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不信?有证据!
    暂且不说唐老去了老前门的大街上能不能捡漏,唐大少在唐老出去以后就被邢老和石岩两个人给围住,一副审问犯人的摸样。
  
      “拿出来。”邢老大喝一声。
  
      “快点,别墨迹。”石岩看向唐大少的双眼中放着绿光。
  
      唐大少有些不明所以,这一对师徒到底想要干嘛?
  
      “师父,拿什么啊?”唐大少有些弱弱的问道,难道这两位要打劫?别看你们人多,不过要真的那啥起来,恐怕还真不行,一个七老八十了,另一个看上去体格健硕,不过一脸苍白的病态,显然是不是经常运动的主……
  
      “小子还装蒜啊,《子冈九刻》啊,难不成你还想独吞?我说你小子怎么会过来学习雕刻,原来是有着宝贝啊。”邢老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哦,这个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我没带着啊。”唐大少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要这个,不过看这两人的反应,恐怕也是类似于王黎民这种执着之人,只不过王黎民是对古玩执着,他们的对雕刻之道执着罢了……
  
      “没带,那你就带了这个破石头过来拜师的?”邢老的脸色颇有些不好看……
  
      听了邢老的话,唐大少顿时郁闷了,拜托,这是玻璃种帝王绿翡翠好不好,价值几百万呢,怎么能说是破石头?刚才你见了双眼放光呢……
  
      “破石头,老师,既然是破石头,就让我代劳吧,小师弟,你想要什么挂件,交给我了。”石岩两只眼珠转了几圈之后,盯着唐大少手里那碧绿的晶石,嘴角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去去去,一边玩去,这是你小师弟的拜师礼,也是你能窥视的?真是不知道尊敬老人。”邢老闻言,冲着石岩挥了挥手,显得颇为烦躁。
  
      “呵呵,师父你不就是想要看那《子冈九刻》吗?东西就在车子里面,我去给你拿就是了。”唐大少笑道,他来拜师,岂会不带上子冈九刻?
  
      只是那子冈九刻是用盒子装好的,不似手中的翡翠那么方便携带,所以暂时放在了车里面。
  
      “在车里?那还不赶紧去拿啊。”邢老闻言顿时又来了精神。
  
      “好,就去。”唐大少苦笑着摇头,下了楼。
  
      在唐大少下了楼之后,石岩嘴里啧啧有声的说道:“师父,这个小师弟可不简单啊,本事很大啊,是不是唐老的后辈弟子啊?”
  
      “不是,不过来头也不小,之前就听老唐讲过。不过,我收徒也不管他有什么来头,主要看合不合适,对不对味。”
  
      “嘿嘿,这小子有些灵性,老唐很看好他啊,眼力不错,就是年纪大了些,不知能还能不能学出名堂来。”邢老摇头道。
  
      雕刻之道虽然不是说年纪大了就不能学,成年人已经定型,更重要的是他俗物很多,难以专心学习,所以一般来说成年人学习雕刻,极少能有出名堂的,除非那些有大恒心,大毅力之人,像唐大少的前面几个师兄,都是从小就开始学习雕刻了……
  
      “难是难了些,就看他愿不愿学了,但愿不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来的。”石岩摇头道。
  
      雕刻其实是一个职业,一本求生的本领,比如石岩,比如邢老,他们都是以此来生活的,而唐大少明显不一样,用衣食无忧来形容都是在埋汰他,雕刻对于他来说不过是生活中的调剂品……
  
      “嗯,不过他赌石的本领倒是很强,拜我为师怎么着也不亏了,他那些翡翠啊什么的总也要拿出来做成东西的,我老头子手艺这么好,完全免费帮他雕刻,他还赚了呢。”邢老说完看了看左右,显然有些心虚,只是周围也就石岩一个人罢了……
  
      “嘿嘿,小师弟那里极品料子不少,师父,能不能分我点。”石岩讪讪笑道。
  
      “分你?”邢老眉毛一挑。
  
      “是啊,您看您老也七老八十了,该享福了,弟子的手艺也不算差了……”石岩挠了挠头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你是说我老了?”邢老怒视石岩。
  
      “当然,不是,师父您老当益壮,不过您看您过手的极品材料也不少了,您徒弟我还碰过一次呢。”石岩苦着脸说道。
  
      邢老在雕刻界的名声那是不用说,南派代表人物,时常会有人自带材料请他雕刻,只是,许多时候客人的材料他不甚看得上眼,都是交给石岩来处理的……
  
      不过华夏这么大,能人异士不计其数,土豪巨富也有的是,总有人会不定时的弄来一些极品材料过来,这些材料都让邢老给包圆了,石岩只有在一旁流口水的份……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跟你这个小师弟打好关系,老大和老二都已经自立门户了,我呢,也没有后人,就你们几个徒弟。”
  
