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一念永恒 > 第275章 落陈大阵!
    落陈山脉,灵溪宗与血溪宗的交界处,这条山脉太长,肉眼看不到边际,高耸如一面城墙,其内有阵法烙印,如今阵法早已开启,那道原本看不见的光幕,此刻清晰无比,与苍穹连接,范围之大,足以让所有看到之人,都心神震颤。
  
      这无边无际的光幕,时而有一些地方扭曲,出现涟漪的同时,会传来啪啪之声,绽放毁灭之力,封锁一切。
  
      这,就是灵溪宗万年来布置的落陈大阵!
  
      天空上有一道道身影,每一个都散出越筑基的修为,神识散开,扫荡四方的同时,也警惕血溪宗的方向。
  
      地面上,之前来到这里的三批弟子,安营扎寨,扩散四方,其中外门弟子人数最多,似按照一定的数量,彼此被安排在一起,此刻正在演练某种阵法,时而传出阵阵低吼的同时,也有强悍的波动扩散开来。
  
      放眼看去,外门弟子形成的阵法,足有数十个之多,而这还是前三批的人数,可以想象,若是加上第四批,外门弟子形成的阵法,将会更多。
  
      至于那些内门弟子,一样相互凝聚在一起,按照所在的山峰不同,被划分开来,此刻也在进行阵法的演练,只不过内门弟子的阵法,比外门弟子的要强悍太多太多,甚至传出的波动,都引起了四周虚无的扭曲。
  
      不仅如此,一排排战车,摆放在落陈山脉上,这些战车都是铁石打造,每一个战车上都有一根黑色的足有十丈大小,三尺粗细的针!
  
      上面镶嵌着大量的灵石,这些灵石不是下品,而是上品灵石,每个战车四周,都有数人守护操控。
  
      战车之多,足有数百,密密麻麻,触目惊心。
  
      远处还有无数巨石,被一个个长老凭着驭力操控,正慢慢的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又一个足有百丈之高的巨石傀儡。
  
      此刻已成型的傀儡,就足有上百,奔走在这落陈山脉上,使得地面不断传出轰轰之声,更有大量的来自北岸的巨大战兽,时而嘶吼,时而飞出,在这天空上盘旋。
  
      而远方,在落陈山脉外,在血溪宗的范围内,还有大量的斥候,早就被安排出去,搜寻四周一切消息,甚至在血溪宗范围内的暗子,也都出动,虽效果不大,可总比没有的好。
  
      更有一面面巨大的盾牌,刺入山石中,此刻虽放置的散乱,但可以想象一旦排列在一起,必定可以阻挡惊人的一击。
  
      所有人都在忙碌,而在这落陈山脉中,一处被开辟出的庞大区域,足以容纳数万人左右,上面刻画着一个巨大的阵法,此刻在这阵法四周,有上千人守护,很快的,阵法内光芒刺目,更有轰隆隆的巨响滔天回荡。
  
      大地颤抖,落陈山脉上所有的灵溪宗弟子,都一个个抬头看去,很快的,他们就看到三道巨大的光柱,从苍穹凭空降临下来,轰在了阵法内。
  
      整个落陈山脉都在震动,与苍穹连接的光幕,此刻也强烈的扭曲,很快的,当那三道光柱消失后,在这阵法内,赫然出现了数万人!
  
      白小纯,就在其内!
  
      他们正是第四批被传送者!
  
      刚一出现,很多人都在这传送中不适应,出现各种变化,白小纯面色也有些苍白,可却没有大碍,他没有立刻看向落陈山脉,而是在这阵法内,找到了侯小妹等人所在之处,快步走去。
  
      以他的身份,在这人群内飞穿梭,无人阻拦,很快就到了侯小妹身边,侯小妹面色苍白,此刻身体摇摇欲坠,被身边的周心琪扶着,白小纯上前接过,体内灵力涌入,帮其缓解。
  
      “没事了,传送时都会这样。”白小纯看着侯小妹苍白的面孔,有些心痛,他也不知为什么,经历了血溪宗的一幕幕后,似乎在情感上,有些开窍了…
  
      周心琪看了白小纯一眼,退后几步,不再相助,上官天佑也在这里,冷眼看着白小纯,心底冷哼。
  
      几个呼吸后,侯小妹才恢复过来,她望着白小纯,心底有些不安,她已经很努力的修行了,她担心自己跟不上白小纯的脚步,在她的心里,白小纯似乎距离自己很远,只要稍微一松手,就会远远的摸不到了。
  
      此刻她抓着白小纯的手,死死的抓着。
  
      眼看侯小妹恢复,白小纯这才看向落陈山脉,这里的变化太大了,与白小纯当日归来时所看,已完全不同,许是他当日归来时,一切序幕还没有被掀开,使得他身在此山,却看不到这里的真相。
  
      而眼下,完全不同!
  
