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六百零三章 缺一个荷官
    唐大少摇了摇头,这些事情没办法直接跟阿虎阿豹他们讲,有那莫塔在就更加是不方便了……
  
      “唐先生,您现在的身体状况,一会儿赌局开始能上场吗?”莫塔有些担心的问道。
  
      的确,唐大少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差了,比以前任何一次情况都差……
  
      因为以前虽然也曾经灵气消耗完毕过,但是并没有像现在一样,还夹带着熬了一夜……
  
      一夜未眠,唐大少在刚喝完水的情况下还打了个哈欠呢……
  
      “没,没事的,我能行。”唐大少摇头道。
  
      “能行?真的可以?”
  
      “可以!”唐大少坚定的说道。
  
      “那好吧,你还是快点用餐吧,多吃点东西也能恢复一下精力,尤其是那碗虎鞭汤,是我昨天吩咐厨房特地为你熬制的,就是为了今天能让你有充沛的精力,看来我还真是有先见之明,你必须把这碗汤给喝了。”莫塔道。
  
      唐大少看着那一碗虎鞭汤脸色发苦……
  
      尼玛,败家的玩意……
  
      这可是虎鞭啊,一只公老虎也就那么样一根,要是在华夏,这么一根虎鞭,怎么着也是要切成小薄片,然后泡在酒里慢慢喝的,而你们居然一次整根就给炖了,而且就炖了一碗汤……
  
      这碗汤也能喝?
  
      别说他本来就不虚了,就是虚的人也不能一下干掉啊,这玩意虎狼之药啊,他喝了之后,估计要不停的流鼻血了……
  
      “这个,我不能……”唐大少连忙摆了摆手……
  
      这个时候,阿虎和阿豹两人直接将唐大少按住,七手八脚的将汤水直接给他灌倒了肚子里……
  
      唐大少喝着这略带异味的特色虎鞭汤,差点没一口吐出来……
  
      喝下这汤,唐大少的肚子里就好像是喝下了一口高浓度的白酒一样,汤水刚到胃里,热气顿时散遍全身……
  
      “你,你们……”唐大少抬起手指着阿虎和阿豹两人,气的说不出话来……
  
      自己不喝,还带硬灌的?
  
      不过这虎鞭汤也确实够给力,一碗汤下去,唐大少感觉浑身的酸软顿时缓解许多,四肢也不在那么无力……
  
      莫塔见状不由得点了点头,这样的保镖真是不错,还能给主人硬灌虎鞭汤的……
  
      “唐少,对不起,是我们不对。不过您看您这身体都虚脱成这个样子了,这虎鞭汤喝下去绝对大补,以后再那个啥,可是要悠着点了。”阿豹轻声道。
  
      “唐少,我们也是为您好。”阿虎道。
  
      两人奉命保护唐大少的安全,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安全之中包不包括不让唐大少肾虚……
  
      所以在他不喝的情况下,阿虎和阿豹两人也只有当机立断,直接给他灌下去……
  
      唐大少看着一脸认真的阿虎和阿豹,不由得叹息一声,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喝虎鞭汤居然是被人硬灌下去的……
  
      “好吧,你们,哎,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唐大少摇头道。
  
      阿虎和阿豹两人相视一笑,他们也是对唐大少的脾气了解才敢这么做,早就笃定,唐大少根本不会生气……
  
      这个时候,云裳裳缓步走了过来,面容精神焕发,顿时让阿虎阿豹等人为之一呆……
  
      他们所有人都有种感觉,怎么着一夜不见的云裳裳变得更加漂亮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滋润?
  
      当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云裳裳所练习的功夫,有驻颜效果,功夫越深,气质越好,面容皮肤越好,越是漂亮,尤其是在进入了悟道之境之后,整个人精神焕发,和唐大少形成鲜明的对比……
  
      果然,有了爱情滋润的女人,才是最漂亮的女人……
  
      这一刻,阿虎阿豹,以及莫塔三人心中的想法就是如此……
  
      “裳裳你可以走路了?过来吃饭吧。”唐大少见到云裳裳先是一呆,随后反应过来说道。
  
      而他的话,停在阿虎和阿豹的耳里,可就是意味深长了……
  
      什么叫,裳裳你可以走路了?
  
