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六百零四章 云裳裳出马
    “那不如我们就不要荷官了吧,每人一把的来洗牌,如何?”唐大少提议道。
  
      没有荷官的赌王级赌局,恐怕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这场赌局已经早就了两个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不行,这不合规矩……”菲利普斯摇了摇头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要怎么办啊。”唐大少打了个哈欠,有种想睡觉的冲动……
  
      菲利普斯也不说话,只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如这样吧,我们去从在场的人之中选出一位来做荷官,如何?”小泉十一郎笑道。
  
      “你想选谁呢?”菲利普斯问道。
  
      小泉十一郎的目光环绕了一下所有的人,最后将目光放到了唐大少的身后,指着云裳裳道:“那就她吧!”
  
      唐大少闻言一愣,本来唐大少以为这家伙肯定会选自己人当荷官,没想到选来选去最后选中了云裳裳……
  
      “她?嗯,倒也可以,她是这里唯一的一位女士,做荷官的话,却也恰巧。”菲利普斯闻言点头道。
  
      “你们选我的人做荷官?不怕她有诈吗?”唐大少笑道。
  
      “这里只有我们三方人,荷官只能从我们这里选,你身后那位女士看上去娇娇弱弱,要说她有能力作弊,我却是不信的。”菲利普斯摇头道。
  
      “呵呵,唐先生,你这位女随从确实不错,长得很漂亮啊,和昨天相比,今天似乎是更漂亮了……”
  
      东方人的审美观是一样的,小r国的人也属于东方人种,审美观点和华夏一致,云裳裳的变化,在这里除了唐大少等人之外,也就小泉十一郎注意到了,菲利普斯等人却是没有留意。
  
      “管你屁事。”唐大少闻言直接冲着小泉十一郎翻了个白眼,这个王八蛋,肯定是在打我家裳裳的注意了……
  
      小泉十一郎闻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歹大家都是文明人吧,怎么能张口骂人呢……
  
      “好了两位,不要吵了,这位小姐,我们请你做本次赌局的荷官,不知道你愿意吗?”菲利普斯看向云裳裳问道。
  
      “作荷官?呵呵,我没做过。”云裳裳淡笑道。
  
      “没做过?嘿嘿,那更好,就是要你没做过,否则的话,我们还真不敢让你上场当荷官。”小泉十一郎嘿嘿笑道。
  
      “我做荷官,假如我们赢得了最后的胜利,你们不会抵赖吧。”云裳裳问道。
  
      “当然不会,愿赌服输,身为赌王,最重要的就是这一点。”菲利普斯摇头道。
  
      “那好,我做!”云裳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再改了?”唐大少笑着问道。
  
      “嗯,不改了!”小泉十一郎和菲利普斯同时道,只是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心里隐约间流露出一丝不安,这个唐飞,笑的有些诡异啊……
  
      唐大少的笑意就更浓了,洗牌这玩意,说白了就是手速,洗牌的速度越快越好,越是让人看不清,记不住……
  
      而荷官洗牌还附带了一些花样性质的玩法,有些表演的意味,其实他的这番牌技表演和香江的那位黄老特殊摇骰子的方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黄老是通过将骰子碰撞的声音化为美妙的音符让人不自觉沉浸在音乐之中从而忽略了骰子碰撞之时声音的细微区别,以达到让人听不出最后点数的目的。
  
      荷官也是一样,他用这些花哨的手法,让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他手上的表演之上,从而忽略了洗牌的方式,让人记不住牌的位置。
  
      优秀的荷官之所以能在赌王的完成作弊也是基于表演,用一些魔术师的手段,将牌面打散,然后将各自放到他想要放的位置之上……
  
      云裳裳不是一个优秀的荷官,甚至说她不是一个荷官……
  
      但是她有自己的优势……
  
      手速!
  
      就算是顶级荷官都远远不如的手速……
  
      荷官练习再纯熟,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云裳裳却是一名异能者世界中的一流高手……
  
      两者的差距不可以道理计……
  
      纵然云裳裳不能熟能生巧,但是基础上比之高太多了……
  
      练过暗器的手用来洗牌,嘿嘿……
  
      “既然如此,裳裳,那你去试试看吧。”唐大少笑道。
  
      云裳裳点了点头,走到赌桌上,从上面拿出一副崭新的扑克牌,不是很熟练的将外面的包装拆掉,然后抽出最前面的一张广告牌扔掉,开始洗牌……
  
      看着云裳裳那略带生疏的拆牌,洗牌,菲利普斯和小泉十一郎都露出了一丝微笑……
  
      不会,最好!
  
