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一念永恒 > 第225章 夜葬,跟我回家!
    令牌,是宋家老祖所赐,有这令牌在,白小纯的确是于血溪宗内,只要不是叛宗,就可以横行。
  
      哪怕是他杀了人,也都无碍!
  
      只是在宋君婉面前,却没有用处,哪怕白小纯筑基中期,可毕竟不是宋君婉这样随时可以去结丹的强者对抗,况且……宋君婉没有出手,而是狠狠的瞪了白小纯一眼后,就离去了。
  
      在之后的几天,有关夜葬炼药成功,炼制出四阶灵药的事情,在整个血溪宗传开,所有太上长老,几乎无人不知白小纯。
  
      哪怕是那些常年闭关的血擘,也都听说了夜葬的名字,即便是八个老祖,也都如此。
  
      尤其是宋家老祖,对白小纯更是看重,老祖的态度,决定了宋家的态度,在血溪宗内,宋家是一个庞然大物,根脉极深。
  
      与此同时,有关夜葬炼药的事情,也通过很多渠道,传遍血溪宗外的各个修真家族,甚至灵溪宗也都听说,尤其是侯云飞等人,更是膛目结舌,想起了白小纯……只是这个猜测太过荒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连续不断地听闻夜葬的事情,也使得在其他宗门眼中,血溪宗夜葬的地位,再次提高,甚至很多人已经把他与宋缺,都列在了一起。
  
      可在血溪宗内部,却不是这样,在很多人眼里,宋缺……已经不如夜葬了,这夜葬不但战力强悍,手段残忍,心狠手辣,就连炼药也都充满了魔性,但凡靠近之人,都会被影响。
  
      尤其是那腹泻之事,影响了一个山峰,让无数人心中震骇的同时,对白小纯这里的忌惮程度,也与日俱增。
  
      他的外号,也很快从夜魔,变成了瘟魔,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手段,让人想起来就会惊心。
  
      白小纯也很享受血溪宗内众人对自己的态度,中峰几乎绝大多数修士,已经彻底的打定主意,避开白小纯。
  
      不愿再去招惹,虽然还剩下一些顽固的,可也掀不起大浪。
  
      至于内门弟子,更是看见白小纯时,如看洪荒猛兽,双腿都发软,平日里议论时,已然把白小纯看成是一个人能灭去一峰的恐怖存在。
  
      可白小纯的好日子没过几天,就没了……宋君婉以中峰大长老的身份,下了一系列的命令,比如让白小纯打扫中峰,比如让他修复所有被他毁去的洞府,种种事情,换着方法去整治白小纯,使得白小纯愁眉苦脸。
  
      “我怎么就一时手贱了呢……”白小纯唉声叹气,刚刚清扫了中峰,又接到宋君婉的命令,居然让他去清理中峰这段日子的污秽之物。
  
      “太欺负人了,凭什么只能她勾我,不能我勾她!”白小纯愤愤,觉得以自己的身份,决不能去帮人清理污秽之物,正发愁时,一道长虹从远处飞来,绕了一圈后,察觉到了白小纯所在的地方,直奔他而来。
  
      白小纯抬头一看,那长虹内的身影,是尸峰的大长老。
  
      “夜葬老弟。”尸峰大长老哈哈一笑,身体骤然降临,出现在了白小纯的身前,看着白小纯手中拿着扫把,立刻眼睛一亮,。
  
      “被惩罚了?老夫可是听说了,你居然敢去勾引宋君婉!”他虽是尸峰大长老,可知道这夜葬不俗,入了老祖的眼,未来不可限量,而且本身又是桀骜之辈,于是在心底,早就把夜葬看成了是同辈之修,。
  
      “那有什么的,是她先勾引我!!”白小纯一瞪眼,抬起下巴,很是不满的说道。
  
      “夜葬老弟,你听我说,宋君婉那是什么人啊,那是血蝎啊,这些年来,所有敢招惹她的家伙,就没一个有好下场的……当年我可是亲眼看到,她在凝气时,把一个欲对她不轨的同门,生生的割了……”尸峰大长老看了看四周,低声开口。
  
      “割了?”白小纯倒吸口气,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抬头时睁大了眼。
  
      “少泽峰的血子司徒浩,你知道吧,前些年也曾对宋君婉有歹意,不也一样被宋婉君杀到了无名峰上,险些被割!”
  
      “血子都敢割!”白小纯头皮发麻,他知道血溪宗的血子,地位至高,与掌门齐平,甚至在某些方面,掌门都不如,掌门无法直接命令一峰修士,可血子却能!
  
      更因只有血子结丹,才可以成为灵溪宗的血擘!而血擘,那是整个宗门内,除了老祖外,宗门的最深核心!
  
