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无上神王 > 第六百一十一章 问鼎四方

  字字如雷,响彻整个山峰之中,仿佛是一尊神灵在宣判法则一般,让整个天寒山所有人都是震动开来,扩散的声浪久久不散,震动人心。
  要知道如今聚集在这里的可是来自于四方域的各大势力,皆是心神震动,目光之中的骇然难以想象。
  想不到昔日的庞然大物天寒宗竟然是真的倒下了,要知道后者的威严可是弥漫整个四方域足足千年,然而这一刻却是被孟凡一手亲自颠覆,后者貌似只是花费数年的时间,却是取得了难以想象的战力。
  曾经何时,谁曾知道眼前的孟凡有着这般霸道的手段,而如今后者的成长竟然是足足征服了天地万域之中的其中一域,虽然四方域地处极端,和真正的核心区域相比实在是相差太多。
  但是要知道如今孟凡的年纪也只是在二十岁出头,可以成长的空间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日后稳定玄元境也并非是虚妄。伴随着声音的落下,所有天寒宗之人皆是一脸死寂,充满了骇然和失落,不过更多的人明白如今孟凡的举动已然是算是仁慈了。
  毕竟凭借着天寒宗这些年的作为,孟凡发动一场大屠杀都是不为过,而如今只是针对长老级别的强者,也算是对于普通弟子的一个交待,并没有妄动杀戮。
  “孟凡,天寒宗的宗门传承千年,今日一败,可以死,但是却不可以散,你杀了我们吧!”
  场中,一道冰冷的声音落下,赫然是来自于慕雨音,后者的面色苍白,银牙咬住红唇,任由着鲜血留下,不过手中的长剑却是遥指孟凡。不过如今想要和孟凡碰撞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怕是场中的风残等人就是足以撕碎他,根本不同之前。
  抬起头,孟凡冷冷的一笑,缓缓的说道,
  “你认为,现在还有人愿意追随你死么?”
  声音落下,顿时让慕雨音的身体一颤,目光环视周围,这一刻所有天寒宗的弟子和长老莫不是纷纷避开目光,有的甚至是躲避开来,而是向着孟凡等人摇尾乞怜。
  毕竟他们不是暗卫,如今大势已去,这些长老第一个反应就是保住性命,还那里有什么对于宗门的忠诚度,莫不是统统向着孟凡等人示好,一脸尴尬和赔笑。
  看到这一幕,再想到之前暗卫众上山的那一刹那,慕雨音长叹一声,清楚的明白天寒山败可并不是单单因为慕凌天,如今的孟凡太过强大了,不单单是个人站战力到达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在其之下的诸多帮手更是一个比一个凶悍,视死如归,和天寒宗剩下这些绝大部分的长老简直是天地差别,不由得让慕雨音一口鲜血喷出,身体摇摇欲坠,同时一字字的说道,
  “孟凡,你灭了天寒宗,但是我....会终生和你为敌的,你杀我父,必须要偿还!”
  “哦!”
  看了一眼慕雨音,孟凡大笑一声,牵动伤口流血,经脉碎裂,却是缓缓的说道,
  “是啊,杀人偿命,不过请问姐姐的性命谁来偿还,暗卫的性命谁来偿还,你父亲自己,够么?”
  最后两个字落下,犹如洪钟,带着一种淡淡的质问,不由得让慕雨音的娇躯一颤,一个字都是难以吐出。
  而在其周围所有人都是摇了摇头,昔日那一幕可是众人可是谁都记得,若不是当日天寒宗太过霸道,也不至于落得今日这种下场。
  可惜,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如今整个天寒宗所有人的生死都是被孟凡掌控其中,一言可可以让众人全部覆灭。在下一刻,孟凡没有理会慕雨音,而是直接在小黑等人的帮助之下,离开了这天寒山。
  如今伤势严重,几句话孟凡已然是强撑,自然是极其需要静养,伴随着孟凡离开,小黑等人也是纷纷而动,不过看向慕雨音和天寒宗等人可是没有任何怜悯之意。
  若是可以的话,包括孤心傲都是想要强行出手,将这里一切灭杀,不过可惜既然孟凡已然说出那般话语,那么众人也不会有任何阻止,同时无条件的选择听从命令。
  不过剩下的风残等人可是没有那么仁慈,直接开始对于所有天寒宗长老进行拘禁,任何反抗一打压,所有暗卫众和各大势力之人皆是完全控制整个天寒山各大出处,防止一切意外发生。
  以慕雨音为首等众多的天寒山长老都是被完全的关押起来,就是之前天寒宗关押众人的寒潭,这地方一直以来天寒宗整合四方域,可是让无数反抗他们的都是镇压在这里。
  这一举不可谓算是自作自受,让这些昔日高高在上,自认为在苍生之上的老爷们全部都是享受了那种刺骨的冰冷,足以让骨髓一寸寸冻僵。
  整个天寒宗在孟凡的一言之下可谓是彻底崩塌,足足几日的时间,昔日的天寒宗可谓是彻底的烟消云散,所有天寒宗的长老全部被扣押,弟子更是疏导猢狲散,被迅速的撤离开来。
  而这般消息更是飞快的传遍整个四方域,在刹那之间就是犹如陨石砸入河水一般,掀起了剧烈的震动,如今整个四方域所哟势力都是在谈论一个名字,就是孟凡。
  要知道后者三年之前已经是名动四方,但是如今一战竟然是将天寒宗彻底的拉下神坛,完全打败,在这种惊人的战力之下已然是让所有人明白如今的四方域可谓是彻底的变天了,一尊崛起的强者将会重新成为整个四方域的最强霸主,赫然便是孟凡。
  问鼎四方,完全实现三年之前的诺言,整个天寒宗覆灭,慕凌天身死,天寒山崩溃,甚至是这般消息都不单单只是在四方域之中流传,近乎是孟凡的名头都是已然是到达了以四方域为中心的其他区域。
  后者的霸道和战力已然是成为年轻一代的神话一般,让无数年轻一辈之人向往无比,甚至是....崇拜!
