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武意天下 > 第290章 大显神功
许少儒自然不是尤萱和杨霸天二人任何一人的对手,可以说,他与他们二人武功差的太远。
  
  宗殷“哼”了一笑,冷冷道:“如今我们所有的力量都还对付不了你们,那也不要紧。我只要挡住你,另外一个,爱去哪去哪。我想皇宫里肯定也会有大批高手等着你。”
  
  杨霸天点了点头,算是赞成宗殷的话,道:“你说的是,只不过他们还有没有像太极剑阵这样的力量,来挡我就不知道。太阴君,这里就交给你了。”
  
  尤萱点了点头,神情漠然,显得镇定,觉得太极剑阵在她眼里,不算什么事。
  
  宗殷自知有这个女人在,挡不住杨霸天,带着余下七名师兄弟以八卦阵势围住了尤萱。
  
  杨霸天则向前走去,眼神深邃,像是眼前已经没有人可以挡住他一样。
  
  许少儒不能让他前进,拔出阴阳剑,就冲了过去。但是就在这时,杨霸天身形一闪,消失在当场。
  
  “好快!”许少儒惊讶道。他知道杨霸天现在已经进了皇宫。
  
  至于侍卫首领见此,更是大惊道:“他人呢?”
  
  北京城中,两条街的交叉口,有两人正对面的站着。他们一老一少,老的笑眯眯的,拿着一把长剑;少的神情冷峻,不苟言笑,透露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拿着一把断剑。他们是张恒和纪熊。
  
  街上已经没有了人影,地上散落着一地的东西,想是城中百姓闻变,惊慌失措的逃回了各自的家里,才来不及收拾自己的东西。
  
  一阵风吹过,吹起地上的树叶,周围的空气,骤然变冷了起来。
  
  张恒也感受到了周围空气的变化,只是看着纪熊手里的断剑,很是好奇,道:“小娃娃,你的剑怎么断了?”
  
  放在以前,要是别人叫他小娃娃,纪熊一定恼怒了,但是现在他似乎很淡定,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道:“没什么,只是还没长高。觉得剑太长,很是碍事,所以把这把寒冰剑这断了些。”
  
  张恒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语,觉得很是新鲜,但又觉得可惜,毕竟他看得出来纪熊手里的剑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宝剑,道:“不觉得可惜吗?好歹也是一把宝剑。”
  
  “可惜什么?”纪熊道:“宝剑的话,就算断了,也是一把宝剑,若是说,这宝剑断了,就不是宝剑了,说明它本来就不是宝剑。”
  
  张恒被这说法折服了,道:“说得好。看来你不但小小年纪武功高,连想法也与别人不一样。也难怪会成为幻月神教的左护法。”
  
  “什么也别说了。”纪熊显得不耐烦了,道:“速战速决吧。我们教主还等着杀皇帝呢?”
  
  张恒皱了皱眉,道:“你当真认为你们可以杀得了皇帝?”
  
  纪熊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说着,手里的剑插在地上,道:“千里冰封。”一层冰层迅速蔓延开去。一下子就冻住了街道和街道旁的房屋。
  
  房屋里还有人,见此,也是不由得惊声尖叫。
  
  张恒知道这是纪熊的绝招,冰封这里,然后可以使用这里的冰攻击自己。他警惕的看着纪熊,观察着地上的冰。果然不出张恒所料,脚底的冰层突然生出冰刺。就在那一刻,张恒身子腾空而起,躲过了冰刺。
  
  就在张恒落地的时候,底下的冰层,有生出一根冰刺,冰刺上又生出另一根冰刺。他吃了一惊,手里的剑不断飞舞,斩断了生出的冰刺。
  
  张恒想再次落地,但是,脚下又生出冰刺,令他落不得脚。他只能在冰刺生出的时候,用手里的剑撑起,然后腾起身子,就这么一撑一腾之间,张恒已经到了街边的屋顶。
  
  纪熊见此招不行,道:“别以为逃到屋顶,我就奈何不了你,要知道,只要有冰的地方,就是我的地盘。”又说道:“冰牢。”
  
  就在这时,张恒面前突然生出一道比他还要高的冰柱。这让他好生奇怪,不由得眉头一皱,道:“什么东西?”但他知道危险,身子就要向后退去。
  
  但是,张恒的身后突然也生出一道冰柱,算是堵住了他的退路。他只得绕过冰柱,不过,眼前又是一道冰柱。他吃了一惊,并且看到了他四周凸起了一道道冰柱,似乎要围住他。他一下就明白了,身形一闪,穿过两道冰柱的缝隙之间,就要逃过去。
  
