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超级黄金指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多少我都接
    翡翠王的到来算是给在场的人引来了一个**,看着激动不已的众人,唐大少深知,郑雅婷跟自己的没错,这些家伙确实是翡翠王的忠实信徒……
  
      当唐大少看到翡翠王的时候,这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身着唐装,精神抖擞,身边跟着一位漂亮的少妇和二十多岁的男子,那男子正是涂飞,而那少妇,不知请的以为是其情人,唐大少见了却是吃了一惊,因为这少妇不是别人,正是和他们一起来缅甸的柳素……
  
      这女人,不是孀居吗?怎么和翡翠王搞到一起去了?
  
      对了,她也是做赌石生意的,认识翡翠王倒也不足为奇。+◆頂+◆+◆+◆,..
  
      季老听到这个声音,恍若找到了救星一般,直接站了起来,来到翡翠王面前,期期艾艾了半天,也没能和出一句完整的话。
  
      “老季,我大致已经知道了,伙子,你就是唐飞吧。”翡翠王笑道。
  
      “嗯,我是唐飞,你就是翡翠王?涂飞,我们又见面了。”唐大少轻笑道。
  
      涂飞闻言朝着唐大少尴尬一笑,没有话,他师父还在呢,又有他什么事……
  
      “呵呵,翡翠王不过是虚名,别人赞誉罢了。今天的事情,不若我做个和事老如何?周家的那块玻璃种帝王绿翡翠赔给你,外加两个亿现金,如何?周家挑衅你,也已经得到了教训,友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翡翠王笑道。
  
      特么,以前还感觉这老家伙貌似不错的人,婷婷等人经常夸赞,什么稀罕提携后辈之类的话,谁承想也是个老狐狸……
  
      自己和周家的赌局今天才发生的,他就已经全知道了,暗地里肯定不知道盯着我多久了,等事情落定尘埃再跑出来做和事老……
  
      一口给自己弄没了八个亿,这老家伙还真敢话……
  
      “愿赌服输,赌局不是我提出来的,是周老板自己要赌的,如何能怪我?当然还是按照之前的约定办事了。”唐大少淡然道。
  
      翡翠王闻言眯起双眼,仔细打量了一番唐大少,大为惊异,自从自己被冠以翡翠王之名,还没有人如此不给面子过……
  
      “既然这样,平洲赌石会之时,你曾经与徒对赌过一番,徒棋输一着,不如今日我们也来赌一次吧。”翡翠王双眼直视唐大少道。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翡翠王要亲自出手了?
  
      此时,围观的众人中也有不少人曾经去过平洲赌石会,从翡翠王的言语中汲取的信息,顿时将唐大少的身份认了出来,甚至于有人将唐大少的老底子揭了出来,曾经在海市赢过何硕,解出过天价血玉……
  
      隐然间,华夏东南一代的都市商人,甚至将之称之为翡翠王,以示其赌石精湛。
  
      而现在,老翡翠王和翡翠王居然碰撞起来,顿时引得众人眼前大亮,假如能从两人的赌局中学的一招半式,以后还不是大发其财。
  
      当然,在场的众人中,还有不少人根本没听过唐大少是谁,比如华夏内地没有去参加平洲赌石会的赌石商人,比如缅甸本地的赌石商人,甚至于那些个捣腾赌石的老外,这些人对翡翠王可是极具信心。
  
      其实,别是那些不知道唐大少的人了,就算东南地带的许多赌石商人也不会有多看好唐大少。
  
      毕竟翡翠王的威名,已经延续了一二十年,那是一次次的解石,一次次刷新自己的记录‘打’出来的威名!
  
      唐大少毕竟刚刚冒起,起战绩也不过是海市战胜过何硕,平洲赌石会大放异彩,但是比起真正的翡翠王,在名望方面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唐大少闻言则是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刚才徐熙这丫头还在自己要不要和翡翠王对决一下,转眼间,这翡翠王就来了,还真的要和自己对赌……
  
      “姐夫,接了,不用怕他?我对你有信心!”萝莉冲着唐大少挥舞了一下拳头,好像十分支持一样……
  
      你对我有信心?你对我有信心我就能赢啊?真是站着话不腰疼……
  
      “翡翠王前辈,还是不要和后辈一般见识,家父让我带他向翡翠王前辈问好。”
  
      这个时候的郑宇轩急忙上前一步,阻隔在翡翠王和唐大少的中间。
  
      和别人一样,虽然唐大少的表现很出色,然而郑宇轩也不认为他真的能战胜翡翠王,何况,翡翠王的影响力可不仅仅局限于赌石方面,很多在缅甸从事赌石生意的本地人也奉之为神,他不禁擅长于选石,对赌石矿脉的勘探也极为精通。
  
