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七十九章 你还活着?
    一见最强的虞彤昏了过去,血宗和鬼宗的弟子,再无战意。
  
      他们大声吆喝着,通知莫熙,让莫熙速速归来。
  
      被安颖等人围击的莫熙,身旁有一条条鬼影飞旋着,那些鬼影狰狞可怖,不断冲击着安颖等人。
  
      莫熙本欲突破安颖等人的防线,去斩杀聂天,但很快发现以他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实现。
  
      等他听到后面的急呼,就立即意识到虞彤遭受了反噬,再难帮到他们。
  
      其实,他早就明白吞下五颗强血丹的虞彤,不论能不能击杀聂天,自身都会一蹶不振,后面只会成为负担。
  
      “下次,我必将杀光你们所有人!”
  
      莫熙低声咆哮着,一条条狰狞厉鬼,骤然膨胀变大,分别撕咬向郑彬等人。
  
      他本人,身影变幻着,仿佛也化为了轻如无物的一条幽魂恶鬼,突然就飘向了身后。
  
      他一回来,就看到血宗的弟子,已将虞彤背在了身上。
  
      “走!”
  
      没有一丝犹豫,他马上下达命令,领着剩下的鬼宗和血宗弟子,往那冰川区奔去。
  
      他离开不久后,呼啸着撕咬众人的厉鬼,逐渐模糊,一会儿就消失无形。
  
      “追杀他们!”郑彬咬牙。
  
      安颖也喝道:“血宗的那妖女,一定出了岔子,不然莫熙绝不会退!趁着虞彤不能参战,我们要尽可能地杀死他们,为死去的同伴报仇!”
  
      “追!”
  
      众人迅速统一了意见,朝着莫熙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想要将鬼宗、血宗的弟子全部斩杀于青幻界。
  
      在他们的后方,只有姜苗还站在聂天身旁,以一种很复杂的目光,深深看着聂天。
  
      静坐于地的聂天,双眸紧闭,身上涌现出极其汹涌的气血波动。
  
      蒙蒙血光,不时从聂天皮肤表面释放而出,那些血光如氤氲般,将聂天笼罩在内,让此刻的聂天,显得有些神秘莫测。
  
      氤氲缭绕中的聂天,身体像是一个不断充气,又不断瘪下的气球,时而膨胀,时而干瘦。
  
      她不清楚,在聂天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却知道就连那妖女虞彤的地网,都未能杀死聂天。
  
      被安颖、姜灵珠等人,认为必死的聂天,如今呼吸均匀,心脏的跳动强而有力。
  
      从聂天身上散发出的生机,浓郁的血气,比他没有被地网禁锢之前,竟然还要强烈!
  
      “好奇怪的人……”姜苗小声嘀咕。
  
      聂天浑身燥热,感觉自己仿佛成为了一个熔炉,每一条筋脉血管,都似在膨胀收缩着。
  
      就连他本人,也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当他全身的鲜血,快要被那一根根猩红血线抽干时,他的心跳骤然加速。
  
      那一刻,他极其不甘心,想要逆转绝境,强行阻止血液的外流。
  
      他真的做到了!
  
      在他心跳以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激烈跳动时,他感到从他那一颗心脏之中,陡然涌现出一股未知的力量!
  
      那股力量倏一滋生,似顷刻间影响了他全身的鲜血,就连被猩红血线抽出,已离开他血管的鲜血,都仿佛突然和他的心脏有了共鸣。
  
      也是那时,所有被抽出的鲜血,都被他的心脏给牵扯着,猛地重归他的血管。
  
      不仅如此,连那一根根猩红血线,竟然也被拉动着,被其身体硬生生带入体内。
  
      他并不知道,那些猩红血线,都是虞彤以二级灵兽的鲜血,以血宗独特的炼血术日夜炼化,将其化为了蕴藏着浓郁血气的利器。
  
      他只知道,一根根的猩红血线,都蕴含着丰沛的血气。
  
      而那些血肉精气,如今都被其纳入血管,和他的鲜血混为了一体!
  
      他一次次深呼吸,血管筋脉的一次次膨胀,身躯的充气,似乎都是他自身的鲜血,在贪婪吸收着那猩红血线内蕴藏的血肉精气。
  
      众多二级灵兽的鲜血,所蕴含着的血气,被他这具身躯大熔炉,经过一次次熔炼后,彻底变成他鲜血的养分,开始滋养他的鲜血。
  
      在这个过程中,他以精神意识感知,发现他的鲜血之中,似有不知名的神秘符号,惊鸿一现。
  
      他隐隐感觉到,他体内的鲜血,异于常人!
  
