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一念永恒 > 第349章 一封情书……

  仔细的研究了寒门养念诀以及不死筋后,白小纯对于未来充满了期待,尤其是此刻感受了一下自己磅礴的生机,他尽管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寿元,但想来至少千年以上,就更为激动。
  
  对于修行的枯燥,他也没有不耐烦,而是沉下心来,修行寒门养念诀的同时,也在尝试修炼不死筋。
  
  关于不死筋,白小纯思索良久,首先修炼的是自己的左脚大趾。
  
  “一根根趾头的修炼下去,才是最稳妥的!”白小纯深以为然,脑海里幻想自己抬起脚,一指头戳过去,对自己有歹意之人没有任何防备被重创惨叫的画面后,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
  
  “傻子才会选择手指,手指有什么用处,是个人都会防备不说,危机关头,总不能用手指逃遁啊,脚趾就不同了,不但可以出其不意的攻击,更是可以用力一点地面,加速逃走,只要小命在,什么都在!”白小纯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英明神武了,不由得感慨,想要照照镜子崇拜下自己,可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的洞府里居然没有铜镜。
  
  “这不行啊,居然没镜子!”白小纯觉得扫兴,忽然想起自己储物袋内,之前击杀那个空河院的女子时,收走了对方的物品,曾灵识一扫,似乎看到过一个镜子。
  
  于是赶紧打开储物袋,翻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圆形镜子,至于小乌龟,白小纯找了半天,也没看到,索性就不去理会,他早就习惯了小乌龟的神出鬼没。
  
  此刻拿着镜子,白小纯研究一番,忽然乐了,这镜子也不是寻常之物,算是一件不错的法宝,虽然无法与白小纯的那三样至宝比较,可也有其不俗之处,竟可以形成一具法身。
  
  只不过这法身没有什么战斗力,只是作为迷惑而用,当初那女子被白小纯连连克制,真身在通天法眼下无所遁形,也就没有拿出使用。
  
  “还算不错吧。”白小纯把玩镜子,半晌后忽然轻咦一声,将镜子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看后,突然眉心的第三目,通天法眼,蓦然睁开。
  
  紫光瞬间笼罩洞府,白小纯凝望片刻后,第三目闭合,他若有所思。
  
  “此物怕是就连那女子也都没发现,其最大的贡献不是形成法身,而是……养魂!”白小纯很是惊奇,他在这镜子上,于通天法眼下,感受到了与神秘面具相似的波动,虽材质不同,可在作用上,似大同小异。
  
  把玩一番,白小纯将镜子放在一旁,重新开始修行,时间流逝,很快又过去了半个月。
  
  这一天夜里,白小纯正修行时,忽然的,他全身汗毛耸立,猛的睁开眼时,他四周的地面出现了大量的波纹,这些波纹出现的速度极快,眨眼就覆盖洞府大地,更有阵阵冰寒气息笼罩四方,似要将这里分割出去。
  
  与此同时,他储物袋内红光爆发,那面具再次飞出,有沧桑的声音,带着急促,快速的吼出。
  
  “不……”
  
  白小纯深吸口气,没有任何迟疑,在对方说出一个字后,他一把取出更多的符文,天道金丹之力融入,全面催发,大把扔出。
  
  噼里啪啦的声音再次出现后,这面具内传出怒吼,可却戛然而止,面具掉在地上,地面的波纹也骤然消失。
  
  假夜葬的魂,此刻才敢飘出,瑟瑟发抖,发出惨叫。
  
  “完了完了,他们又来了!”
  
  “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白小纯也很是恐惧,他方才隐隐觉得,自己若是慢了一些,一旦此地被隔离,自己就危险了。
  
  “阴魂不散!!”白小纯咬牙,看了眼假夜葬的魂,沉吟片刻后,他的双眼有些血丝却露出果断,突然开口。
  
  “假夜葬,我给你换个家,你要配合我,不然我就把你和这面具一起扔到通天河里喂鱼!”
  
