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一念永恒 > 第203章 真以为我怕了你们!
    四周的筑基修士,虽没有上百,可也有数十人之多,尽管大多数都是筑基初期,可里面也还是有数位是筑基中期。
  
      好在这些筑基中期修士,尽管面色阴沉,但却只是冷眼看着,没有出手,他们地位与其他筑基初期不一样,若是与众人一起击杀白小纯,太丢身份。
  
      可就算是他们没有参与,但那数十个筑基初期护法与长老的出手,依旧是撼动天地,在这血溪宗,门人之间没有道理,有的只是弱肉强食!
  
      你惹我,我就杀你!
  
      与灵溪宗完全不一样,相互之间,只有实力才是关键,才是重点!
  
      白小纯的行为,在中峰是犯了众怒,这些筑基修士一个个杀意弥漫,出手时远非凝气可比,神通扩散,血气撼天,一道道中峰特有的秘法血剑,呼啸而出,眨眼就数十道剑气,从四面八方,直奔白小纯。
  
      白小纯心底正对兔子的事情松了口气,此刻心神猛地跳动,全身上下,所有部位都在震动,仿佛血肉都在咆哮,在不断地提醒白小纯这里的危机。
  
      轰鸣之声,刹那间滔天而起,惊动八方,在这四周数十个筑基修士的杀意出手下,白小纯勉强避开,可依旧被十多道剑气轰在了身上。
  
      “听我解释……”白小纯身体踉跄退后,不死金皮在血气的融入下,全身上下散发出强烈的血光,再加上不死金刚第一层,使得白小纯力大无穷的同时,防护更为夸张。
  
      四周的那些筑基修士,一个个都面色变化,甚至有不少双目瞳孔蓦然收缩。
  
      “这夜葬,竟暗中修行了炼体之法!”
  
      “难怪他能从陨剑深渊里活着出来,这炼体之法是关键!”
  
      “他的肉身防护太强,我等联手,竟难以撼动!”
  
      四周众人一个个神色凝重,可如今既然出手了,他们就不会停下,白小纯越强,他们就越要击杀,免得留下无穷后患。
  
      此刻一个个目中寒芒闪耀,再次出手,向着白小纯冲杀而去。
  
      又有十多道剑气呼啸而来,轰在白小纯这里,任由白小纯如何闪躲,这四周的数十个筑基修士,都死死追击,不断出手。
  
      声响回荡时,就连白小纯的洞府,也都被人直接毁去,轰的一声,四分五裂。
  
      “跑啊,夜葬,今天你逃不走!”
  
      一声声话语传出,神通术法大范围的降临,白小纯全身狼狈,最终在这数十人的剑气下,直接轰在了身上。
  
      他就算是有不死长生功,此刻也喷出鲜血,白小纯猛的抬头,目中已有血丝,神色狰狞,更有一股肃杀之意,从他如今夜葬的面孔上流露出来。
  
      那是森然,那是嗜血,那是冷酷,那是怒意惊天。
  
      这一刻的他,血气滔天,杀意无边。
  
      “老子不逃了,你们几次三番要杀我,欺人太甚!!真以为我怕了你们!”白小纯深吸口气,擦去嘴角的鲜血,他此刻头发散乱,身上的衣衫破损不少,身体颤抖,内心深处从来到这血溪宗后,一直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爆发开来。
  
      他不想继续绷着了,这些人要杀他,出手根本就没有保留,而是真真正正的要灭了他的打算,这一刻,强烈的生死危机,让白小纯大吼一声,在四周众人冲杀而来的刹那,他身体向前一步踏出,直接就出现在了一个筑基青年的面前。
  
      刚一临近,白小纯神色狰狞,直接撞了过去,轰的一声,撼山撞爆发,那筑基修士喷出鲜血,发出惨叫,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直接被撞飞出去。
  
      与此同时,有七八道剑气来临,白小纯全身血气散开,轰鸣间直接强行抵抗,巨响回荡时,他身体一晃,出现在了两个中峰护法面前,双手抬起,向着二人直接抓去,速度之快,电光火石间就临近。
  
      这两个中峰筑基护法,双眼一缩,立刻身上血气弥漫,各自掐诀时,形成血影,就要去阻挡白小纯,但白小纯的双手,蕴含无穷之力,刹那碰触这两个血影时,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直接崩溃,一把就抓住了这两个筑基护法的手臂。
  
      “给我滚!”白小纯猛的一抡,这二人手臂直接断裂,痛的发出惨叫,身体被大力卷着,直接抛出,轰在了远处的洞府上。
  
      在这中峰下指区域乱动的同时,一旁的尸峰以及无名峰,还有少泽峰,都注意到了这里的血气翻腾,不少筑基修士都远远看去。
  
      甚至这几个山峰的大长老,也都是如此,隐隐的,在这三个山峰上的血子殿内,外出归来的血子,也有目光如闪电一样,直接落向中峰。
  
      即便是祖峰,在这一刻,也有来自几个太上长老的神识,扫过中峰,看到了白小纯与众人击杀的这一幕。
  
      “又是此子?”
  
