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一念永恒 > 第五十章 诡异庭院
    在这宅子大门打开的刹那,杜凌菲三人立刻警惕的看去,白纯心底紧张,更是拿出一大把符纸贴在身前,全身噼里啪啦的一顿乱响。
  
      那出现的身影,手中提着一个灯笼,站在打开的大门内,整个身子似与黑暗融合在一起,幽幽的望着三人。
  
      “三位暮色中来我落陈家族,不知有何事。”
  
      在那灯笼昏暗的光芒中,三人依稀看清这是一个青年,他目光平静,面色苍白,仿佛没有任何血色,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袍。
  
      看到有人出现,冯炎与杜凌菲都松了口气,之前的那种此地阴森的感觉虽然还在,可却少了很多。
  
      “这位道友,我等三人是灵溪宗弟子,此番拜访,有要事问询。”冯炎抱拳开口。
  
      杜凌菲这才注意到白纯身上那一层层防护光幕,眉头皱起。
  
      白纯没注意杜凌菲,他也不知为什么,这宅子也好,走出的青年也罢,都让他有强烈的危机感。
  
      “原来是灵溪宗的道友,那么就进来详谈吧……”青年平缓开口,在头灯笼的晃动中,于那昏暗的光里,面孔看起来也是明暗不定,他完退后几步,转身走去。
  
      宅子的大门敞开,似在等待白纯三人的进入。
  
      冯炎迟疑了一下,当先走去,杜凌菲跟随在后,白纯看了看四周,咬了咬牙,心翼翼的跟在后面,进入了宅子。
  
      在他们进入之后,砰的一声,大门关闭,两个灯笼摇晃的更厉害,下面的那两个石狮子,突然眼珠转动了一下,慢慢成为了血色。
  
      宅子内,有一条青石路,四周有些草木假山,只是即便有月光在,看起来也都一片朦胧,唯独最前方的青年,手中的灯笼散出微弱的光,随着青年的前行,一晃一晃。
  
      四人走在这青石路上,四周阴冷寂静,仿佛与外面是两个世界。
  
      在众人的右侧,有几颗果树,树上长着很多红色的果子,宅子内明明没有风,可这果树却突然自行晃动起来,发出沙∽↓∽↓∽↓∽↓,m.≦.c※om沙之音。
  
      杜凌菲与冯炎立刻警惕,白纯在最后面,不断地向着四周看去,尤其是那几颗摇晃的果树,更是让他觉得诡异。
  
      慢慢的,他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这味道虽很淡,可的确存在。
  
      白纯内心咯噔一声,正要开口时。
  
      突然的,那几颗果树上的果子,一个个从树上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后向前滚去,在这果子的表面,居然各自出现了一张张孩童的笑脸,就像是有人故意画上去似的,冲着白纯等人笑了起来。
  
      “啦啦啦,你们好。”
  
      它们的身上还长出了手脚,一个个拉着手,动作迅速的向着白纯等人跑来,将面色变化的冯炎、杜凌菲以及白纯团团围住,发出欢快的笑声。
  
      “姑姑,要听话,不能哭,只能笑,熟透的果子最美妙。”这些果子绕着白纯三人不断地转着圈,声音悦耳。
  
      随着它们的靠近,一股香甜扑面,可这甜意闻到嘴里,却让人似要把五脏六腑都呕吐出来。
  
      有几个果子甚至还跑到了最前方的青年面前,这青年置若罔闻,一脚踩下后,将几个果子踩碎,可这些碎裂的果子依旧爬了起来,带着笑容,继续唱着莫名其妙的歌谣。
  
      “什么鬼东西!”冯炎目中露出精芒,袖子一甩,立刻有风吹出,卷着不少果子飞起,落地后一一碎裂,但还是爬起来,重新围住众人,欢笑依旧。
  
      白纯更是全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身体外所有防护光幕,全部开启。
  
      杜凌菲面色苍白,看着那些手拉手唱歌的果子,她神情惊恐,忍着心底作呕之意,银牙一咬,凤目露出厉色,正要掐诀时,忽然的,这些果子一个个神色上露出恐惧。
  
      “姑姑来了!!”它们快速倒退回到了果树旁,跳起来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笑脸消失,恢复成正常的果子。
  
      “这是老祖从落星山脉深处,带回的一种灵果,总是喜欢唱歌,三位道友觉得他们唱的怎么样?”前方的落陈家族青年,没有回头,继续前行时传出声音。
  
      冯炎与杜凌菲面色难看,冷哼一声,迈步走去。
  
      白纯在后面,心底升起寒意,正继续前行时,他忽然发现,这里的脚步声,似乎……多了一个!
  
      咯噔、咯噔、咯噔……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的脚步声不再是四个人的,而是……五个人!
  
