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一念永恒 > 第286章 早上……好……
    阵阵嗡鸣议论,从血溪宗内大范围的传开,今天的事情,接二连三,对血溪宗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
  
      血魔出现,一位老祖居然是暗子,这一切的一切,让他们短时间,无法消化,更有一股羞辱感,甚至产生了对血溪宗的茫然。
  
      血溪宗最强始祖面带苦涩,此刻咬牙,看了看灵溪宗一代老祖,又看了看大坑内昏迷的白小纯,是战是融,在其一念之间,沉默之后,他忽然耳朵微动,似有某个存在,正在向他传音,他的面色无变化,半晌后神色露出果断,蓦然开口。
  
      “玄溪宗挑拨两宗,欲见两宗血杀,残害我血溪宗旱炎道友,还要灭我血子……此事不能忍,我血溪宗出战,从来不见血不归,今日已出……索性去灭玄溪宗!!”血溪宗始祖话语扩散,传入每一个血溪宗弟子的心神,这些血溪宗的众人,此刻的茫然,纷纷被一股怒意取代。
  
      “誓灭玄溪宗!!”
  
      “为旱炎老祖复仇!!”血溪宗众人,此刻需要的是一个目标,需要的是发泄,眼下听到了始祖的话语后,一个个瞬间血意爆发,杀意再次翻腾。
  
      很快的,苍穹血雾翻滚,那千军万马之势,向着远方呼啸而去,地面血海更多,天空血雾更浓,一个个血巨人咆哮,一艘艘血色战船支撑,一个个外门弟子组成的如蝗虫般的大球,轰鸣大地。
  
      血溪宗的几位老祖,也都不愿留在这里,转身时,直接飞入血云内,呼啸而去。
  
      灵溪宗一代老祖沉吟,看了看身边几位道友后,都看出了彼此目中的果断与决定,迟疑中又看向落陈山脉一处无人关注的区域,心神内一样浮现了传音之声,半晌,他的目中果断,狠狠一咬牙。
  
      “玄溪宗欲干扰两宗合并,伤我宗少祖,该灭!”他话语一出,右手抬起猛的一挥。
  
      “灵溪宗出动,进剿……玄溪宗!!”
  
      轰轰之声让大地颤抖,灵溪宗所有人,此刻都杀意扩散,随着阵法的光芒闪耀,一个个巨人奔走飞出,天空上白色太阳所过之处,撼动苍穹!
  
      虽然不少人在踏出落陈山脉时,都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一下,包括一代老祖也是如此,但也只是一顿,在看了眼深坑内的白小纯后,毅然冲出,与血溪宗一起……杀向玄溪宗所在之洲!
  
      将要展开一场,轰动整个通天东脉,下游修真界的……数万年没有过的全面战争!
  
      似乎,一个新的宗门,从这一刻起,如同初阳……要在无数的血与杀中,绽放出夺目的光芒!
  
      随着众人的远去,落陈山脉也空了下来,血溪宗与灵溪宗,各有一部分人留在这里,还有铁木老祖以及宋家老祖二人,也没有随大军远去。
  
      他们留在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白小纯!
  
      白小纯,对两宗而言,太重要了,放在两宗任何一方,对方都不会放心,况且千面子的存在,使得白小纯这里,也成为了两宗的一个软肋之处,白小纯活着,一切都好,一旦白小纯陨落……失去了纽带,存在了太多的可能。
  
      侯小妹这里,自然也不会离去,她的目光早就有意无意的落在宋君婉那里,凭着女人的直觉,她觉得宋君婉与白小纯之间,很不对劲。
  
      与侯小妹的选择一样,宋君婉同样没有离去,她望着昏迷的白小纯,心痛中,也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情绪。
  
      就这样,时间流逝,落陈山脉恢复宁静,血溪宗与灵溪宗留下的那部分修士,都居住在了落陈山脉上,分属两地。
  
      他们的中间位置,那里被搭建出了一处洞府,这里被重兵把守,更有两位老祖时刻关注,容不得出丝毫意外。
  
      洞府内,白小纯躺在那里,始终昏迷,每天,侯小妹与宋君婉,都会出现,陪伴白小纯……侯小妹越发的看出了问题,而宋君婉也自然的知道了侯小妹与白小纯之间的关系。
  
      于是,两宗修士经常的能感受到二女之间的杀气,也时常能听到,阵阵激烈的争吵之声……对于那失踪昏迷的白小纯,这两宗修士从心底,有了一些同情。
  
      时间流逝,直至一个月后,白小纯的呼吸慢慢均匀起来,他体内的伤势在不死长生功的运转下,正在慢慢恢复,再加上血溪宗与灵溪宗不惜代价的送来疗伤灵药,使得他的伤势恢复极快。
  
      这一天晌午,白小纯体内修为的运转一顿,他的意识回到了体内,双眼缓缓睁开,感受到了自己还活着后,白小纯激动了。
  
      他回忆昏迷前的一幕,依旧心悸,最终若不是他取出了龟纹锅,进行了最后的阻挡,恐怕早已形神俱灭。
  
      “那旱炎太狠了,该死的,此仇等我比他还要强大后,一定要报仇!!”白小纯心底咬牙,正要起身时,忽然觉得不对劲,侧头时,看到了在不远处,侯小妹双手掐腰,一副小辣椒的样子,正在与一旁慵懒模样的宋君婉,怒目而视。
  