      “百年之后这些东西都是你们的,唐飞这小子家大业大,估计是看不上的,我也不清楚他能不能真正学到我的本事,所以我的衣钵,恐怕还是要有你来继承,所以,好好努力,你也不必跟唐飞争什么,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那点小心思给我趁早收了啊。”邢老面容严肃的冲着石岩道。
  
      石岩闻言顿时脸色变了数变,道:“是,师父,我明白了。”
  
      石岩自己是邢老一手拉扯大的,做了他的第三个徒弟,老大和老二都已经出师了,自己有基业,而老三石岩自己手艺方面也早达到了出师的标准,但是一直没有出师。
  
      他们三个虽然都是邢老的土地,但并非衣钵,所以也没什么权利继承,只是自己眼看着邢老一直没有收到衣钵弟子,石岩就感觉自己还是有希望的,只是临到头来,突然冒出来个唐飞……
  
      要说石岩不担心唐大少抢了他的位置那是假的,邢老自己膝下无子早就把石岩当成自己儿子了,养这么大,他心里如何想法,邢老如何不知,刚才石岩对唐飞看似热情,仍旧夹杂着一丝丝的敌意存在,为怕石岩和唐飞两人之间不和谐,所以邢老提前将话头挑来……
  
      唐大少从车里取出《子冈九刻》,返回到二楼,发现这里有些沉闷,不由得开口道:“师父,这就是陆子冈前辈留下来的《子冈九刻》。”
  
      邢老闻言深吸了一口气,冲着唐大少点了点头,然后接过那盛有《子冈九刻》的盒子,旁边的石岩在邢老的提点下想通了之后也跟着凑了过来。
  
      “雕刻之道在于……”
  
      唐大少默默的坐在邢老的对面,邢老翻看着他《子冈九刻》,身后那石岩一会儿眉头紧皱,一会儿又笑逐颜开,显然有所悟的样子。
  
      “这里面都是文言文,繁体字,师父和三师兄也能看懂?人不可貌相啊,就这份能力,普通大学生来了也不行啊……”
  
      唐大少足足在哪里坐了两个多小时,邢老才长叹一声见书本合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入盒子。
  
      “如何?老师,陆子冈前辈所留之法对您可有帮助?”唐大少小心翼翼的问道。
  
      “帮助当然是有,而且很大,里面有些东西讲解的很新颖,不过感触最大的还是四境划分,没想到雕刻之境居然有四个,在宗师级雕刻之上还有一个,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啊。”邢老叹道。
  
      “嗯,这东西我也看了,不过里面关于宗师级的雕刻说的神乎其神,也不知是真是假。”唐大少故意装作什么也不懂的说道。
  
      “当然是真的,宗师级的作品有灵性,而且有一个特点,不易损坏,好像受到莫名力量的保护,这些都是你祖师爷说的,不止雕刻之道有境界之分,其他比如字画,冶炼,制器等等都有境界划分。”邢老道。
  
      “宗师之境,嘿嘿,难上加难,更别说宗师之上了。师父您现在的境界应该是属于大师境界的最顶峰吧,只差一步就可以成就宗师之境。”石岩说道。
  
      “按照书中所描述的境界体验来看,确实如此,不止我,你也进入了大师境界,不过是初入,你大师兄也是大师境界,不过你二师兄就差了点,天赋不够啊。”邢老叹息道。
  
      “师父,您老看我什么时候能进入大师境界?”唐大少恬着脸问道。
  
      “你?嘿嘿,要是不得其门的话,连第一境界也进入不了,就更别说大师境界了。”邢老笑道。
  
      唐大少闻言也不恼,自己一个什么基础也没有的人,而且年龄偏大,你别说问邢老了,就是陆子冈再生,恐怕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进入大师境界……
  
      “好吧,其实,我感觉我已经进入到了第一境界。”唐大少道。
  
      “什么?你以前学过雕刻了?谁教你的?”邢老闻言眉头一皱。
  
      他们这里可没有带艺拜师这一说法,唐大少要是已经拜师过了,再来找自己拜师,这可就违背了规矩了……
  
      “当然没有,我是在得到这《子冈九刻》之后自学的。”唐大少摇头道。
  
      “自学的?没人教你?就能达到第一境界?骗鬼去吧,你小子不老实啊,这东西你当是武功秘籍还是大还丹呢,这是雕刻,不是武侠小说里的内功,不是光看看就能学会的。”邢老摇头道。
  
      “师父,您看,这就是我雕刻出来的。”
  
      不信?那好,我拿出证据给你看……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