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一念永恒 > 第224章 这样不算叛宗吧
    时间流逝,过去了十天,在炸炉事件又出现了两次后,白小纯没有办法,只能减少药力,这才使得丹炉不再爆炸,他有些无奈,觉得这些丹炉都太弱了……
  
      药力减少后,经过他以万物草木之法融合,渐渐从开始的不稳,如今变的稳定了很多,在白小纯的努力下,终于成功的炼制出了一炉四阶淬灵凝晶丹。
  
      虽然只有五粒,且品质都是下品,可这丹药内蕴含的灵气,越了白小纯之前炼制的任何灵药,拿在手中时,甚至都可以感受这灵药似在震动。
  
      仿佛具备一定的灵性……
  
      这是四阶丹药的一个特性,白小纯仔细的看了半晌,深吸口气,目中越振奋,仅仅是这些丹药,他就有把握让血溪宗的那些太上长老们满意,至于老祖那里,或许这丹药还差一些。
  
      “只要我的成丹几率提高,就算是宋家老祖,也要看到后心服口服!”白小纯抬起下巴,傲然的在心底得意时,继续开炉,准备熟练手法。
  
      他要的,是对于所有四阶灵药的掌控,做到最高的成功率,一如对前三阶灵药时一样,在这执着下,白小纯不去理会外面的一切事情,沉浸在药道中,选择了另一种具备代表性的四阶飘渺灵香,开始炼制。
  
      数日后,当他的新一路灵药,散药香时,白小纯目光炯炯,右手掐诀一指,顿时丹炉开启,一股青烟升空,消散开来。
  
      “嗯?”白小纯没理会那股青烟,可目光一扫,却吃惊的现,丹炉内……居然没有灵药!
  
      “怎么会?”白小纯诧异,仔细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灵药,就连药渣都没有,仿佛丹炉内灵药,不翼而飞。
  
      白小纯想起了之前的那股青烟,四下看了看,皱起眉头,再次炼制,仔细观察后,找到了原因。
  
      “化作了青烟?”白小纯看着丹炉内的青烟升起后快消散,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没了踪影,任凭他如何去截留这青烟,都没有作用。
  
      “有意思,四阶灵药,每一种都有奇异之处。”白小纯没有气馁,反而兴趣大增,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他尝试用了很多不同的方法,一共炼制了十多炉,依旧是全部失败,化作青烟消散。
  
      而在白小纯研究与炼制这飘渺灵香时,中峰的修士,刚刚从炸炉的噩梦中苏醒,还没来得及庆幸,又再次沉浸到了一个新的噩梦中。
  
      第一个拉肚子的修士是神算子,在十多天前的夜里,他正在给人推衍,突然面色大变,更有不可思议,在他身边同门的诧异中,神算子脸通红的急远去,那一夜,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第二天清晨时,他整个人面色都苍白了。
  
      “怎么回事,我的辟谷十多年了,怎么还会拉肚子……”神算子捂着肚子,紧张中要去算,可还没等算完,就再次听到了肚子的咕噜声……
  
      随后一个又一个修士,无论在洞府内还是洞府外,只要是在这中峰居住,呼吸这里的气息,那么都会在不同的时间,6续的面色大变,开始拉肚子……
  
      若只是寻常的拉肚子也就罢了,可随着时间流逝,在数日后,最严重的竟是一天如厕上百次……就算是轻微的,也都有十多次之多。
  
      整个中峰的修士,全部疯了,他们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毒,居然连筑基修士都无法抵抗,甚至出现虚脱。
  
      “有人下毒!!”
  
      “该死的,这又是怎么回事,莫非还是那夜葬!”
  
      腹泻如瘟,急的扩散,整个中峰下指区域,仿佛存在了看不见的毒雾,但凡被笼罩的修士,不管什么修为,都会被影响,很快的,半个中峰几乎看不到任何人影了,众人的疯狂,已经到了极致,可却没有太多的力气。
  
      这拉肚子不是短时间就结束,而是越来越严重……宋缺目中带着茫然,他的身体都软了,这一天的时间,他记不得自己如厕几次,这一刻的他,甚至有种成为了凡人的感觉。
  
      “这是怎么了……”
  
      “一定是夜葬,他在炼药,一定是药力外散,导致我们如此!”越来越多的人猜到了原因,可却没人能去白小纯那里了,他们的腹泻,已经严重到了无法离开洞府……
  
      慢慢的,就连中峰上指区域,也都出现这样的征兆时,宋君婉面色大变的逃出中峰,对于白小纯的炼药,她已经是胆战心惊。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他的炼药,怎么会如此可怕!”宋君婉倒吸口气,同情的看着中峰的弟子。
  
      甚至此事都传遍了其他三峰,使得这三峰的弟子,纷纷那这些作为笑谈之事,还有一些觉得夸张的,更是去了中峰探寻,可回来后……全部都面色变化,从此闭关。
  
      渐渐地,中峰的弟子,一个个就算是爬,也要爬出中峰,不敢在这里逗留丝毫,可他们中毒太深,哪怕是离开了中峰,一时半会也难以好转,一个个都越虚脱,看向白小纯洞府时,他们露出恐惧,如果能选择,他们宁可选择炸炉……
  
      “这夜葬,太狠了,这一定是他在报复!”
  