      在缅甸,大大的矿坑主人们,其中势力大者,甚至不将缅甸政府放在眼里,但是对于翡翠王却是毕恭毕敬。
  
      在缅甸,政府算是老大,但并非可以如同华夏一般,控制整个国家,政府更像是势力最大的军阀,除了政府还有不少单独势力,其中最大的代表有两个,一个是以赌石发家的矿坑主,另一个就是毒枭。
  
      当然,在经过多年的磨合中,三方势力达到一个均衡,表面上以缅甸政府为首,其实是属于自治状态。
  
      这些矿坑主的实力来源,就是他们的矿脉有多少,有多大,一年能产出多少赌石,对于一个能寻找到赌石矿脉的存在,这些矿坑主们还不得将其当成神一眼供着……
  
      是以,在缅甸,最好不要得罪翡翠王,不然的话,就算他本人不什么,也许那些矿坑主为了讨好翡翠王,就把你给干掉了……
  
      “哦?呵呵,我知道你,你是郑,老郑身体还好吧。”翡翠王笑道。
  
      “家父身体尚可。”郑宇轩恭敬道。
  
      “这个伙子是你的?”翡翠王眉毛一挑,看向郑宇轩身后的唐大少道。
  
      “翡翠王前辈,他是我的一个后辈,人还年轻。”郑宇轩轻声道。
  
      “后辈?呵呵,听郑氏珠宝行在大陆开分店了,天凤祥的邱老板找过我。”翡翠王淡淡道。
  
      郑宇轩闻言脸色一变,翡翠王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对我们郑氏珠宝行进入大陆开分店有所不满?
  
      唐大少闻言眉头轻皱,记得当初在平洲赌石会的时候,涂飞好像就是那个天凤祥的邱老板请来的吧。
  
      这么来,这家伙是因为郑氏珠宝哈入住大陆,抢走了天凤祥的声音,因此而对天凤祥有所不满,是替天凤祥出头来了?
  
      思及至此,唐大少嘴角不禁泛起一丝冷笑,同时灵气探出,直接打在翡翠王的身上。
  
      “胡适,男,号称:翡翠王,年龄五十六岁,华夏籍,高级地质学专家,高级赌石专家,高级……”
  
      在得到翡翠王的一系列信息之后,唐大少是真的震惊了。
  
      本以为,翡翠王挣得诺达名声,是和自己一样,有特殊的方式来甄别赌石,谁承想,这老家伙,根本没有异能……
  
      反而在其后面有一大堆的高价专家称号,也就是,这家伙赌石,和自己不一样,普通人赌石是靠运气,自己赌石是靠异能,而这家伙赌石,完全是靠知识!
  
      怪不得能教徒弟,我就嘛,要是异能的话,怎么能教徒弟呢?
  
      比如自己这样的,是无论如何也培养不出一个像涂飞那样的弟子的,因为自己根本教无可教,又谈得上什么授徒……
  
      在得到这段信息之后,唐大少不由得对着翡翠王肃然起敬,切不管他的人品如何,就是这份本事,已经是让绝大多数人望尘莫及了。
  
      不过,得到这些信息之后的唐大少,嘴角露出一丝弧度,知识是厉害,然而知识再厉害,却也比不上异能,自己有这般作弊器般的存在,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输的了。
  
      就算两人都找到了赌石中价值最高的存在,也肯定是唐大少先找到,假如是赌暗标的话,唐大少的优势更加明显,他可以得知别人的投注,从而确保自己可以拿下心仪的赌石……
  
      “郑叔叔,还是我来吧。”唐大少轻笑道。
  
      已经将对方的底细都打探完了,唐大少自然不怕什么。
  
      “唐飞,你……”郑宇轩似乎要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看着情形,翡翠王明显和天凤祥的邱总有些关系,上次平洲赌石会的时候就曾经让自己的徒弟去找过唐飞的麻烦,如此以来,可以确认,郑氏珠宝行已经走到了翡翠王的对立面。
  
      除非郑氏珠宝行能退出大陆市场,否则这个对立永远存在。
  
      然而,郑氏珠宝行耗费了诺大代价,好不容易在内地抢占了一些市场,如何能因为一个翡翠王的不满意而退出大陆市场?
  
      是以郑氏珠宝行因为翡翠王的原因,似乎陷入了一个困境,目前来看,也只有靠唐大少了,就算不能赢得翡翠王,也可以为郑氏珠宝行标下一些赌石。
  
      标下赌石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想真正的打破困境,也就只有战胜翡翠王了……
  
      “翡翠王前辈,既然你想赌,我是奉陪的,不知道你打算怎么赌?”唐大少正色道。
  
      周围的人闻言,纷纷指责唐大少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意图挑战翡翠王,浑然忘记了,这个赌局是翡翠王率先提出来的……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