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五百零三章 超级大铁板
    “谢,谢区长……,我,我是淞坊街道派出所的所长蒋洁民,对面,对面有一伙凶徒,他们伤人,拒捕,现在还袭警啊。”蒋洁民前面一句话还说不顺畅,脑袋里转个弯之后,思路也清晰了……
  
      “什么?伤人?拒捕?还袭警?哪来的凶徒?敢在我天水区闹事?”谢映登满脸怒火……
  
      他今天是真的有事,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
  
      他谢映登没什么家庭背景,能走到这一步,靠的就是步步为营,以及老领导的提拔……
  
      早年的时候,他谢映登给老领导做秘书,后来老领导看他还行,就外放出去,给他一些支持,他自己也够努力,最终一步步踏踏实实的来到了天水区区长的位置!
  
      天水区区长,行政级别,正厅级,也勉强算是属于高官一层……
  
      其实要说厅级官员,也挺尴尬的,说是高级官员,但是算不上真正的高级,部级官员和厅级官员待遇福利,各方面天差地别。
  
      想要爬的更高,你就要让中央的那些大佬们知道你的存在,可他们所注意到的人中也就是那些正部级官员,以及较为优秀的副部级,等闲副部都看不上眼,就更不用说厅级了。
  
      厅级官员你要说他不高,那也算是一方大员,坐镇一区市,手下管着几十万上百万黎民的……
  
      厅级到部级,是一个巨大的门槛,迈过去了,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他谢映登在天水区区长的位置上已经干了五年了,可是五年来,区委书记都换了俩了,他还是纹丝不动,主要原因很简单,后面没人啊……
  
      这次趁着叶家老爷子大寿,很多人过来祝寿,他的老上司,在某省做省委书记,本来是给上面汇报工作的,也趁此机会去了叶老那里祝寿,在自己处心积虑弄出来的‘巧合,偶遇’之下,终于把老领导请到了这里……
  
      目的嘛,很简单,想请老领导给活动活动,把他外放出去,就算弄个没有什么实权的副省长也行啊,好歹把级别提上去……
  
      开始时候,还宾主尽欢,谁知道吃到一半,外面居然在打架的样子,不过老领导没发话,他也就没说什么,可是现在让他接受不了的是,连包厢的门板都被撞开了,酱汁更是泼了老领导一脸……
  
      特么的,老子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跟我老谢过不去……
  
      他心里那个恨啊……
  
      本来还有三分希望,被这么一搅和,半分也没了,老领导都生气了,那他的事估计也没戏了……
  
      “区长,他们不止是伤人,拒捕,袭警啊,还冒充将军,市长,简直是罪无可恕啊。”蒋所长诉苦道。
  
      “什么?将军?市长?怎么回事?他们说自己是将军,市长?”本来要迈出门去看的谢映登闻言顿时止住脚步……
  
      他本能的感觉,这可能有些不对劲啊,蒋所长级别太低,根本没资格知道高层状况,他可是知道的……
  
      叶家老爷子九十大寿,大操大办,很多将军,还有一方政要,比如自己的老领导等等,都会过去凑个热闹。
  
      而宴会的举办地点,就是在龙泉山疗养院,恰巧的是,这龙玉泉山疗养院就在天水区的边境,严格来说,玉泉山疗养院也是他管着的……
  
      这里正好是通往市区和玉泉山疗养院,也是如此,他才能‘巧合’的碰上老领导……
  
      在华夏,官本位思想极为严重,普通人有几个敢冒充官员,而且是将军,市长这样的级别?
  
      说不定,那些人就是刚从叶老的宴会上走出来,然后来这里聚会的吧……
  
      假如是这样,那可就不好办了……
  
      “不是,他们无辜殴打他人,我接到报警之后才赶过来的,刚刚我让他们出示自己的证件,结果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的工作证上居然写着他是团长,另一个三十来岁的人拿着市长工作证,还有一个更离谱,居然是将军证。”蒋所长道。
  
      谢映登闻言,心里一沉,他可不是蒋所长那么没见识,二十几岁当团长,年纪确实有些小,不过三十来岁就是市长了?自己可都五十多了啊,人比人气死人……
  
      京师是直辖市,相当于省级行政单位,它的一个区,就相当于普通省的一个市,区长也就等同于是市长,不论是市长还是市委书记,都是正厅级官员,所以谢映登才会感慨人比人气死人,自己都五十多岁了才爬到这个位置,人家三十来岁就达到了……
  
      这时候,叶华缓缓走了进来,看了看着一地的狼藉,开口道:“抱歉诸位,打搅了你们吃饭,你们的饭钱,我付了,以此做为补偿,我知道各位或许不差这点钱,还是希望各位能给个机会,我并不是有意要踹了你们的门。”
  