  数日时间,整个四方域都是出于地震之中,不知道多少人都是谈论着如何应付着天寒宗。然而在天寒山之上却是一片平和,这一刻却是已然并没有之前的雄伟,近乎是近十万弟子都是被完全驱逐出去,留下这里的唯有暗卫和各大势力之人。
  这些人都是并没有离开天寒宗,毕竟如今局势刚刚稳定,还有很多天寒宗的残余之人并不甘心就是如此被灭。所有人可是不希望到手的大好局面被彻底改变,自然是需要加紧一切,扫除任何天寒宗留下的影响力。
  所以包括孟凡都是坐镇在昔日的天寒山之中,接手关于这里的一切,一尊繁衍千年的宗门想要彻底掌控,这的确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之前务必繁琐,不过对于孟凡来说却是一切交给林唐等。
  有着凌黛幽,林唐这些对于管理有着极大天赋的家伙,孟凡也不愁天寒宗会掀起什么风浪。
  而后者则是静静的将自己封闭在一处昔日天寒宗的洞天福地之中,幽静的大殿之间,周围摆设雅致,房间之中一处鼎炉散发着青烟,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而这一刻在大殿的中心之处,孟凡**上身,静坐在一处蒲团之上,一动不动,肌肉之上散发出一种惊人的力量运转。
  犹如老僧入定,足足七日的时间,都是这么静坐在原地,用来恢复伤势。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在孟凡周围的天地能量骤然一动,旋即是疯狂的向着后者的身形挤压过去。
  孟凡低吼一声,全身扩散,在刹那之间犹如一头真龙一般,散发出来一种恐怖无匹的气息,周围所有的元气能量都是集中在孟凡的身躯之中,化为几用。
  吱嘎,吱嘎!
  全身上下发出响动,孟凡任由着骨头撞击,刚猛的气息四溢,同时霍然睁开双眼。足足沉寂了足足七日的时间,但是孟凡才算是真正的有着力气恢复过来,然而在这一刻神色之间却是出现了一道阴霾。
  因为这一次孟凡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和之前不同,若是往常孟凡受到这种伤势的话,那么就算是严重到达了极点,但是孟凡也是能够迅速的恢复,直至如同不死小强一般。
  但是如今纵然是孟凡的身体已然是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竟然是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力量之中有着一丝奇异的感觉,仿佛是有着什么缺失一般,足足数日时间,有着这东西的牵制之下,让孟凡都是无法恢复过来。
  如今的实力也只是恢复在三成左右,这对于孟凡来说简直是难以想象的,沉默片刻,孟凡缓缓的吐出两个字,
  “神伤!”
  声音落下,饶是孟凡的瞳孔也是一缩,在下一刻伸手入怀,直接将一尊小塔给拿了出来,
  “给我滚出来!”
  语气无比粗暴,同时孟凡一拳砸在上面,在下一刻大殿之中闪现出来小天的人影,后者一脸无辜的看着孟凡,干笑着说道,
  “咳咳,干嘛这么粗暴,不错,你现在的伤势的确是神伤!”
  得到小天的肯定,不由得让孟凡五指一握,清楚的明白这可是无比的麻烦,或者应该说....就是致命的威胁。要知道所谓神伤,就是永久伤害,按照古籍记载,就算是神灵遇到都是极为麻烦。
  无论是修炼者多强都是难以抹除,就算是提升境界都是强行留在修炼者的体内,在战斗和晋升之中乃是一个无比致命的威胁。
  而孟凡之前就是有过灵魂伤势,寿命不到二十年,在一番大战之中纵然是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却是牵动体内所有的气机,导致孟凡的灵魂伤势更加严重,留下了这道神伤。
  一旦修炼者体内有神伤,除非是真正有着逆天神药,否则的话神伤不好,轻则会限制修炼者一生无法突破,重则就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之中就是直接烟消云散,化为粉碎。
  想到这里,孟凡的嘴角抽搐一下,不过在下一刻却是并没有理会,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小天,一字字的问道,
  “你是不是....早已经知道禁区为了什么对付我的事情!”
  字字如电,同时已然是带有着一种莫大的杀机,在下一刻整个大殿之间都是在刹那凝固开来,仿佛世间和空间在孟凡一问之下都是骤然停止,有一种惊人的寒意,封印天地之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