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无上神王 > 第三百二十五章若水长相依

  
      轰!
  
      天元境强者一击是何等霸道,这一刻荒字级别的法门在天空之中扩散,肉眼可见虚空这一刻都是震动开来,整个天宗山的山峰都是陷入不断的震动之中。
  
      在这一击之下,简直就是遇神杀神,斩杀一切,以如今的孟凡根本无法抵抗住。
  
      然而站在半空之中,裂缝之间的孟凡的身形却是纹丝不动,一点伤势都是没有,不过其双眼却是死死的盯着眼前,在下一刻发出了一声犹如狼嚎一般的声音,
  
      “姐姐!”
  
      阴冷的声音在整个天地扩散,孟凡的身形一步踏出,手掌触及到在半空之中的一道虚影。不过这一刻这道虚影却是相当的虚弱,整个人的身上的波动都是渐渐消失,不过却是一副倾国倾城的容颜。
  
      瞬息之间,孟凡已然是明白过来,显然是若水依以身挡住了慕凌天的这一击,不过这一刻其灵魂力量却是已然到达了一个极为微弱的地步,眼看就是要......消散在整个天地之间!
  
      望着眼前这一幕,整个天寒宗上下全都是一片死寂,知道眼前这名女子就是孟凡身体之中的强者,不过却是以身换取了孟凡的性命,饶是慕凌天都是极为吃惊,愣在当场。
  
      要知道到达上五天的强者可是近乎神灵一般,每一个人对于自己都是极为珍惜,而眼前的女子却是甘愿为了孟凡放弃性命,挡住了自己的一击!
  
      “姐姐!”
  
      伸手抱住若水依残存的灵魂力量,孟凡这一刻望着后者的容颜,整个人却是痴了。
  
      想不到自己的天寒宗一行却是到达了如今的这般结果,五指轻轻的抚摸着若水依的脸庞,不过却是无法抓住了。
  
      四目相对,这一刻若水依却是淡淡的一笑,犹如桃花盛开一般,玉手轻轻的抬起,抚摸孟凡的脸庞,凝声说道,
  
      “不要哭!”
  
      不知不觉之间,在孟凡的眸子之中一滴泪水已然是留下,要知道在三年的时间之中,后者流血无数,杀人如麻,但是何尝流过泪水,如今却是缓缓的滴落眼泪。
  
      试图将孟凡脸庞之上的眼泪擦去,若水依如今却是办不到了,她整个人的灵魂力量都是已经是完全碎裂,在几个呼吸之后就会完全的消失在整个天地之间。
  
      牙关咬住嘴唇,孟凡这一刻甚至连话都难以说出,唯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若水依。若水依却是微微一笑,凝声说道,
  
      “我不后悔,孟凡,你曾经问过我来自于哪里,我告诉你,哪里叫做血轮海,是天地之间的禁区,太古异种的存在,在那里没有亲情,没有爱情,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有杀戮!”
  
      曾经孟凡无比想要知道的事情这一刻从若水依的口中吐出,却是让后者犹如刀子钻心一般,唯有紧紧的抱着若水依。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朋友,我从哪里成长,就知道杀戮,成长,变强。
  
      孟凡,我真的不希望你重复我的道路,可惜我知道你的志气,我无法劝你,只能够帮你,越是帮你,我就发现我……遇见你才是我一生之中最开心的事情,其实我每一次训练你看你痛苦的样子,我都......很高兴!”
  
      若水依的眸子静静的望着孟凡,眼神之中却是留露出一种从未显示过的柔情。
  
      三年的时间之中,两人生死与共,多次从生死之间历练出来,孟凡对于后者的感情亦师亦友,更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和若水依一同站在一起。
  
      然而在不知不觉之间,若水依其实也是喜欢上了这个倔强而执着的少年,从其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从未感受的情感。
  
      “你是一个蛋!”
  
      “孟凡,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
  
      “姐姐,助我!”
  
      三年时间,一幕幕的画面从两人的脑海之中划过,这一刻若水依却是有一种心满意足的笑容,五指伸出,试图去握着孟凡的脸庞,感受其温度,不过却是......难以握住了。
  
      后者的躯体在天地之间却是越来越飘渺,简直就是马上要化为无形一般。望着眼前的孟凡,若水依却是始终一脸笑容,除此之外,唯有那么眸子之中浓浓的不舍。
  
      孟凡,我愿意为你倾尽所有,只为看陪你一同修炼,看那江山入画!
  
      孟凡,我愿意为你走遍人间,只为你能够开心快乐,永保性命容颜!
  
      孟凡,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只为能够与你一同变老,感受夕阳暮!
  
      可惜.......一切都不能够了!
  
      若水依轻轻的一笑,在笑容定格的那一刹那,整个人都是开始消失在孟凡的怀抱之中,所有的元气波动和灵魂都是顷刻之间消失,唯有定格在孟凡眼前的笑容。
  
      我左手是天地之间你不断修炼的等待,右手是年华里真爱你的永恒誓言!
  
      若水长相依,在你身旁,一切就是......足够!
  
      在下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是全部消失,若水依的笑容同时都是离开了孟凡的怀抱之中,唯有一颗黑色的珠子,上面化为无数道裂痕!
  
      “吼啊!”
  
