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一念永恒 > 第262章 老祖义子!
readx();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葬,你可知罪!”白小纯话语刚刚说完,一声冷哼从石台上的宋家老祖口中传出,声音字字如天雷炸开,回荡洞府,使得白小纯这里脑海轰鸣,震耳欲聋。
  
      体内修为都在颤抖,似要被这声音震碎,白小纯面色苍白,在他感觉,这一刻的宋家老祖,好似化作了怒海,而自己则是这怒海中的孤舟,随时可以被毁灭淹没。
  
      他险些没忍住,要去动念头压制对方的修为,好在这股冲动被压下,想到之前宋君婉的话语,白小纯难以分辨是真是假,可回忆与对方的点点滴滴,白小纯一咬牙,在宋家老祖的威严下强行抬头,直视宋家老祖。
  
      “夜葬何罪之有!”白小纯一字一字开口,露出一股铁血与冷酷之意,身上的血气更是散出一些,就连声音也都冰冷下来。
  
      “中锋血子,只能在宋君婉与杜血梅之间产生,不管什么意外,其他人成为血子,都要将身份归还!”
  
      “你获得了不该属于你的身份,老夫要将其收回,你可服气。”宋家老祖淡淡开口。
  
      “我夜葬对宗门更是忠心耿耿,立下无数功劳,区区血子身份,我若得不到也就罢了,既然得到,老祖说收就收,我夜葬反抗不了,可我……不服!”白小纯忐忑紧张,可却看出了一些端倪,对方若真的要收走自己的血子身份,根本就不用说这么多废话,直接灭杀就可以了。
  
      而现在,却说了这么多,显然对于自己的身份,这宋家老祖并非是要收走,另外最主要的,血子身份,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收走的,即便是自己死亡,想要诞生下一位血子,短时间怕是做不到。
  
      否则的话,中峰也不可能这些年来,始终没有血子出现。
  
      想到这里,白小纯表面上越摆出坚毅的样子。
  
      宋家老祖看了白小纯一眼,冷哼一声。
  
      “君婉那丫头,知道老夫的喜好,教了你不少事情么。”
  
      白小纯眨了眨眼,没有吱声。
  
      “夜葬,你可愿拜老夫为义父,成为我的义子!”宋家老祖袖子一甩,从石台上站起,淡淡开口,声音却更为轰鸣,在这洞府内炸开。
  
      白小纯心神震动,更是被宋家老祖如此直接的话语所震,抬头时望着宋家老祖,尽管二人之间有着修为与年龄上的巨大差距,可白小纯还是看出了这宋家老祖,说出这番话时,没有恶意,而是真的看重自己。
  
      他的心里忽然有些触动与复杂,沉默片刻后,向着宋家老祖,抱拳深深一拜。
  
      “夜葬拜见义父!”
  
      宋家老祖原本严肃的脸上,此刻露出一丝笑容,目中藏着白小纯看不到的赞赏,实际上谁成为血子,对他来说不是特别的重要,重要的是……此人不但要对宋家亲近,更是要有自己的骨气。
  
      血子,那是血溪宗的门面,掌握一峰之力,更是未来在战争中,起到极为作用之辈,这样的人,才是血溪宗所需要的。
  
      而夜葬这里,他早就关注,无论是心性还是手段,都让他满意,尤其是丹道,更是惊人,让他很是欣赏。
  
      他唯独不满的,是夜葬的根基不够,凡道筑基,在他看来是软肋之处,将会影响夜葬日后的展。
  
      “战争在即,你若能立下战功,老夫出面与其他几位商议,为你逆天改变,重塑灵海,虽做不到一步登天,可让你以凡道结丹,还是有几分把握。”
  
      “一旦结丹,你就是血擘,未来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要看你个人的造化了,不过以你的气运,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走出属于你自己的道路。”宋家老祖神色缓和下来,语气也柔和一些,右手抬起一挥,一个拳头大小,紫色的灯笼,从他的袖口内飞出,漂浮在了白小纯的面前。
  
      “你既身为老夫的义子,此物送你防身,这是老夫当年的一件法器,可释放血火,焚烧一切,堪比寻常结丹一击之力。”
  