      “该死的,此人不是夜魔,而是瘟魔!!”
  
      “瘟魔夜葬!!”
  
      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这些筑基修士一个个痛苦的承受煎熬,他们对于白小纯已经不敢恨了,绝大多数打定主意,再也不招惹夜葬……
  
      他们觉得,这夜葬实在太恐怖了,这种杀人于无形的丹药之力,让人崩溃。
  
      甚至因此,还有不少修士不再轻视药道,准备以后也花时间去研究……
  
      哪怕是祖峰,也都关注了此事,可这一切,白小纯浑然不知,他的体质与众不同,不死长生功下,一点也没受影响,沉浸在炼药中,终于在一个月后,他成功的阻止了青烟的升起,而是将其重新沉淀在了丹炉内,凝固成了飘渺灵香。
  
      又炼制了其他四阶灵药,直至成丹的几率提高到了七成时,药草全部用完,白小纯不得不停下,拿着丹药,感慨的走出洞府。
  
      看着外面的阳光明媚,白小纯觉得四周太寂静了,他放眼看去,整个中峰鸦雀无声,更是看不到丝毫人影。
  
      白小纯有些诧异,很快欣慰起来,觉得自己终于做到了炼药时,四周不受影响,于是感慨的走在中峰,可渐渐地,他开始心惊肉跳。
  
      “这里,怎么这么安静?”白小纯觉得不对劲,他都快走下山了,居然一个人没看到,甚至连生机都没有,那些洞府在他感受中,全部都是空的。
  
      “人呢?”白小纯眨了眨眼,有些紧张,赶紧快走几步,直至下了山峰,刚刚走出时,立刻看到不远处一个中峰的筑基修士,在两个内门弟子的搀扶下,似要路过,抬头时,看到了白小纯后,这修士全身一颤,睁大了眼,露出恐惧。
  
      “你……炼完了?”他呼吸急促,指着白小纯。
  
      “啊?炼完了啊。”白小纯有些懵,他话语刚说完,这修士顿时激动,转身向着身后内门区域,用最大的力气,出了一声大吼。
  
      “都出来吧,都回洞府吧,瘟魔……终于炼完药了!!”随着他声音扩散,内门区域内,不少洞府中立刻传来哗然之声,很快的,一个又一个身影6续被搀扶着走出,一个个面黄肌瘦,原本无神的双眼,此刻露出激动。
  
      “真的?瘟魔炼药结束了?”
  
      “苍天有眼!!”
  
      “终于可以回到中峰了……”
  
      宋缺也在人群内,双腿颤抖,死死的盯着白小纯,他与其他人不一样,他至今还是没有服气,目中杀意滔天。
  
      白小纯挠了挠头,心虚的看着众人,看着他们一个个在内门弟子的搀扶下,快的从自己身边绕过,一个个直奔中峰。
  
      直至一炷香的时间,这数百人,才一个个的都离开了,白小纯眨了眨眼,看到了宋君婉从远处飞来,落在了自己面前,神色复杂的望着自己。
  
      “宋姐姐……”白小纯小心的开口。
  
      “炼完了?灵药给我,我去拿给老祖。”宋君婉苦笑。
  
      白小纯赶紧从储物袋内拿出了五种四阶灵药,这些只是他身上灵药的一部分,自然不会全部交出。
  
      宋君婉接过后,仔细辨认后立刻动容,抬头深深的看了白小纯一眼,脸上露出笑容,让白小纯在这里等她,这才化作长虹直奔中峰。
  
      白小纯有些紧张,他知道血溪宗的规则,虽然他有很大的把握,自己这一次必定会让血溪宗的高层极为重视,可还是有些忐忑。
  
      等了一炷香后,宋君婉归来时,她目中带着奇异的神采,扔给白小纯一枚令牌,勾了一下白小纯的下巴,吐气如兰,轻声开口。
  
      “老祖让我告诉你,从此之后,你只要不叛宗,在血溪宗,享与宋家嫡系一样的待遇!”
  
      白小纯精神一振,觉得自己现在可以横行了,得意非凡时,扫了眼面前好看的大长老,忽然右手抬起,也在对方的下巴上勾了一下。
  
      “这样不算叛宗吧?”他嘿嘿一笑时,宋君婉愣在那里,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如此调戏过,脸上立刻起了红晕,可目中却露出寒芒。
  
      “看来我有必要,让你知道一些大长老的威严!”(未完待续。)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