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六百章 与死亡擦肩而过
    开会看似用的时间不多,不过算了算也差不多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三方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央的别墅留给那些士兵们开始布置明天的场地,在回来的途中,唐大少着实是又胆战心惊了一次……
  
      没办法啊,看到那么多枪口对着你,谁不害怕……
  
      回到属于自己的别墅区,唐大少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身后的阿虎阿豹两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就连云裳裳也是嘴角微翘,今天的这个反击战,打的实在是漂亮……
  
      莫塔跟在后面看着唐大少狂笑的样子,心中原本提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既然他还有心思笑,那么心情应该还算不错,也就说压力不算大,有一定的把握可以赢得明天的赌局了……
  
      “唐少,您今天算是出了风头了,恐怕明天过后,您要是赢了这场赌局,肯定在全世界的赌王里都出名了……”阿豹一脸笑意的说道。
  
      想起他们散会要走的时候,那小r国赌王小泉十一郎和米国赌王菲利普斯的猪肝色长脸,他就忍不住想要大笑一番……
  
      “阿豹瞎说什么?明天不是要是赢了这场赌局,是一定会赢这场赌局!”阿虎一脸严肃道。
  
      赢了这场赌局不单单是国家获益,莫塔获益,唐少获益,就连他们俩两个也是获益的……
  
      假如安全带着唐少回去算是一个一等功的话,那么赢得了赌局之后再安全带着唐少回去,那就是不折不扣的特等功了……
  
      “是是是,我说错了。”阿豹笑道。
  
      “不过,唐少今天的反击真的很凌厉,那两个赌王恐怕会记一辈子了。”阿虎笑道。
  
      “记一辈子,就让他们记着吧,那个德州扑克到底是什么玩意?开始他们提议玩德州扑克的时候,我真的是呆住了,这玩意我一次都没玩过,规则都不知道,好在有从古云那里弄来的童子安切纲,否则的话,今天这一关还真难过……”唐大少轻声笑道。
  
      “唐先生,您这是真的不会玩德州扑克?”莫塔在一旁轻声问道。
  
      “嗯,是不会玩,从没玩过。”唐大少再次确认道。
  
      “那我能知道您是怎么战胜东南亚赌王和海市赌王的吗?”莫塔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一个赌王级的高手,纵然不说是所有的东西全部精通,可是德州扑克这样赌场中最为常见的东西,也不至于没玩过吧……
  
      “哈哈,运气,纯属运气……”唐大少大笑道。
  
      在他自己看来是运气,好运给他带来了异能,使用异能作弊,在赌场上无往而不利……
  
      运气?莫塔撇了撇嘴,他如何看不出唐大少敷衍自己的样子,要是运气也能赢两个赌王的话,那谁都去赌场碰运气了……
  
      不过,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绝活,既然他不愿说,自己也不便多问,只要明天能赢得最终的胜利就算是对自己最大的安慰了……
  
      中午一顿饭,又是各种珍馐美味,吃的唐大少和阿虎阿豹三人是满嘴流油,云裳裳是每样菜都浅尝即止,动作优雅,倒是看得莫塔有些发楞……
  
      不过莫塔倒也是有自知之明,自从这个女人来了之后就一直在观察周围,今本上都没见她讲过话,一看就知道恐怕也是女保镖的料子……
  
      往往,女保镖和男主人之间,总有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他自己也有女保镖自然知道这些,所以虽然他很也很垂涎云裳裳,但是为了不得罪唐大少,一直在忍着……
  
      他莫塔是枭雄式的人物,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坏了大事……
  
      当然,唐大少也是不知道莫塔是怎么想的,否则的话,肯定要像榨那小泉十一郎一样,把莫塔榨干,逼到极限……
  
      一顿饭吃完,唐大少四人一起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纷纷坐定……
  
      “今天你们有什么发现没?”唐大少轻声问道。
  
      “唐少,我这里没什么发现,虽然和我们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总体来说还算正常,不过就是有一个人感觉很不对劲。”阿虎轻声道。
  