  假夜葬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想要说些什么,可看到此刻的白小纯居然眼睛都红了后,立刻就不敢开口,只能惊恐的点头。
  
  “我就不信了,连那老兔子我都能收拾,还收拾不了这小小面具!”白小纯冷笑,立刻取出那面镜子,仔细的研究之后,他双手猛的掐诀,一指面具,立刻假夜葬发出惨叫,可刚传出叫声,在白小纯瞪眼下,他立刻捂着口,不敢叫喊。
  
  白小纯全神贯注,体内散发出天道气息,金丹翻滚时,修为扩散开来,使得他的右手,竟化作了金色,而他的眉心第三目,通天法眼,也在这一刻蓦然睁开,修为凝聚,使得紫光比之前还要明亮太多太多。
  
  一股恐怖的波动,在白小纯的身上爆发,在这通天法眼下,那紫色的光中隐隐的甚至都出现了金色,一丝天道的气息,也顺着法目散出,落在这面具上时,白小纯立刻就看到了一条若隐若现的丝线……连接了假夜葬的魂与面具。
  
  在看到这丝线的瞬间,白小纯没有任何迟疑,右手倏的抬起,手上金光璀璨,向着面具与假夜葬之间的丝线,狠狠一斩!
  
  “给我断!”
  
  轰的一声,白小纯的右手直接斩在丝线上,这丝线颤抖,原本有韧性,难以斩断,可在那天道气息的碰触下,没有坚持太久,直接就融化开来,被白小纯……骤然斩断!
  
  断去的瞬间,假夜葬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魂离开了面具,可就在其离开的同时,仿佛虚无中存在了一股吸力,居然要将其吸走。
  
  吓的假夜葬惨叫更为凄惨,白小纯也一愣,好在镜子就在他身边,他赶紧袖子一甩,镜子急速飞出,直奔假夜葬,在它的魂被那虚无吸走前,立刻融入到了镜子内。
  
  做完这一切,白小纯气喘吁吁,这一幕看似容易,可实际上他耗费的心力极大,此刻先是检查了一下镜子内的假夜葬,此人的魂比之前虚弱了大半,可好在没有大碍,如今只是虚弱的昏迷而已,这才放下心。
  
  随后白小纯狠狠的盯着面具,冷笑起来,取出了全部的符文,一张张贴上后,更是施展了自己所知道的不多的禁制,又再次烙印其上,直至将其层层包围,彻底封印后,白小纯这才放心。
  
  “这一次,我看你还怎么作怪!”白小纯得意,将这面具收起,心满意足,继续修行。
  
  又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面具再没有作怪,而白小纯这里的修行,也慢慢有了头绪,甚至他还抽出时间去研究逆河丹。
  
  直至半个月后,白小纯实在是坐不住了,。
  
  “我都已经金丹了,很厉害了,要劳逸结合嘛,不能总是这么修炼。”白小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结束了闭关,打开洞府,走了出去
  
  呼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后,白小纯看着纵横四方的逆河宗,内心深处有种骄傲之感,于是背着手,走下了逆河山,在这逆河宗内,一边欣赏,一边溜达。
  
  “好久没看到宋姐姐了,好想念啊……”白小纯一想到宋君婉那火辣的模样,就忍不住心头一热,眨了眨眼后,决定去找宋君婉说说情话。
  
  一路走去,四周绿荫成片,天空飞鸟盘旋,放眼看去,整个逆河宗内,灵气浓郁,仿若仙境,途中还遇到了不少逆河宗的弟子,这些弟子有男有女,每一个在看到白小纯后,都露出尊敬,还有不少都目带狂热,白小纯的身份,使得他在逆河宗内,已成为了最瞩目的存在。
  
  尤其是玄溪与丹溪一脉,他们不了解白小纯,所以对于白小纯这里,狂热最多,尤其是白小纯白白净净,卖相也不错,平日里又喜欢卖弄,于是暗中对他有好感的女弟子,也都不少。
  
  此刻他正含笑与碰到的弟子打招呼,路过玄溪一脉时,忽然的,从玄溪一脉的山上,快速跑来一个女弟子,这女子相貌秀美,此刻满脸通红,飞奔到了白小纯的身边,在白小纯诧异时,这女子咬着下唇,似不敢看白小纯,快速的将一封信,递给了白小纯。
  
  修士之间都用玉简,这种直接用手写的信,已不多见,白小纯呆了一下,低头看了眼手中的信,在那信封上,他看到了一个心的形状……
  
  “这是……”白小纯睁大了眼,倒吸口气后,忽然身体颤抖,激动起来。
  
  “情书!!!”(未完待续。)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