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无上神王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对峙

  
      我成功了!
  
      孟凡咧嘴一笑,血沫吐出,却是让场中所有人都是一阵心悸。望着天空之中的染血少年,所有人都是知道后者为了这一个约定,到底付出了多少。
  
      慕雨音的眸子一闪,银牙紧咬,俏脸显得苍白无比,却是久久没有说出话来!
  
      “好样的,不愧是我孤心傲的兄弟!”
  
      孤心傲大笑一声,眼神之中充满了赞叹之意,毫无疑问孤心傲的性格其身边很难有朋友。但是孟凡却是完全得到了孤心傲的认同,便是因为后者的性格竟然比他还要狂妄,还要执着!
  
      “是.......胜了了,不知道天寒宗将会是如何做!”
  
      站在原地,夏九幽却是神色有些难堪,毕竟如今孟凡这种作为可是犹如当众给予天寒宗一个耳光,并且极为响亮哪一种。
  
      要知道圣女在众人之间的想象可谓是不可战胜,如今却是败在后者的手中。
  
      毫无疑问,今日过后孟凡这两个字将会传遍整个四方域之中,不知道将会引得多大的轰动,小辈所见,尽数低头!
  
      在其周围,无数天寒宗的弟子这一刻满脸骇然,吃惊的看着天空之中的这一幕,却是久久说不出话来。孟凡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震撼了,打败了在他们心中近乎不可能打败的神话。
  
      那般摧枯拉朽的手段和战斗之中的强大身躯,足以震慑周围所有人,若不是有人亲眼看见孟凡是人类身躯的话,恐怕都会因为后者乃是太古魔兽的后代了!
  
      而那些来自于各大地方的王公贵族,也是统统石化在当场,凌海晨的嘴巴张大,却是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和绝对的实力一比,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显得苍白无力。
  
      天空之中,孟凡的身躯却是在下一刻从虚空而落,整个人鲜血喷出,要知道和慕雨音一战可谓是耗费了孟凡所有的元气,这一刻体内元气抽空,经脉爆碎,严重到了极点。
  
      不过这一切对于孟凡来说,却是值得。然而还没等后者的身躯摔在地面之上,在下一刻虚空之中出现了两道虚影,同时将孟凡接住。
  
      “哎呀,太重了,老夫可是要收费的!”
  
      “嗷呜!”
  
      “闭嘴你这个家伙!”
  
      “嗷呜!”
  
      一雀一龙,同时将孟凡的身躯接住,小黑伸出小舌头舔着孟凡的身上的鲜血,明亮的眼神之中透着一种心疼的光芒。自从跟随孟凡之后,小黑就是一直视作孟凡为父,用自己的身躯不停的拱着孟凡。
  
      望着这两个活宝,孟凡摇了摇头,轻轻的拍着小黑,示意自己没事。
  
      与此同时,孤心傲一步踏出,迅速的来到了孟凡的身前,直接将孟凡扶在了一块巨石之上。孤心傲的掌心一动,一颗五阶灵药直接塞入了孟凡的口中。
  
      这种恢复丹药可是极为珍贵,孤心傲用来压箱底的东西,强大的药效足以让濒死之人都是恢复生机。
  
      盘膝静坐,孟凡整个人在吃了一颗丹药之后,顿时恢复了一些气力,同时体内的逆神卷印记微微运转,在下一刻大量的天地元气都是向着孟凡的身躯挤压而去。
  
      肉眼可见,在孟凡身上一股浑厚的气息却是渐渐平稳下来,不由得让其周围所有人神色大变,这是何等修复身躯的能力!
  
      传闻在古籍之上的记载之中,唯有祖龙,不死凤凰等等强悍魔兽一族才能够做到,在几个呼吸之间恢复身躯伤势,强大的身躯犹如不死。
  
      虽然孟凡没有复原,但是不得不承认,其身躯却是犹如小强一般,拥有着强大无匹的恢复能力。
  
      这个家伙难道是太古魔兽的后代不成!
  
      在其周围,所有人的眼神之中全都是出现了一丝疑惑,这一刻也唯有这般心理猜测,才能够让他们震撼无匹的心中稍微平静。
  
      而慕雨音则是被众多天寒宗的长老围在中间,通过各自强大的元气度到其身躯之中,不由得让后者的银牙咬住嘴唇。
  
      要知道这三年以来,自己可一直都是这般,不过孟凡好像是没有这般待遇,甚至炼恢复伤势的时候还是要看着有没有人偷袭吧。
  
      这赫然就是两者之间的区别,而因为自己当初的一个决定,从而两人竟然再也无法可能成为朋友,后者更是对于天寒宗有一种难以想象的怨恨。不知不觉之间,慕雨音的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种后悔的感觉。
  
      慕雨音的银牙紧咬,一种苦涩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已然感觉后者的成就定然不会再次止步,而是会到达一个更加强悍的高度。再过三年,自己会不会连和他交手的资格都是没有?
  
      毕竟自己独自成长的鹰,将会飞的更高。
  
      就在下一刻,围所有人的神色一变,全都是感觉到场中孟凡体内一股更加磅礴的元气波动爆发出来。肉眼可见,孟凡虽然身躯不动,但是周围的空间却是一阵扭曲,本来干枯无比的气血这一刻陡然沸腾,奔流不止。
  
      这般动作,赫然是.......突破的预兆!
  
      望着眼前这一幕,所有人都是说不出话来,后者给予众人的带来的震撼简直不断,竟然在这种情况之下,突破了!
  