      这一刻从孟凡的喉咙之中发出一声嘶吼,五指紧握着这一颗珠子,却是再也感受不到那股熟悉的波动,那美妙的容颜。
  
      “天寒宗,我孟凡发誓,终于有一天我会推到这天寒山,血染这天寒宗,斩杀你慕凌天!”
  
      阴冷的声音在整个天空之中扩散,这一刻整个场中都是寂静下来,任凭是谁都能够感受到从孟凡身上透出的那种无比暴戾的气息,后者这一刻犹如一尊远古狂人一般,散发的声音让人颤动,骇人心魄!
  
      ”孟凡!”
  
      望着天空之中的这一幕,无数人的心头震动,连话都是说不出来,想不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演变成为这样。
  
      所有人都是不敢质疑孟凡口中说的话,要知道后者展现出来的天赋已经足以证明了他的实力,若是今日离开,怕是会让整个天寒宗都是寝食难安。
  
      “你没有机会了!”
  
      慕凌天冷漠的喝道,这一刻纵然是他的眼神之中也不由得出现了一丝震惊,被孟凡的那股滔天的戾气而有些恐惧。
  
      在下一刻大手一挥,一道巨掌凌空拍下,就是要直接斩杀孟凡,仿佛苍穹一般,镇压一切。
  
      “慕凌天,你竟然违背你说的话!”
  
      孤心傲大吼一声,宛如疯狂一般,想不到一尊天元境的强者也会失言,再次对于孟凡悍然出手。
  
      所有天寒宗弟子也是大吃一惊,要知道后者在天寒宗之上可一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一向是说一不二,然而却是当众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不由得让整个场中一片哗然。
  
      然而慕凌天却是冷笑一声,要知道虽然他直接违背了之前说过的话,不过却是存在着对于孟凡必杀的意思。
  
      无他,刚才孟凡爆发出来的戾气虽然让他不屑,但是却是同样是心中有着难以掩饰的不安。
  
      这种存在,还是直接抹杀的好!
  
      在这一掌之下,一股泯灭一切的气浪扑面而来,孟凡却是面无表情,这一刻生死都是不重要了。五指紧握着手中的珠子,孟凡一人站起,掌心一动,在其手中却是多出一物。
  
      只是一块精致的小牌,不过上面却是写着两个字,断魂!
  
      断魂牌,来自于神秘禁区之物断魂牌!
  
      掌心一动,孟凡仅存的元气波动在下一刻融入牌子之中,肉眼可见后者身上却是被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所笼罩开来,饶是慕凌天也是神色微微一变。
  
      “那是什么!”
  
      一瞬间,站在原地的依水寒和众多的天寒宗长老不由得大吃一惊,要知道孟凡身上散发的气息可是让他们这些老怪物都是觉得无比可怕,仿佛是一尊恶魔出世。
  
      “貌似是......一种献祭手段!"
  
      夏九幽的全身大震,五指紧握,不敢相信的看着场中。
  
      在下一刻天空之中的孟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衰老下去,整个人的头发都是开始渐渐的变白,开始是一缕,后来是一片,在后来头顶之上的头发都是顷刻之间变白。
  
      以生命献祭,吸纳断魂牌之中的力量!
  
      孟凡整个人站在虚空之中,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的力量却是直接扩散开来,这股力量邪恶至极,大量的抽取孟凡体内的寿元。
  
      要知道孟凡是破元境强者,足以保证在百年的时间之中气血无比强大,甚至突破混元之后会有些千岁的寿命。
  
      但是如今在这断魂牌的抽取之下,却是让孟凡这些寿命统统是化为虚无,这种手段不可谓不狠辣,简直就是自残一般。
  
      不过在下一刻孟凡的掌心一动,一手抓住断环牌,一手直接一掌轰击出去。
  
      这般付出寿元换来的力量却是恐怖无匹,虚空一道掌印出现,犹如流星一般的和天空之中的慕凌天的手印撞击在一起。
  
      碰!
  
      肉眼可见,整个凌云峰在这一撞之下都是崩碎开来,在强大的气浪之下,甚至那些天寒宗的长老都是来不及反应,眼睁睁的看着无数天寒宗弟子被直接吸纳进入其中,连惨叫之声都是没有发出,便是化为粉碎!
  
      耗尽百年寿命,只为换来这一掌之力!
  
      这一刻在孟凡的眼神之中却是没有任何犹豫,白发飘舞,唯有无尽的冷冽在脸庞之上涌动,在震动的力量之下,饶是在半空之中的慕凌天这一刻也是身形退后一步。
  
      要知道后者可是到达了天元境的地步,不过在仓促之下却是根本无法对抗孟凡这近乎耗尽所有寿元换来的一掌。
  
      肉眼可见,在崩碎的天寒山之上,其身躯直接将地面撞击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而在电光火石之间,在天空之中的孤心傲却是同时出手,直接抓住了孟凡,一股空间之力从其体内发出,直接恢复了裂缝之前的运转。
  
      要知道慕凌天这一刻也是在恢复伤势,失去了对于空间裂缝的压制,在这般机会之下,孤心傲可是没有任何犹豫,纵然是双手崩裂,却是凭借着身躯强行支撑着空间裂痕的运转。
  
      肉眼可见在天空之中的空间裂痕,却是….缓缓消失!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