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零六章 物归原主
    “嘿,果然是宝阁的甘康,逮到一条大鱼了!”
  
      一名血宗的强者,倏一到来,就盯上了甘康,咧嘴狞笑。
  
      这人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血红长衫,两眼开合间,有摄人血光闪现。
  
      “血液逆流!”
  
      他挥舞着一根暗红色的法杖,第一时间就施展出血宗的禁术,只见漫天的血光,像是粘稠的血水一般,从天空中流向众人。
  
      在他身后,又有几个血宗的强者闻讯而来,也都立即施法。
  
      一层层血色光影,带着令人鲜血暴动的诡异磁场,很快就弥漫开来。
  
      附近,一些被他们斩杀的外来客,死亡后的躯体,突然爆碎开来。
  
      一道道鲜血,狂飙而出,鲜血才飞上半空,就迅凝结,化为了一个个模糊的血影。
  
      远离了赖易,试图逃远一点的聂天,体内的鲜血忽然变得不受控制。
  
      但,受到“血液逆流”禁术的影响的,不仅仅只有他。
  
      想要追杀他的赖易,还有即将对安诗怡动手的那个外域来客,也忽然面色潮红,似在极力控制着鲜血的异动。
  
      “该死!”
  
      赖易低骂了一句,他看向聂天的眼神,充满了凶厉之色。
  
      这时,他突然后悔了,后悔刚刚没有痛下杀手,没有将聂天第一时间斩杀。
  
      在他原本的计划之中,一旦拿到了储物手环,确定炎龙铠和血核都在了,就会毫无顾忌地动手,将此地所有人击杀。
  
      他没有一开始下手,所担心的是血核不在储物手环内,担心会被聂天藏在其它地方。
  
      “先杀甘康!”
  
      血宗的来人,将“血液逆流”禁术成功激以后,身影一动,就化为一束血光,直朝石洞内的甘康而去。
  
      火光溅射的洞口,甘康脸色阴沉如水,他冷冷看了一眼赖易,道:“此地交给你来解决!”
  
      话罢,甘康没有理会任何人,迅闪进了石洞内。
  
      几个血宗强者的到来,令局势有了变化,那些赶到的血宗强者,知道他的身份,将他视为了要目标。
  
      甘康很清楚,他太长时间逗留此地,只会越陷越深。
  
      因此,他连安诗怡能否被生擒,如今都顾不上了,只想尽快脱身。
  
      “甘长老,别急着走嘛?”
  
      血宗的那名强者嬉笑着,就要越过赖易,去石洞内追击甘康。
  
      其余的那些血宗来人,过来稍稍看了一眼,就纷纷将目标对向了两个外域来客,还有柳砚、史逸、罗欣等境界较高者。
  
      聂天,姜灵珠,叶孤末,还有郑彬、安颖等人,因实力低微,反而没有被他们放在眼中。
  
      “给我留下!”
  
      赖易冷哼一声,他手中突然多出一根满是绒毛的兽骨,那兽骨像是一种灵兽的腿骨,有一米多长。
  
      那兽骨一出,一股腐烂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
  
      就要从他身旁越过的血宗强者,在他拿出那一截兽骨以后,脸色微变,道:“暗冥域的人?”
  
      赖易低低一笑,道:“从今天起,甘康就是我们的人,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暗冥域又如何?”血宗强者哼了一声,“这里是我们离天域,就凭你们几个,还能在我们离天域翻了天不成?”
  
      “嗤嗤!”
  
      一道道血光,从那名血宗强者体内飞出,血光交织着,突凝为一头噬人的血腥凶兽,猛地撕咬向赖易。
  
      赖易挥动着那一截兽骨,那兽骨上的绒毛,根根竖起。
  
      一股腐烂的气息,从赖易掌心滋生,并且和那一截兽骨引起了呼应。
  
      朝着赖易冲击而来的那血腥凶兽,浓郁的血腥气味,似被某种不知名的腐烂力量影响,竟在急剧流逝。
  
      待到那凶兽临近赖易时,它身上释放的浓郁血肉气息,居然已失去了七八成。
  
      赖易拿着那一截兽骨,朝着那头气血不足的凶兽,猛地敲击了一下,那凶兽就化为蓬蓬血雾,被风一吹就消散了。
  
      也在此刻,其他的血宗强者,和另外两个外域的强者,还有柳砚、史逸等人已战上。
  
      聂天冷眼旁观,现除了血宗的强者以外,所有被“血液逆流”混乱磁场影响的人,在战斗时都苦不堪言。
  
      那些人,似乎都需要分出一部分的精力,去抵御体内鲜血的异动。
  
      没有被攻击的潘涛,叶孤末等人,也都是脸色微红,身子定在原地,似在极力摆脱着鲜血的异常。
  
      而他,在最初的鲜血异动后,很快就恢复自如了。
  
      他竟然未被“血液逆流”的混乱磁场给影响。
  
      “奇怪……”
  
      他暗暗嘀咕着,回想刚刚的异常,感觉在“血液逆流”产生时,他的鲜血也第一时间有了变化。
  
      可只是一霎,他就恢复如初,再不受影响。
  
      “噗!”
  
