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一念永恒 > 第786章 大天师,卑职有一计!

  “此事稍后再议。”大天师收回看向白小纯的目光,淡淡开口。
  
  美髯天公闻言沉默,目光扫了眼陈好松,不再说话。
  
  天师殿内很快就安静下来,白小纯也抬起头,深吸口气,正要开口时,大天师的声音回荡。
  
  “陈天公,你也是为了长城而来?”大天师的目光,看向陈好松。
  
  陈好松神色如常,走出几步,向着大天师抱拳一拜。
  
  “大天师,长城之事,迫在眉睫,稍有意外,必定引起蛮荒动荡,臣也认为,应加固防线,同时还需派遣更多魂修以及炼魂师,前往防线镇守!”
  
  “不过此事需要大量的魂药以及资源,作为军费支撑,还请大天师恩准,而臣也请愿,亲自前往督战!”陈好松声音坚定,说完再次一拜。
  
  连续两位天公开口,就算是大天师,也都不得不慎重一些,沉吟中,问了一句。
  
  “需要多少资源?”
  
  “魂药八十亿枚,各类修行以及阵法材料资源,需准备百万份左右,如此一来,臣必定让那通天河修士,难入我蛮荒半步!”陈好松毫不迟疑,立刻开口。
  
  大天师目中渐渐深邃起来,面无表情,唯独右手食指,在那天师椅的扶手上,慢慢的敲动,心中升起恼怒,仅仅是加固防线,居然就需要如此多的资源,明显超出了正常所需。
  
  可他也无奈,实在是这满朝文武,就算是对自己忠心耿耿,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希望延续各自家族永久的辉煌,所以任何一次出战,消耗都极大,且此事已成惯例,延续至今,大天师也不好去斩断众人财路。
  
  天师殿内,再次安静下来,没有人说话,白小纯也看出了大天师所想,不外乎是觉得军费资源过多,若是换了其他时候,白小纯也会被那军费震惊,可眼下他心中焦急白浩,无暇多想,实在是时间每拖延一刻,白浩的危机就大了不少。
  
  而眼下殿中讨论的事情,在白小纯看来,对于大天师来说,显然都比自己即将要恳求之事大了太多,白小纯没办法插嘴,说出自己的事情,若强行说出,怕是反而会起反效果,此刻备受煎熬中不禁患得患失。
  
  他只希望殿内众人尽快讨论完毕,自己也好能开口,请大天师相助。
  
  种种思绪,在白小纯脑海翻腾,在那担心,焦急中,他没有注意到大天师的目光,不知何时,已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大天师看出了白小纯的心不在焉,也看出了白小纯心中必定有什么焦急之事,他双目微微一闪,神色露出不悦。
  
  “白浩,你从到来后,你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莫非你监察府又掌握了什么证据?”
  
  这话语一出,陈好松等人,纷纷内心一动,也都看向白小纯。
  
  白小纯呼吸停滞了一下,抬头望着大天师,他看到了对方神色上很是明显的不悦,这不悦之意,让他内心存在的认为大天师或许不会对自己有鸟尽弓藏想法的判断,瞬间就坍塌了一半,内心微凉,这种态度,与之前相差太多,可此刻焦急,他只能带着仅剩的一丝侥幸,硬着头皮开口。
  
  “大天师,不是监察府的事情,而是卑职……”白小纯话语刚说到这里,大天师那里一摆手,淡淡开口打断了白小纯。
  
  “既然不是监察府的事情,那就不要说了。”
  
  这句话,如同雷霆,轰然间就让白小纯脑海嗡鸣起来,他的呼吸立刻就有些急促,望着大天师,内心泛苦,仅剩下的一丝侥幸,也都随着这句话,彻底崩溃,大天师的态度变化之大,他虽早有预料,可此时还是觉得心底冰冷。
  
