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一十章 地心晶络
    幽暗石道内,聂天追随着炎龙铠释放的火光,直朝地底而去。
  
      不需要以精神意识感知,在他和炎龙铠内的血核之间,始终存在着模糊的联系。
  
      即使没有炎龙铠散发出的火光,单凭他和血核间的感应,他也能准确地找到方位,直达地下。
  
      被灵宝阁炼器师开辟的石道,幽深不可测,聂天一路向下,也不知行了多少路程,突停了下来。
  
      他的停下,并非是因为自身的原因,而是炎龙铠……已沉落到尽头。
  
      仅能容下两人并肩而立的石道尽头,有着零碎的,被开采过的痕迹。
  
      那件嵌入了血核的炎龙铠,释放着汹涌的火焰,突猛烈撞击着石道的尽头。
  
      “喀嚓!喀嚓!”
  
      坚硬的石壁,纷纷炸碎,炎龙铠犹如化为了一个尖锐的钻头,在没有尽头石壁上,不断地往下凿。
  
      聂天看到,炎龙铠利用这种方式,强行凿开新的通往地下的石道。
  
      他不知发生了什么,却知道此时此刻,放任炎龙铠不管,将太多的时间耗在此地,对他的安全极为不利。
  
      “炎龙铠,血核……”
  
      他在内心一次次呼喊,欲图如当初一般,炎龙铠能听到他的心声,重新回归储物手环。
  
      他知道,他来时的石洞内,其他人或许不愿等待,或许会离他而去,但安诗怡……会因为对于他的感激,会留在原地等候他。
  
      太长时间的等候,容易被血宗、鬼宗的强者捕捉到气息,可能会让留下的安诗怡陷入困境。
  
      他只求炎龙铠能响应他,能够停住对地底的探索,尽快与他一同返回。
  
      可惜,炎龙铠和血核,似乎都没有听到他的呼唤,依然在极力凿开通往大地的石壁,继续往下方潜落。
  
      他无可奈何,明知道逗留于此,将会徒增危机,却无法舍弃炎龙铠,只能被动地跟着潜向大地深处。
  
      “喀嚓!”
  
      大量的碎石,被炎龙铠凿出,后方的石道,很快将会产生拥堵。
  
      聂天往往在石道堵住之前,迅速闪入,和炎龙铠保持着数米的距离,持续往下行去。
  
      那件奇异的炎龙铠,也不知发了什么疯,爆发出惊人的威力,如尖锥般,疯狂地刺向大地。
  
      聂天心惊胆颤的跟随着,感觉离地表已越来越远,他心中也越来越不安。
  
      “轰!”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巨大的轰响,从炎龙铠冲击的石块爆开。
  
      大地深处,如被炎龙铠深深凿开了一个巨口,炎龙铠就停留在那巨口之中,似在踌躇着什么。
  
      聂天注意到,从那巨口内,传来“汩汩”异响,升腾出红色烟雾。
  
      那些烟雾,带着点硫磺的气息,仿佛来自于地底的岩浆汁水。
  
      “什么情况?”他慢慢凑近,凝神去看,脸色骤然一变。
  
      他看到,在炎龙铠停留的巨口地下,赫然就是炽烈的岩浆,那些岩浆汹涌而动,冒出巨大的火焰气泡,蒸腾出红色的烟雾。
  
      “地心的岩浆,可……这里不应该是死火山么?”聂天愕然。
  
      依照潘涛的说法,赤炎山脉在极早之前,遍布着一座座喷涌着烈焰的火山,可时过境迁,如今赤炎山脉的火山,只有灵宝阁附近的那三座。
  
      那三座火山,也被灵宝阁的“地火焚天”大阵给精妙的控制着,永不会喷发出炽热地焰。
  
      三座火山地下的地心烈焰,受到阵法的牵引,被导引向了一间间的炼器室,供宝阁的炼器室去淬炼灵器。
  
      一旦当灵宝阁遭遇大变,开启“地火焚天”大阵时,又会牵引出地心烈焰,化为大阵的力量之源。
  
      除此之外,赤炎山脉其它的山峰,都是停寂了不知多少年的死火山。
  
      那些死火山底下的地心之火,早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一丝不存了。
  
      可这座被潘涛指明为死火山的矮山地底,在炎龙铠不断往下凿,凿到最后时,他分明看到巨口地下流淌着的,就是炽烈的岩浆火水!
  
      “炎龙铠,是为了地心的火焰之水而来?”他心神一动,突醒悟过来。
  
      血核,需要庞大的火焰之力,才能凝结出鲜血,一滴鲜血的形成,有诸多的妙用。
  
      聂家的矿山,所有火云石被吸干了火焰之力,也只是帮血核凝结出一滴鲜血而已。
  
      而那滴鲜血,在将他带出带入神秘异地时,仿佛消耗了巨大的力量,又缩小了几倍。
  
      如今,血核和炎龙铠合二为一,似乎迫切的,需要更为滂湃的火焰之力,此地的那些来自地心的岩浆烈焰,似乎就是炎龙铠所需的火焰力量。
  
      只是,炎龙铠明明凿开了一层层厚厚的石壁,终于到了此地,为何会显得有些犹豫?
  
