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无上神王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封印开启

  
      淡淡的声音,却是带着一种无形的杀机,仿佛说的便是事实一般。这般语气,唯有长久待在上位的人才能够说出,有一种口出法随,天地而动的果断。
  
      在其之后,孟妃儿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不错,他这次来肯定是要夺取封印的,若是没有死的话,雨魂大哥倒是可以教一教他如何做人!”
  
      “哈哈,先是夺得传承再说!”
  
      孟雨魂大笑一声,不在看向孟凡,而包裹孟凡的那般杀机同时消除。
  
      不过孟凡却是瞳孔一缩,知道如此恐怖的杀机必然是来自于山峰之上的孟雨魂,难道对方认出自己了?
  
      心中一动,孟凡冷笑一声,自己早会将曾经属于自己的全部换回去的。
  
      这孟雨魂是孟天生的儿子,若是对方躲得远远的还好,一旦出现在自己面前,孟凡可是绝对不是什么温室长大的孩子。
  
      在其之后,杨甜的俏脸一笑,凝声说道。
  
      “你倒是帮我除去了一个不小的麻烦,这家伙从上京城之中便是一直缠着我,想不到你的手段倒是真不错,都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语气倒是颇为诚挚,虽然杨甜的性格刁钻,擅长计算,但是显然孟凡的强大超出了她的余悸,只手之间干翻整个木家所有小辈,这般本事可不是谁都能够拥有的。
  
      闻言,孟凡耸了耸肩膀,却是有些无奈,这般消耗同时不小,一会还要是进入混元境强者的传承之中,一个不小心自己都是要交代这里。
  
      伴随着场中的争斗落入帷幕,周围之人也全都是纷纷散开,虽然这般战斗相当精彩,杀出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黑马。但是所有人都是知道,真正的重点可是在冰山之中。
  
      伴随着时间的度过,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在其之中的封印却是越来越松动了,所有人都是静静的等待着。
  
      终于,在其之上的空间封印肉眼可见,其中的结界再也无法拦住身后的东西,一股强横至极的气息从冰山之中缓缓的浮现,传遍周围。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紧张开来,包括山峰之上的孟雨魂,同时睁开双眸,将目光牢牢的看向冰山之中。
  
      在下一刻,古老的冰山竟然震动开来,无数雪花从天空之中落下,犹如雪崩一般,巨大的冰山不住的颤抖,同时一道古老的声音传出。
  
      “老夫纵横四方域八百载,终将无法突破,身死这里,我的传承就是在其之中,有本事……来拿吧,至于能够取得多少,就是看你们每一个人的造化了!”
  
      声音传遍周围,震动耳膜,有一种刺穿一切的强大意念,在山峰之间的所有人全都是神色一变,甚至不少人都是呼吸困难。
  
      这声音,赫然是……混元境强者霜老,虽然仅仅是留下的一道残念,但是也绝对够强。
  
      声音扩散,让所有人都是有一种向其朝拜的感觉,这种到达混元境强者的地步,自然是只手遮天,睥睨世间。
  
      心神震动,孟凡勉强稳固住体内的鲜血,同时感觉到这霜老的可怕,根本和女帝的气势相差无几!
  
      这般级别的强者可是孟凡生平少见,单单是一个念头便是鞥能够让自己崩溃,不过女帝若是真的涅槃之后,应该会到达更加恐怖的地步。
  
      想到这种级别的强者同样是在自己的手掌之下抚摸过额头,甚至当做一个小孩一样对待,孟凡的嘴角抽搐一下,将目光看向封印之处。
  
      这一刻古老的封印终究是开了,在其之中一道巨大的裂痕出现,隐隐之间一道震慑周围的力量浮现。
  
      在裂痕之后赫然是通向冰山之中的通道,不过任凭是谁都是无法查看!
  
      “走!”
  
      瞬息之间,整个场中无数道残影进入其中,所有人的神色都是充斥着一丝激动。
  
      要知道这可是混元境强者的传承,一步登天的机会。在下一刻整个场中的人影如电,周围元气暴动,几乎犹如狂潮一般的窜入裂痕之中。
  
      刷,刷!
  
      这一刻,包括山峰之上的孟家和加家两大宗族,也是按耐不住。
  
      虽然在两大宗族之中修炼资源无数,但是真正的强**门却是极为罕见,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充斥着难以想象的吸引力。
  
      瞬息之间,无数道人影之间闯入裂痕,在人影在接近裂痕之后,立刻便是消失其中不见,在其之后的人根本无法知道其中到底有什么。
  
      身形一动,孟凡也同时按耐不住,和身后的杨甜同时来到了传承之中。
  
      “抓住我!”
  
      孟凡凝声说道,同时一步踏出,此刻已然来到了这里,就算是龙潭虎穴也是要闯一闯了。
  
      几个呼吸之间,孟凡和杨甜一步踏入裂痕之中,顿时一股扑面而来的空间之力传出,周围的空间都是扭曲开来。
  
      与此同时,在其周围所有人都是窜入其中,此刻可是顾不上争斗,一旦封印打开,自然是想要先得到传承再说。
  
      若是此刻争斗,无疑是浪费了探宝的最佳时间。
  
      压制这般撕裂一般的空间之力,孟凡和杨甜都是感觉到一股巨力在撕扯自己,同时都是运用元气强行抵抗住,数个呼吸之间,却是被一股巨大的推力直接扔进了冰山内部之中。
  
      一脚擦在地面之上,孟凡勉强稳固住自己的身形,一眼望去,顿时感觉到四周磅礴的天地能量流动。
  
      这里的空间乃是极大,四周人影众多,已然传来了巨大的喧哗之声,莫不是充斥着无穷的兴奋。
  
      “这冰山内部之中……竟然有寒玉丹!”
  