      在他疑惑不明时,周边坚硬的石地内,突冒出一根根猩红血线。
  
      那些猩红血线从大地内,如疯狂生长的杂草,以肉眼可见的度拔出大地,并飞上了半空。
  
      “地网!”聂天惊叫。
  
      青幻界时,血宗的妖女虞彤,就催了地网禁术,以一根根猩红血线,将玄雾宫的几人瞬间斩杀。
  
      此时,从大地冒出的猩红血线,要比当时出现于青幻界的,更加的繁密,也更加的血气惊人!
  
      半空摇曳的猩红血线,倏一闪现,就朝着赖易,柳砚,郑彬在内的所有非血宗之人刺去。
  
      唯一的例外,偏偏又是他!
  
      他停留在原地未动,可那些猩红血线,仿佛察觉不到他,对他视而不见。
  
      “怎么这样?”他愣了一下,以精神意识窥探,似乎感觉到在自己的体内,竟有微弱的血宗气息。
  
      他陡然醒悟过来。
  
      他在青幻界时,曾经被虞彤释放的猩红血线给刺入体内,被那些猩红血线差点抽离了一身的鲜血。
  
      可最后,他却挺住了,还反而利用自身的奇异,将那一根根的血线炼化。
  
      也是如此,在他的体内,残留着微弱的血宗气息。
  
      而从地底冒出的那些猩红血线,似能辨别血宗的弟子,只要身上有血宗气息的生命,就不在它们的攻击范围。
  
      如此一来,当所有人都被猩红血线刺击时,他又安然无恙。
  
      “哧!”
  
      之前想要生擒安诗怡的外域来客,和一名血宗强者战斗时,没有留意到地底之变,左脚被一根根猩红血线刺透。
  
      他骤然出厉叫。
  
      更多的猩红血线,在他被困住以后,从八方纠缠而来。
  
      只是一霎,活动不便的他,就被密密麻麻的猩红血线穿透了全身。
  
      “汩汩!”
  
      聂天清晰地看到,那些鲜血的血线,一刺入他体内,就如吸血蚂蟥一般,疯狂吸吮他的鲜血。
  
      他强壮的身躯,迅变得干瘦,那一根根血线,则是变得如手指粗细。
  
      也在这时,没有被血宗强者攻击,却被那些地底冒出的猩红血线盯上的潘涛,姜灵珠等人,都在怪叫着,一边闪掠着,一边挥舞着灵器出手,去斩断那些血线。
  
      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抗衡,他们似终于摆脱了体内鲜血的异动,可以自如活动了。
  
      停留原地许久的聂天,本来始终和赖易保持着距离,如今他在一根根猩红血线内从容走动着,又悄悄靠向赖易。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赖易套在自己手上的储物手环。
  
      炎龙铠和他手中的那一块兽骨,分明是一个整体,不知道炎龙铠的存在还好,如今既然知道炎龙铠绝非凡物,他自然想要重新夺回来。
  
      “炎龙铠……”
  
      他看着那储物手环,心中默念着,绞尽脑汁地想该通过何种方式,才能将炎龙铠夺回来。
  
      “炎龙铠,炎龙铠,炎龙铠……”
  
      随着他的默念,不知为何,一股淡淡的血肉气息,从他身上很明显地荡漾开来。
  
      他和赖易还有数十米远,而且炎龙铠分明还在储物手环内,可他却突然觉得,他和炎龙铠建立了一种玄之又玄的联系。
  
      下一刻,他注意到被他攥在手中的那块兽骨,突变得炽热无比。
  
      “嗷!”
  
      和血宗强者战斗的赖易,猛地出一声暴躁的狂吼,他用力甩动着手臂,他那手腕上套着的储物手环,正释放出恐怖的焰火。
  
      他恐惧的,将那个从聂天手中抢夺的储物手环扔了出去。
  
      也感到意外的聂天,眼睛一亮,大喜过望地穿过一根根猩红血线,将抛落在地的储物手环捡了起来。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