      在他疑惑不解时,他忽地看出炎龙铠释放着滔天烈焰,突朝着巨口下的岩浆火水落去。
  
      但,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那些滚烫汹涌,似能将任何生灵瞬间化为血水的岩浆火液,表面一层薄薄的空间,瞬间浮现出一条条晶光熠熠的彩带。
  
      一条条彩带,像是由玉石和晶块混杂而成,绵软而颀长。
  
      无数晶体状的彩带,交织着,像是一层瑰丽的巨网,覆盖在那些岩浆火液的表层。
  
      聂天只看了一眼,就发现那些晶体状的彩带,如血肉内的脉络一般,彩带内还流动着许许多多的精美符文。
  
      那些符文,颜色各异,有的如树叶,有的如星辰,有的如蠕动的凶兽,稀奇古怪。
  
      “太古时代的炼器师,沟通天地力量的古符!”聂天骇然失色。
  
      这段时间,他跟随着巫寂,听了很多古炼气士的事情,也知道一点太古符文的精妙,而且近期还在尝试着学习。
  
      那些晶体状的彩带内,流动着的精美符文,分明就是太古符文,蕴藏着能连接天地,让山河裂变的神秘之力。
  
      这时,他才意识到那些彩带,原本就存在着,只是平常隐没不可见。
  
      “嗤嗤!嗤嗤嗤!”
  
      众多的彩带,内部的符文,陡然传出刺目的光芒。
  
      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从那些彩带连接而成的网格内迸发而出,直冲向炎龙铠。
  
      试图沉落下去的炎龙铠,在那股力量的推动之下,从巨口内倒飞回来,重新跌落到聂天脚下的一块碎石上。
  
      炎龙铠释放的炽热火光,在尝试了一下,被那些晶体状的彩带阻止以后,仿佛黯淡了不少。
  
      “隔绝炎龙铠落入岩浆火液。那些滚动着,似乎在汹涌爆发的地心熔岩,也似被那晶体状的彩带给挡住,不能从地心冲出来,无法疯狂喷涌。”聂天看了一会儿,眸中满是惊异,在认真思考那深藏于地心深处的,密密麻麻交错的彩带,究竟因何而存在。
  
      “呼!”
  
      聂天暗暗沉思时,刚消停了一会儿的炎龙铠,又一次飞出,直朝着巨口下的岩浆火水落去。
  
      和上次一般无二,那些晶体状的彩带内,无数瑰丽的太古符文,又陡然一亮。
  
      下一刻,聂天就看到炎龙铠,重新被一股大力推动着,被再一次甩了出来。
  
      这一次,聂天终于敢肯定,炎龙铠之所以不顾他的劝说,坚持要到达地心深处,所为的就是涌入那些来自地心的岩浆烈焰。
  
      可惜的是,覆盖在岩浆地火之上的彩带,却似乎隔绝任何生灵和物件的落入。
  
      不仅如此,那些沸腾暴躁的地心烈焰,也同样被阻挡着,无法喷涌而出,不能点燃这座死火山,令其重新变得狂暴而炽烈。
  
      站在一旁的聂天,停留了不多久,就见炎龙铠再次尝试。
  
      可结果依然没有变化,炎龙铠还是被甩到巨口外,再次被拒之门外。
  
      三次过后,炎龙铠释放的火焰之光,变得愈发黯淡。
  
      它终于消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异动,却还是没有理会聂天的呼喊,还是坚持留在外面。
  
      它似乎还是不死心,似乎……还在等候着什么。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着,聂天注意到,那些蒸腾出来的,火红的烟雾,似被炎龙铠吸引着,一点点流向炎龙铠胸前的血核内。
  
      烟雾,也来自地心的熔浆地焰,也有着微弱的火焰之力。
  
      炎龙铠三次没有凑效,耗去了不少力量以后,似在通过那聊胜于无的火红烟雾,去重新积蓄力量,等待着下一次的冲击。
  
      聂天心中大为着急,只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想离开赤炎山脉。
  
      但炎龙铠始终在等候,他舍不得丢弃炎龙铠,就只能无奈等候。
  
      到了此刻,他渐渐确信合二为一的炎龙铠,乃是一件达到通灵级别的灵器!
  
      只有通灵级的灵器,才能响应他的灵魂呼喊,才能和他建立微妙的灵魂联系,才能主动脱离他,以自主的意识活动。
  
      灵器,产生了自主意识,有了智慧,才能通灵,才能称为通灵级的灵器!
  
      根据他师父巫寂的说法,不要说离天域了,就算是整个陨星之地的九大域界,达到通灵级的灵器,也是凤毛麟角。
  
      如此稀世之宝,他宁愿冒着死亡的危险,也势必不愿放手。
  
      所以他苦苦守候,只等炎龙铠放弃的那一刻,带着炎龙铠立即远离此地。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麻木地看着巨大洞口底下的岩浆火液,突看到那火焰汁水,变得愈发汹涌沸腾。
  
      这一次,炎龙铠没有动静,可覆盖在那些熔岩火水上的无数晶体状的彩带,内部的太古符文,竟全部变得绚烂耀目!
  
      聂天睁大眼,惊奇地看着下方,突看到那些火艳艳的火焰汁水中,似有一个巨大模糊的影子活动着。
  
      自然而然地,他释放出精神意识,想要去感知。
  
      “嗤!”
  
      可他释放的精神意识,刚接近那些晶体状的奇异彩带时,就消泯于无形,一丝不剩。
  
      “嗷!”
  
      也在此刻,一声震天动地的凶兽爆吼,从那岩浆火液的模糊巨影传来。
  
      “轰!”
  
      猝不及防的聂天,头痛欲裂,嘴角和鼻孔内,禁不住流出了丝丝血水。
  
      ……
  
99uu娱乐