      “此子具备魔性啊,竟又引起众人追杀。”
  
      “哈哈,这才对嘛,年纪轻轻的,遇到别人要来杀自己,必须要反抗才对!”
  
      在这其他山峰的修士,都看热闹时,中峰下指区域,白小纯横冲直撞,摧枯拉朽,一个又一个筑基修士,被他直接撼动,鲜血喷出。
  
      “夜葬!”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从半空传来,宋缺整个人化作血色山峰,竟从上向下,如巨峰压顶一样,骤然而来,更是在这山峰下,还有三道足有十丈多长的血色剑气,卷动八方,骤然杀来。
  
      “剑气?我也会!”白小纯猛的抬头,眼中血色更甚,右手抬起时,运转血殺界功法,从体内血肉中强行抽出一丝不死血气,透过手指,向着来临的宋缺,蓦然一甩。
  
      一道明显与众不同的血气,蓦然出现在了白小纯的指尖上,仔细一看,这血气竟蕴含了一丝金色,在出现的刹那,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从这剑气上爆发出来。
  
      轰轰轰的扩散时,整个四方的血气全部一震,如同遇到了王者,竟刹那间被抽离而来。
  
      随着融入这剑气内,使得剑气飞速庞大,眨眼间就化作了十丈大小,在这整个中峰,如日中天,极为明显。
  
      与它比较,其他所有人的剑气,仿佛是劣质,唯有白小纯的剑气,才是……最正宗!
  
      更有一股无上的霸意,如同万剑之主,在出现的一瞬,撼动苍穹,甚至让这四周所有人,都心神狂跳,他们的剑气,仿佛有些不受控制,似在颤抖……一起颤抖的,还有他们的修为!
  
      这一幕,让众人骇然失声。
  
      “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剑气!!”
  
      “天啊,这夜葬,他修的是血殺界么!!”
  
      即便是四周那些筑基中期的长老,也都因这剑气的出现,大吃一惊,倒吸口气时,这与众不同,惊艳绝伦的剑气,直奔宋缺。
  
      宋缺面色一变,来不及多想,巨响惊天动地,他的三道剑气,立刻就支离破碎,化作的山峰更是难以阻挡,轰然爆开,而他的身体,则是喷出鲜血,带着骇然与茫然,猛的后退。
  
      “不可能,你……”宋缺头皮发麻,白小纯的这剑气,让他震撼到了极致,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剑气,威力之大,超出他的想象,甚至比自己常年于血瀑布下修行的剑气,还要霸道!
  
      不但是他被撼动,四周所有人,此刻全部心神颤动,都被白小纯这剑气震惊,一个个目瞪口呆,头皮一阵阵发麻。
  
      甚至这一瞬,少泽峰,无名峰,尸峰的众人,也都全部睁大了眼,三峰的大长老,更是倒吸口气,就连三峰血子殿内的目光,这一刻也都明显的强烈起来。
  
      还有祖峰上,这一刻,传出惊呼!
  
      “这是……炼血成浆境界的剑气!”
  
      “这小子叫夜葬?他竟有如此天赋,居然闷声不响的,达到了如此境界!”
  
      “血殺界,以炼血为主,分为炼血化气,炼血成浆,逆血返祖,血气成劫这四个境界!”更多的神识之力,轰然间降临中峰,去仔细的关注这一场乱战。
  
      这一战,在这一瞬,已经被血溪宗高度关注,而这一切,正是因白小纯的那一道剑气!
  
      “杀了夜葬,此人不死,我等日后必定被他报复!”中峰下指区域,神算子发出一声尖叫,掐诀间立刻出手,而四周其他人此刻也都明悟过来,纷纷杀意再起,集合众人之力,全部出手,击杀白小纯。
  
      “此人不对劲,他用的不是我中峰血殺界!”宋缺低吼,眼睛赤红,死死的盯着白小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与眼前这个夜葬交手后,他心中的杀意翻腾,似与对方有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这感觉有些突兀,可偏偏真实存在。
  
      白小纯蓦然避开,看着四周众人如同凶残之狼,他怒极而笑,目中露出狰狞,更有肃杀冷酷之意,从他的面具上散发出来。
  
      “我夜葬用的不是血殺界?那么就让你们这些人看一看,什么……才是血殺界!”白小纯身体一跃而起,到了半空时,在那些筑基修士化作一道道长虹杀来的瞬间,他深吸口气,右手抬起,向着下方中峰,蓦然一指!(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