      或许,从他们进入宅子后,就一直是有这个脚步声,只不过被那些果子吸引没有注意,此刻寂静后,听起来很是清晰。
  
      白纯仔细一听,全身猛地一颤,他发现,那多出的脚步声,就在自己的身后,他脖子凉飕飕的,似有人靠着自己身后在呼吸。
  
      “你们……有没有听到,脚步声……多了一个!”白纯觉得汗毛全部乍起,前方的冯炎也一样神色变化,他也听到了这多出的脚步声。
  
      杜凌菲瞳孔收缩,呼吸急促。
  
      三人脚步瞬间停顿,随着他们的停顿,那脚步声也消失了。
  
      白纯心底发毛,咬牙猛地回头,可就在他转头的瞬间,突然的,他看到了在自己身后,竟站着一个红衣女子!
  
      这女子红衣飘摇,面如死灰,诡笑的望着白纯,双唇微动,似乎在着什么。
  
      “火不够了,帮帮我。”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白纯猛地跳了起来,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身体退后时,那红衣女子刹那化作一道红影,一闪消失。
  
      白纯面色苍白,立刻看去,可四周什么都没有……只有他的声音,化作了回音,在这四周回荡。
  
      杜凌菲与冯炎吓的心神一震,纷纷看向四周,虽然没察觉出什么身影,可二人此刻已都心惊肉跳。
  
      就在这时,有一个女子的歌声,在这漆黑寂静的宅子内,飘忽而来,这歌声似有若无,仿佛是哄着婴儿睡觉的摇篮曲,可在这寂静昏暗的宅子里,却让人头皮发麻。
  
      “孩子乖,快睡觉,风儿吹来火在摇,不要挠,也别叫……”
  
      “装神弄鬼!”冯炎紧张,掐诀间立刻一把飞剑出现,在四周环绕。
  
      与此同时,前方的拿着灯笼的青年,渐渐转过身,在手中灯笼的昏暗之光下,他整个人看起来也都模糊了。
  
      “怎么不走了?来啊,来啊。”青年脸上露出笑容,这笑容很是诡异。
  
      “我们还是不进去了,我们来此是调查一位同门失踪之事,不知道友可记得五个月前,有我的同门来此地?”冯炎深吸口气,目中露出凌厉问道。
  
      杜凌菲早已取出了法器,此刻精神高度集中。
  
      “没有。”拿着灯笼的青年,轻声开口,声音飘忽不定,似与那女子的歌声,融在了一起。
  
      “道友家族的族人,怎么都不在?”杜凌菲忽然问道。
  
      “有事外出,你们问完了么?”青年笑容更盛,甚至嘴角都掀起老大,看起来很不协调。
  
      “问完了,我们告辞。”冯炎开口的同时,身体立刻后退,杜凌菲一样快速退后,至于白纯,早就在他们之前,已然倒退。
  
      “既然你们不愿进来,那么就留下好了……留在这里,陪着我们……”青年笑声传出,他的嘴角竟直接撕开成为一道巨大的裂口,几乎要将他的头部分割!
  
      他手中的灯笼,更是在这一瞬,直接变成了绿色,使得整个宅子,刹那更为昏暗,而他的身体,也在话语传出的同时,直接飘起,直奔冯炎。
  
      冯炎面色一变,掐诀一指,飞剑呼啸而去,可那青年毫不闪躲,轰的一声,任由飞剑穿透身体,带着诡异的笑容,下巴挂在脸上,扑向冯炎。
  
      冯炎呼吸急促,身体不断后退,更是咬牙之下取出一枚黑色的丹药,直接向着地面砸去,轰鸣之声惊天回荡,那丹药在碰触地面的瞬间,直接爆开。
  
      向冯炎扑来的青年首当其冲,被冲击了身体,倒退时,他的身上出现了无数破损的地方,可似乎不知晓疼痛,依旧诡异的笑,如风筝般转了个弯,继续扑来。
  
      而丹药轰开的地方,却出现了无数纵横交错的条纹,那些条纹似一缕缕死气组成,正在快速的编织,似要愈合。
  
      “这里有阵法,这是阴冥阵!!”冯炎看到那些条纹后,惊呼失声。
  
      与此同时,在杜凌菲的脚下,那些青石板竟动了起来,出现了一双双眼睛,甚至还长出了双手,那一只只手枯瘦如柴,如同干尸,仔细一看,还可以看到一条条丝线状之物在里面钻来钻去……一把抓住杜凌菲的腿。
  
      “你踩的我们好痛……”
  
      “来吧,来吧,和我们一起在这里吧……”那些青石板内,更有声音传出,这些声音森然,让人听了后会心神震动。
  
      杜凌菲面色苍白,掐诀一指,立刻她的储物袋内飞出一杆旗,形成了两条雾兽环绕身侧守护,而她的面前,也有一把飞剑呼啸而出,剑光闪耀时,斩断抓住自己腿的手臂,身体快速后退。
  
      而白纯这里,在这一瞬,他耳边那女子的歌声,突然大了起来!
  
      “不要挠,也别叫……”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