      莫非原本是不方便走路吗?
  
      其实,唐大少的意思不过是,云裳裳盘膝在地上坐了一整夜,刚站起来的话,双腿肯定是麻木的,他只是在关心一下云裳裳的双腿而已……
  
      “嗯,我没事了,吃饭吧。”云裳裳冲着唐大少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奇怪的看着阿虎和阿豹两人,怎么今天感觉,这个两个人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至于莫塔的眼神,早就被云裳裳给忽视掉了……
  
      “裳裳小姐请坐。”阿虎急忙把唐大少身边的一个位置让了出来……
  
      云裳裳走了过去,低声道了句:“谢谢。”
  
      众人坐定,纷纷开动。
  
      早餐倒也不是很复杂,有肉有素,有米饭有粥,包子,点心随意吃……
  
      唐大少虽然被灌了一碗虎鞭汤,可是那玩意虽然大补,可不带表它能顶饿啊……
  
      一夜未眠的唐大少肚子早就空空如也,见到众人坐定之后也不客气,直接上手一个包子,两口干掉,又来了一个,看的莫塔一愣一愣的……
  
      好在是这里没有外人,否则让人家看到了还以为我莫塔亏待你们了,不给你们饭吃呢,至于吃的这么急吗,两口一个包子……
  
      “唐先生,慢点,慢点,包子还有很多,保证够吃。”莫塔轻声道。
  
      “是啊,唐少,先喝口粥吧。”阿虎道。
  
      看着唐大少这么狼吞虎咽的样子,他也颇为不好意思的,怎么感觉好像是在华夏吃不饱饭一样……
  
      一顿早饭的终结就是从唐大少打了个饱嗝开始……
  
      早餐过后,唐大少躺在椅子上,竟然发出了打鼾的声音……
  
      约莫半个小时候,着急的莫塔看了看手上的劳力士钻石金表,最终还是决定叫醒唐大少……
  
      “唐先生,唐先生……”
  
      “嗯……怎么了?不要打扰我睡觉……”唐大少曲卷了一下身体,嘴里吐出了几个字之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打算继续睡下去……
  
      “阿虎先生,阿豹先生,云小姐,这眼见赌局就要开始了,我们也该入场了,可是现在唐先生还在睡觉,怎么办?”莫塔见状也不敢直接弄醒唐大少,只好求助于阿虎和阿豹以及云裳裳三人了……
  
      “没事,不要着急,我来叫醒他。”云裳裳淡淡的说道。
  
      其实她根本不想叫醒唐大少,甚至于还有种想把他送到自己房间里大睡一场的冲动……
  
      毕竟,云裳裳知道,唐大少为了守护自己,可是一夜都没睡觉……
  
      可是,她知道,这么做是真的不靠谱,唐大少是承担着国家任务过来的……
  
      “唐飞,唐飞……”云裳裳轻轻推了推唐大少的肩膀……
  
      “恩?哦,是裳裳啊,怎么了?”唐大少揉了揉迷糊的双眼看着云裳裳道。
  
      “唐飞,赌局的时间到了,我们要出发了。”云裳裳道。
  
      “赌局要开始了吗?哦,对了,赌局,我怎么给睡着了呢……”唐大少被云裳裳的话瞬间惊醒……
  
      “唐先生,我们是该出发了。”莫塔轻声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身为一国元首什么时候如此卑躬屈膝过?不过现在有求于对方,也只能放下自己所为的元首架势了……
  
      “嗯嗯,是是是,我们该出发了,昨晚实在是太累了,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唐大少连连点头道。
  
      唐大少不说还好,一说话,让莫塔就更加郁闷了……
  
      明明知道今天赌战的重要性,昨天晚上还‘操劳过度’……
  
      走出自己的别墅,十余名手持荷枪实弹的士兵顿时涌了上来,分别在前后左右围住众人,一起出发,前往中间的别墅……
  
      中间的别墅距离唐大少居住的别墅其实并不远,总共也不过是两百米左右的距离,可是在这两百米左右的距离上确分散着三个国家的军队,足足数百人……
  
      每个人都是荷枪实弹,一脸戒备的看着唐大少等人……
  
      进入到了中央别墅之后,唐大少等人顿时松了口气……
  
      被人一直用枪指着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从通道里出来的时候,唐大少发现,整个别墅里的布局已经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中间原本一个圆形的桌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桌子,在每个桌子的后面还分贝放着数把椅子,北极熊一方的人已经率先抵达,小泉十一郎正襟危坐,似乎在祷告什么,菲尔坐在小泉十一郎身后看着众人,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唐大少等人坐定的一瞬间,小泉十一郎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向唐大少……
  
