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权谋:升迁有道 > _权谋第2054章

      一个看上去40多岁的女人,管教给她搜身,蒙铃她们在边上看着,谁也不说话,管教关上了门,嘱咐了几句,又把那道大铁门关上了。
  
      第一个凑过去的是她们屋里的号头男人婆,那个新进来的女人叫李彤彤,她看人的目光极为呆滞,男人婆过去问她:“什么事进来的。”
  
      她只是傻笑,男人婆对这样的重刑犯是有点胆怯的,这种人有很多会拼命,过去就有这样一个重刑犯,号头给她吃了一顿杀威棒,没想到最后让那个重刑犯半夜给勒死了。
  
      所以今天男人婆有点不知道该不该给她立个规矩,蒙铃一看这样子,也不希望让这新人受罚,就忙对空姐马小玲说:“你给她拿下被和拖鞋”。
  
      马小玲就翻出一套过去犯人留下的被褥递给她,她也不接,只是冷冷的看着马小玲,马小玲就感觉到自己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了,放下了东西,赶忙退回来。
  
      蒙铃在这里呆了几个月,这些来来走走的人,她早就不再对她们发生了什么有所好奇,只是有时候号里的人会循例问一问都是什么事进来的,蒙铃也就是一听一过。
  
      直到后来,这新犯人才慢慢的说起了话,她竟然突然蹦出了一句流利的英语,这让蒙铃对她产生了兴趣,这里的人,有文化的还是少的,大部分都是大老粗,有点文化的又都不合群,看不上那些没文化的。
  
      其实蒙铃真的觉得没有必要,不管你念了多少年的书,你进来了,就和那些没念过书的人一样,都被人们称作是“犯罪嫌疑人”。这女人原来是一个学校的英语老师,后来因为和别的男人偷情被发现了,情人受不了眼里,要和她分手,她一时想不开,晚上就找到了那个情人,用一把菜刀,把人家杀了。
  
      下午管教带着劳动号来打饭,这女人就正坐在炕板上,男人婆逗她,“哎,你看那个劳动号帅不帅?”
  
      这新犯人抬起头,眼中又有了光芒,看着劳动号回答男人婆:“帅!”。
  
      男人婆窃笑,估摸着这女人有花痴,就见她盯着劳动号突然大喊一声,“二哥!”。
  
      管教往屋里看了一眼,问,“谁喊的?”
  
      这女人没说话,蒙铃她们也没有人回答,这个女管教是新来的,蒙铃来时她还没在这工作,她们这批管教年岁都不大,应该是从学校毕业不久就分到了这,脸上还没完全脱了稚气。管教见没人回答她,没说什么,让劳动号继续给蒙铃她们屋打饭,那个心来的女人不合时宜的又喊了一声“二哥!”
  
      管教这回看见了,就是坐在炕板上头发蓬乱的这个女人喊的,管教眼睛一瞪,问“谁是你二哥?!”。
  
      这新来女人也不回答,还是痴痴地看着劳动号,好像在期待他能应她一声,管教喝令她一次:“不准喊了”,以后继续往前走去给别的屋打饭。
  
      就在这时,蒙铃没来得及没能捂住这女人的嘴,她又是一声破天荒的喊了一声:“二哥!”
  
      这就彻底激怒了管教,管教回过来看着她,问她:“你要干什么?”
  
      这女人突然发了疯似的冲到门口,指着管教的鼻子破口大骂,蒙铃她们一看情况不好,马上也冲到门口,在这女人的后面指着她的脑袋,想告诉管教,她这里不正常。
  
      可能这管教也没经历过这阵势,竟然站在那气得说不出话,扭头走了,十多分钟后,管教回来了,带回来一个男管教和一个所里的领导,开了门,屋里的人除了这新来的女人之外,其他人都知道,她这回要受罪了,这是要给她上镣子了。
  
      管教一开门,这女人就冲了上去,被男管教一把按住,把她提到炕板上开始打镣子,蒙铃她们以为亢奋的新犯人还会硬朗的无所顾忌,可她软了,她不停地说着“我错了”。
  
      她可能知道上镣子意味着什么,她活动不再自如了,管教也不理她,上完了镣子,这新人突然说了一句震翻全屋的话,这句话也逗乐了那个女管教,她抬起头用乞求的目光看着男管教,说:“我错了,你放了我,我和你搞对象”。
  
