得其门。
  
      这雕刻之法公布出去,估计也只能对那些雕刻大师会有所触动,一般雕刻师或许可以从中学习到一些精髓,但假如想凭借一本书就能入门,然后成为雕刻宗师,那绝对是痴人说梦……
  
      除非这个人也有着和唐大少一样的能力,可以回朔到数百年前,亲眼看着陆子冈是如何雕刻的……
  
      “嗯,不错。小群说你要开最大的私人博物馆,名字起好了没?”大师赞赏道。
  
      “这个还没想好。”唐大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压根都没想这么多,给博物馆起名的事情都给忘记了……
  
      “嗯,那你慢慢想,等想好了让小群来告诉我一声,我给你题字。”老人家点头道。
  
      “题字?谢谢,谢谢大师。”唐大少有些受宠若惊。
  
      大师的字要是论市价肯定有些市侩了,不过但凡文物也经常会用多少钱来衡量。
  
      大师的作品虽然算不上是古玩,也是名人字画,自然有其价值所在,其早期作品一幅字都已经抄到了十多万,后期的作品更是一字难求,老人家年纪渐渐大了,写的也就不多了。
  
      其实大师的作品倒并不少,但是大多被人收藏,很多人上门求字,大师往往也会满足他们,只是这些字画极少会流传出来,能上门求字的人,自然是想收藏,并不是以此得利,而那些想贩卖大师字画得利之人,大师也不会给他写。
  
      “呵呵,不用客气。”大师摇头笑道。
  
      又在大师的家里坐了一会儿,看这个点貌似都快要临近中午的样子,唐大少等人拱手告辞,再不撤就变成蹭饭的了……
  
      当然,大师和冉姨是一再挽留,说一起吃饭,只是除了叶群之外,别的人谁好意思在大师的家里吃饭?
  
      坚辞不受之下,大师只能放他们离开。
  
      其实这种事,大师也见得多,来这里看望大师的人都不想给他添麻烦,所以很少有在这里留下吃饭的,只有极少数特别亲近的人,比如叶群等……
  
      出了老人家门,叶群最后在临走的时候孝敬了一小包茶叶过去……
  
      但凡文雅之士,晚年大多喜欢喝茶,大师也不例外,性嗜茶,尤其喜欢和极品的好茶,他的好徒弟叶群每次过来都会从家里顺点过来,要么从别的渠道高价买一些好茶送过来,孝敬老人。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是先去轩宝斋的林老板那里,还是先去吃饭?”叶群问道。
  
      “还是去林老板那里吧,这么长时间,我怕林老板还以为我们赖账了呢,然后和他一起去吃饭,也算是我们赔礼道歉了。”唐大少道。
  
      “嗯,行,那就听你的。”叶群点头道。
  
      叶群驱车来到琉璃厂附近的一个停车场停下,众人下车,在叶群的带领下进入了琉璃厂。
  
      琉璃厂和大前门一样,不论什么时候,总有许多小商小贩在摆摊,上一次唐大少来的时候是傍晚,天已经快要暗了,这次却是大中午的,火红的明日高高悬挂在上空,照耀着整个大地。
  
      白天的琉璃厂和夜晚有所不同,夜晚摆摊的不少,但是人流量不算多,白天可就不一样了,不说人山人海,比肩继踵,但是上面随便扔下来一个花盆,恐怕也能砸到四五个人,而且其中一个很可能是老外……
  
      虽然摆摊的人不少,不过唐大少等人一心想要去轩宝斋,对于这些摊位也就没有过多理会,只是在走到一个岔口的时候,两个老外一个翻译,似乎和一个摆摊的小伙子起了争执,小伙子满脸悲愤,似乎像是被蹂躏了一样,看的唐大少等人有些好奇。
  
      莫不是这两个老外在欺负我们华夏人?
  
      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最新章节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