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地五百零五章 红颜知己
    "我的是我表哥送我的。"林黛儿首先说道。
  
      "我的这一串是在澳门的时候,赌王何鸿燊先生送我的。"唐笑笑道。
  
      "你的这一串是何鸿燊亲自去西藏的**喇嘛那里求来的吧。"大师道。
  
      "嗯,何赌王给我的时候曾说他戴了几十年了。"唐笑笑点头道。
  
      "呵呵,你这一串居然是你表哥给你的,不知道你表哥是哪位先生?"大师转头问向林黛儿道。
  
      "我表哥?他就是个俗人,称不上什么先生。"林黛儿摇头道,显然,对于孟家二小子的一些作为,就连她这个做表妹的都感觉很'二'呢……
  
      “俗人?”大师有些不解,有这么称呼自己表哥的吗?况且人家还送了你这么一个东西……
  
      “大师,是这样的,黛儿的表哥我也认识,外号孟家二小子,全名孟星,他……”
  
      当下,唐大少吧关于他所知道的孟星讲了一遍,当然也没少了说着天珠的真正来历……
  
      叶雄,叶枫等人闻言都不禁长大了嘴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奇葩?
  
      穿金戴银,要是少数民族也就罢了,关键这货是个汉族,打扮的如此骚包,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有钱一样,做人怎么可以如此奇葩?
  
      就算是炫富,也不要如此直接好不好……
  
      大师也长大了嘴巴,显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人……
  
      林黛儿长叹一口气,自己这个表哥的习惯,就连自己表姐和姨夫他们都改不过来,恐怕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你这表哥说这珠子只是他随手在地摊上买的吗?”大师沉默了片刻之后,有些寂寥的问道。
  
      “嗯,表哥是这么说的,这个家伙,要是知道是好东西才不会给我呢。”林黛儿撅了撅小嘴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怪不得啊……”大师在得到林黛儿的确认之后,就像是心里丢失了什么似的……
  
      “大师,您,没事吧……”唐大师小心翼翼的问道,同时一股子灵气发出,直接没入大师的身体。
  
      “我没事,没事,就是人老了,有些念旧,猛然间得知故人消息,有些难以接受。”大师摇头道。
  
      “念旧?故人消息?大师,您这是?”唐大师轻声问道。
  
      “罢了,这样不是什么秘事,就说给你们听听吧。其实,这小姑娘手里的天珠的原主人是我。”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这珠子居然是大师的?没人会怀疑大师说的话,依他的身份,就是比紫檀天珠更加珍贵的东西都见过不少,没必要贪图这个……
  
      “当年我还年轻,远赴西藏,偶然间碰到了**喇嘛,预制论道,当然他说佛理,我说道法自然,无为而治,两人兀自争辩了许久,理念冲突,谁也说服不了谁,只能求同存异。”
  
      “后来我与**喇嘛结成了好朋友,互赠了对方礼物,他送我的就是随身天珠中的一串,而我则送了他一幅字,是我自己写的。”
  
      “后来,这串手珠被我送给了一个故人,特殊时期的那十年里,我们被打乱,等到十年结束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那位故人我再也没有见过,不成想今日看到此珠,是以心下有些恍惚。”大师的脸上勉强挤出了那么一丝的笑容……
  
      唐大少闻言,新下八卦起来,这么贵重的紫檀天珠,对于大师来说又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肯定不会随便送人……
  
      结合大师多年未婚,这位所谓的故人,恐怕是个女人吧,而且是大师的红颜知己……
  
      可以想象,两人两情相悦,结果突如其来的动。乱,给两人带来了阴影,,被迫分开,动。乱结束,可是两人再也没能重聚,大师思念这位知己,所以孤独终老……
  
      可惜,再一次见到这珠子的时候,已经沧海桑田,珠子的主人也换了几任,线索就此断绝……
  
      “老师,您要保重身体。”
  
      在这里能听懂老人家话的人有不少,叶群也隐隐约约猜出了一些,是以想要劝解大师不要过度悲伤……
  
      “呵呵,都过去很多年了,很多事情,也记不清了,我没事,我没事。”大师有些无力的摇了摇手臂道。
  
      看到大师这个样子,唐大师的心里有些悔意,早知如此,就不该让唐笑笑和林黛儿过来……
  
      人活着就是为了一份希望,哪怕这份希望已经变成了奢望,可是在没有具体的消息之前,这还是一个可以期待的希望……
  
      有希望,才有光明,才能有动力继续前行!
  
      而现在,大师心里的那一丢丢的希望,也被林黛儿的紫檀天珠所破灭……
  
      可以想象,一个女人连爱人所赠的最心爱之物都丢了,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行了,你们走吧,你叫黛儿是吗?很可爱的小姑娘,好好保护它,它会给你带来好远。”大师有气无力的说道。
  
      “嗯,我会的。”林黛儿重重的点了点头到。
  
      “呵呵,你们去吧,我累了,想要休息了。”大师轻声道。
  
      “那老师,您保重!”叶群道。
  
      “嗯……”。;老人家嗯了一声,和之前的精神抖擞的简直是两个极端……
  
      可是,叶群知道,大师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此时的他恐怕已经沉浸在悲伤的世界里……
  
      心病还须心药医,现在心药已经没了,只能靠他自己了……
  
      一行人离开大师的小别墅时,心情都有些低落,尤其是叶群已经十分后悔为什么这个时候带女人过来……
  
      “走吧,大师的事情,我们也帮不上忙。”唐大少轻声道。
  
      “嗯,走,去琉璃厂,老六,今天是吃大餐,还是去夜排档,那就于看你的表现了……”
  
      叶群飞快的甩了甩你脑袋,他想把之前关于大师的那点事给忘记,或者是有选择的将进行记忆……
  
      琉璃厂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多,齐国的晏子说齐国回收成因挥汗成雨,比肩继踵而在,何为无人?
  
      而琉璃厂就是比之当年的齐国还有要夸张,人山人海,不足以形容这一次的情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