      元气波动,饶是孟凡也是心中微微一惊,旋即明白自己终于是到了突破的契机。
  
      心灵流转,孟凡一瞬间便是清楚,破元境巅峰可以将自己的气血保持在绝巅左右,然后融合空间,踏进自成空间那一步。而自己突破的契机赫然是因为自己打败了慕雨音,导致孟凡的精神枷锁打破。
  
      我辈修士,当遇杀便杀!
  
      三年以来,慕雨音一直是孟凡心中的一根刺,如今打败慕雨音,顿时让孟凡打破心境,这并非是本身的突破,而是自身无论是精神和身体都是打破枷锁,再次浴火化神。
  
      一声大吼之声从孟凡的嘴角之中发出,其体内的气血沸腾之下,纵然是孟凡如今伤势严重,但是却仍然有一种霸道的气息传遍周围,这般气息,赫然是破元境巅峰。
  
      双眸睁开,孟凡的双臂之间一股澎湃的气血涌动开来。想不到在这种时候自己竟然突破了,暴动的气血让孟凡恢复了行动能力,整个人霍然站起来,知道自己只要多加时日,那么恢复巅峰,甚至更强都是时间问题。
  
      天寒宗一行......终于是要结束了!
  
      抬起头,孟凡的目光和慕雨音相对,片刻之后四个字吐出,
  
      “好自为之!”
  
      声音落下,旋即转过身,孟凡一步向着山下走去,如今三年之约已然是办到了,在孟凡心中并没有任何遗憾留下。
  
      然而就在孟凡脚掌刚走出几步的一刹那,身后却是陡然传出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孟凡,请稍等一下!”
  
      这说话之人,赫然是天寒宗的首席长老,依水寒!
  
      望着后者的突然出现,这一刻整个场中都是寂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是看向依水寒,不知道后者将会如何去做。
  
      毕竟孟凡可是刚刚打败了天寒宗的圣女,这般做法,依然是挑战了天寒宗的威严。
  
      静静的转过身,孟凡的目光和依水寒相对,五指紧紧一握,同时缓缓的说道,
  
      “怎么,各位长老有何指教?”
  
      四目相对,依水寒苍老的脸庞这一刻却是有些阴沉,在其身后,众多天寒宗的长老站立,虽然不动但是无形之中却是有一种磅礴的压力向着孟凡袭来。
  
      “孟凡,我查看了你资料,听说你的父亲......是孟苍?”
  
      声音落下,不少天寒宗弟子的眼神全都是一颤,其中不少老人可是知道,在十多年前可是有一名内门之中的最强者,一剑动上京,实力非常,堪称小辈之中的第一人,堪比如今的慕雨音,可惜后来死掉了。
  
      瞳孔一缩,孟凡的面无表情,但是眼神之中却是出现了一丝冷冽,同时淡淡的说道,
  
      “不错!”
  
      点了点头,依水寒凝声说道,
  
      “这么说来。你也算是天寒宗的弟子,应该明白天寒宗的规矩,但凡是天寒宗子弟,都是收到过天寒宗的恩惠,所以必须要为宗门做出事情,孟凡,你现在很不错,不如留在天寒宗,如何?”
  
      声音落下,不由得让场中众人的神色一变,看来这应该是天寒宗抛出的橄榄枝了,一旦孟凡答应的话,怕是得到的绝对并非是一点点修炼资源而已。
  
      毕竟后者已然是展现出足够的天赋,甚至有希望在三年之内冲击混元境!
  
      闻言,孟凡的神色不动,脸庞之上却是浮现出一道淡淡的笑容,凝声说道,
  
      “我相信.......水寒长老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初应该是你派人将我和母亲感到山下的吧?”
  
      声音落下,却是让所有天寒宗长老的心中一颤,不少长老的眉头一皱,在其周围更是引起一片渲染大波。
  
      想不到这其中还有如此之事,而如今的孟凡成长到这般地步,这天寒宗倒是有一种自食恶果的感觉。
  
      依水寒的眉头一皱,当初的事情已经记得不太清了。
  
      不过却是知道,这符合天寒宗的做事风格。要知道当初孟苍身死,那么留下的孤儿寡母可是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留在山下反而是会占据着一些修炼资源。
  
      所以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将其赶了出去,而没有想到的是,曾经被赶出天寒宗的少年,再次回到这里之时,竟然拥有着这般成就!
  
      片刻之后,依水寒面色不动,淡淡的说道,
  
      “无论如何,你父亲当初是天寒宗的弟子,而自然也可以成为天寒宗的弟子,当初的事情宗门自然是有宗门的道理,孟凡,我希望你能够暂且留下在天寒宗之上,你要知道这样对你可是有着无穷的好处!”
  
      声音落下,周围一片哗然,不过孟凡的眼神却是冷冽一些,想不到后者如此轻易的便是提到了孟苍。
  
      要知道当初孟苍可是为了天寒宗尽心尽力,而后者对于他们两个人出手却是极为狠辣,不留余地。
  
      若不是天寒宗的决然,心兰的寒疾又怎么可能被寒疾所困那些年,然而对方并非是没有任何歉意,若自己并非是今日的孟凡,怕是早已经被轰碎下山了。
  
      孟凡轻笑一声,淡淡的说道,
  
      “抱歉了,依长老,在下有些事情,并不能够在这天寒山之上!”
  
      声音落下,依水寒的神色一变,眸子看着孟凡,半晌之后缓缓的说道,
  
      “孟凡,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可是和天寒宗有着不小的关系,无论是孟家还是易杨,都是天寒宗的人,你杀了他们我们可不会坐视不理的,若是你是天寒宗的人嘛,那一切好说,这只是自己的事情,但是若不是的话......”
  
      苍老的声音扩散,这一刻却是让所有人的神色一变,都能够感受到其话语之中不言而喻的寒意!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