      男管教听了哭笑不得,告诉她把嘴闭上,大铁门又被关上了。
  
      被打上镣子以后,这女人还是不消停,尤其一到了半夜,是她最亢奋的时候,弄得屋里的人睡不好觉,挨着她睡的一个叫李霞的,就凑过来和蒙铃说:“蒙铃妹妹,她这么闹我睡不好,刚才还抽冷子给我来一下,倒是不怎么疼,但是吓我一跳,我的神经都绷着呢,能不能帮我和管教说一声,想想办法。”
  
      蒙铃看了一眼李霞,点了点头,心想,没有一个死刑犯是因为挨着她的人闹才睡不好觉,除了李霞。
  
      她和蒙铃说完又回到了那疯女人身边,这李霞真比进来的时候胖了不少,脸也圆了,屁股也大了,刚进来时她可没这么精神,李霞是一个贩毒头子,自己也没能逃出毒品的魔爪,吸毒吸的让她瘦的皮包骨头,连门牙都没了,更别提身上有多少烂肉了,她来了两月,这两月里她毒也戒了,生活也规律了,自然也就胖了起来。
  
      李霞在外面时,也是一个很风光的人物,死刑的判决下来以后,她自己说过,这辈子没有什么她没享受过的了,知足了。死刑犯能把话说得这么轻松的可能也只有李霞一人,蒙铃曾今问过她:“你不想你闺女么,就这么走了不惦记她么?”
  
      李霞说,“蒙铃妹妹,我只有死,我不死怎么办?如果真给我判个无期,这辈子我没管过我闺女,20多年以后出来了,让我闺女养我?”
  
      这话听了让蒙铃觉得心酸,却也不无道理,至少虽然没做过母亲,但也能理解她的想法的。
  
      前几天李霞开庭看见自己的闺女了,别的母亲在这一刻看见了自己的女儿可能会哭天抢地的,但是李霞没有,她看见自己女儿后第一句话是:“闺女,这,妈在这呢!”,脸上还挂着笑容。
  
      蒙铃还听说李霞最厉害的一件事,就是关于她闺女的,李霞以前和一个港商在一起,人家有家有室,她也不在乎,李霞怀她闺女的时候,一直到7个月了她才发现自己肚子大了,因为女人如果吸毒的话,月经是不正常的,以至于7个月没来过她也没发现这是她怀孕了。
  
      知道自己大了肚子,港商陪她去医院,李霞和医生说不想要这个孩子。因为她知道,港商不会管这个孩子,她每天喝酒、抽烟、吸毒,这孩子生出来也不会健康,况且,她自己也没有精力去照顾孩子,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是什么路,她不想让孩子一生出来就没了家,没了妈。
  
      医生看了看李霞,又看了看港商,说,“早干嘛去了,都7个月了,才说不要,不赶趟了!”
  
      李霞这见过大世面的人一听医生这么说,也没说什么,心想,那就生吧!生完孩子第二天李霞就出院了,没有人帮她带孩子,她就抱着孩子去了迪厅,她的朋友看见她问她:“你这从哪蹦了一个孩子出来,谁家的?”
  
      李霞骄傲地说,“我家的啊!我闺女!”
  
      她的这些朋友无不震惊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的肚子,感情他们也一直没发现李霞的异样。白天李霞要出去忙自己的事,她就把孩子放在大洗衣盆里,孩子也不哭不闹,天天等着她回来,当然了,那么小的孩子有怨气也是说不出来的。孩子生出来后一直很健康,长到现在为止也很聪明伶俐。
  
      李霞进来以后,她的父母一直帮她带孩子,她总是和屋里的人说她闺女学习好,其他的不多说,也许是因为,其他的她也不了解。李霞的精神状态一点也不像个死刑犯,每天该怎么过还怎么过。这让我极其佩服,死刑犯蒙铃也见过很多,她们都是惶惶不可终日,有的成宿成宿不睡觉,有的火大了会得一场病,也有的愁得一夜白了头。
  
      蒙铃能理解她们,蒙铃能想到,等死的滋味,那要比有人一下要了你的命难熬得多,因为你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有人进来带走你去执行死刑,可能真有管教开了门,叫到她们的名字要带走她们时,她们一颗悬着的心也就落了地,表情照比等待的这些日子也释然得多。
  
      蒙铃一直以为,李霞真像她说的,没什么遗憾了,直到有一天,她回来兴奋地和蒙铃说:“妹妹,政府同意了,过几天就能来!”
  
      蒙铃不解地看着她,问她:“同意什么了?谁要来?”
  
      她一龇牙说,“牙医呀!给我镶牙呀!管教问我还有什么遗憾的么,我说我就想把我这俩门牙镶上,也好有个全尸。
  
      管教说和领导商量,今天告诉我行了!太好了!”
  
      蒙铃看着她灿烂的笑容,也陪着她笑了。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