      站稳身形,杨甜同时诧异的说道,整个山洞犹如冰窖一般,温度到达了一个让人颤抖的地步,然而在天空之中,却是漂浮着大量的白色果实。
  
      这种白色果实几乎透明一般,玲珑剔透,透着一种淡淡的香气,显然是天地之间的一种灵物。
  
      瞳孔一缩,孟凡自然是引得,乃是天地能量形成的寒玉丹,可谓是冰属性能量的强大集合,元气修炼者可是直接吸收。
  
      一旦吸收,其中的元气便是直接帮助修炼者提升修为,虽然一颗寒玉丹提升的效果并不大,但是在整个空间之中,可是有着千千万万个寒玉丹。
  
      这些东西,若是能够大量收集的话,必然会直接提升修炼者的元气修为,甚至能够凭借他突破境界。
  
      如此恐怖的东西!
  
      饶是孟凡,这一刻也是瞳孔一缩,眼神之中止不住的兴奋出来。这混元境强者的传承果然绝对不凡,在天空周围,所有人全都是激动开来,拼命的在天空之中争抢。
  
      这寒玉丹乃是天地灵物,其效果可以到达了两阶灵物一般,却是并没有那么好抓,速度也是很快。
  
      不过一瞬间进入这里的修炼者可是足足上前,饶是分布被空间之力弹射在各处,但是人影也是绝对不少,疯了一般的在天空之中争抢着。
  
      “靠的,这么多寒玉丹,哼哼,你们敢抢姑奶奶的东西!”
  
      站在原地,杨甜的俏脸在下一刻顿时充满了愤怒,仿佛整个山洞的寒玉丹都是她的一般,气的直哼哼。
  
      在其周围,人影翻飞,无数人在天空之中争抢着寒玉丹。
  
      这般手段施展,整个冰洞之中一片嘈杂,所有人都是忘乎所以,将目标死死的锁定在天空之中漂浮的寒玉丹之上,吃奶的力气都是用了出来,手段层出不穷。
  
      不过肉少人多,自然是以实力为尊,天空之中几人刚刚得到寒玉丹,在下一刻身旁顿时飞过来一名中年男子,手刀一动,强大的元气波动顿时传出。
  
      碰!
  
      凌厉的手刀爆裂,顿时几人直接被轰飞出去,手中的寒玉丹散落在半空之中,直接被天空之中的中年男子所得到。
  
      大手握住寒玉丹,中年男子得意的一笑,透着一丝残酷,旋即身形一动,再次在人群之中穿梭,碰到弱小的修炼者便是直接动手,抢夺寒令丹。
  
      显然,这般以实力欺人,抢夺别人的寒玉丹乃是再好不过的一种方式!
  
      “哼,再不动手我们可是连汤都喝不到!”
  
      杨甜冷笑一声,娇躯一步踏在半空之中,三千青丝飞舞,妖娆的身躯在半空之中可是异常迷人。
  
      若不是整个场中所有人都是看着寒玉丹,怕是都是会将目光投向天空之中修长身姿的杨甜,不过这般诱人的身躯之间,陡然之间一股奇异的精神力其气海之中传了出来。
  
      “神控,幻!”
  
      声音落下,以其为中心顿时精神力扩散,镇压的周围不少人全都是神色一滞,脑海之中犹如雷劈一般,产生了无穷幻觉,身体僵硬在半空之间。
  
      在下一刻,杨甜的玉手一动,顿时一股吸引力从其之中传了出来,周围大量的寒玉丹全都是向着其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几个呼吸之后,杨甜的收获便是不小,站在半空之间,杨甜回过头,望着还是两手空空的孟凡,轻笑一声,一种惊人的魅力传出,淡淡的说道。
  
      “孟凡,不如我们在交易之外玩一个赌注吧,你可敢和我赌一赌,看谁得到的寒玉丹更多一些!”
  
      声音落下,伴随着杨甜的神色,周围不少人的目光全都是看了过来,眼神之中顿时多了一丝羡慕和嫉妒的神色。
  
      如此佳人竟然陪伴在孟凡的身旁,引得不少人都是口水直流,不过对于孟凡来说,却是有些无奈,不知道这个小妖女在打什么注意。
  
      上前一步,孟凡无奈的说道。
  
      “什么赌注?”
  
      “你输了嘛……以后要帮我做一件事情,任意什么,你赢了吧,我也是帮你做一件事情,任意所有!”
  
      天空之中,杨甜吐了吐舌头,抬起高傲的下巴,挑衅一般的看着孟凡。
  
      这般姿态,可是充满了魅惑,尤其是杨甜在其之后强调的是所有事情,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
  
      站在原地,孟凡的瞳孔一缩,和杨甜的眸子相对,沉默片刻,一字字的喝道。
  
      “不知道你搞什么鬼,但是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很少打赌,但是打赌之后,还从来没有输过,无论……是谁!”
  
      声音落下,透着一种无以伦比的自信!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