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零五章 外域来客
    甘康以宗门法规来说教,别说是潘涛了,就算他爷爷亲临,也当真是无可奈何。
  
      可知道内情者,却清楚他的那一番说辞,完全就是出于私心。
  
      灵宝阁遭遇如此灾祸,试图悄悄逃离者,不仅仅只是潘涛。
  
      郑瑞,还有其他几个长老的子孙,这时候也在以他们的途径,想要置身事外,不愿意死守于此。
  
      甘康不去理会其他人,偏偏就盯上了潘涛,也并非是要针对潘涛。
  
      他真正的目标,乃是聂天,还有安家姐妹!
  
      连柳砚都心中雪亮,若是聂天没有管闲事,没有去认安诗怡为干姐,甘康绝对不会现身于此地。
  
      安诗怡也明白,她如果答应了甘康,成为了甘康的妻妾,她和她妹妹,或许会被甘康安排离开灵宝阁。
  
      “甘前辈,我们玄雾宫没有招惹你吧?”郑彬皱着眉头,说道:“你和其他人的是非,我们玄雾宫无心插手,能否让我们过去?”
  
      几个玄雾宫的人,眼巴巴看着甘康,都是神色焦急。
  
      此刻,在灵宝阁的山谷之中,血宗的强者,到处在追杀着那些外来客,正在和灵宗和宝阁的人激战。
  
      山谷的任何一处,都不安全,都有战斗发生。
  
      山门处,徘徊外面许久的鬼宗强者,也大量地涌入了,使得灵宗和宝阁的那些炼器师,都是苦不堪言。
  
      他们一行人,一路行来,却因安家姐妹,已经让乌兴和翁婆子置身陷阱了。
  
      乌兴和翁婆子的断后,就是希望他们能成功到达此地,借助于石峰内潜藏的通道,远离灵宝阁,安全脱身。
  
      在这个关键时刻,甘康堵在石洞口,不允许任何人踏入,无疑是堵住了他们所有人的生机。
  
      好不容易到达此地,又知道这儿存在着一条较为安全通道的郑彬等人,自知如果现在回头,想要成功脱离灵宝阁的希望极其渺茫。
  
      他心中暗自埋怨聂天多管闲事,让众人跟着一起遭殃,嘴里却不断请求。
  
      “不行就是不行!”甘康冷着脸,“谁来都不行!就算是乌兴和翁婆子在此,我也是同样的态度!”
  
      他挥挥手,不耐地催促:“你们想离开,就赶紧换路,不要在此浪费时间!”
  
      他又看了安诗怡姐妹一眼,哼了一声,冷冰冰说道:“至于你们,必须要留下来,你们身为灵宗的人,就要和宗门共存亡!”
  
      他只点了安诗怡姐妹,却没有指向潘涛。
  
      到了此刻,所有人都看出了甘康的故意刁难,也知道除非硬闯,不然休想踏入那石洞了。
  
      “咻!”
  
      也在此刻,有三道身影,悄然降临。
  
      为首的一人,正是将炎龙铠寄售于灵宝阁的赖易,赖易一落下来,瞥了聂天一眼,道:“走之前,把炎龙铠和血核交出来吧。”
  
      “赖易,你们怎么现在才到?”甘康明显愣了一下。
  
      “被几个血宗的家伙缠住了。”从外域而来的赖易,对着他微微点头,说道:“甘兄,你想要那女人,有最简单的方法。”
  
      他咧开嘴,给出了一个主意:“直接掳走即可。”
  
      “甘兄!灵宝阁遭此大变,以后即使没有从离天域除名,也将元气大伤。”另一个外域的来人,语气真诚地招揽道:“你在灵宝阁,会始终被房晖压制,很难能成为最强的炼器师。与其如此,不如离开灵宝阁,走出离天域。”
  
      “你尽可放心,你在灵宝阁如今拥有的一切,我们主上都可以给你。”
  
      “以你的炼器造诣,到了我们那边,就算是建立一个全新的炼器宗门,也不是不可。”
  
      赖易也道:“甘兄,灵宝阁注定将没落,你和我们一同离开吧?”
  