  纪熊看在眼里,怎能让张恒就此逃脱。
  
  就在张恒逃走的瞬间,他的身子两边,各凸起了一道冰柱。他大惊失色,脚下展开轻功飞快地在房顶上跑去。但是两边的冰柱,却像跟屁虫一样,甩不掉。他跑过了一座房顶,又跳到另一道房顶跑。但是,面前的房顶突然生出一道冰墙,堵住了他的去路。他知道过不去,当机立断,要从此处跳下来,却已经不能够了,因为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一道冰墙堵住了他的退路。并且,他的两边也各凸起一道冰墙。
  
  现在,张恒算是被围住了。唯一的出口自然是他的头顶,不过,这唯一的出口他也逃不过去,因为冰墙上头,生出冰刺,他要是不想头顶开花,就只能待在这里。当然,他肯定不会坐以待毙,手中的剑一挥舞,面前的冰墙立马出了一个大洞。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大洞一下子就补上了。他皱了皱眉,心想:“这么邪门?”
  
  突然,张恒感觉到脚底透心凉,他往下一下,不由得大惊,双脚已被冰冻住,而且他尽管使出力气来,也无济于事,因为他一旦拨出脚来,又被并冻住。这一下,他算是领教了纪熊的厉害。
  
  难道真没有退路了吗,那倒是未必,路就在张恒的脚下。屋顶是有瓦片铺盖,人只要在上面一用力跺脚,就会掉下去。自然他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他使劲的跺了一下脚,屋顶似乎被冻住,变得坚硬无比。这一跺下去,还根本就跺不下去。
  
  不过,张恒毕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如今武功在华山派,当时第一,自然厉害。他使出功力,运劲于脚,再次一跺,脚下的冰碎裂,屋顶再也承受不住。人连着冰墙一柄掉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自然是有人的,见此不由得吓得大叫。
  
  屋里面张恒却对主人家道:“不好意思,把你家房顶弄破了。我向你们陪个不是。”
  
  屋里主人此时吓住了,哪里敢答话。
  
  纪熊见张恒逃过一劫,也皱了皱眉,心道:“可惜。”随即又说道:“冰翅。”
  
  “噗呲。”
  
  纪熊的背后突然生出一对冰翅。冰翅一扇一扇的,让纪熊身子腾空而起。此时的纪熊,就像一只飞鸟一样,似乎可以在天空中自由飞行。然后他扑扇着翅膀,对着张恒掉下去的那间屋子。
  
  突然,一扇一扇的冰翅生出无数冰刺,对着张恒的那间屋子飞去。
  
  冰刺的破空之声,冰刺与屋子墙壁的碰触之声,屋子里人的叫声,如此等等的声音,相互交错在一起。
  
  很快,屋子的梁柱被冰刺击坏。
  
  “噗通。”
  
  那是房子塌掉的声音。
  
  “啊……”
  
  那是屋子里人的惊叫声,以及受伤的哭叫声。
  
  “这可了不得。”屋子里的张恒显然没有被纪熊这一招给击垮,听着声音,也感觉不出他有受伤。
  
  纪熊显然不肯放过这样的攻击机会,无数的冰刺向坍塌的的屋子里飞去。他想屋子已经塌掉,张恒被压在里面,身子不能躲闪,如此一来,他必败无疑。
  
  屋子的废墟之下已经有人受伤,但不是张恒的。尽管张恒的身子受到限制,但是,似乎依然伤不了他。
  
  如此,纪熊攻击了一盏茶的时间,方停止,此时的他,小脸红扑扑的,似乎耗费了一些功力。
  
  就在这时,瓦砾之下伸出一只手来。纪熊皱了皱眉,没有再进行攻击,只是静静的看着,神色冷峻。
  
  这只手翻开瓦砾,从中爬出一个人来,这个人灰头土脸,狼狈之极,额头还渗出了血,已然受了伤。他自然就是张恒。
  
  接着,从张恒爬出来的地方,陆陆续续的出来几个人,这几个人哭噎着,还受了伤。
  
  “你们走吧,暂时别回来。”张恒没有了刚才笑意,有的是严肃和认真。
  
  这几个人带着恨意看了二人一眼,然后一瘸一拐的走了开去。
  
  张恒像是知道纪熊不会攻击自己一样,对着四周叫道:“屋子有人,去别处躲避。否则被我们误伤,也只能自认倒霉。”
  
  十字街道两边的居民房中陆陆续续出来了好些人,他们很快走的一干二净。
  
  现场,只剩下了两个人,他们互相看着对方,谁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寂静无声,只看见地上的冰冒出徐徐白气,气氛显得诡异。
  
  张恒道:“刚才你有本事杀死我,为什么不出手?”
  
  “我出不出手,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你管不着。”纪熊毫不客气的说道。
  
  张恒微微一笑,道:“好好好,现在就让我们接着大干一场吧。”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