      许是二人太专心了,没有注意到白小纯已睁开了眼。
  
      白小纯一愣,觉得这画面有些古怪,连忙闭上眼后再次睁开,发现自己没有看错后,他心里突的一下,紧张起来,就在这时,他听到侯小妹开口了。
  
      “宋阿姨,你怎么又来了,你说你都到了颐养天年的年龄了,老胳膊老腿的,去歇着吧!小纯哥哥交给我一个人就好了。”侯小妹瞪着眼睛道。
  
      “小孩子不懂事,我和你小纯叔叔什么关系你都不知道,要不是看在你是夜葬侄女的份上,我一定一巴掌拍死你。”宋君婉凤目一瞪,傲然开口,她身上那种位高权重的感觉很浓,此刻轻描淡写,就固定了侯小妹的身份。
  
      “你才是他侄女,你全家都是他侄女!我和小纯哥哥,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两小无猜,从他刚入宗门我们就好上了,我能成为外门弟子,还是小纯哥哥帮我呢。”侯小妹哼道。
  
      她二人已不是第一次争吵了,这一个月,几乎每天都会如此,按照宋君婉的脾气,好几次都险些没忍住要出手灭了侯小妹。
  
      可一想到两宗融合的计划,一想到白小纯这里,她就忍了下来。
  
      白小纯舔了舔嘴唇,觉得二女之间有杀气,他赶紧闭眼,要继续装昏迷时,忽然觉得不对劲,四周一下子安静了。
  
      这么一寂静,白小纯更紧张了,他仔细的听了听,忽然头皮发麻,他竟听到了在自己的面前,除了自己外,多了两个距离自己很近的呼吸声。
  
      好半晌之后,这两个呼吸声有些急促时,白小纯额头冒汗,赶紧装出刚刚苏醒的样子,慢慢的睁开眼,露出茫然的同时,看到了自己的面前,两张美艳如花的俏脸。
  
      一个成熟,一个青涩,一个风华绝代,一个清纯无限。
  
      “早上好……”白小纯看着面前这两个女子,眨了眨眼后,紧张的开口。
  
      宋君婉忽然笑了,目中露出温柔,右手抬起放在白小纯的额头上,双眸如水,轻声安抚。
  
      “不要怕,不就是装昏迷么,来,告诉姐姐,装了几天了?”
  
      “我……”白小纯咽下一口唾沫,还没等开口,一旁的侯小妹不干了,一把拨开宋君婉的手,站在白小纯的身前,怒视宋君婉。
  
      “你要干嘛!!小纯哥哥单纯得很,他怎么会装昏迷呢!”说完,侯小妹迟疑了一下,侧头看着白小纯,忽然低声开口。
  
      “小纯哥哥你学坏了,装昏迷,是不对的。”
  
      “我……”白小纯额头汗水更多,他觉得自己在这两女中间,有种针芒在背之感,坐立不安。
  
      “夜葬,我要和你单独谈一下,你还欠我一个解释。”宋君婉目光一转,淡淡开口。
  
      “小纯哥哥,我也要和你单独谈一下!”侯小妹不甘示弱,一样开口。
  
      白小纯彻底懵了,眼看二女怒视后,都看向自己,要自己来选择,白小纯傻眼了,此刻深吸口气,忽然神色极为严肃。
  
      “好了!”他沉声开口,这样的语气与神情,侯小妹从来没在白小纯身上看到过,此刻一愣,可却觉得,这个样子的小纯哥哥,似乎比以前还要吸引人。
  
      旁边的宋君婉,目中也有神采,这才是她记忆里的夜葬。
  
      “和我说一下,我昏迷后,两宗的后续之事,还有我现在是在什么地方?还是落陈山脉?”白小纯一看有些效果,赶紧摆出一副大事为重的模样,沉声问道。
  
      很快的,他就弄清楚了昏迷后的事情发展,知道自己若是回香云山,血溪宗不同意,而若是回中峰,则灵溪宗不同意。
  
      于是,就只能留在落陈山脉……而且不但两宗安排了不少修士守护,就连宋家老祖与铁木真人,也都在这里护法后,白小纯感动。
  
      他更是听宋君婉说起前线的战争,此刻血溪宗与灵溪宗的大军,正在攻打玄溪宗,集合二宗之力,玄溪宗不是对手,已失去了大半区域,节节败退。
  
      听到这里,白小纯感慨,他觉得自己的身份非常重要,就算是自己要去战场,宗门的老祖也不会同意。
  
      “都怪我,太优秀了……哎。”白小纯美滋滋的发愁,琢磨着自己还是不要去请战了,不给老祖们添加压力了,万一老祖们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突然同意了……那就不好了。
  
      “罢了罢了,为了让老祖们有理由不让我去战场,我……我忽然觉得自己肚子好痛……看来伤势还没好,那个……继续养伤好了。”白小纯想到这里,觉得自己非常的体贴,于是立刻捂着肚子,赶紧装病。(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