      新来的三个外域炼气士,没有避讳什么,竟然在劝说甘康脱离灵宝阁。
  
      聂天和柳砚等人,包括潘涛,也都突然呆住。
  
      “甘长老!原来你会出现于此,是要为他们三人保驾护航,让他们从那条通道离开啊!”潘涛听了一会儿对话,霍然明白了过来,“你不允许我们借用那条通道,却给三个外域的炼器师提供方便,你还好意思说我们?”
  
      柳砚也面色不善,“甘长老,不管怎么说,我们四宗都是盟友。他们这些外域的来人算什么?你要为他们敞开通道,却阻止我们入内,究竟是何意?”
  
      玄雾宫的众人也纷纷指责。
  
      聂天也弄清白了情况,可他并没有插话,而是下意识地摸向储物手环,心中呢喃:“炎龙铠,血核,那人是什么意思?”
  
      被众人问责的甘康,面沉如水,内心似在天人挣扎。
  
      他的挣扎,和柳砚、潘涛等人的责问无关,而是在犹豫要不要弃下在离天域的一切,趁机脱离。
  
      “甘兄!时间紧迫,还请不要有太多犹豫!”赖易扭头,看着远处血宗强者的动向,略显急切地说道:“你应该清楚,此役过后,灵宝阁势必元气大伤。你在灵宝阁的宝阁,都只是第五个高级炼器师,你在宝阁内话语权还是太弱了。”
  
      “你只有离开,才能研习更精湛的炼器之道。而且……你的炼器之道,也未必能被宝阁其他的同道认同!”
  
      赖易焦急劝说。
  
      沉默许久的甘康,听到这里,似终于有了决定,他深吸一口气,对赖易道:“把那个女人给我带上。”他指了指安诗怡。
  
      话罢,他转过身来,都没有去看柳砚、潘涛、聂天等人,似觉得有赖易三人在,完全可以轻易达成所愿。
  
      “好!”赖易点头,挥手指向安诗怡,示意他身旁一人动手。
  
      “跟我们走。”那人立即走向安诗怡,他的眼瞳,有一缕缕的灰白烟雾缭绕,一股荒寂冰寒的气息,如化为了肉眼看不见的枷锁,向安诗怡笼罩而来。
  
      “先天境!”柳砚脸色一变。
  
      也在此时,赖易身影一动,就闪掠到聂天身旁,毫不客气地去抓聂天手臂的储物手环,“我只要炎龙铠和血核,你乖乖交出来,我饶你一命。”他淡漠道。
  
      “该死!凡境!”柳砚骇然,他忙道:“聂天!快将储物手环给他!”
  
      聂天轰然一震,他没有看清赖易的动向,等注意到时,发现赖易和他近在咫尺,并伸手抓向了他的手臂。
  
      这时,柳砚的喝声才起。
  
      “凡境!”他也大惊失色,自知和那赖易之间,有着现今难以逾越的巨大差距,他很果断地,将手臂上的储物手环褪下,并在后退时,将其扔向了赖易。
  
      但,储物手环出手的那一霎,他将那块兽骨拿出并攥在了掌心。
  
      “算你识相。”赖易点了点头,去抓他扔出的储物手环。
  
      而此时,聂天以最快的速度,向来时的方向挪移,并大声疾呼:“宝阁的甘康在此!宝阁第五个高级炼器师,试图脱离宝阁,想要远渡外域!”
  
      附近一些四处追杀外来客的血宗强者,听到这边传来的吆喝声,纷纷被惊动。
  
      很多人呼啸而来。
  
      已经进入石洞的甘康,听到聂天的暴喝,脸色一沉,道:“既然决心走了,我就不怕得罪巫老怪了,那小子……给我杀了!”
  
      接过储物手环,以神识检查了一下的赖易,勃然大怒:“小子!胆敢和我耍心机,你这是自寻死路!”
  
      “那边!”
  
      “那边有很多人!”
  
      几个血宗的强者,被大呼小叫的聂天给成功引来,逐个显现。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