      种种原因,使得血子的身份,让无数人疯狂。
  
      白小纯心惊肉跳,扫了眼上指区域,赶紧收回目光,看向尸峰大长老。
  
      “你来干什么?就为了吓唬我?”
  
      “夜葬老弟,我怎么会吓唬你呢,这都是事实!你说咱们俩的交情,从你还是内门弟子时,就有了是吧,多深厚啊,你看……老夫出面与掌门去说,邀请你来我尸峰炼药,这样你不就可以不用在这里听从那婆娘的命令了么。”尸峰大长老笑眯眯的开口。
  
      “怎么样,你考虑一下,你放心,所有炼药所需的材料,我们都准备好了,而且事成之后,还有重谢!对了,我尸峰血子说了,你只要来给我们炼药,那具你养出的绿僵,就是见面礼!”尸峰大长老一拍储物袋,拿出一枚令牌,正是控制绿毛僵的命牌。
  
      白小纯扫了眼,这令牌还是他当时给绿毛僵的命令,让其听从拥有令牌之人的话语,想随时取消,只是一个念头而已。
  
      不过他对于去尸峰炼药,避开宋君婉惩罚的这件事,还是很有兴趣的,可却没有立刻同意,而是露出迟疑。
  
      “你也知道,我一炼药,身边的同门会发火……”白小纯为难道。
  
      “谁敢发火,老夫灭了谁,夜葬老弟,放心大胆的炼吧,只要给我们炼出一枚四阶的逆血养尸丹,一切都不是问题!”尸峰大长老连忙开口。
  
      白小纯干咳一声,正打算继续拿捏一番,可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从上指区域传来。
  
      “夜葬,还不去清理污秽!”
  
      “还有你,老东西,不在尸峰呆着,总是来我中峰,你要干什么!”说话的正是宋君婉,她话语一出,白小纯连忙一把抓住尸峰大长老。
  
      “我同意了!咱们什么时候走?”
  
      “现在就走!”尸峰大长老狂喜,仰天大笑,修为轰然爆发,带着白小纯,化作长虹直奔尸峰。
  
      “夜葬,你要去哪里!”宋君婉一愣,心底起了无名之火,瞬间飞出,直奔尸峰大长老,要去阻拦。
  
      可就在这时,一道血影突然从尸峰飞出,化作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拥有一头血发,穿着血色长袍,甚至就连皮肤也都是血色,双眼露出锐利之芒,明明也是筑基修为,可却在他身上,散发出不弱于那些太上长老的气势,一步之下,直接就出现在了宋君婉的面前。
  
      “君婉,夜葬师弟名震宗门,老祖都看重,你却让他做那些羞辱的事情,本身就是错,而现在夜葬师弟既同意为我尸峰炼药,你放心就是,我定不会亏待他!”血人淡淡开口时,右手抬起一挥,立刻整个尸峰震动,似与他之间存在了共鸣,化作了威压,笼罩四方。
  
      “风崖,你哪怕是尸峰血子,也没资格管我中峰之事!”宋君婉眼中杀机一闪,这全身血色之人,正是尸峰血子风崖!
  
      “我不是司徒浩那没用的东西,今天,你过不去!”风崖走出一步,再次阻挡时,尸峰大长老已带着白小纯,快要到了尸峰。
  
      “夜葬,跟我回家!”宋君婉气极,向着远处的白小纯喊道。
  
      “不回去,说什么也不回去!”白小纯眼看宋君婉被阻挡,知道安全了,于是使劲摇头。
  
      “你回不回来!”宋君婉一跺脚,眼中露出怒意。
  
      “不回!”白小纯得意的摇头道。
  
      “好你个夜葬,涨本事了啊,你今天要不回来,以后也别回来了,再也别回来了!”宋君婉怒道,转身带着怒意,飞回中峰。
  
      “不回就不回!”白小纯也怒了,哼了一声,一样转身,直奔尸峰。
  
      他身边的尸峰大长老额头有些冒汗,看了看白小纯,又看了看远处一样怒意的宋君婉。
  
      “他们俩……”尸峰大长老迟疑了一下,心底已经有了无限的猜测……
  
      二人的话语,落在四周尸峰与中峰很多人耳中,尤其是尸峰血子风崖,听到后眨了眨眼,他怎么听,都觉得二人的对话有些不对劲。
  
      不但是他有这个想法,其他听到这些对话的修士,也都是如此,这对话怎么听,都好像是夫妻之间吵架了,男的一气之下要离家,而妻子则怒吼……
  
      ------------
  
      今天是七夕节……祝福每个道友身边都有人喊一句:“亲爱的,跟我回家……”(未完待续。)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