      “唐先生昨晚似乎没睡好啊,整个眼眶有着明显的黑眼圈啊,是不是因为要和世界级的赌王对赌,压力太大了?”小泉十一郎看着唐大少顶着的熊猫眼差点笑了出来……
  
      “你错了,我是昨晚激动的睡不着啊,一想到屠城黑金就要成为我的藏品之一,我的心中就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完全激动的睡不着……”唐大少轻声道。
  
      “哼,唐先生现在说这些不觉得太早了吗?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那童子安切纲是我们打r帝国的国宝,我一定要拿回来!”小泉十一郎沉声道。
  
      “切,你说是就是了?就算童子安切纲是你们的国宝,可是我还说《丧乱三帖》是我们国家的国宝呢,有什么用?我要你就会给吗?”唐大少不屑的说道。
  
      “哼,你是说《丧乱三帖》?那明明就是我们打r帝国的国宝,已经在打r帝国流传了近千年,早就成了我们打r帝国的宝物了。”小泉十一郎道,对于《丧乱三帖》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童子安切纲你就一定要得到,《丧乱三帖》你却不送回来,你这个小鬼子,还真是净想美事……”唐大少不屑的摇了摇头道。
  
      小泉十一郎闻言双脸通红,正待欲说什么,这个时候,另一个通道传来一阵啪嗒啪嗒的皮鞋声音……
  
      “唐先生,小泉十一郎先生,早安。”菲利普斯走了过来来到最后的一个位置坐定之后,非常有礼貌的打招呼道。
  
      “早安。”唐大少冲着菲利普斯点了点头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早,菲利普斯先生。”
  
      “嗨,菲尔,莫塔,我的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图思路夸张的说道。
  
      “行了,你真是个老狐狸……”菲尔摇头道。
  
      “就是,每次都这样,敢不敢换个新鲜的?”莫塔也撇了撇嘴道。
  
      “嘿嘿,行了,今天的主角不是我们,而是他们……,那么接下来的时间,还是交给他们来安排吧……”图思路嘿嘿笑道。
  
      “嗯,既然这样,你就快闭上嘴巴,老东西……”菲尔今天的脾气似乎特别的暴躁……
  
      “两位,今天我们进行的赌局,还真是搞笑啊,你们不发觉,我们的东道主给我们少请了一位吗?”菲利普斯笑道。
  
      “嗯,是少了一位……”小泉十一郎道。
  
      “哈哈,少了个荷官吗?嗯,三位,你们只请了赌王,就没有请荷官吗?”唐大少笑着问道。
  
      “荷官?哦,我的上帝……”莫塔闻言顿时惊叫起来……
  
      菲尔和图思路也是一声怪叫,显然,他们都忽视了这个问题,他们所在的地方不是赌场,这里没有现成的荷官……
  
      “三位,这个是我们的疏忽,你们三位都是纵横赌场的老将,这个问题还是你们自己解决吧,我们确实是没有请荷官……”莫塔轻声道。
  
      唐大少闻言有些愕然,真的没有请啊……
  
      “那要不就有我来当荷官吧,为两位服务如何?”小泉十一郎自以为很绅士的站了起来轻声说道。
  
      “怎么,小泉十一郎先生你是要退出这次比赛吗?假如是这样的话,你可以当荷官……”菲利普斯道。
  
      开玩笑,让一个赌王兼职荷官,那他今天和唐飞无论怎么玩,估计都是要输的……
  
      一个优秀的荷官在洗牌的时候,会做到天衣无缝,让赌王都看不出来,而大部分赌王其实都是优秀的荷官……
  
      【作者题外话】:最近已经连续三更每天一万字以上,求订阅支持!!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