      他看着天空那些强悍的身影,看着光幕,看着那些正在演练阵法的同门,看着那些战车,巨石傀儡,盾牌,也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只是这四周太大了,白小纯一时半会,找不到张大胖等人。
  
      此刻,第四批到来的这些人,在阵法外的同门引导下,正6续的走出阵法,每个人都有安排,被送去这落陈山脉的各个区域。
  
      数万人太多,这样的引导与安排,需要一定的时间,更多的人耐心的在这里等待的同时,也与白小纯一样,在观望四周,被这里的一切所震撼。
  
      而显然,这里的一切,还远远没有完整,白小纯无法想象,等一切都完整后,展现在自己面前的,将是怎样的壮阔!
  
      这一幕幕,白小纯看到后,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了震动,他看到了灵溪宗平日里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比如那些外门弟子演练的阵法,白小纯一眼就看出,与紫气驭鼎功、通天驭象诀有很大的关联,可以说只要修行了这两种功法,就可以没有障碍的参与进阵法内。
  
      唯独需要熟练的,就是多人之间如何配合,不过白小纯隐隐觉得,外门弟子的阵法,似乎不是此刻所看的那么简单,仿佛还蕴含了更多的变化。
  
      至于内门弟子那里,一样如此,可以想象,整个灵溪宗实际上,并非温和,而是一个战宗才对!
  
      也只有战宗,才会在弱于血溪宗的时候,依旧存在了骨气,存在了不屈,哪怕这一战败的可能极大,也依旧选择血战到底!
  
      至于这落陈山脉,更是巧妙,可凭空的提高灵溪宗不少战力,与此同时,白小纯隐隐有种从这山脉内部传出的心惊之意,通天法眼睁开,一看之下,他双眼猛地一缩。
  
      这落陈山脉内部,赫然也存在了一个阵法,只不过这阵法的作用,在白小纯观察之后,立刻头皮麻的现,居然是……崩爆!
  
      这是阳谋,明告诉血溪宗,若来战,哪怕最终血溪宗胜了,可仅仅是这落陈山脉,就可以让血溪宗痛到骨头里,痛在记忆中,不可磨灭。
  
      白小纯深吸口气,正心惊时,身边的侯小妹身体颤抖,明显也被这四周的一切所震撼,她看向血溪宗的方向,站在这里看去,能看到的是一片赤色的天地。
  
      “小纯哥哥,听说血溪宗内所有人,都与那中峰血子夜葬相似,残忍无比,杀人如麻,平日里他们在宗门内,也都会彼此自相残杀,稍微一个不谨慎,就会死亡,你与他们交手时,一定要小心。”侯小妹轻声喃喃,对于她而言,血溪宗的一切,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尤其是夜葬的传闻在前段时间轰动八方,自然而然的,就会拿夜葬举例。
  
      白小纯有些郁闷,方才升起的心惊感,此刻也消散了一些,一拍胸口。
  
      “小妹放心,我白小纯在的地方,那夜葬绝不敢出现!”白小纯抬起下巴,沉声开口,他觉得自己没有吹嘘,这的确是实话……自信的一塌糊涂。
  
      侯小妹听到白小纯这么说,立刻脸上露出笑容,不管心底信不信,可既然白小纯说了,她自然要摆出相信的模样,目中更露出让白小纯很是舒服的崇拜之意。
  
      白小纯心底舒坦,目光一扫,看到了一旁的周心琪,于是说了一句。
  
      “心琪师侄女,你也别怕,我也会保护你的。”
  
      “到了这里,你还有心情吹嘘,有意义么?”周心琪无法将眼前这个白小纯与之前在通天河岸离去的身影重叠在一起,轻叹一声。
  
      “白小纯,夜葬是我的,我定会将其级斩下!”上官天佑冷哼,盯着白小纯,一字一顿开口。
  
      白小纯一听这话,顿时不高兴了,瞪着上官天佑,正要开口时,忽然心神一震,一股冰寒之感,让他全身汗毛瞬间耸立,猛的转头,看到了在不远处,人群内,一个女子正望着自己。
  
      这女子一头秀披肩,容颜秀美,正是公孙婉儿。
  
      她眼看白小纯察觉了自己的目光,在二人对望的一瞬,公孙婉儿掩口格格一笑,虽没有传开太远,可落在白小纯的耳中,却让他从内到外,全身上下,升起更为强烈的危机感,似乎身体的全部,都在向着自己尖叫,告诉自己,眼前这女子,极度危险!(未完待续。)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