  “就算真的要将我推出,也没必要如此明显吧……”白小纯心底冷笑,他明白,白浩的事情想要寻求大天师的帮助,已经没有什么可能了。
  
  与此同时,这句话,也让陈好松与美髯天公,目光微闪,彼此微不可查的相互看了看后,都若有所思,尤其是陈好松,嘴角隐隐有一丝冷笑。
  
  今天的事情,在他看来,已经很明显了,这是大天师刻意的去释放出一个信号,毕竟鸟已尽,弓已无用了。
  
  至于那六个天侯,也都一个个神色变化,低头时,余光在白小纯身上扫过,心底大都冷笑,这一幕,他们不意外,实际上关于鸟尽弓藏的猜测,于魁皇朝的权贵中,都有共识。
  
  他们太了解大天师了,也很明白,如今的白小纯,他如同是在汹涌的大浪之中的孤舟,随时都可以被掀翻淹没。
  
  而今天的这一幕,更是说明了这一点。
  
  “这白浩的好日子,到头了!”
  
  “此人的下场,怕是与上一代监察使黑明,截然不同……就看他识不识抬举了,若聪明的,自动卸职,大天师或许还会放其一条活路,可若依旧担任监察使,他就死定了!”
  
  “哼,就算是他卸职,大天师会放他,可他得罪的人太多了,满朝文武,谁都想杀他,一旦他没了监察使的身份,必死无疑!”
  
  种种思绪,在殿内众人心神内浮现,一个个虽看似如常,可那心中的冷厉之意,白小纯就算是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也心知肚明。
  
  白小纯的气息,也慢慢开始波动,他的双目赤色更浓,白浩失踪引起的焦急与担心,身份暴露的危险以及生死危机,还有大天师那毫不留情的态度转变,以及这四周众人那冷漠的气息,一切的一切,都压的白小纯喘不过气来,更是让他因白浩失踪而升起的疯狂,也都越发狂暴。
  
  他可以想象得到,大天师今天的这一幕,将会在很短的时间,传遍整个魁皇城内,使得无数权贵知晓,从而对自己这里,忌惮之意骤减同时,无数的试探与挑衅,也会不断地发生,直至累积到一起后,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条。
  
  甚至此刻的白小纯,也都意识到了之所以有人敢动白浩,无论是什么原因,也都是因猜到了大天师鸟尽弓藏的想法,所以才敢无视自己监察使的身份。
  
  如果这一现象不去改变,那么那掳走白浩之人,听说此事后,怕是会更肆无忌惮,白浩那儿将陷入绝境的同时,自己这里也一样危机四伏。
  
  他明白,想要救白浩,首先要让自己的地位,更为稳固,自己的权势,更为滔天,也只有那个时候,掳走白浩之人才会忌惮强烈,而白小纯这里,也将有更大的势力,去发动一切,查出端倪!
  
  而这一切,都绕不过大天师,不管白小纯怎么做,他都必须要让大天师那里,暂时打消抛掉弃子的想法,同时还要对自己这里,更为倚重!
  
  只有这样,一切才有机会!
  
  “这是你们逼我的!”白小纯咬着牙红着眼,身体微微颤抖,已有豁出去,甚至掀桌子的冲动,当初他刚刚担任监察使之时,白浩曾给他出过一计!
  
  这个计策是建立在白浩对大天师心态的猜测上,而这猜测,如今看来似乎也很正确,只是白小纯之前觉得,此计太过狠辣。
  
  如果说现在的满朝权贵,对白小纯的杀机,只是一时,白小纯若能躲过去,躲个几十年后,或许就会慢慢遗忘,可一旦按照白浩的计策,那么整个蛮荒的权贵,将终其一生,对白小纯这里的恨,刻骨铭心、深烙于魂!
  
  所以白小纯当时迟疑,可眼下,他想要重新获得大天师的看重,想要找到白浩,他自己一个人做不到,而他更不能将希望放在已经有了过河拆桥之意的大天师身上,故而,他需要整个魁皇朝内,每一个权贵的家族里,都有大量族人,作为自己的暗子,给自己传递消息。
  
  他要知道每一个家族内近乎所有的事情,只有这样,他才可以抽丝剥茧,找出是谁出手,掳走了白浩!
  
  想到这里,白小纯深吸口气,双眼透出红芒,猛的抬头,看向大天师时,他上前一步,抱拳深深一拜,声音带着冰寒,带着决然,森森开口。
  
  “大天师,卑职来此,是有一计,来解大天师心结!”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