      只是,他鲜血之中的秘密,仿佛潜藏的极其深,不到关键时刻,不到他身陷绝境,似绝不会呈现出来。
  
      而他,因自身境界不足,这具躯体还远远不够强大,令他还无法去探知鲜血中的奥秘。
  
      他自身的鲜血,将那一根根猩红血线吸收,炼化那些血线内的血气,好像只是开启血脉秘密的一种有效途径。
  
      心中虽有种种疑惑,可他并没有干涉体内的异状,而是放开心灵,任由这具身体以其独特的方式去运作着。
  
      他本人,反而像成为了一个旁观者,只以心神意识默默注视。
  
      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发现,来源于那一根根猩红血线的血气,已尽数消失在他鲜血之中。
  
      他那异常的心跳声,也早就恢复了常态,他身上也不再释放出蒙蒙血光。
  
      他又暗暗感受了一番,发现流淌在他体内的鲜血,也都慢慢平静,他再也无法感受其异常和奇妙。
  
      他的丹田灵海,并没有因为吸纳那些猩红血线,而有丝毫改变。
  
      他的身躯,似乎也没有因此而强壮,可他却知道,他体内的鲜血……有了小小的变化。
  
      只是,当他心跳恢复正常以后,他却不能从鲜血之中,察觉到什么特别之处。
  
      又仔仔细细地感测了一番,确定一切都走上正轨,他重新睁开了眼。
  
      “你醒了?”姜苗看着他,脸上充满了疑惑和好奇,似乎在等待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谢谢你守在我身旁。”聂天微笑。
  
      “应该的呀。”姜苗有点不好意思,“你救了我两次,可我却没有能力救你。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在一旁看着你。本以为……”
  
      她想说,本以为你死定了,只想在你死前,多看你一会儿,但看到聂天如今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神采飞扬的,她赶紧闭嘴了。
  
      聂天第一次认真地打量姜苗。
  
      娃娃脸的姜苗,穿一件暗青色的衣裙,眼睛很大,讲话时都显得怯怯的,仿佛会被随时吓跑的兔子。
  
      姜苗的容貌,只是中等偏上一点,不如安颖和姜灵珠那么出众,可她心眼很好,不像安颖和姜灵珠那般,有着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虽然姜苗真实的年龄,可能比他还要大一岁,可在他眼中,姜苗就是一个天真无邪的邻家小妹妹。
  
      “还是因为生活的环境不同……”聂天暗暗道。
  
      从他懂事起,就知道聂东海已经失势,知道痛爱他的大姑,曾遭受过什么,加上聂弘、聂远等聂家族人的针对,他一直都活在家族的争斗中。
  
      比起同龄人,他要早熟的多,很早之前就明白聂东海和聂茜,在他身上寄予了厚望。
  
      他始终在暗暗努力着,想要在将来的某一天,让他外公能伤势痊愈,想要帮他大姑讨回公道。
  
      而姜苗,分明就是温室的花朵,从小都是被捧在手上呵护着,根本没有经历过人情冷暖。
  
      青幻界的试炼,对姜苗来说,就是人生最大的一次冲击。
  
      环境的温馨,让姜苗成为了一只绵羊,或许在青幻界试炼结束以后,姜苗才会慢慢改变,认识到世间的险恶。
  
      “我没事了,那妖女在关键时刻,似力量不济,遭受了反噬。”聂天斟酌了一下,很平静地说道:“她被反噬以后,我那些被抽离的鲜血,又重返我身体。我用我的方法,将那些鲜血,慢慢导引向体内,现在已恢复了过来。”
  
      “哦,没事就好。”姜苗点头。
  
      她当然知道,聂天给出的解释,绝不可能是事实。
  
      她很清楚,聂天在隐藏着什么,但她聪明地选择不去问,——虽然她极度好奇。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就在此地闲聊着,等候安颖、姜灵珠的回归。
  
      许久后,潘涛和安颖等人,渐渐从远方闪现出来。
  
      “聂天!你还活着?”
  
      相隔数百米,潘涛一看到他,立即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怪叫。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