      毕竟打搅了人家吃饭,自己一方有错在先,道个歉不算什么,当然对方要是得理不饶人,逮着机会不松口的话,叶华也不会对这种人客气……
  
      谢映登看了看走进来的这个年轻人,举止礼貌,眼神深邃,这人要是歹徒,恐怕也不是一般的歹徒……
  
      正想开口询问的谢映登,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你是叶华吧。”
  
      这是老领导的声音……
  
      “嗯,我是叶华,不知道您是哪位?”叶华闻言一愣,他久不在家,现在在京师能认识他的人已经不多了,这些人他也大部分认识,可这位他却没什么印象……
  
      “呵呵,我是西北省省委书记林宝庆,叶华同志,今天在叶老的宴会上,刚刚见到你的,以前是听说叶老有五个嫡亲孙子,其余四个我都见过,就你是第一次见到。”林宝庆道。
  
      谢映登闻言,不禁后退了两步,这人,居然是叶老的嫡亲孙子?
  
      叶老是谁已经不必过多赘述,叶家在叶老这颗大树之下,飞速成长,已经成为华夏权势最大的几个家族之一了,上有身体好转的叶老坐镇,中有叶家老大入主中枢,下有叶雄,叶枫等年纪虽然不大就已经身居高位,表现出非凡的才能……
  
      如此一来,可以预见,叶家的最起码再繁荣个几十年光景,不成问题,他谢映登按说能力也不差,为什么止步于正厅?还不是背后没有靠山……
  
      要是他的背后有叶家这么一座庞然物的话,别说副部了,就算是正部级一方大员,和老领导平起平坐也并非不可能啊……
  
      至于蒋所长,整个人已经快要吓瘫了,他不过是一个靠关系上位的人,根本不懂什么是政治,对于叶家什么的,他也不清楚,当然要说叶家老大的名字,他还是知道的……
  
      不懂叶家,不代表他不知道什么叫省委书记……
  
      他一早就猜测,能跟天水区区长一起吃饭的人应该都是很厉害的,可是没想到冷不丁的冒出来个省委书记,纵然不是京师这片的,可那也是省委书记啊,牧守千万黎民,手握大权,一方诸侯……
  
      最让他心拔凉拔凉的是,他居然跟打自己的这个人认识……
  
      “混蛋的江浩南和四眼这到底特么的惹到了哪路神仙啊,居然让我来跟认识省委书记的人为难,这特么不是在坑老子吗?”蒋所长心中暗骂……
  
      他是有关系不错,也就靠着他的姐姐,当了天水区一个副区长的小蜜,然后才有了他现在的位置,可是比起省委书记来,天水区的副区长算的了什么?就是眼前这位谢映登,那也是天水区的正区长,足以把他的靠山吃的死死的了……
  
      这时候站在门旁边的四眼,瘫倒在地上,已经不会说话了,这下自己可是踢到铁板了,一个超级大铁板,足以把他和南哥两个人雅称肉饼的那种超级大铁板……
  
      “林书记好。”叶华闻言冲着林宝庆道。
  
      省委书记,虽然和他老爹还差了两个档次,不过已经算是很厉害了,要知道自己的二叔现在也才是省长,并非省委书记,省委书记才是一把手,官帽子,而省长是二把手,管经济……
  
      “呵呵,不用叫我书记,叫我林叔叔好了,想当年,我和你父亲两人也曾经在一个地方工作过。”林宝庆道。
  
      他这句话就是明显的在拉关系了,不过这也正常,他现在已经是省委书记了,正部级高官,再进一步的话,就是副国级,可以被称之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存在,比如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等等,都是这个级别,唐老当年就是止步于这个级别。
  
      这个级别再进一步,就是叶华的父亲一样,成为华夏最具有权势的几个男人之一……
  
      想要进阶副国级,就必须要和上面的领导人打好关系,就算没有关系也不能交恶……
  
      况且,叶老的孙子和一个所谓的所长起了冲突,暂且不说冲突的原因是什么,只要稍微有些眼神头的人都知道,要站在哪一边……
  
      “林叔叔好,抱歉打扰到你们用餐了。”叶华再次道歉道。
  
      “呵呵,没事,倒是你,怎么和警察起了冲突?他还说你袭警?”林宝庆问道。
  
      谢映登苦笑,老领导此举看似是在指责叶华,其实是帮他开拖,可以肯定,假如叶华有个正当理由,倒霉的肯定是这个所长,假如没有,这件事也会就这么揭过去……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