      白小纯望着面前这个紫色的灯笼,能看出这一定是宋家老祖的心爱之物,时常在手中温养,散出柔和的光芒,绝非凡品之物,甚至扑面而来的那种凌厉之感,让白小纯好似面对一团熊熊烈火。
  
      而对方能把此物送给自己,显然是真的将自己看成义子。
  
      想到这里,白小纯得到宝物欣喜的同时,复杂也更多了。
  
      “多谢义父!”白小纯低头,轻声开口。
  
      “你身为血子,可在祖峰开辟洞府,任意来往此地,又是老夫义子,准你随时来拜见老夫,一些修为上的事情,若有不懂,老夫为你解答。”宋家老祖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更为明显了一些,目中露出鼓励。
  
      “下去吧,七天之后,举行血子登基,昭告天下,夜葬……成为我血溪宗中峰血子!”
  
      白小纯有些懵,他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把这件事情熬过去了,甚至宋家老祖的话语与给他的感觉,对自己这里是真的非常看重,直至白小纯离开了宋家老祖的洞府,回到了中锋后,坐在自己的洞府内,他都觉得这一切如同梦幻。
  
      先是现血梅居然是杜凌菲,随后自己不但成为了血子,更是成为了血魔,而宋家老祖又收自己为义子,这一切,让白小纯觉得……血溪宗对自己真的是太好了,已经让他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了。
  
      在白小纯这里心中感触时,夜色稍晚,白小纯神色一动,抬头时,看向洞府外,很快的,就有一个声音,带着恭敬,从洞府外传来。
  
      “夜葬尊者,神算子求见。”
  
      洞府外,神算子一脸阿谀的站在那里,小心翼翼,满是恭敬的开口,从看到白小纯成为血子后,他就忐忑不安,一想到曾经的过节,他就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不敢拖延,察觉到白小纯回来后,就不惜肉痛,准备了一份大礼,赶紧过来拜访。
  
      白小纯正琢磨心事,被神算子打断,很是心烦,冷冷的说了一句。
  
      “何事!”
  
      声音传出洞府,落入神算子耳中,他听的心神一跳,暗自叫苦,琢磨着对方语气不善,这是准备要拿自己秋后算账,脑海中不由得想到了无数个可以收拾自己的方法,无论是把自己关入血牢,还是把自己送上战场,UU看书(ww.)有太多的手段,能置自己于死地。
  
      尤其是他身为中峰长老,也无法脱离与背叛,此刻越想越是恐慌,在生死与死之间挣扎着急,最终咬牙,噗通一下跪在了白小纯的洞府外。
  
      “求血子开恩,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之前不懂事,求血子网开一面,我愿送出一张早年偶然获得的上古神力符,请血子息怒。”说着,神算子忍着肉痛,取出了一张青色的符纸。
  
      此符散出古老的波动,刚一拿出,哪怕白小纯在洞府内,也都立刻察觉,他内心微动,起身走出洞府,到了神算子的面前,一把将这符文拿过,看了几眼后,怦然心动。
  
      这上古神力符,其炼制的方法已经失传,可以短时间内,让人的肉身之力暴增,肉身越强,则使用后获得的力量就越强。
  
      对于白小纯来说,一旦使用,其战力将攀升到一个惊人的程度。
  
      白小纯看了神算子一眼,将这符文放入储物袋内,干咳一声。
  
      “大家都是同门,你不用这样,以前的事情,我早就忘记了。”说着,还拍了拍神算子的肩膀。
  
      神算子原本忐忑不安,恐慌生死,此刻听到白小纯的话语,他顿时感动,那种绝处逢生,而且对方如此宽宏大量的举动,让他都有种感激的心态。
  
      于是连连作揖,誓为夜葬马是瞻,在看到白小纯满意中带着鼓励的微笑后,神算子更感动,这才离去。
  
      白小纯眨了眨眼,有所明悟,他觉得以自己现在的地位,只要稍微释放一些善意,立刻就可以收获数倍的回报。(未完待续。)
  
      支持耳根,请收藏本站,谢谢大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