      “嗯,我也感觉到了,这个人很危险,极度的危险。”阿豹也说道。
  
      “一个人让你们感觉到了危险?怎么个危险法?”唐大少有些好奇道。
  
      “唐少,您知道,我和阿豹两个人以前都是特种部队的,经常参加一些反恐,解救,缉毒等任务,跟穷凶极恶的家伙都交过手,其实我们还有一段经历,曾经在非洲过了半年的雇佣兵生活,切切实实的打过仗,那种死亡划过你身体的感觉,好久没体会到了。”阿虎轻声道。
  
      “什么?你们还做过雇佣兵?”唐大少闻言惊讶道。
  
      “嗯,这个其实也算是一个秘密,王少都不清楚,不过对于唐少您来说,知道了倒也不算什么,我们国家也已经有几十年没有打过仗了。”
  
      “大家都知道,新兵上战场肯定是不如老兵的,没有老兵带着,新兵就算训练的再好,到了战场上都有可能尿裤子,所以必须要老兵带着,教着,才能在惨烈的战争中活下来。”
  
      “可是我们国家几十年没打过仗,真正打过仗的那一批老兵,就算不退伍,也都老了,打不动了。虽然军事训练也有死亡指标,可是光靠军事演习的训练是根本达不到上头所要的效果,军事演习和真正的战争,必然是差别的。”
  
      “所以,上头为了锻炼出一批能真正有用,打仗的老兵,才有了特种部队的出现,让特种部队去极度,反恐,和那些犯罪分子进行交手,通过这种杀人,来达到训练的目的。”
  
      “但是,后来发现这种缉毒,反恐虽然可以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这样的犯罪分子毕竟极少,根本锻炼不出什么,这个时候,上头有人提议,干脆出去拉练,把精锐的士兵拉出去,当做雇佣兵团,去体验真正的战争,我和阿豹两个人就曾经在战场上待了半年。”阿虎解释道。
  
      唐大少闻言愣了愣神,消化了一会儿阿虎所传达的信息之后,轻声道:“在外面当雇佣兵不是很容易死亡吗?”
  
      “这个当然,我和阿豹两个人在哪里不知道多少次和死神擦肩而过,我们那一批去了一百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依旧有三十余人留在了那片土地上……”阿虎说起这个时候,双眸蓄泪,他想起了当年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他和阿豹两人最后退伍,去跟王军当保镖,所挣的钱,其实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花在了留在那片土地上战友身上,花在了他们的家人身上……
  
      “三十多个人?这么多?能被选中过去的肯定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吧,怎么会折损这么多?”唐大少惊讶道。
  
      “因为我们的对手也很强大,不止是我国在这么训练,米国,北极熊,小r国等等很多国家都是这么干的在非洲的大型雇佣兵团有不少都是有国家扶持的,输入新鲜血液进去,训练成老兵然后再返回国内,进行下一批训练,循环往复。”阿虎道。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你们跟其他国家的精锐军人也都交过手,怪不得你们会损失这么多人,原来对手也都不简单。”唐大少轻声道。
  
      “是这样,所以,在非洲,永远不会有和平的时候,因为所有的大国,都不会希望这里变成和平之地,因为非洲已经是所有大陆上最后一块仅存的练兵之地了。”阿虎轻声叹息道。
  
      唐大少沉默了,对于这些军国大事,他是不怎么懂……
  
      想想非洲的人民,唐大少心中有些怜悯,可是他也无力阻止什么,况且,一个国家军人的强大也是国家强盛的保证,就像阿虎说的,没有这样的训练,就不会出现老兵,万一某一日,敌国入侵,没有了能打仗的军队,那自己或者自己的子孙后代岂不是要做亡国奴?
  