      省的作弊……
  
      “筹码每人一个亿,最底下注额是十万,出现三条或者是同花顺每一家多给五百万,两位还有问题吗?”唐大少悠悠说道,筹码什么的都是昨天订好的,只是由于昨天走的仓促,最低下注额和出现三条同花顺的花红没有讲清楚。
  
      “没问题!”两人同时答道。
  
      云裳裳将牌洗好,放在桌子上,问道:“先发给谁?”
  
      “呵呵,抬牌,看数字,然后我告诉你发给谁,从我这里开始吧。”唐大少笑道。
  
      云裳裳很是随意的抬了一下牌,居然出现了一张黑桃a……
  
      “ok,黑桃a,从我开始。”唐大少笑道。
  
      云裳裳闻言正欲发牌,这时候,小泉十一郎突然道:“等等,我是你的下家,有权切牌!”
  
      云裳裳闻言看向唐大少……
  
      “随意……”唐大少笑道。
  
      切牌不切片什么的,唐大少无所谓,反正他是不靠切牌吃饭……
  
      小泉十一郎微微一笑,也不多切,就是拿掉了最上面的一张牌,随意扔到一边道:“可以开始了。”
  
      唐大少笑着朝里面扔了一个十万的筹码,然后示意云裳裳发牌……
  
      菲利普斯看着小泉十一郎的切牌动作,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这一局本来是他赢得,结果被这家伙一切牌,原本属于自己的那副牌给了他,而唐飞拿了原本属于小泉十一郎的牌,自己拿了属于唐飞的两张牌,然后从下面再多出一张……
  
      但是这一局的胜利,已经完全不用看了,属于小泉十一郎……
  
      云裳裳发牌完毕之后,看着没动静的三人有些不解,他们怎么都不说话?
  
      唐大少不说话是因为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自己的灵气在之前为了保护聚灵珠不破裂,已经被吸干了……
  
      虽然经过这么一会儿勉强恢复了一些,但是这些灵气只能够伸出十几二十来厘米的距离,他总不能将自己的右手分别伸到人家的牌旁边探测一下吧……
  
      也就是说他的灵气暂时无法接触到另外两个人的牌,也就无探测,等于异能废了……
  
      唐大少顿时有些心慌了,尼玛,不能使用灵气?这不是玩我吗,没有灵气怎么跟两个赌王玩?
  
      而菲利普斯和小泉十一郎不说话的原因很简单,他们靠的是眼力和记忆,记住云裳裳每一个切牌的瞬间,从而知道每一张牌的位置,况且,这一局,应该由唐飞先叫牌……
  
      “唐先生,从你开始,你说话……”小泉十一郎道。
  
      唐大少闻言点了点头,看也不看,随手将自己手中的牌扔掉……
  
      开玩笑,没灵气鉴定的情况下,我才不去跟你们赌呢,现在我就是要熬时间,反正一把十万,一把十万,一个亿足够我输很久的,等灵气恢复了再说……
  
      “我飞……”
  
      飞,弃牌……
  
      莫塔见状双眼瞪得老大,怎么刚开始就弃牌?
  
      小泉十一郎先是有些愕然,然后随机明悟似的点了点头,从自己的筹码里挑出几块扔里面道:“五十万。”
  
      “你当我傻啊……”菲利普斯不屑的看了小泉十一郎一眼,直接将自己的牌扔了……
  
      小泉十一郎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似乎都忽略了一件事……”
  
      这小妞的手速这么慢,大家都能记住她手中牌的顺序,这么一来,大家几乎都是在玩明牌……
  
      你知道我,我知道你,谁赢谁输,牌还没到手,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傻子才会跟……
  
      一个亿的筹码,难道就靠这种玩运气的方式来,谁能切牌谁能赢的方式来赌完吗?
  
      一把十万,另外两个人手中一共有两个亿的筹码,就算每次赢二十万,次次都胜利的情况下才也需要一千把才能将对手的筹码赢完,从而结束这场赌局,你这是在开玩笑吗?
  
      况且,这把自己赢了自己就算是庄家,发牌从自己这开始,下一把切牌是菲利普斯,他肯定会切的有利于自己,这样自己还要再输一把,等到第三把的时候是唐飞切牌……
  
      看他看也不看就将自己牌扔了的举动,毫无疑问,这家伙也是能看出牌面大小的,这样下去,不就是变成了死循环,一个永远也赌不完的死局?
  
      当然,其实,他不知道,唐大少不看牌就扔了就是因为他不知道两家的底牌是什么,自认为跟两个赌王玩真的肯定会死的很惨,所以就是在消磨时间,等待灵气恢复……
  
      “是啊,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菲利普斯苦笑道,但是荷官已经选了,怎么办……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