      死道友不死贫道,虽然哥们对你们很怜悯,不过为了自己国家的强大,也只能爱莫能助了,况且自己也根本帮不了什么,大不了以后弄个专项基金来接济一下你们,弥补一下……
  
      不过想想,在华夏也有很多人需要帮助,还是等哥们先让所有的华夏人都衣食无忧之后再来考虑你们吧……
  
      唐大少猛烈的摇了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抛出脑后,认真的回归到前面的一个问题上去……
  
      “刚刚你说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那种死亡划过身体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刚刚体会到了?是那些士兵拿着枪指着我们的时候吗?”唐大少问道。
  
      “不,唐少,您错了,那些士兵虽然也有用枪对着我们,不过他们没有杀意,不会开枪,我说的是会议室中的一个人,当他的眼睛看到我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死了一样,这种感觉十分的恐怖。”阿虎似乎想起了那个人的眼神,眉头紧紧皱起……
  
      他不怕死,多少次走在死神的边缘,早就练就了一副铁打的神经,再危险的处境也不会让他乱了方寸,只是这个人实在是怪异,第一次,让他没有了能保护唐少的感觉……
  
      “嗯,我也这种感觉,在他看我的时候,我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很不舒服,好像他一个眼神就可以杀死我一样。”阿豹也皱眉道。
  
      “你们说的到底是哪个人?为什么我没有这种感觉?”唐大少问道。
  
      按理来说,那个会客厅里并没有几个人,无非就是两个元首和两个赌王,外加他们背后站着的几个保镖罢了,这几个人自己都有看过,也对视过,可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啊……
  
      “您没有这种感觉?”阿虎惊奇道。
  
      “没有,你到底说的谁啊。”唐大少再次问道。
  
      “就是菲利普斯身后的一个黑人,穿西装的那个,应该是菲利普斯的保镖……”阿虎轻声道。
  
      听了阿虎的话,唐大少仔细回忆起菲利普斯身后站着的人来,在菲利普斯和图思路身后站着三个人,其中的两个穿着军装,应该是图思路的贴身侍卫,而最后一个身穿一身得体西装,长相普通,笔直站立,一动不动……
  
      “你是说他,我有印象,可是我还是没感觉他有多可怕,你们两个会不会是错觉?”唐大少问道。
  
      “不可能,就算是错觉,我们也不可能同时发生错觉,肯定是有原因的。”阿虎皱眉道。
  
      “嗯,这件事我知道了,今明两天你们都小心点,尤其赌局结束之后,一定要随时准备好撤离,我在来之前就有种不妙的预感,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唐大少摇头道。
  
      即便另外两边有什么阴谋的话,也不会马上实施,毕竟赌局还没开始,谁赢谁输还不知道呢,假如可以通过赌局的方式拿下自己想要的东西,自然没必要横生枝节……
  
      只是,这场赌局,对于唐大少来说,几乎是必胜之局,所以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
  
      “嗯,我明白,昨天晚上我就已经对这个山谷大致探测过了,车子,武器也早就准备好了,我们随时可以撤离。”阿虎点头道。
  
      出门在外,一切小心,尤其是这种地,稍有不慎,命都没了,就算是多谨慎都不为过……
  
      “嗯,那你们先去休息吧,另外莫塔那里知会一声,让他自己多加小心。”唐大少道。
  
      “好的,唐少,那你们也早些休息。”阿虎和阿豹同时道,然后轻轻退出了房间,他们知道,云裳裳和唐大少之间,肯定还有悄悄话的,他们肯定不方便在那里做电灯泡的……
  
      “裳裳,对于阿虎和阿豹两人说的那个黑人,你有印象吗?”
  
      在阿虎和阿豹两人走了之后,唐大少转头朝着云裳裳问道,他知道,能让阿虎和阿豹两人升起这种与死神划过的感觉,肯定不是普通人,或许就是云裳裳那个世界的人……
  
      “嗯,我知道,从我们进门的那一刻起,我就注意到了他,他也注意到了我。”云裳裳点头道。
  
      “这么说,他是异能者?”唐大少惊讶道。
  
      假如这个黑人也是异能者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唐大少所碰到的第四个真正的异能者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